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15年之重 铸中共政坛死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7月22日讯】【世事关心】(296) 15年之重 铸中共政坛之死局:中共从1999年7.20日开始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

15年前,一个政治投机者的一意孤行,开启了一个时代的悲剧…

汪志远:“劳教所里关压的大多数是法轮功学员。”

15年间(1999年-2014年),信仰者前仆后继的努力逐渐使坚冰溶化…

检察官:“我会在我能力允许的范围内尽量去做吧!”

15年后,迫害已然难以为继,而回首之间,人们发现血债铸成的屏障已经成为中共自己难以走过的劫数。

章天亮:“所以,要想让中国恢复正常的话,法轮功就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

2014年3月,王成、张俊杰、江天勇、唐吉田4位律师,因为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建三江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的法轮功学员,被当地警察殴打并拘留,前去声援的更多律师和民众也被殴打。此事引起众多国际机构及欧美议员关注,对此发表谴责。4月6日,4名律师获释。4月28日,德国之声报导,据传,建三江农垦总局的法制教育基地已被解散。中国官方没有发布新闻。

7月17日,我给建三江的农垦分局打电话,该号码已经不存在。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富锦市建三江农垦分局)
电话录音:“电话已停用,请挂机。”
我又给建三江公安局打电话,询问法制教育基地是否已经被解散。
(黑省佳木斯市富锦市建三江公安局龙江)
电话录音:
“喂?”
“你好,请问你这是建三江公安局吗?”
“怎么了?我是七星派出所。”
“哦,你是七星派出所。好我想问你一下就是你们那的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这个机构还存在吗?”
“那我不太清楚。”
“你以前听说过这个地方吗?”
“什么事儿啊?”
“我是海外电视台的,我想……”
挂……

萧茗:经多方认证,这个所谓的法制教育基地确实已经被解散。但是,事情并没有画上完美的句号。据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调查,原先该洗脑班里面的多名法轮功学员曾一度被转移到了其它地方继续迫害。7月17号,建三江下属的大兴农场又抓捕了4名发真相传单的法轮功学员。一天之后他们被释放。

建三江事件发生的大背景是2013年中共突然废除劳教制度。正当外界对中共这一举措的诚意仍持观望态度的时候,很快就爆出消息,不少劳教所和洗脑班被解散之后,摇身一变成了戒毒中心,药物康复中心,法制教育基地等等。很多法轮功学员就被送入这样的地方被继续迫害。建三江“法制教育基地”就是其中一例。它的前身是专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青龙山洗脑班。

萧茗:从“洗脑班”到“法制教育基地”,虽然看上去阴魂不散,但是,当我们把建三江事件放在时代的大背景之下来看的时候,当我们把它放在15年迫害的走势中来看时,我们还是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阴魂不散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

建三江事件发生后,北京维权律师滕彪在推特上贴出了这样一句话:“2014年,到了律师界对法轮功问题破题的时候了”。的确,在建三江事件中,2014年3月20日,当法轮功学员家属和正义律师来到现场的时候,由于害怕曝光,“法制教育基地”的牌子已经被偷偷摘掉。江天勇等维权律师锲而不舍的为法轮功学员维权,震动了中国的律师界。当十几名律师和社会各界人士都参与到其中时,舆论的压力使建三江的法制教育基地解体,而这种现象在中国并不是唯一的。

过去几年中,“手印事件”几度在中共高层引起不小的震动。它们是指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后,身边的亲友、邻居、同事等,自发联名上书按手印呼吁当局放人。例如法轮功学员秦月明的女儿,为了为父伸冤和营救母亲,妹妹,孤身走上街头,向人们求救。短短两周内,就有超过15,000人按手印支持她。经媒体曝光后在国内外引起极大反响。而与此类似的“手印事件”近几年在中国大陆层出不穷。

不仅如此,很多在政法系统内部的中共官员,虽然还身不由己,但内心早已不愿意再延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是一位检察官和法轮功学员的对话。

