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创办人左方:一辈子等不到新闻自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7月20日讯】7月20日,香港《苹果日报》发表了广州《南方周末》(下称《南周》)创办人左方在“7.1”前接受该报专访的访谈内容。左方创报十年,在报禁森严的大陆开拓报业巿场,把《南周》办成了销量超百万的大报。左方坦言, 自己很向往新闻自由,但他不指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在大陆看到新闻自由。他把《南周》看作“凉亭”,他称,民众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自己没有能力拯救他们,只能建一个凉亭“让他们喘一口气,疗一下伤”。

“人性是一样的,只是,我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听广州《南方周末》创始人左方谈半世纪办报经历就明白,我们是生活在两个不同世界。”

《苹果日报》以这样的感慨,作为刊发这次访谈录的开场白。

据报导,左方最近一次来香港是为了出席新书《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发布会。他在7.1前的一天接受了《苹果日报》访问。

左方认为,香港人的“难民血统”令他们特别关心同情弱者。他说:“香港人过去好少跟我谈政治,因为社会稳定,政治对他们没关系,但国内政治影响每一个人命运,影响不到本人,也影响亲友。过去与香港人接触,政治意识不强,但这次,香港人政治意识好像比我还要强”。

他谈到自己曾经想把《南周》打进海外巿场。于是,他第二次来香港,找《明报》当时的总编辑了解情况。详谈之后,他明白了一点:“我明白到,一个没有新闻自由的地方想打入有新闻自由的地方,比上天还要难。但如果我们广州可以开放,香港报纸肯定大量进入”。

左方认为《南周》是“中国新闻改革领头羊”。他表示尽管自己也向往新闻自由,但他也很明白,在中国当知识分子,只有三条路:一是当奴才,二是当烈士,三是不断地适应。左方坦白地说:“我不想当烈士。”

他调侃自己是个改良主义者,坦言不知道中国大陆什么时候可以有新闻自由,“可能很漫长。我不抱幻想,我是生于忧患,死于忧患”。

他进一步解释说:“所以这本书名《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我在发布会解释,我想通过一生的经历,揭示斯大林主义乌托邦社会改革运动破产。我作为一个布尔什维克战士走进我的人生,到最后,彻底否定了它,成为一个自由派知识分子。所以《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朱学勤说,书名有三种解释:80年来起伏跌宕是我人生 的一个改观。这题目,是对体制的一种批判,因为这种体制,根本无法炼钢铁,所以钢铁炼不成,是历史的一个必然性”。

左方表示,他把《南方 周末》提倡为一种凉亭效应,“民众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无法拯救他们,我作为一张传媒报纸,只能建一个凉亭,他们把汗水流干了,我请他们到我这个凉亭里, 饮一杯水,让他们喘一口气,疗一下伤,作为国内有良知的传媒人,我只能做到这样。让他们知道这社会仍有人关注他们,这社会还有爱,还有人,良知还在,希望 还在,这就是我的社会贡献”。

他举出了几个想要拯救中国结果惨败的例子:“《世界经济导报》是很好的报纸,不就在六四前被封?《深圳青年报》,是一班年轻有为记者,他们提出要邓小平退休,结果报纸封了,人又抓了……所以我说,我不是新闻改革者,我是个改良主义者”。

“有一种世界给予的选择,就是让你选择不选择。”《苹果日报》最后以这样的感叹结束这次访谈。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