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7月21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07月22日讯】【中国禁闻】7月21日完整版

提要
中共媒体低调报导马航空难 原因何在?
董事长被查 晋民企4亿债券恐违约
强拆十字架持续 信徒流血事件不断

哈尔滨万人联署要求罢免省长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的1万多名失地农民,上周四联名发出公开信,要求罢免省长、市长、区长及法院院长。农民抗议当局十多年来强占土地、强拆民房、打伤、打死村民。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参与罢免活动的失地农民来自呼兰区的裕强、利民、治水、裕田四个村,他们的4万多亩土地被政府强占、补偿款也被官员贪污,村民上访抗争十多年,期间大小冲突不绝,农民被打伤、打残都不了了之,两名村民代表因上访被打死,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报导说,早在2011年2月就有5000多村民代表,发起了罢免省长、市长、区长等人职务的动议,但这一次参加的人数更多、规模更大、范围更广。

台风赈灾发送发霉面包

一名大陆网友20号在大陆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上爆料,海南省民政厅日前向“威马逊”台风灾区发放的面包、蛋糕等赈灾食品,出现发霉现象。

这名署名“咕吱咕吱妮儿”的海南网友贴出发霉面包的照片,并质问“这些发霉的面包,就是赏给灾民的食物吗?”引起大陆网友的强烈反应,纷纷指责官方不负责任。

另外,中共官方慈善机构“中国红十字会”,也在中国南部遭遇“威马逊”台风袭击后,不顾灾区35摄氏度的高温和对救灾物品的需求,为当地送去棉被和厚夹克衫,引发大量网友吐槽。

编辑/周玉林

中共媒体低调报导马航空难 原因何在?

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17航班客机在乌克兰被击落,造成298人罹难的消息,牵动着全球人们的心。事件一出,世界各地媒体大篇幅头条报导。不过中国民众发现,中国的党媒却异常低调,并且对客机是被俄罗斯导弹击落的推测,进行怀疑、辩护和掩盖。到底为什么,我们来看看。

7月17号,一架马来西亚航班在乌克兰坠毁,机上298人无一人生还。美国情报和军事官员根据卫星数据判断,飞机是被俄罗斯SA系列导弹击中而坠毁。

乌克兰情报部门主管纳达说,乌克兰掌握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证实,马航班在俄罗斯边界附近分离份子控制地区上空被击落的事件中,俄罗斯人起了作用。

纳达说,分离主义反叛份子,没有接受过操作高科技“布克-1型”导弹发射器的训练,操作导弹的有俄罗斯公民,他们跟导弹发射器一起来自俄罗斯联邦。

乌克兰安全局局长说,根据截听到的电话录音,有3名俄罗斯军人曾携带导弹进入乌克兰东部。而设置在乌克兰东南部公路上的监察摄像头,拍到了这辆流动导弹发射车,由于车上原有的4枚导弹只剩下了3枚,因此推测就是这辆车发射的导弹将马航客机击落。

马航出事后,世界所有媒体头条都做了长篇幅报导。据中国网友反映,中共的党报《人民日报》,在7月18号的报纸头版,都是中共党魁习近平访问南美的各种消息,有关马航班机事件的报导只用了很小的篇幅,而且登在最不显眼的地方。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中国政府之所以低调处理,是在于中国作为俄国的战略伙伴关系,他们是在相互打掩护,他不顾是非,也不顾问题的本质,他完全一边倒,站在俄国利益一边,对俄国的犯罪行为,进行淡化和掩护。”

不过,记者发现,在19号《人民日报》的网站,设了关于马航事件的专题,这个“俄反对擅自宣布空难原因”的专题,刊登了俄罗斯对乌克兰提供的信息进行反驳,文章引用俄罗斯官员的话,声称客机坠毁与俄罗斯没有关系,是西方国家妄下结论,给调查进程施加压力,是针对俄罗斯联邦和俄军的所谓“信息战”。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中共想利用一切资源来丑化、妖魔化西方,给中国公众的心中造成一种敌对的印象,阻止国内民众对西方自由民主的向往和追求,这是它长期以来的政策。”

