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冤案——中共酷刑知多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飞越疯人院》是一部家喻户晓、获得奥斯卡五项金像奖的影片,而现实版的《飞越疯人院》却几乎每天都在中国大陆上演着。

2014年5月21日,河南省高院做出终审判决,曾因上访“被精神病”132天的河南农妇吴春霞,状告周口市公安局一案终于获得胜诉。吴春霞在接受采访时称,她在精神病院的132天,双眼被蒙,“从我头顶直接刺入钢针,还要通电,每周三次,我越喊越证明我有精神病。”

靠谎言和暴力起家的中共,自1921年7月成立以来,通过历次整人运动,制造的冤假错案恐怕是擢发难数,罄竹难书。远的不说,仅举近期几例被打着“依法治国”旗号的中共刑讯逼供,屈打成招的普通冤案,以便人们认清中共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本质。

——2014年4月29日,贵州省毕节市中级法院受省高级法院委托,对张光祥抢劫上诉一案公开宣判,宣告上诉人张光祥无罪,并当庭予以释放。

张光祥,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的一名普通的农民,靠帮人修修车、刷刷房子为生。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孩子能够读书,能够用知识改变命运。可是2004年,他因为涉嫌抢劫并杀人被逮捕,而逮捕他的理由听起来近乎荒诞。张光祥在控述中共警察行刑逼供过程时说:“吊在铁杆上,四天四夜不让睡觉,他们不给饭吃。”“只有早承认才不会死。”这十年张光祥经历了三次一审,三次上诉,最终才从死缓到无罪。

——“拳打脚踢,从抓走那天就开始打……我头上的伤,这是用枪头打的……用擀面杖一样的小棍敲我的脑袋……敲的头发晕。他们还在我头上放鞭炮。我被铐在板凳腿上……他们就把一个一个的鞭炮放在我头上,点着了,炸我的头。”据赵作海回忆,他被中共警察整整刑讯逼供了33天。

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的赵作海,1999年因被怀疑杀害同村的赵振晌,2002年商丘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2010年4月30日,“被害人”赵振晌回到村中,2010年5月9日,河南省高级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认定赵作海故意杀人案系一起错案,被迫宣告赵作海无罪。

——赵作海被称为“河南版佘祥林”,但要说近年来屈打成招的冤假错案,总是避不开一个名字——佘祥林。

“我已被残忍体罚毒打了10天10夜,精神麻木,早已处于昏睡状态,且全身伤痕累累,根本无法行走站立,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尽快的休息一会,只要能让我休息一下,无论他们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毫不犹豫地顺应。”关于强行逼迫认罪,佘祥林如是说。

1994年1月2日,佘妻张在玉因患精神病走失失踪,张的家人怀疑张在玉被丈夫杀害。同年4月28日,佘祥林因涉嫌杀人被批捕,后被原荆州地区中级法院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8年9月22日第二次审判,佘祥林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2005年3月28日,佘妻张在玉突然从山东回到京山。4月13日,京山县法院不得不重新开庭审理,宣判佘祥林无罪。沉冤11年的佘祥林最终被当庭无罪释放。

——“我恨他们……我要起诉他们,尤其是那个‘女神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断定我们涉罪,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们。”

浙江叔侄奸杀蒙冤案的张高平口中的那个“女神探”名叫聂海芬,是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预审大队大队长,坊间流传,她是杭州市政法界“三大女杀手”之一。正因为破此案有功她被中共包装树立为“女神探”,还曾多次“立功”,并被评为浙江省和杭州市所谓“三八”红旗手、省刑侦行家。2006年曾在中共喉舌央视《第一线》栏目,以这个案例为主线,开展普法教育,并以“无懈可击聂海芬”进行了专题报导。从电视宣传中,说她一审判处死刑的300余起,准确率达到100%。经她审核的预审案件,移送起诉后无一起冤假错案及无罪判决案件。

2013年3月26日,浙江省高院对张辉、张高平强奸再审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在新疆监狱无辜关押十年之久的张辉、张高平无罪。牛皮吹破了的浙江“女神探”的神话也就此宣告破灭。

——“要是他们说我越狱,一枪崩了我咋办?”2014年2月11日,在看守所里度过了10年青春的杨波涛,还心有余悸的向接他回家的人要释放的“正式档”。

2001年,被河南商丘警方认定为“8.16”强奸、杀人、碎尸案。2003年开始,27岁的杨波涛竟然在看守所被超期羁押10年,却一直未能被定罪。其间,他经历了商丘市中院3次判决极刑,河南省高院3次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最终,商丘市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了对他的起诉。

“把他们点天灯了都不解气。”在上访材料中,杨波涛描述了被商丘市梁园区公安分局时任局长刘玉舟等中共恶警灭绝人性、刑讯逼供的细节:十几个昼夜不能睡觉,被拳打脚踢、强灌屎尿、揉捏睾丸,胡须、腋毛和阴毛全被拔光……

