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7月22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07月23日讯】【中国禁闻】7月22日完整版

提要
中共批西方道德 评论称﹕ 加快灭亡
天津公安局长落马 经济问题弦外有音
上海外企供应过期臭肉 引发热议

再揭马三家暴行 杜斌新书香港上市

曾拍摄记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揭露辽宁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黑幕的独立制片人杜斌,7月21号又在香港出版了他的新书﹣﹣《阴道昏迷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酷刑幸存者证词》,再次揭露“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和访民残暴虐待。

书中访谈了数十位“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酷刑受害人和见证人,记录了她们的亲身经历和耳闻目睹。

杜斌在网路社交平台“推特”上说:作为人,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来宽恕发生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暴行:长时间用子宫扩张器给女人灌食、让女人躺在自己的便溺里、把多根牙刷捆绑插进女人阴道里旋转、往女人阴道里灌辣椒粉、用电警棒电击女人的乳房和生殖器官并且插进阴道里放电、把女人投进男牢任由男犯欺凌……

有媒体评论说,这本书是中国臭名昭著的“劳动教养制度”肆虐五十八年的活化石,也是共产党政权羞辱人类寄居的这颗行星的无可辩驳的永恒铁证。

推特假账号宣传中共西藏政策

总部设在伦敦的海外藏人组织“自由西藏”,7月21号发表公告说,他们在“推特”上,发现了一百多个假账号。这些账号使用西方人姓名,并配有明星头像吸引网民,“假推特账号”主要在西藏和新疆等问题上,传播中共政府的宣传言论。

“自由西藏”要求“推特”公司对此展开调查并且消除假账号。

美国《纽约时报》调查显示,这些假账号的“推文”都来自北京的“五洲传播中心”。《纽约时报》认为,采用假账号的做法与中共日趋娴熟的宣传攻势相吻合。

触碰新闻管制新规 记者被迫离职

大陆知名媒体人、《中国财富》杂志记者宋志标,为香港媒体写作专栏,触碰中共新闻管制新规,日前被迫离职。

据《纽约时报》22号报导,7月16号,宋志标在香港《东方日报》旗下的网路媒体《东网》上撰写了一篇名为《“推普废粤”的四年变迁》的评论文章,18号,宋志标被迫从“南方报业集团”属下的《中国财富》杂志离职。

宋志标向《纽约时报》中文网表示,他离职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给《东网》撰稿而违反了中共当局的“不许记者为外媒撰稿”的最新规定。

宋志标可能成为中共新闻管制新规惩处的第一名记者。

据《美国之音》报导,国际记者保护组织“国际记者联合会”,7月22号发表新闻稿,谴责广东当局的做法。

编辑/周玉林

黑心肉攻入洋快餐 触目惊心引热议

日前,隶属美国企业的“上海福喜食品公司”被曝向“麦当劳”、“肯德基”等国际知名快餐连锁店,供应过期变质,甚至发霉、发臭的肉类。消息一出,引起哗然。下面一起去了解。

7月20号,上海《东方卫视》披露,记者伪装成工人,在“上海福喜食品公司”卧底2个多月,拍下问题肉品加工过程。上个月18号,这个工厂用18吨过期半个月的冷冻鸡皮和鸡胸肉,制成“麦克鸡块”。上个月11号,“必胜客”的小牛排更是以10吨过期7个月的发霉发绿臭肉制成,但经加工处理,保存期“自动”延长1年。

报导说,中国大陆至少有15家连锁餐厅及店铺品牌受到牵连,其中包括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7-11便利店、星巴克等。

20号晚间,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表示,已查封“上海福喜食品公司”,并要求上海所有“肯德基”、“麦当劳”等问题产品全部下架。

上海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办人员:“它比较隐蔽吧,现在正在查,它满复杂的,原材料很多环节,现在正在查,公安都介入了。联合调查组现在在查。”