英国《金融时报》报导说,马航空难蒙上了政治阴影,空难之后几小时有人在仔细梳理飞机残骸。文章引述英国《路透社》的报导说,亲俄分裂分子取走了飞机两个黑匣子数据记录器,打算把数据记录器送往莫斯科,而不是乌克兰首都基辅。

根据空难国际调查规则,对于空难的调查,应当由空难发生所在地国家主导,而飞机生产国的空难调查人员则进行辅助。报导指出,把黑匣子送往莫斯科,公然违反了空难国际调查规则。报导还表示,调查能取得多大成功,可能取决于这个地区亲俄罗斯部队,对坠机地点进行了多大的干预。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事故调查办公室,前主任史蒂文•华莱士(Steven Wallace)表示,如果由美国调查此类事故,第一步是保护空难现场,既是出于对死难者的尊敬,也是为了使调查人员确定所有东西都保留在现场。

夏明:“乌克兰有一股力量是想融入到欧洲联盟里边,蒲亭和乌克兰的前总统想强化前苏联共和国的传统关系,把乌克兰保留在俄国的利益圈里边,中共政府显然希望看到俄国跟西方国家对抗。”

荷兰和英国等西方国家,要求俄罗斯对乌克兰叛军施压,全面配合马航MH17坠毁事件的国际调查,完全开放航班坠毁地点给调查人员调查。

外界普遍认为,马航空难会导致国际社会对俄罗斯的制裁升级。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李勇

习近平访阿根廷 使馆一官员被拘

中共镇压法轮功已有15年,这些年来,每当中共领导人出访,当地法轮功学员都会呼吁立即停止迫害,并法办元凶,而中共驻当地大使馆也总会设法阻挠。这一幕,日前在阿根廷又出现了,而且,大使馆一名官员,由于行为恶劣,遭到阿根廷警方逮捕,请看下面报导。

7月18号,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抵达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进行为期4天的访问。阿根廷法轮功学员在习近平下榻的希尔顿(Sheraton)饭店外的人行道上,拉起“欢迎习近平”、“法轮大法好”、“立刻停止迫害法轮功”,以及“法办迫害法轮功的流氓集团”等横幅。

当天上午11点,与中共驻阿根廷大使馆关系密切的“华人超市协会”,及“福建同乡会”几个负责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恐吓,中共大使馆雇佣的打手也陆续赶到,他们多次袭击法轮功学员,并试图抢走横幅和展板。大使馆一名副武官也来到现场。

阿根廷法轮大法学会负责人傅女士:“大使馆知道有重要的人物过来,他们最恐惧就是让他们看到法轮大法一些看板或横幅,他们特别怕这些,大概全世界大使馆都是怕这个吧。他们的样子就像流氓式的抢法,阿根廷警察也吓住了,报告出给上级就是说,太危险了,这几个(学员)都是手无寸铁,这样对我们的形象太不好了,他们太疯狂,太暴动了,这些学员都是很好的。”

阿根廷法轮大法学会负责人傅女士透露,阿根廷警方在目睹中共打手的暴行后,增派大量警察,并要求打手不得靠近法轮功学员。

当习近平的车队快到时,那名副武官以手势下令,一群打手立刻冲过去抢横幅。阿根廷警方则使用木棍将中共打手隔开。这时,习近平的车队到达,法轮功学员高举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好”。

19号早上,习近平访问阿根廷国会,为了保护法轮功学员,阿根廷防暴警察将学员跟中共打手分开。但是,那名副武官组织其他打手特务,要强行突破警方的防线。最后,副武官被逮捕。

傅女士:“那个副官又要求警察不准我们在(那里),警察不理,几个流氓就开始拿旗戳警察,要突破那边,到我们这边,后来没有突破,警察把他们压住,结果他疯狂式站起来,又钻过去,到我们这边来,这时候便衣警察就出现了,跟另一个警察把他压下去,就把他手铐铐起来,把他带走。”

傅女士介绍,习近平走出国会时,站在很高的台阶上,远远的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高高挂起的横幅。而习的车队离开国会时,又一次和法轮功学员相遇。