法轮功学员:“曾庆红已经被抓起来了,你知道吗?”
检察官:“噢,你讲的这些真相我都知道。”
法轮功学员:“知道吗?”
检察官:“我收到过很多很多这样的东西,电话都接了得有三、四十个了”
法轮功学员:“但是你们现在仍然在判大法弟子,你们真的觉得那是你应该做的事吗?”
检察官:“在我们办理这种案件的时候,大法弟子来了很多,给我们讲各种真相。我们收到的各种纸制的、电话的、信息,这我都收到过,也不是现在才开始收到,大法这事儿从九九年镇压之后,已经传了这么多年,我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但是有很多时候我想说的是那点,我能做出我自己个人的正确选择,站在对大法弟子处理的时候,因为我这个职务、我这个职位、我做的这个工作的角度、从工作这个角度上没法做。”
法轮功学员:“你可以的。”
检察官:“如果我现在我个人能掌握的话,我个人能做的话,我愿意把所有的这些人全放出去。”
法轮功学员:“我们是希望你们平安,现在这么多天灾人祸就是天在惩罚人清理人。我们就是希望到……”
检察官:“你们说的这些我都信,因为这些东西我多少接触一些我知道。我也不认为你们是坏人,我们也不认为你们怎么样,这些我全知道。”
法轮功学员:“现在是你们最好的机会。你知道为什么是最好的机会吗?比如说柏林墙被推倒的时候,在那之前,警察是负责专门拿着枪,向那些外逃的人开枪,他(警察)可以把枪抬高起来啊,他(之后)就不会被判刑啊。”
检察官:“我知道,这个事情我也看了。对,打偏。对对对,这些我都信,我会在我的能力允许的范围内,尽量去做吧。”

萧茗:与中国民间反迫害的汹涌暗流形成有趣对照的是中共高层的反应。继迫害法轮功的始作俑者江泽民之后,中共领导人越来越趋向于有意回避法轮功问题。表面上看,他们似乎对法轮功的存在漠不关心,也无意在解决这个问题上有所作为。但是,如果仔细研究中国政局,又不难发现,中共当局,尤其是习近平执政之后,他所出的几次惊人之举,似乎都有其弦外之音,2013年中共突然废止劳教制度就是其中一例。对此怎么解读,听一下本台资深评论员文昭的看法。

萧茗:中共突然解体劳教制度,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你觉得习近平为什么要这样做?

文昭: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劳教制度对于当前的中共执政集团已经完全成为一个负资产了,这主要是跟镇压迫害法轮功有关。劳教所里关押的人员大部分都是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的罪恶也成了国际社会的法轮功弟子多年持续揭露的重点。当然,近期在社会上发生的一些案件对终结劳教制度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例如,上访妈妈唐慧案的影响。但是,我想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习近平新的中共领导人不想从前任手中接过镇压法轮功这个包袱。要说恶政中国还有很多,除了劳教制,千夫所指的至少还有计划生育和户口制度。但是劳教制度和其它的区别是现实的一个正在进行的群体灭绝的沉重的血债包袱,废除劳教制度同时也是为了打击周永康的势力。

萧茗:虽然废除了劳教,但是改变又不彻底,劳教所又变身成洗脑班,戒毒所,继续迫害包括法轮功和维权人士为主体的民众,你觉得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文昭:一是因为江泽民、曾庆红、罗干集团的势力仍然在一定范围内存,废掉了劳教制、还除不掉它的根,它还要以变种的方式来延续它的罪恶。二是因为中共官场固有的体制惯性,原劳教系统的官员没法让他们直接他们卷铺盖走人,还得给他们在体制内留条路。名义上废劳教制根本算不上任何清算,没有人受到追究和惩罚,深层结构性的东西完全没有变,所以中基层的官员的职能也没有改变,他们干的事情也没有改变,只不过工作单位的名称换了一个。

镇压法轮功的发动者江泽民没有想到,法轮功并没有在3个月内被消灭。15年后这场迫害又如何成为了导致中国社会形势演变的一条线索?

