今天你可能看不到的14条微博(2014-7-15)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许开祯:说是今天下午公布小英子。

于浩宸[嘻嘻]//@西门庆猎艳记: 蛤蟆不得疯了,够呛

段万金律师:治安法院是英国审理刑事案件的基层法院,法官分为领薪法官和无薪法官,1997年领薪法官数量仅100名,无薪法官数量为三万多名,都由有时间有财力热心公益中产阶级担任,这是一种平民治理的民主法治精神。一个社会公民自治到这种程度,简直无语,也许这是身处我们这个社会的人无法理解的。

头条新闻:【湖南政协原副主席阳宝华与他人通奸被开除党籍 】日前,中纪委对湖南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阳宝华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经查,阳宝华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与他人通奸。经中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阳宝华开除党籍处分。
秋日往事:2014-中国通奸年//@程中柳: 以后遇到官员问一声:老爷,今天你通了吗?//@乔志峰: 我只看见俩字:通奸。

阅读人世:【怀念骆家辉】不坐头等舱,被芮成钢嘲讽欠中国钱;用优惠卷买咖啡,被环球警告不要作秀;低调亲民,被北京日报要求公布财产;务实敢言,被光明日报说是警惕新殖民主义;临走还被羞辱送瘟神。——如今,嘲笑他的人自己成了笑柄,被嘲笑的人却依然被人民怀念。因为他让中国人知道,什么是好官!

地球人很可怕:【no zuo no die ![可怜]】一女网友发帖感叹父亲为官廉洁,遭到网友人肉搜索,网友发现其父全款在北京三环购置两套近200平米房产,在东戴河购置度假房产一套,在沈阳拥有住宅十余套。同时,仍在参与北京自住房摇号,此事已引起水木社区公愤。no zuo no die!女子发帖感叹父亲为官廉洁遭人肉有数套房

稳普高清摄像机:为权贵的贪婪做背书,为权贵的虚伪做粉饰,为权贵的无耻做注脚,为权贵的统治而谄媚。一幅表面冠冕堂皇,暗地里男盗女娼的嘴脸!其实芮成钢这幅卖相恰是腐败团伙的符号;从这伙子人里任意拎出来一个,他们都会是志军、铁男、俊卿、锡来、才厚、面条等。若权力失去公众监督,物欲、色欲必然膨胀到极致!

平度维权-刘天基:我是刘天基儿子:昨晚父亲等五十余人,在北京上访被@山东公安 不知哪方面几百号警察“抓走”,至今联系不上,很是着急!

陶景洲:【新闻当死】薛蛮子嫖娼上新闻,陈宝成抗拆上新闻,两天以来全世界都在说的芮主播为啥你们@央视新闻 不提提呢?至少可以说:大快人心事,拿下芮成钢;央视各位主持人情绪稳定。
袁裕来律师//@何三畏: //@徐昕://@荣剑2008: 哪有这心思,他们坐在那里,哪个不都在担心,下一个会是谁?

王万琼律师:#山东性侵女童案#本案最新进展: 黄某峰,刘某涉嫌强奸罪已被泰安警方刑事拘留。此消息已由新华网新华视点、人民日报发布,也经@哭泣的女孩鑫鑫 家属刚刚证实,后者由泰安警方电话告知。特周知一直关注本案进展的广大网友。
袁裕来律师:王律师,辛苦了。保重。//@许丹: 早就该拘

秋风论道:安徽安庆书记拿日历当讲稿续:会议用水每瓶30元 (分享自 @新浪新闻)还一部分网友在微博上惊呼:这不就是前阵子强推殡葬改革的那位市委书记么?补充一句:道指数十名老人自杀。
谢润良:共产党的书记都是影帝影星。 //@律师文摘: //@十年砍柴: 讲一真事,某年敝县书记下乡视察,此人好作秀,著老式军服,光脚穿解放鞋。给一老农递几十块一包的蓝"芙蓉"烟,老农接烟后说:书记你少呷包烟,省钱买双袜子穿好不好?

社会日常:【云南小学教师涉嫌性侵8名女生 最小的5岁】经检查,被性侵的8名小女孩处女膜破裂,其中年龄最大的11岁,最小的1个只有5岁。平时在校的老师也只有两个,一个是涉事吴老师,“他会喊女生脱裤子,看到漂亮的那几个女生,他会亲人家”。“经常会摸我们的脸和脊背,还有尿尿这里。”畜生老师该获死刑。
社会日常:杀一警百 //@医科平常心:去他妈的这个社会怎么了![怒]//@刘世坚: [怒]就地正法都不为过。//@李信军道长: 转发微博

安普若-外号安校长:纽约时报:治理未来十年的中国可能是全球最艰难的工作。经济增长减缓,社会矛盾深化,军事民族主义高涨,必须兼顾繁荣、稳定和公正。新兴中产阶级、农民和城市贫民要求在腐败、土地权利、住房、医疗、污染、甚至强迫堕胎等一系列问题上具有发言权。因此,建立社会公平感,将是今后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叶恭默:纽时中文早就堕落为洋五毛,才会做如此弱智的友邦惊诧论。模糊主语即治理的主体,显示伪客观的同时,而这些矛盾的揭示,远不如微博呈现的真实。蓄意模糊民主、法治、人权,替代以含糊的公平,制造心理恐慌,加剧对社团的期盼和依赖,当唾弃之。

北京杨博:台湾新竹一个公务员因为使用公务电话聊私事而忏悔,那些贪污百万千万上亿的贪官该如何愧对我们的国民?
@袁腾飞: 一国两制嘛!

重庆雷登峰律师:徐友渔:几年前一个副部长说过番话,在一份不知名报纸部分登出来,他说,中国几亿农民,要让他们在“新农合”体系中得到补助的钱,实际上还不如北京某医院一个医院花在高干身上的保健经费。仅仅一个医院的高干医疗经费,就超过中国几亿农民的医疗卫生经费,这叫社会主义,还是叫特权?

(更多您可能看不到的微博请见微博解密:http://weibo.ntdtv.com/)

新唐人收集整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