“上海福喜”公司相关责任人在被调查组约谈时承认,使用过期原料,是公司多年来的一贯政策,并表示,“问题操作”是由公司高层指使。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以前传统的中国社会,这种事情很少发生,因为中国还有一个传统道德,毛泽东把中国的传统道德一律抹杀,邓小平强调一切向钱看,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民已经没有任何礼义廉耻,中国现在既没有法治,又没有道德,发生这个事情,我一点都不奇怪。”

大陆《第一财经日报》引述“福喜”公司职员的话披露,“麦当劳”等企业常来工厂抽查,但多数都是做样子,来之前会通知工厂,工厂会立即将违规产品暂时清理掉,等检查结束后再拿出来重新生产。

有网友表示,只有在中国,“麦当劳”和“肯德基”才敢如此漠视生命,也有网友认为,问题出在供应商身上,根子是政府食品质检部门失职。

一名跨国食品企业前高管向媒体表示,“上海福喜”只是倒霉被发现了,被曝光的只是冰山一角。

据了解,“上海福喜食品”隶属美国“福喜集团”(OSI Group),是全球最大肉类与蔬菜加工商。有网友表示:在国外它是百分百安全!来国内一个接一个都出事!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华颇:“乡随俗吧,这个洋企业,为什么在国外就老老实实的,不敢有任何越轨的行为,首先人家道德环境不允许,而且人家有严苛的法治来制裁它,人家的管理机制上也不允许它出现这种事情。中国不一样了,外企在国外不敢行贿官员,可是在中国,它却大肆行贿,因为中国政治环境、社会环境就是如此,所以它要想在这个环境生存,就是如此。”

据报导,22号中午,一家位于上海“仁济医院”东院附近的“肯德基”餐厅,顾客依然需要排长队购买。一名正在排队的中年妇女表示,因为医院附近没有其他相对干净的餐饮店。也有网民表示,连“麦当劳”都出问题了,中国还有什么餐馆能让人放心?

华颇:“中国社会一点毒食品算什么,这间洋企还能克制,比中国的食品还要安全多了,肉质变质,它没给你搁点化学食品,就算对得起你,这条新闻在中国不算什么新闻,小巫见大巫,只不过是一些狭隘的民族主义,或者是一些有利益冲突的人在炒作吧。”

21号,“福喜集团”美国总部发表道歉声明,并表示已成立调查小组配合中国调查。网友除痛骂业者没良心外,也有人质疑事件不单纯。

采访/田净 编辑/陈洁 后制/郭敬

天津公安局长落马 真正原因是什么?

7月20号,中共中纪委宣布,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正在接受调查。有关武长顺落马的原因,中纪委只简单公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中国大陆媒体曝料说,武长顺疑似收取巨额贿赂。但评论指出,在目前周永康失势,政法委系统人人自危的情况下,武长顺的被调查,还隐藏着经济问题之外的原因。

几天前,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还作为市领导,出现在《新华网》天津频道的报导中,20号下午,武长顺的名字又出现在中纪委网页的“要闻”中。不过,这次只有简单的一行字写着:“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武长顺是中共“十八大”后,首个落马的天津副部级高官。大陆媒体引用知情人士的话说,武长顺疑似因为收受巨额贿赂被调查,他落马后,家里被查出的财、物,总价值超过亿元。

由于武长顺落马的日子——7月20号,正是中共在15年前,开始镇压民间修炼团体“法轮功”的日子,而武长顺所在的天津市公安局,又直接涉及镇压的导火索——“天津事件”。因此,武长顺落马后,他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情况,也被海外媒体大量报导。

时事评论员张粟田:“这个武长顺落马,他不只牵扯到经济犯罪的问题。他和他的前任宋平顺,直接导致4•25大上访。它的导火索就是在天津,当时为了配合罗干、何祚庥,武长顺当时就是一个重要的最直接的参与者之一。”

所谓的“天津事件”,就是在1999年4月,前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亲戚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发表文章,捏造事实,指名攻击法轮功。部分天津法轮功学员因此自发去杂志社澄清事实。

