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兆伟:云南高官自杀的联想空间有多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云南高官染爱滋病自杀的联想空间有多大?

7月13日,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孔垂柱去世。此前,媒体报导孔垂柱患爱滋病和曾经自杀的消息,未被官方否认。多人表示,其为再度自杀,也有人认为是因病医治无效。(据《第一财经日报》14.07.14)

官员患病而亡的不少见;官员抑郁而亡的更多;官员因患爱滋病自杀的只有“这一个”。

因为少见、罕见,又很离奇,因此,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孔垂柱的去世给人留下两个巨大的连想空间。

连想之一:孔垂柱患上爱滋病,他玩弄了多少女人?

爱滋病,是一种危害性极大的传染病,由感染爱滋病病毒引起。患上它就意味着死亡。按现在的医疗水准,就是遇到神仙也难以挽回他的生命。爱滋病的传染,主要是四个管道:一个是不洁身自爱,性生活混乱;一个是吸毒,与他人共用注射器;一个是擅自输血和使用血制品;一个是共用牙刷、剃须刀、刮脸刀等个人用品。

孔垂柱染上爱滋病,后“三个管道”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孔垂柱是省部级高官,从就医条件,到个人生活条件的优越,不可能犯那样的低级错误。

因此,孔垂柱染上爱滋病,性生活混乱的可能性极大。这不是笔者主观臆断,现在有权、有钱的官员乱搞女人的实在太多,而且五花八门:过去比较时髦的是养情人、包二奶;现在最流行的是“与他人通奸”。这些还不够,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米凤君最大爱好是嫖小姐。他嫖小姐上百,还常常一次嫖两位小姐。

那么,孔垂柱染上爱滋病,是不是搞女人“五花八门”集于一身?!

连想之二:孔垂柱“三大秘”出事,联想到政法系统“三大秘”落马……

现在的许多领导的秘书,已经不是仅仅工作关系了,它包括生活,很“贴身”。也就是说,有些秘书与领导的关系很不正常。领导做事不避讳秘书,甚至收受贿赂找女人等都由秘书去办。久而久之,秘书成了领导干部的心腹。

因此,领导与秘书的关系往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领导干部出事,秘书逃脱不了干系;秘书出事,领导的责任也难以推卸。

孔垂柱的三任秘书都出事了。孔垂柱任保山市委书记期间,把自己的两人秘书杨国瞿和钟磊都提拔为保山地委副秘书长。杨国瞿在担任昌甯县县委书记期间因涉及感情生活纠纷等问题,杀害一名中学女教师,2005年杨国瞿被执行死刑。钟磊后任保山市龙陵县县长、县委副书记。2007年,钟磊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被追缴赃款121万元。

孔垂柱的大秘沈培平,深受其赏识并得到一路提拔,最后官至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出事之后,孔垂柱精神压力极大,故寻短见。

连续三任秘书秘书都出事了,作为秘书的首长,孔垂柱能没事吗?没事才不正常!

由此,联想到7月2日,中纪委网站通报,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公安部警卫局原正师职参谋谈红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冀文林、余刚、谈红的公开资料显示,“三人曾先后担任一名原高层的秘书”。这政法系统“三大秘”在同日被宣布开除党籍,这不是明摆着吗?不正是对着他们身后的“高层”来的吗?!这“高层”定是一只“大老虎”。这“高层”,一定会像徐才厚一样被亮相,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了……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