2013年王,薄事件的余波还未平息,中国就又发生了几件出人意料的大事。一个是劳教制度突然被废除,另外一个是习近平打老虎,从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一路打到前中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锋头直指周永康。级别之高屡屡让外界震惊。对打虎路线图和反腐旗号后掩藏的真实原因外界一直有不同的解读。但是,打虎越到最后,大家就越无法不注意到一个越来越清晰的线索…,除了被拍掉的若干“苍蝇”外,习近平拿下的老虎都和江泽民、周永康派系有关。从以李春城等人为代表的“四川帮”、到“石油帮”、到原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再到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这一系列动作涉及地方政府、石油、政法、军队等多个领域,招招都指向周永康、和他的后台老板江泽民的势力范围。

萧茗:习近平和江泽民,周永康派系如何形成了水火不容之势,外界现在基本达成共识的解释是周永康,薄熙来企图发动政变,逼习近平下台。那么,周,薄为什么要发动政变,除了对权力的贪欲之外,其实他们也有着无法摆脱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的来源是什么?它和江泽民派系的发展演变过程有什么关系?又如何成为促成中共派系间你死我活斗争的诱因的?这是我们这集节目要探讨的一个主要内容。而周永康的仕途发展,以及他和江泽民的关系恰恰生动的诠释了这个过程。下面请雪丽给我们介绍一下江泽民选中周永康的缘起。

雪丽:江泽民是在六四期间因为支持邓小平的镇压政策而得到邓的信任,最终取代赵紫阳成为继邓之后的中共领导人的。江主政的13年,虽然没有留下任何真正的政治遗产,但却背上了一个他未曾意料到的政治包袱。那就是他一意孤行发起的对法轮功的镇压。当年顶着政治局所有成员的反对一定要镇压法轮功的江泽民打的如意算盘是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最好欺负。他预计3个月就解决法轮功。但是这个和平的修炼团体所展现的非凡的坚韧最终使他的计划彻底破产。镇压不下去,但又无法回头,所以只能硬著头皮继续往下走。

在这个过程中,迫害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造成的破坏力也越来越大。光是一个司法系统,就因为迫害法轮功而丧失了其所有的公正性。610办公室凌驾与法律宪法之上,对法轮功修炼者随意抓捕,任意劳教,酷刑折磨,且不允许律师辩护。在15年间,迫害致死至少3769名法轮功修炼者。超过十万人被非法劳教。最令人发指的是,中共的军队,政法,和医疗系统共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谋取暴利。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是反人类罪。至此,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政治包袱早已转变成了一笔血债。而血债的规则就是绝对不能翻案。如果翻案,就不是身败名裂的问题,而是身家性命的问题。这就是江泽民死死抓住权力的重要原因。即使在退休之后,江也要找接班人把迫害政策延续下去,而这个继承人就是周永康。

长期以来,周永康在从仕途路上得到江泽民的支持,是上海帮的重要成员。1999年,周永康出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由于积极执行江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尤其被江看好。在江的提携下,周节节高升。最终出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公安部部长。周永康掌管政法系统是江泽民退休前的重要布局,是江试图在退休后依然牢牢抓住军警政法大权的重要一步。也是江把迫害法轮功的政策继续执行下去的最大保证。因此,受江恩惠的同时,周注定继承,分享和加重了江系的血债。

萧茗:周永康执掌的政法系统多年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周永康和薄熙来等都是活摘器官罪恶的主谋。和江的心态一样,继承了血债的人的本能就是紧抓权力,扩大势力。江泽民集团控制的政法委,实际上成了另一个中央权力中心。从这个角度讲,周薄两人策划政变也许是在意料之中。但是,从更广义的角度来说,习近平和这个派系之间是否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呢?听一下中国问题专家章天亮博士的看法。

萧茗:如果把周永康,薄熙来策划政变的事情放在一边,就单单看周薄两人和他们所代表的派系的历史,他们在中共这个体制中所拥有的根本的利益,他们所不能也不敢放下的权力这几个方面,对于权力格局中另一方的习近平来说,能容得下他们吗?