由于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的诉求,出版社一度准备发声明更正。但天津市公安局强硬介入,到4月23号,天津防暴警察殴打并抓捕了45名法轮功学员。警方还说,这是北京的命令,让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反映情况。由此引发了“4.25法轮功学员万人和平大上访”。

公开信息显示,武长顺于1998年9月被升为天津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及副局长。一手提拔他的原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宋平顺 ,2007年也因滥权、腐化等问题被调查而自杀。

张粟田:“引发了4.25大上访,接下来就是江泽民对法轮功持续15年的迫害,造成亿万中国民众受到迫害。那么之后,宋平顺和武长顺可以说验证了中国那一句老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理不爽!”

然而,在长达15年对法轮功的镇压迫害中,许多天津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例如2008年去世的李文霞。

原天津市法轮功学员王亚军:“(李文霞)她跟我亲口说的,她在劳教所里被放在厕所里,为了不让她睡觉,还把地上放上水。有一天警察踢她一脚,直接就踢到她的胃上,从此她就不能吃东西了。从原来九十多斤到六十斤。我两年之后我见到她的时候,还是骨瘦嶙峋的样子。”

为了制止当局对人权的迫害,2006年,天津法轮功学员曾给武长顺发出公开信,劝告他不要再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但据美国《明慧网》的统计,身为公安局长的武长顺不但继续推动迫害法轮功,甚至亲自坐镇,抓捕法轮功学员。

张粟田:“从武长顺落马,可以看出,现在政法系统正在全方位从中央到各大省份,到各市,受到一种大清洗。随着周永康的落马、江泽民的失势,我相信会有更多的政法委系统党羽会被抛出来。”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2年,天津就有110人次的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等。11人被非法劳教;还有11人被非法判刑。而去年,天津有76人次的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22人被非法判刑﹔今年上半年,天津有50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11人被非法判刑。截至今年7月,已有92名天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采访编辑/唐音 后制/萧宇

访民遭截访被告杀警 子探访被拒

在各地群众纷纷起身“反迫害”的今日中国,仍有一群访民正遭受中共的暴力打压、欺凌。河南省焦作市访民张小玉夫妇前往北京上访,17号返回焦作市立即被当地警方限制人身自由。两天之后,警方声称张小玉夫妇用刀捅死一名警察。家人要求探视,但遭警方拒绝。蹊跷的是,就在18号,张小玉家被盗,电脑等被拿走。下面请看报导。

曾代理张小玉上访案的律师常玮平对大陆媒体《澎湃新闻网》透露,7月17号下午6点,张小玉打来电话说,和丈夫许永臣已经从北京回河南,但刚出焦作火车站,就被焦作市中站区派出所警察徐昭海扣押带走,徐当时并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

19号,焦作市中站区刑警队队长张保国来到张小玉家中,口头告知张小玉的儿子许天龙,张小玉夫妇在17号用刀捅死一名警察。可是警方没有告知事件的详情,并且拒绝了许天龙的探访要求。无奈之下,许天龙找到常玮平律师,准备走法律程序。

大陆律师常玮平:“我现在正在和她的孩子沟通这个事,确定如果我做她的辩护人,我再接受采访好吗?具体的我现在也不知道更多的消息,所以我接受委托之后才能说这方面的事情。”

许天龙表示,父母到北京上访已有一个月,17号回到焦作后一直没有见到他们。18号晚,许天龙去父母住处时却发现窗户被撬开,家中电脑等财物丢失,报警后也没有警察出警。后来,许天龙到刑警队询问才知是警方所为。

大陆《新公民运动》网站消息,19号晚8点左右,许天龙被警方带走,一直没有回来。消息还披露,捅人的刀是警察的,在扭打过程中被张小玉拿到,张小玉在情急之下捅到了在混乱中打人的国保。但现在警方却一口咬定,刀是张小玉的。

陕西访民王兰:“之所以走到这一步,也是因为上访被逼到绝路上了。如果人有一点路可走的话,有一点办法得到公正的话,她都不会这样去做的。这不能说明她是一个暴民或刁民。”

