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7月15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07月16日讯】【中国禁闻】7月15日完整版

提要
央视指iPhone泄密 苹果回应不开“后门”
一天三线索 周永康案即将终结?
贪官巨大赃款 藏哪里去了

港府首轮政改报告淡化“公民提名”

香港特首梁振英7月15号正式向中共全国人大提交政改报告,报告仍然推荐选举特首沿用“提名委员会”机制,对“泛民主派”提出的“公民提名”,虽然没有否定,但暗示“公民提名”违反《基本法》,也完全没有提及香港80万人参与的全民投票,和50万人参加的7.1游行,所提出的“真普选”诉求。

香港“民阵”、“学联”等团体对报告表示失望,并表示等8月份中共全国人大回应报告后,再决定是否公民抗命。

台北电视节承办人遭北京扣留

“2014台北电视节”承办单位“和展公司”总经理徐嘉森,7月12号在北京机场出境返回台湾时,被当场扣留。

据台湾《自由时报》7月15号报导,徐嘉森没有被告知不能出境的理由,但是有猜测说,可能与他同意《新唐人电视台》报名参展有关。

去年“和展公司”承办“台北电视节”时,中共当局不满《新唐人》参展,强制百家厂商集体退展。

今年的“台北电视节”将在九月举行,据报导,受中共压力,台湾文化部新修改了一些参展规定,排除《新唐人》,遭到台湾学者的批评。

一些台湾民众在《自由时报》的相关报导后留言,质问中共凭什么扣留徐嘉森,并哀叹:“中共干涉内政, 如此粗暴”。

法国查获数千件中国伪冒商品

法国海关再次查获数千件来自中国的伪冒产品,据《法新社》报导,法国海关7月15号宣布,海关人员在法国中部里昂市国际机场,查获的这批伪冒产品,包括3700个强力液体粘合胶,80个名牌箱子,19件奢侈品豪华包,450个装配游戏机的控制装置。

法国海关指出,这批模仿不同品牌的货物,将发送给罗纳省新成立的一间公司。这间公司准备将这些货物全部转销到全法国的市场。

编辑/周玉林

央视指iPhone泄密 苹果:不开“后门”

日前,美国“苹果公司”对中共喉舌《央视》有关iPhone“常去地点”的“定位服务”功能,可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质疑性报导,做出正式回应。“苹果公司”在详尽解释了这一功能的同时,承诺保护所有用户的隐私。“苹果公司”还强调,从未向任何政府机构“开后门”获取用户数据,并且永远不会。一起来看报导。

7月11号晚,中共喉舌《央视》指责智能手机iPhone的“常去地点”这个功能,会定位记录用户行迹,泄露用户信息。并说,如果有人取得这些信息,可以了解中国的经济状态,甚至是国家机密,还建议民众关闭相关功能。

之前,中共官媒也不断指责“苹果公司”向美国情报机构提供用户信息。并且,要求给予“苹果”“严厉处罚”等。

12号,针对《央视》指责iPhone的“常去地点”功能,是“潜在的国家安全威胁”,“苹果”作出正式声明并且回应说,“苹果”的这项功能是根据客户的要求所设定,功能本身“是在个人设备的级别上完成的,苹果不会追踪用户的位置——苹果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也从未有计划要这样做。”

声明最后说:“苹果”从来没有与任何国家的任何政府机构来建立“开一个后门”,让他们进入“苹果”产品来获取数据,“苹果”永远不会。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作为苹果这样一个世界级别的公司,在第一时间回应,我相信苹果所有的承诺是他苹果的技术、苹果人的道德品质的标准,完全可以达到的。谈到后门的问题,碍于他(苹果)在中国市场的这样一个经济利益,他无法把话讲的很明。”

旅居美国的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表示,非常重视中国市场的“苹果公司”,用“开后门”这个双关语,暗讽中共政府对内、对外,无所不用其极的偷取、勒索、盗用商业机密及个人信息。

全球最大互联网媒体集团“CNET”(computer network)7月12号报导说,在过去几年中,中国和美国的网络战一直是个公开的秘密。而“位置感知功能”早已被隐私倡导者所关注。

