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妈广场舞” 中共国特色的政治工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7月21日讯】广场舞是中国大陆特有的一种社会现象。近年来,这些在广场、院坝等场合长时间播放高分贝重节奏的广场舞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公众反对之声日益高涨。但中共当局仍然对广场舞持大力支持的态度。有分析指,这是因为中共的治下的“广场舞”,早已不是单纯的艺术活动,而是负担起了隐秘政治功能的一种独具中共特色的政治工具。

今年稍早时候,网易评论栏目曾发表了一篇题为《“大妈广场舞”源头考》的文章。该文追溯了中国特色“广场舞”的起源与发展变迁,揭示出中共治下,各个历史阶段的各种大型公开的“广场舞”背后隐藏的政治目的与政治含义。

中共特色“广场舞”的源头

1940年代陕北“新秧歌运动”作为中共当局的一种政治动员工具,是中共特色“广场舞”的起源。

文章表示,因为大型公开集体舞蹈的参与者能从中获得一种仪式感,并借此获得集体身份。所以在中共政客的眼中,各种“广场舞”不是娱乐和艺术,而是组织资源和动员工具。1940年代陕北的“新秧歌运动”就是中共特色“广场舞”的滥觞。

1940年代的陕北是中共临时政权的所在地。为了将当地民众的思想意识引导到中共的意识形态中,为了在民众中建立起符合中共需要的新的社会组织和网路,从而更有效地汲取物质资源与人力资源,在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后,中共中央文委定下,戏曲运动“为战争,为生产及教育服务”。

于是陕北中共政府发起了“新秧歌运动”,而且对民间旧的秧歌队进行了“改造”。各种新编“秧歌剧”嵌入了大量符合中共意识形态诉求的政治元素,而原有秧歌队的负责人“均加以政治上的审查”并由中共派人领导。于是,秧歌这种“群歌竞作,弥日不绝”的乡间集会自发舞蹈,变成了中共政府用来塑造特定世界观的政治工具。

中共特色“广场舞”的发展

中共窃取政权初期,为了渲染“改朝换代”,中共官方在街道、广场上到处组织“秧歌舞”。此后,在1940年至1950年代,中共开展的各种“改造”、“跃进”等社会运动都是在新型“秧歌舞”渲染的一片虚假的气氛中进行的。

《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早期年代”一章记载:“……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人们从亲身参加的种种新鲜事物中所得到的迷惑不解的感受。……年轻人,特别是参加示威和游行的年轻人中,学会并且表演‘秧歌舞’成为时髦之举。”

当时旁观了新朝定鼎的传统中国文人,也捕捉到了街道、广场上处处“秧歌舞”背后隐秘的政治含义。

国学大师吴宓曾在日记中直言:“‘民之秉彝’……今之宣传者,则欲锄而去之,另以一套道理、一串事实、一样语调,强其受纳遵从。愚者不解,黠者貌袭以为己利,多数人直不愿闻问,但仍以处世之机智,敷衍响应而已。异日中国之民心全变,并此简单质朴、勤劳和平之民亦不可得矣。”

中共特色“广场舞”的变异高潮

“文革时代”的“忠字舞”不加掩饰地强制“革命群众”演出和观看,将中共特色的“广场舞”的动员工具意义放大到了极致。

1960-1970年,人们在广场上、大街上、操坪里乃至乡村的禾场上跳“忠字舞”,以表现他们的“忠诚”。

“忠字舞”动作简单,就是在中共“红歌”的乐声中,参与者齐刷刷做出一些挥拳头、掏心窝、指方向、朝角落里踢坏蛋的动作,无需特别舞蹈基本功和专门训练,易学易会。“忠字舞”是不加掩饰的强制群体演出和观看的流动道具,每天必须跳,但“牛鬼蛇神”和“黑五类”不准跳。假如有一天,有人被禁止去跳“忠字舞”,就要作好被揪出来批斗的思想准备。

娱乐精神的回归与打压

1980年代初解舞禁时,中国公共场所自发出现交际舞、“迪斯科”舞会,但很快就被中共当局当作“精神污染”打压下去。

1980年代初,中国有限开放关于交际舞、“迪斯科”等舞蹈的禁令。但紧接而来的就是官方的“严打”和“清除精神污染”运动。

1980年6月和1983年5月间,公安部、文化部先后两次下发《关于取缔营业性舞会和公共场所自发舞会的通知》,要求“公园、广场、饭馆、街巷等公共场所,禁止聚众跳交际舞”。

文章分析交际舞被中共打压的原因称,既然大型集体舞蹈在政府的眼中是组织资源和动员工具,那就不会允许不被信任的人掌握这种资源。

饱受诟病的“大妈广场舞”背后隐秘的政治含义

据称,现在全中国风靡的“大妈广场舞”根源于2005年开始的创文创卫活动,以及北京奥运会的全民健身活动。

在《全国文明城市数据指标细则》中,中共当局明确提出了要求:“业余群众文体活动团队数量每街道不少于15支;区级大型广场文化活动次数每年不少于8次”。

于是,指标压力促使各地方政府将初现的“大妈广场舞”标定为适合推广的体育文化活动。

文章分析认为,“广场舞”作为新的社交纽带,其实是中共政府用来替代1990年代的“气功热”的替代品。

与年轻人相比,中老年人不熟悉互联网,难以用新兴科技寻得更大公共空间。而1990年代中,老年人在街道、广场上的主要交际纽带就是各种“气功”。为了“从不受信任的势力中尽可能夺走社会组织资源”,中共政府大力支持成本低廉、灵活易学、集体参与“大妈广场舞”来替代被剿灭的“气功”热,成为城镇中老年的新兴社交纽带。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