——陕西“麻旦旦处女嫖娼案”还没有完全平息,2002年12月11日,河北又突然爆出惊人相似的一幕:一位还是处女之身的年轻姑娘吴小玲因4名警务人员刑讯逼供,被迫承认和9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被非法拘禁82个小时获得人身自由后,她向有关部门控告却又被行唐县公安局以涉嫌诬告陷害刑事拘留并执行逮捕。在中共警察的淫威下,处女变妓女的卖淫冤案早已是司空见惯,屡见不鲜。

……

细数近年来被昭雪的冤案,无一不是真凶落网或无数次申诉后才得到说法,如果真凶永远逍遥法外,这些替死鬼将永远背负罪名,讨不到说法。从上面湖北佘祥林、河南赵作海和浙江叔侄等数起冤案中,可以窥见中共现行司法体制的怪像:在中共政法委指挥和协调下,无法无天、草菅人命的中共公安、检察院和法院就是中国大陆制造冤假错案,并将冤案办成铁案,一条龙作业的生产流水线。

对比上述冤案,千古以来莫过于1999年7月“假、恶、暴”的中共对亿万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镇压了。

中国大陆财讯传媒旗下杂志《Lens视觉》2013年4月6日发表了题为《走出“马三家”》 的文章,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上揭露了中共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对中国女访民实施电击、上“大挂”、坐“老虎凳”、缚“死人床”等各种触目惊心的酷刑。紧接着,5月1日中国独立制片人杜斌又在全球网路上推出了题为《小鬼头上的女人》的记录片,再次曝光发生在马三家这一人间地狱的各种恐怖暴行。这样的惊天罪恶不但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存在了十四年,而且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劳教所,以及看守所、监狱、戒毒所、洗脑班等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类似的酷刑时时刻刻都一直在不停的发生着。

明慧网2013年12月7日发表了《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报告从明慧网资料库汇总统计了3,653个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案例。

调查显示,中共使用了毒打、刑具、体罚、灌食、电击、超负荷劳役、虐待、性摧残、思想迫害、牢中牢、精神药物/毒药等十一类酷刑手段摧残虐杀法轮功学员。

在毒打酷刑中,法轮功学员共遭受到中共10大类79小类器械的毒打,包括使用警用器械、木质棍棒、狼牙棒毒打,被抓住头部撞墙、门等固定物,用鞭子、竹条等抽打,用塑胶棍棒毒打,用皮鞋踢要害部位,用扁担等劳动工具毒打,用各种日常生活学习用具制成的工具毒打,甚至被各种各样的凳子毒打。

在刑具酷刑中,中共当局共使用了11大类70小类酷刑手段,包括手铐、脚镣、锁链、绳索、老虎凳、死人床、刀、火等工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上大挂、老虎凳、吊挂、杀绳等惨无人道的摧残。 ……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写道:……我听出来者是王姓头目。“高智晟,你这几位大爷给你准备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给你伺候了三道,大爷我就不爱啰嗦,后面还要让你丫的吃屎喝尿,还要拿签子捅丫的‘灯’(后来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妇女酷刑特别调查报告中指出:2000年10月,中共前政法委书记罗干在马三家劳教所蹲点之际,马三家劳教所的恶警将18位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任其强奸,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此事件在国际媒体曝光后引起震惊。

2002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另一代表人物薄熙来,一当上辽宁省省长,便下令新建扩建了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龙山教养院、沈新劳教所等;2003年,薄熙来批准投资十亿元在辽宁省进行监狱扩大规模的改造工程,仅在马三家一地就耗资五亿多元。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捍卫民主基金会”研究员伊森•古特曼(Ethan Gutmann)在2012年9月12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举行“中共摘取宗教和政治异见人士器官”听证会上,作为证人之一,在国会上作证发言。据他估计,多达300万法轮功修炼人被劳教、劳改。在2008年奥运会前,有大约6万5千人在心脏还跳动着的时候就被活摘器官。

尽管自2012年2月王立军出逃美领馆以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黑干将”薄熙来、王立军、李东生、苏荣、徐才厚、曾庆红等等相继落马,全国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的610恶人也成批的遭到恶报。但中共高层为了保党,至今仍未改变过去的迫害政策,不敢公布中共“血债帮”的群体灭绝和反人类罪行,并极力掩盖活摘器官“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过的罪恶”。

据明慧网报导:2014年上半年,中共继续利用国家机器,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捏造罪名,酷刑折磨,刑讯逼供,伪造证据,枉法诬判法轮功学员413人。非法判刑(庭审)最疯狂的地区是辽宁省,竟达82人。非法最高刑期达10年。新确认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至少69人,平均每月至少有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今年上半年大陆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达2,987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2.6%。另外,至少有332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也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1.3%。

不过,无论是从目前中国大陆接连不断发生的天灾人祸来看,还是从因迫害基督徒被四次大瘟疫毁灭的古罗马帝国来看,中共邪恶政权在延伸对无辜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同时,也正在自食其镇压法轮功的恶果!可以预计的是:维持迫害的时间越长,到头来整个社会为之付出的代价就越大,中共自掘的坟墓也就越深!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