章天亮:当然不可能,我认为有两个重要的原因。一是,一个新的政府上台,即使是民选政府,通常也是从新组阁,这样才能推行领导人的政治理念。在中国,习近平不仅是面临从新组阁的问题,他面临着严重的社会危机,政治危机,经济危机,所以他必需有一个高效运作的团队。在这种情况下显然薄熙来和周永康是不可能和习近平合作的,而且薄熙来一直是有野心的,想把习近平推下台,习近平很清楚此点。另一方面,由于中共是一个没有合法性的政权,它的领导人缺乏安全感,所以周围必需都是自己相信的人,即使没有政变计划,习近平也不可能容下薄熙来。反过来讲,他们迫害法轮功是一个背负不动的血债,习近平又不想背这个血债,所以为了延续镇压的政策和保护自身的安全,周永康和薄熙来策划政变是必然的。

血债帮欠下的血债,迫害法轮功对整个中国的伤害,是否已经成为中共走不过的劫数?

2012年9月24日上午,成都中院对王立军案作出一审宣判,罪名包括徇私枉法罪、叛逃罪、滥用职权罪、受贿罪。

2013年9月22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以薄熙来犯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4年3月,身患膀胱癌的徐才厚因贪腐于被从医院带走调查。香港《南华早报》引述消息称中共中央已立案处理徐才厚,指控其“收受巨额贿赂”。

2014年6月30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对外公布的问题包括索取、收受巨额贿赂等。而对其担任610办公室主任期间所作所为只字不提。

萧茗:习近平的打虎路线图,虽然主线一直围绕江派的核心人物,但是,在打的过程中,又全都回避了这些人核心的罪恶。那就是,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所犯下的,和活摘器官等有关的反人类罪。从王立军,薄熙来,一直到李东升,徐才厚都是如此。习近平的这一举措,明显是为了保党。因为这些罪恶涉及面之广已经牵扯到中共体系的方方面面,已然是中共体制的集体罪恶,一经公布,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将消失殆尽,它必将倒台。那么,不公布,是否就可以保住中共呢?听一下中国问题专家章天亮博士的看法。

萧茗:习近平回避这些人的核心罪恶,能否就此保住共产党吗?

章天亮:共产党的罪恶可以说是人神共愤,罪恶滔天,无论是谁都无法保护共产党。习近平走到这步应该很清楚,共产党90%以上都是腐败分子,甚至他们手上是沾有血债的。在此情况下,现在的社会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通过信息封锁,通过中共政府单向的宣传机器的宣传,灌输,洗脑,就让老百姓相信他们所讲的话。现在已经是互联网的时代,民众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有了发言权和传播信息的管道,所以中共镇压法轮功的罪恶早就掩盖不住,习近平再想保住共产党,但就镇压法轮功这一条罪恶,他不说,法轮功学员也会说,国际社会也都在说,就凭这点共产党也会倒台。

萧茗:中国能否绕开法轮功问题而正常发展?也就是说在不正视,不解决法轮功问题的前提下,像一个正常国家那样的发展?

章天亮:这个问题就像德国能不能允许希特勒继续执政,而德国又变成一个正常的国家一样。共产党的罪恶要比当时纳粹严重得多,从它屠杀人民的数量到屠杀人民的手段都比纳粹有过之而无不及。其实镇压法轮功是对公正的最大伤害,对社会法制的最大践踏。我们知道,一个社会要良性运转的话,不可能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体系,也不可能没有社会公正,这样老百姓对它们的怨气会越积越多,最后导致官逼民反,所以要想恢复社会公正的话,法轮功就是一个中共绕不开的问题。

萧茗: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刚开始的时候,可能连江泽民自己也没有想到,迫害法轮功是使中共内部分化成水火不容,势不两立派系的重要契机。从1999年到2014年,法轮功承受苦难的15年之重最终铸成了中共政坛的死局。然而,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只有千年的信仰而没有千年的王朝。疯狂总是断送一个王朝的性命,而这个过程却往往锤炼了真正的信仰。

(完)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