傅女士表示,会把中共打手特务的嚣张行径制成光碟,广为派发,并对他们提起诉讼。

傅女士:“这边最大一个新闻电视台,我们的录影全寄给他们了,他登出来了。礼拜一晚上,第三家大的也要播放我们的录影带。下一步,我们要先写信抗议,到议会去讲,到国会去讲,把我们录影带全部制成CD,发给大家,并且明天要去法院提出起诉,告他们武力侵犯。”

据了解,2005年12月,前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在阿根廷访问期间,傅女士就曾控告罗干犯下“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这个案子被阿根廷联邦法院受理,并由法官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负责审理。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法官认定罗干的上司—-前中共党魁江泽民,是最初发动迫害法轮功的人,因此把江泽民加入案件中一并审理。

2009年12月17号,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法官作出裁决:就江泽民和罗干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下令阿根廷联邦警察局国际刑警部进行逮捕。

他在长达142页的法律文书中,详尽评估了中共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以及江泽民和罗干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采访/朱智善 编辑/陈洁 后制/周天

董事长被查 晋民企4亿债券恐违约

日前,山西一家民营企业宣布下周到期的4亿债券,可能无法按时兑付,因为公司董事长被带走协助调查造成。

7月16号,山西民企华通路桥集团发布公告说,由于企业董事长王国瑞仍在协助有关部门进行调查,不能返回企业主持工作,7月23号到期的 4亿短期融资债券兑付,存在不确定性。市场观点认为,由于本期短期融资没有担保,如果不能如期兑付,这期债券将成为中国首宗本金违约的债券。

公开资料显示,华通路桥集团已经成为一家集道路桥梁、房建地产、煤炭资源、环保建材、农业餐饮为一体的综合型大规模企业,注册资本15亿,年产值近百亿,下设房产、环保等近二十家子公司及路桥、建安、机械施工、装饰建材及建材研究所等二十多个分公司。

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国瑞,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持有公司股权60.25%,是公司经营决策、资金筹措及资金调度的总负责人,屡屡跻身“胡润百富榜”。

公开资料显示,王国瑞因涉嫌违法,已经在7月10号被撤销政协山西省委员会委员资格,而同一天被免职的,还有山西省委员会副主席令政策。

大陆投资顾问邓先生:“如果说从官员们下手,最后都是落到企业那里,不管是国企、央企、民企,凡是那些和政府官员走得近的,都可以很容易的查出来,问题是谁查,查谁,什么时候查,这不是一个个案。”

原四川首富刘汉,和“中旭系”的实际控制人吴兵,及商人米晓东等巨富,和所谓的民营企业家们,都被大陆媒体称为,是给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洗钱的“白手套”。

根据“华通路桥”官网介绍,“华通路桥集团”列山西省百强企业第30名,被“中国农业银行山西省分行”评为AAA级信用度企业,集团商标被评为山西 省著名商标,中共山西省委组织部,曾经授予这个公司“全省创先争优先进基层党组织”称号。“华通路桥”还先后获得“山西省优秀企业”、“山西省功勋企 业”、“山西省五一劳动奖状”等100多项所谓荣誉。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王建国:“权控经济它的根本的一个矛盾在哪里呢?主要的经济活动都是被政府管制的,它是由这些官员来执行的, 所以他们就会收取贿赂,人家不给贿赂他不批,不放松控制的话,不把这个管制权、控制权放到市场去,但是你又要反贪,这个经济就会垮掉,中国权控 经济的情况下,贪污腐败是它经济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动力。”

据了解,道路桥梁建设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占据“华通路桥”收入的半壁江山,“华通路桥”的另外两大支柱产业,分别是房地产和煤炭资源开发。“华通路桥”官网声称,目前,集团公司核准的煤炭资源储量已经达到50亿吨,形成了年核定总产能为1000万吨的开采能力。

据报导,除了迫切需要兑付的4亿元短期融资外,“华通路桥”还欠有数十亿银行借款。当地政府得知消息后,已经开始商讨对策,准备兜底,要求当地银行对“华通路桥”只能注资不抽贷,到期希望转贷。