张健表示,厂商采用“收集数据”的反馈方式,会对未来产品更新起到一个重要性、关键性的指标作用,这是合情合理的。并且,所有国外的产品制造商,都会告知相关功能的用途,包括授权。而中共的所为则是别有用心。

张健:“中共在所有即时聊天都有一个安全的后门,像微信、QQ,包括微博都是以中共的喜好可以任意的封号,任意的封杀﹔中共加入这种安全后门之后,它就有能力、有针对性、有预谋、有组织的传送木马软件,来盗取它所相关的机密的信息,这是对个人隐私严重的侵权行为。”

美国媒体分析说,《央视》的指责,是中共对美国科技公司发起最新的抵制。“CNET”也说,《央视》的报导,可能是为报复美国官方,日前曝光中国黑客入侵政府联邦雇员的个人信息系统。

不过,张健认为中共打压“苹果”可能另有目地,因为“苹果”有很多技术及功能令中共垂涎三尺。

“FaceTime”是“苹果公司”的一种视讯通话应用软体,不通过其他运营商,使用“苹果”公司自订的通信协议。

张健:“比如像国内很多维权的活动,包括法轮功,包括其他的宗教、地下教会,包括民运抗议,都可以通过FaceTime去传播,这令中共也是非常非常的恼火,它也是想要在这个功能上得到苹果的技术,进行屏蔽。”

张健表示,在拥有3G、4G网络传输的国家,使用FaceTime的时候,由于流畅感强,隐秘性高,又没有浏览痕迹,监控、监管难,令中共头疼,因此对“苹果”下手打压。

采访编辑/易如 后制/李勇

一天三线索 周永康案趋终结?

7月14号,被中共当局一拖再拖的“周永康案”,突然同时释放出好几条线索:首先,周永康的三名心腹高官被立案侦查﹔其次,与周永康之子周滨关系密切的四川富商“刘汉案”,二审开庭﹔另外,中共将提早召开“十八届四中全会”,会上有可能正式公布对周永康的贪腐调查报告。这是否代表周永康案即将被公布?周案的终结点又将在哪里?

无论牵动这三条线索中的哪一条,都会追踪到同一名症结人物——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

7月14号被立案侦查的三名高官:蒋洁敏、李东生、王永春,被外界称为周永康的“心腹”。三人在上个月被开除党籍,现在被中共最高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被正式批准逮捕。

蒋洁敏被称为周永康的“长期门生”。而王永春是周永康在大庆油田工作时的得力助手。他们和其他石油帮高官的落马,被视作当局在翦除周永康在石油系统里的羽翼。

而前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则是在去年12月被免职,当时他被公布的第一头衔是所谓的“610办公室”主任,也就是由江泽民指令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与政法委合署办公,周永康和罗干都曾经出任“610”头目。

时事评论员林子旭:“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这三个人被捏在一起开除党籍,现在又被同日批捕,其中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

同样在14号,原四川富商刘汉涉黑案,在咸宁市进行了二审。刘汉在今年2月被当局以涉嫌黑社会,以及故意杀人等罪名被公诉后,大陆媒体曝光他背后有“大靠山”。《财新网》还说,刘汉是周永康之子周滨在四川的生意伙伴,并有投资往来。

刘汉等人在5月被判死刑,之后提出上诉。

而另一条在14号释放强烈信息的线索,是香港媒体《南华早报》所报导的﹕“四中全会料提前召开或公布周案”。

文章引用多名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共高层希望提早到8月或9月初召开“四中全会”,以回应公布“周永康案”的压力。

文章还说,当局担心,周永康的落马可能会动摇公众对大陆司法体系的信心。因此,包括执法和宣传部门的高级官员在内的消息人士指称,中共领导人已经决定在“四中全会”上强调法治问题,以减少公众对周永康被查落马,是由于政治斗争需要的猜测。

旅美中国问题评论人士李善鉴:“最近还有消息讲,曾庆红也被控制了,不管它这个谣言本身是真是假,但是这种传言能传出来,其实它一定是有出处的,它一定有原因的。”

