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究竟谁是“西方道德价值的‘应声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天的新华网刊发了中组部的一个通知——《防止干部成为西方道德价值应声虫》,要求党员干部“捍卫国家和民族的精神独立性,防止成为西方道德价值的‘应声虫’”。这个通知虽然标题很醒目很吸引眼球,但内容却让人看后不免顿起疑惑。

我查了下资料,“应声虫”原为中国与日本传说中的一种妖怪。据《续墨客挥犀》、《隋唐嘉话》记载,它栖息在人的肚子里。宿主每当发出声音时,肚子里就会有很小的声音效仿,且会越来越大声。日常生活中,我们通常用“应声虫”这个词来比喻毫无主见,随声附和的人。照这种用法,所谓“西方道德价值的应声虫”当然是指在这种道德价值面前毫无主见,随声附和的人了。

那么何为“西方道德价值”呢?笔者把中组部的通知从头到尾读了个遍,未见任何明确的解释和界定。但文中提到“要引导干部—-防止在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言论的鼓噪下迷失方向”,可知在通知起草者眼里,“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言论”即是他们所说的所谓“西方道德价值”,这么理解当然不错,因为按照一般的说法,所谓“西方道德价值”指的就是起源于西方的道德价值,“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言论”正是这样的道德价值。

但问题是,在西方产生的道德价值远不止于这些,比如说通知要求领导干部认真学习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要求他们始终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是不是“西方道德价值”呢?其实也是。理由很简单,所谓“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其实是一个东西,指的都是由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并有列宁发展了的共产主义主义思想体系及其道德价值观念。而马克思恩格斯是德国人,列宁是俄国人,都属于西方。也就是说,“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并不是中国的“土特产”,而是产生于西方的文化。毛泽东不是有句名言么——“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这就是说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从国外传进中国的。如此说来,不仅“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言论”属于“西方道德价值”, “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同样也属于“西方道德价值”!

我不清楚现在的中国政府官员中有没有随声附和“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言论”的人,我想即便有也不会多,而且影响也极其有限。但“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就完全不一样了,自从它传入中国后,不但导致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和中国共产主义革命的兴起,而且在1949年以后,更被堂而皇之的写进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成了全中国人民的“指导思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今天的中国文化既不是中国固有的传统文化,也不是以“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言论”为内核的新中国文化,而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为“指导思想”的“党文化”,中国现在的主流道德价值即是其中的一个部分。

事情的搞笑之处就在于,中组部的这个通知一方面要求党员干部“捍卫国家和民族的精神独立性,防止成为西方道德价值的‘应声虫’”,“防止在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言论的鼓噪下迷失方向”,另一方面同时却又强调党员干部要认真学习 “马克思列宁主义”,始终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他们要抵制的“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言论”固然是“西方道德价值”,而要认真学习和始终坚定的同样也是“西方道德价值”。这我就不懂了,如此究竟谁才是西方道德价值的‘应声虫’”?是“在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言论的鼓噪下迷失方向”的人,还是强调党员干部要认真学习 “马克思列宁主义”, 始终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的人?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