邓先生:“说明政府在这里面涉入很深,允许那些不法经营和黑金交易的话,那就一定冲击市场经济,对正常的经营形成冲击和破坏,它破坏的是一个经济环境,破坏的是一个游戏规则,最后造成的影响,那真的是国家买单、社会买单。”

而面对发行人如此巨大变故,评级公司却反应有些“滞后”。今年6月27号,负责债券评级的“联合资信”,给出的跟踪评级还维持原来的评级,债项为A-1的评级,主体评级AA-,评级展望为稳定。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萧宇

强拆十字架持续 信徒流血事件不断

“神要谁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这是古希腊历史学家的见解,拿到今日中国来看,仍是如此。大陆浙江各地,近几个月来频频发生教堂和十字架被当局强拆的事件。浙江温州市平阳县水头镇基督教堂—-“救恩堂”,7月21号凌晨遭到约600百警力的突袭,有多名守护十字架的信徒被暴打流血受伤,两人重伤生命垂危。信徒质问中共当局,“你们真的疯了吗?十字架违法在哪里?”下面请看报导。

21号凌晨3点左右,浙江温州市平阳县水头镇500 警力加消防、城管共600多人,再次突袭“救恩堂”。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警方调动大型吊车、消防车、救护车,要强拆“救恩堂”十字架。守护在现场的信徒纷纷上前阻止,大批信徒闻讯赶到,近千人与警方爆发生冲突,警察动用了警棍打伤多人,4 人被打成重伤,送去温州医院抢救,其中2 人生命垂危。而由于信徒奋力顽抗,一个多小时后强拆人员无功而退。

水头镇的警察,早在12号已经破门闯入“救恩堂”试图拆除十字架,因为信徒的奋力抵抗而守护下来。

中国大陆基督徒文小五﹕“它(中共当局)拿不出什么依据来拆我们教堂,现在我们每个地方的教堂就誓死捍卫著,不让它拆! 宗教逼迫! 就是没有任何手续,来打压我们。”

浙江杭州、余杭、舟山等地基督徒,都面临教堂和十字架被强拆的威胁。

前《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站站长昝爱宗﹕“基督教的活动近几年人数增长比较快,那共产党认为信仰发生危机了,自己的群众基础没有了,所以他们出于嫉妒心理,就想把基督教的影响力压下去。它征服不了人心,因为经过了共产党几十年的执政,贫富的差距越来越大了,社会不公越来越厉害了,那就通过数字来验证。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是行不通的。真正的政府要严格按法律来,十字架是不能拆的,不但不能拆,还要保护。”

温州市永嘉县瓯北镇的“三江教堂”,去年还被温州政府表扬作为永嘉县标志建筑,今年当地政府却执意强拆,从4月3号发出强拆令,到28号被强拆,仅相隔三周。

温州市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可是今年温州至少有300间教会建筑或十字架,被当局以“违规建筑”的名义拆除。即使那些没有被要求自动拆除的教会也被告知﹕教堂的十字架不准在夜间亮灯。

大陆战略学者赵楚6月底撰文《正在上演的中国宗教战争》,其中表示,这些教堂和礼拜场所绝大多数都不是自来就有的,而是近30年来陆续建成的,当逐步建设成型,当地的政府实际上是眼开眼闭,宁愿不管的,否则以大陆现行的管制体制,这些设施根本不可能建设起来。

前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中共当局对宗教政策,60多年没有什么大的变动,很多教堂、家庭教会受到打压,太多了!”