一天之内三条线索,归结在周永康一身。但周永康,显然并不是近期当局一系列动作的句号。

李善鉴:“他们的最终目标,已经远远不是周永康本人了。特别是联系到前几天徐才厚被清掉,那有关现在郭伯雄的各种传言也是到处都是,当他开始动军队的时候,我觉得已经超出周永康的范围了。”

时事评论员林子旭:“徐才厚被拿下以后,江习两派的权斗已经彻底摊牌了,对于周永康的处理,习近平很有可能会把声势搞得特别大,从而为最终清除江派势力做好铺垫。”

不过,评论进一步指出,清除江派势力,可能也不一定是句号。

李善鉴:“只有把江派整个搞下去,习呢,他才可能去做一些他想做的事情。但是他想做的事情,是不是就是对的事情,合理的事情,还有待观察。”

旅居美国的中国问题评论人士李善鉴认为,现在起码有这样的机会可以清除江派势力,但是,就看中共高层有没有魄力,敢于解决这些共产党本身长期存在的问题。

采访/朱智善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党媒透露信息 打虎要到江泽民了?

前中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马后,中共党媒发表文章,暗示徐才厚的后台老板,是领导人级别的“超级大老虎”。评论指出,原中共领导人江泽民以贪腐治国,贪腐治军,目前江泽民在各个部门的代言人纷纷落马,一定供出了他们与江泽民狼狈为奸的事情,现任领导人习近平想不拿下江泽民都不行了。

徐才厚刚一落马时,中共党媒《新华网》和《人民网》同时发表题为“法国检察机关为何敢调查前总统?”的博文,质问“在这些落马的贪官背后,还有没有更大的贪官?”,“这些贪官是谁培养起来的,当初提拔他们是故意行为,还是带着某种目地,或个人失察?”。

文章还说,在中国,可能有人还会认为,调查像萨科奇这样的法国前总统,会给中国抹黑,于是总会有一帮人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来维护像萨科奇这样的前任大老虎。其实,这些都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对于中国民众来说,不会觉得这是丢人的。

作者还呼吁当局拿出破釜沉舟的气概,去调查诸如萨科齐级别的“大老虎”,文中说,这样的人不除,更待何时呢?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为 未来针对江泽民采取行动的一种舆论的铺垫和准备,另外也可能是反映普遍的一种民意,实际上江泽民,已经是人人都在骂的迫害民众的元凶,如果不处理江泽民的话,中国社会就很难走向一种良性发展的轨道。”

两家党媒同时登出这篇文章后,大陆各大网站也纷纷转载。

7月11号,据称有江泽民背景的海外中文网《明镜》发文说,《新华网》的这篇文章,是在不点名呼吁调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

文章说,江泽民制定了迫害法轮功的政策,鼓动灭绝人性的活摘器官,指使、主导薄熙来、周永康政变,并搞掉习近平、策动军队“逼宫”,还数度暗杀前中共党魁胡锦涛、指使周永康两度暗杀现党魁习近平,等等等等,都严重触到了习近平的底线,习近平没有理由放过江泽民。

文章还表示,这些大陆媒体的造势让人感觉,徐才厚的落马,离清算江泽民的日子不远了。不过文章作者认为,习政府现在逮捕江泽民的时机还不够成熟,还需要在以后的“打虎”过程中不断进行铺垫,不断进行宣传上的造势。

原大陆史学教授刘因全:“郭伯雄和徐才厚在监狱里一定会说,我们做的这些都是江主席同意的,周永康贪污了很多很多的钱,他一定要拿出一大部分来和江泽民共享,为了保住自己的狗命,他也要把这个事实供出来,那些被抓的贪官污吏们最后也会供出江泽民来,我相信现在中纪委那边关于江泽民的材料可能都顶到屋顶了,这样习近平他不想动江泽民也要动。”

日前,中共纪委宣布,已经有超过6万中共高官在反腐中落马。替江泽民掌管枪杆子的徐才厚,被习近平亲自宣布开除党籍、移送军事检察机关,掌管刀把子的周永康已经是瓮中之鳖,而曾经一度帮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策划“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前《央视》台长,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日前也被批捕。

而另一江派军头郭伯雄也因为涉及腐败,被关押在“秦城监狱”﹔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夫妇,已经被军队纪委带走协助调查。

