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海:习王逮捕刘云山的时间要提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江泽民集团代言人、现任政治局常委刘云山,自中共“十八大”上任以来,因一直公开挑衅、对抗现党魁习近平,从而多次遭到习近平敲打、削权。大陆网路有关刘云山的负面消息也总是传的沸沸扬扬,而近期则更有愈演愈烈之势。7月9日,央视报导中国银行多家分行联合移民中介“洗黑钱”,在《财新网》对央行的一番澄清之后,大陆网民们似乎一下就明白过来了——这是执掌宣传口的刘云山,冲着主持反腐工作的王岐山发动的攻击。旋即,刘云山又遭到了某位网民的迎头痛击,被狠狠地戳了一下他的痛处。

据大纪元7月19日报导,近日,《大纪元》4月份发表的一份涉薄熙来、周永康政变的中南海及省部级高官名单惊现大陆微博,不过该微博随即遭到了删除。该微博所列18人名单中,薄熙来、蒋洁敏、谷开来、徐才厚、徐明5人已公开落马,剩下15人中包括中共现任常委刘云山、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等人。

该微博的网民为“@尼牛入川”,其在新浪微博以图片形式发布的贴文为【一份墙外流传的名单】。贴文内容涉薄熙来、周永康政变案的中共高层18人名单及他们政变后的职务。他们是:薄熙来、刘云山、梁光烈、黄奇帆、蒋洁敏、周本顺、罗志军、夏德仁、赵本山、司马南、孔庆东、吴法天、张宏良明、薄瓜瓜(薄熙来之子)、刘乐飞(刘云山之子)、谷开来、徐才厚、徐明。

有关政变后的任职名单,早在2012年的时候就在大陆网路上流传过,因此薄熙来、周永康组织政变的消息早已为大陆民众所熟知。然而说起刘云山政变后将出任中纪委书记这件事,大陆民众说不清楚是愤怒还是高兴,总之,大陆网民们私下里一提起刘云山其人,既咬牙切齿又绘声绘色。总之,拿下刘云山,恐怕已成为朝野共识。

有关“拿下”刘云山的问题,恐怕早已列入了习近平、王岐山的黑名单。只是从近期中共内斗的一系列迹象来看,逮捕刘云山的时间恐怕要提前。

刘云山是江泽民一手提拔起来的江派铁杆死党。中共“十八大”,江泽民把刘云山硬塞进政治局常委,成为江系在中共现政权的代言人。随着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出事之后,刘云山目前成为江派与习近平阵营博弈的新前台主要人物之一。

新唐人、大纪元曾不断报导有关刘云山进入中共权利中心后,与习近平公开对抗的一系列事件,如不断利用其主管的宣传口进行搅局、制造事端,给习政府执行“新政”制造麻烦和阻力。2013年初,刘云山通过其亲信、广东宣传部部长庹震删除了《南周》新年献词中习近平提出的“宪政梦”,从而爆发了“南周事件”。

2013年4月,刘云山又与习近平当局要废除劳教制度展开了媒体拉锯战。大陆媒体转载的关于马三家劳教所黑幕的文章全部被刘云山下令删除。中宣部密令,对马三家劳教所的相关报导,一律“不转、不报、不评”。

2013年4月18日,曾庆红和刘云山为首的江派一手导演了“习近平打的”事件。之后,刘云山对现任当权者“搅混水”、“掺沙子”事件不断。

刘云山不断造事,遭习近平多次敲打。刘云山权力也不断被缩水、架空。刘云山最早被架空权力是在2012年11月,习近平委任刘奇葆为中宣部长。习近平的这一举措,打破了江泽民执政以来主管文宣的常委与宣传部长都是江系人马的格局。

2013年1月,刘云山正式接任曾庆红、习近平相继出任的位置——中央党校校长。之前党校校长都会兼任负责港澳事务,而刘云山未获掌握港澳事务的实权。

2013年9月,习近平的“铁杆文胆”、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何毅亭出任党校常务副校长,盯住中央党校这块“阵地”。

2013年10月,大陆媒体报导证实习近平亲信、原杭州市委书记黄坤明任中宣部副部长。外界分析称,黄坤明任中宣部副部长盯住刘云山的意味浓厚。

2014年1月成立的“深改组”和“国安委”两大权力机构中,刘云山仅获“深改组”三把手位置。

2014年2月,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资讯化领导小组成立,习、李任一、二把手,刘云山任副组长,排在李克强后面。

2014年3月,中共首个深改专项小组“文改组”组长名单出炉,刘云山的名字又被排在了习近平、李克强之后,处于三把手的位置,强烈意味着刘云山遭习政府排挤。

习近平的这一系列动作,距离“拿下”刘云山只差一步,为随时“拿下”刘云山作人事准备。事实上,随着近期江泽民的姘头李瑞英退出主播的位置后,央视遭遇了现政权的一次大地震,与江系有关的主播、主持、记者及中高层管理人员遭中纪委大幅度的约谈和清洗,这意味着刘云山已成孤家寡人,意味着逮捕刘云山的时间要提前。

今年5月,外媒传曾庆红被中共限制了人身自由,该消息令有些人颇感突然。窃以为,曾庆红5月被抓,就是中共提前动手的特例。按照习近平、王岐山“反腐”先打“小老虎”、后打“大老虎”的规律,作为江泽民集团的二号人物,本应该在周永康案和与其有关联的“小老虎”们处理完以后,在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和前常委贾庆林、李长春等被抓之后,再动手“拿下”曾庆红,可是由于曾庆红今年3月至5月那一阶段太过猖狂,致使香港与大陆各地恐怖袭击不断,严重威胁到现政权的安危,提前“拿下”曾庆红,连根拔除江泽民的羽翼,陷江泽民于不得动弹的境地,是习近平、王岐山迫不得已的选择。

提前逮捕政变成员刘云山、刘乐飞父子,也将是习近平、王岐山迫不得已的选择。不提前将刘云山清除出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将继续利用控制在他手中的一部分权力掣肘、阻扰习近平执政。文宣部门对中共的作用非同小可,刘云山正是通过操控他手中的权力,在一个相当时期内使“毛左”获得先声夺人的气势,一度陷习近平于十分被动的局面。相信,习近平、王岐山早就想“拿下”刘云山了,只是害怕引起中共政局的动荡,才多次采取敲打、削权的措施制约他。而眼下,习近平的权力已经稳固,在大陆媒体纷纷造势咄咄逼人问罪江泽民的形势下,估计现在“拿下”刘云山不会出现大的社会动荡。

估计“拿下”刘云山的最佳时机,是在中共召开十八大四中全会之后。到那时,如果定周永康政变罪在中共党内、尤其是在太子党内达成了共识,逮捕刘云山也就水到渠成。难怪刘云山近期如此猖狂,原来是死亡前的回光返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