时事评论员任百鸣﹕“有的时候它把你拆除了以后,它再让和尚、尼姑同住一个寺院,还把传统的宗教都给变异吧﹗拆除都是跟商业利益结合在一起的,在一定程度上也起到一个打压的作用。最直接的打压,就是地下教会举行活动的时候,这些公安有的拘留、抓人﹗”

而“救恩堂”牧者詹应胜,7月16号在教堂内写下《捍卫十字架殉道遗书》,他决定展开禁食祷告,并作了殉道的准备。

詹应胜表示﹕某些官员居然以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而下属们为了邀功好晋升,罔顾法纪,践踏基督徒的信仰感情,互相比赛“拆数字”、看谁拆得多、拆得快、好得嘉奖。“看到这些,我的心在滴血”。

詹应胜在这封“遗书”中声明,他不会选择自杀,但被逼无奈,可能加入殉道者的行列了。

采访/陈汉 编辑/周平 后制/萧宇

香港暗潮涌动中联办活跃异常

香港人追求真普选的诉求,在70多万人公投和51万人大游行后,仍然没有得到北京的正面回应。近日,香港媒体报导,中共官方与香港特首等人见 面,中联办带领600人的大型旅游团回大陆,并受到官方所谓的“高规格”的接待。在香港貌似平静的表面之下,北京是否在为选举特首暗暗酝酿?中联办如此活跃的意图是什么?请看报导。

中共港澳协调小组组长张德江,18号会见了香港六大商会的代表。张德江明确表明,北京不能接受公民提名特首人选。19号,他又接见了香港建制派的代表。香港特首梁振英引述张德江的话说,北京希望香港在2017年如期选举特首,并在《基本法》和中共人大常委决定的基础上讨论。

除了官方的接洽,中共驻香港的中联办也非常活跃。据《苹果日报》报导,“香港福建社团联会”和“香港潮属社团总会”近日组织了600人“免费内地交流团”,由中联办副主任林武带队。

在4天3夜的行程中,这个“免费交流团”游览了厦门、古田、汕头和潮州。每到一处,都有地方官员出面,并设欢迎晚宴。其中两晚入住5星级酒店,餐厅高档。全团往返甚至包下了一整列高铁,15辆旅游大巴全程有警车开道。香港媒体估计,每人最少2,000元,全团起码要120万元。

时事评论员张粟田:“这可以看出来是在中共内部下达了一个行政命令来要求,才有一个盛大的场面出现。中共搞这个它就是拉拢收买手段,搞统战了,为香港所谓的普选做准备。”

旅途中第二晚就开了一场“报告会”,发言者都强调“占中”是违法的。结束前主持人抛出一个所谓“手牵手,心连心,爱祖国,爱香港”的倡议书,还要求团员在另一张简陋的“反占中”表格上签名。主办方声称,要征集到2000个签名。参与者透露,有人拒绝签名,潦草签名的也都知道那是假的。

原企业家香港居民朱柯明:“在中国大陆给他们高规格的待遇,就是让他们回到香港以后拥护共产党的独裁统治,反对香港的民主。它要利用这些人,它就是要拉拢培植这些人,共产党干事情,没有一分钱是掏个人腰包,都是拿国家和纳税人的钱。”

香港人大代表郑耀棠估计,中共人大常委将表明,特首候选人必须先得到提名委员会过半数提名,还要维持现在的提名委员会是由四大界别组成,以及限制候选人的人数等。香港“占中”运动发起人之一陈健民教授表示,假如北京设定,要过半数提委会委员支持才能参选特首,就肯定不是真普选,因此会加速占领中环。

香港“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针对特首选举方案,曾在6月下旬发起民间全民投票。从6月20日中午到29的十天中,有超过78万港人投票。舆论认为,这是香港民众对6月10号北京抛出的香港白皮书的反击。

张粟田:“中共要香港所谓的普选那就是中央命令式的。它首先为了要给香港人熄火,因为70万人(公投)、大游行,震动全世界,也表达了港人强烈的反共诉求。”

有评论认为,张德江南下是“先礼后兵”,日后要拿出强硬方案时,能表明北京早已向香港人说明了立场。

朱柯明:“这个中联办它不会为香港人民做事的。中联办实际是中共在香港的总代表,一切在香港的事务都是由中联办来策划、推广出来的,甚至于参选特首,中联办都要插手。香港现在是中共在海外争夺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点。”

据了解,中共人大常委会将在8月下旬开会,期间将审议梁振英提交的特首报告。2017年香港将普选行政长官,也就是香港特首。

釆访编辑/唐音 后制/萧宇

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今天的中国禁闻,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