自去年10月开始至今,江泽民在多次高官的追悼会“失踪”。7月14号,官媒报导,中共西藏自治区一名常委去世,习近平、胡锦涛、朱镕基都有“露面”,而江泽民再度缺席。外界认为,这是江泽民被封杀的信号。

另外,据接近中纪委的消息人士透露,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已经被关在天津,曾庆红被称为江泽民集团的第二号人物。评论认为,曾庆红被抓代表习近平对“江泽民集团”的清理已进入实质性阶段。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陈建铭

落马贪官的巨大赃款 哪里去了

近一段时间,随着中共内斗越演越烈,一批批官员以贪腐的名义落马,被查没、追缴的赃款、赃物数额非常巨大。其实,那些落马的贪官和能追回的赃款只是冰山一角。那么,贪官的赃款都藏到哪里去了呢?

最高人民检察院在最近的一份工作报告中说,去年全年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挪用公款100万元以上的案件达2581件,追缴赃款、赃物101亿4000万元。

资料显示,5年内,“最高检”协同有关部门追缴赃款、赃物达到553亿元。

而近五年来,被中共官媒报导的落马官员中,贪腐金额达亿元以上的就有多名,如: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原总经理、董事长李培英,贪污、受贿1亿900万元﹔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受贿1亿4500多万元,贪污5300多万元;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在任职后的22个月内贪污受贿1亿3000万元,平均每天受贿1万6千多元﹔还有“中石油集团”原总经理陈同海,收受他人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1亿9573万元。

实际上,级别更高的“大老虎”更是惊人。

去年12月,媒体曾引述参加中共经济会议的党内人士的话说,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及其家族,贪污腐败的总金额在会上已经公布,现款、证卷、房屋等物品合计高达1000亿元。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中国的贪官最近这十年,尤其最近每年来贪腐的数量非常巨大,已经达到了一种疯狂的状态。实际上是在中共灭亡之前,这些官员充分利用这个机会,在最后大捞一笔。”

其实,中共官员腐败行为被曝光的可能性是极低的,但从大陆银行的存款上也能看出贪官的贪腐。

在2002年,中国工资总额大约是1万2000亿,但居民储蓄当年却增长了1万5000亿,超出工资总额3000亿。

谁能不用工资还能向银行存款呢?

中国银行的个人存款总额年年都超过全国工资总额这个事实,也证明中共官员在疯狂敛财。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指出,中共官员和世界上那些毒贩们的做法一样,都是通过各种管道把那些钱流向国外,先洗白。

大陆媒体《21世纪经济报导》引述一些专家、学者的分析指出,中国每年通过地下钱庄流出去的资金,至少2000亿人民币。

其实,中国海外媒体揭示的资料更是惊人。

今年初,“国际调查记者联合会”(ICIJ)发布的“中国离岸金融解密报告”指出,“中共权贵利用平行经济(parallel economy)避税、隐藏交易。据估计,从2000年以来,流失到境外的资金至少有1万亿到4万亿美元,具体路线难以追踪。”

位于美华盛顿的“全球金融诚信组织”(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在2012年12月发表的《非法资金外流报告》中也指出,从2000年到2011年,中国因逃税、贪腐或犯罪而产生的非法资金外流,达3万79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3万6000亿元。

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在《美国之音》撰文指出,中共贪官利用香港每年洗钱的数额至少1万亿美元,有的贪官去美国买房、或通过移民中介洗钱等手法,各显其能。

例如,香港《明报》今年2月20号报导说,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的亲戚赵丹娜在香港用8个户口洗钱,达百亿港币。

原湖北省武汉市中级法院刑一庭法官潘仁强:“在国内搞到钱,转到国外去,应该是国外投资过来的,黑钱变成了白钱,洗过来的,国外投资的。”

原湖北省武汉市中级法院刑一庭法官潘仁强表示,中国很多地方的老房子实际上很好,都被当局以盖新房的名义强制性拆掉,目地就是把银行的钱动起来,这样贪官就有了机会。这也是各地强拆背后的最大动力。

潘仁强指出,贪官贪了钱再想办法去洗白,这是他们一贯的套路。

采访/陈汉 编辑/宋风 后制/舒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