陕西访民王兰表示,老百姓有冤屈才去上访,上访却遭遇贪赃枉法、各种打压、被“维稳”,这样下来,小案子就变成了大案子,搞得越来越复杂,最后老百姓无路可走,只能去抗争。王兰强调,没有人愿意上访,因为上访本来就是一条死胡同。很多老访民的案子都被上报说是“终结”了、处理过了,但实际是当局在造假骗人,访民的问题根本没有解决。

多年来,中国大陆司法黑暗,老百姓面对不公无处申诉,还要遭遇当局的高压暴力“维稳”,这直接导致大陆民怨沸腾,官民严重对立。杨佳杀警案、湖北邓玉娇刺官案、刘大孬反强拆撞人案、河南访民巩进军刺死截访黑保安案等,各种民众抗暴事件层出不穷。

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警察和访民对抗,不是警察和访民的矛盾。警察是执行政府意图的。冤假错案或者是不公正的事情,应该说绝大部分与政府有关。”

王兰谈到,也有一些访民在当局的残酷打压之下,放弃了抗争。但即使不上访,还是继续被欺凌。

王兰:“这种专制的制度不结束,没有监督、没有民主,那么他还会受害的,倒还不如继续坚持抗争。我现在觉得上访有没有结果都不重要了,但是我会继续上访,我就要它一个说法。你把我家害得死的死、残的残,你到底是为什么?!中国的法律你到底执行不执行,我现在就是问它要一个说法。”

据报导,17年前,张小玉家从焦作市中站区一家单位收购了一个煤矿,但后来却被这个单位强行收回,使张小玉家损失近7000吨煤。张小玉一家提起诉讼并赢得了官司,但至今无人赔偿张小玉的经济损失。万般无奈之下,张小玉走上了漫长而艰辛的上访之路。

采访/朱智善 编辑/李谦 后制/肖颜

中共批西方道德 评论:加快灭亡

日前中共组织部印发通知,高调批判“宪政民主”和“普世价值”等,还警告各级官员:防止在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等言论鼓噪中迷失,成为西方道德价值观的“应声虫”。可是,三年前,世界已经把共产主义、恐怖主义和纳粹主义,并列为“人类公敌”,评论说,现在中共是自己把自己放在全世界和全中国人民的敌对面,等于加快自己的灭亡。

中共媒体报导,中央组织部日前印发了《关于在干部教育培训中加强理想信念和道德品行教育的通知》,要求各地各部门引导和帮助各级官员坚定所谓的共产主义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念。

《通知》还要求各级官员要防止在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言论鼓噪下迷失方向,成为西方道德价值观的“应声虫”。

旅居澳大利亚的原大陆史学教授李元华表示,西方道德价值就是遵守社会的公德,讲究民主、平等、人权,这也是全世界都应该遵守的普世价值。

旅澳原大陆史学教授李元华:“今天中共所有的官员,包括印发这些通知的官员已经丧失了共产主义信仰,只是变成一个捞钱,但是他们在名义上想继续捞钱的话,那么西方的民主社会,普世价值是他们所憎恶的,他们要维护所谓的共产极权制度,继续用它过去的谎言来蒙骗自己,蒙骗他人。”

李元华指出,中共宣扬这种连它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无非就是要维护共产党的统治,在共产党统治之下,他们就可以继续去贪腐、淫乱和为所欲为。

这则通知在网路上也引发了众多网民的质疑和嘲讽。

有网民质问,“西方道德价值,包括共产共妻和官员通奸吗?”也有网民嘲讽:“猥亵幼女、共用情妇,也是西方传过来的吗?”还有网民表示:中共官员的家眷子女纷纷移民西方,他们的子女接受的都是西方教育,他们的价值观是什么?

网民“巴非兔”质问:“请问哪个贪官不是通过组织部门审查提拔的?组织部门应该负什么样的责任?全国人民必须对组织部门问责”。

而网民“随缘素位沈华”嘲讽:“原来官员通奸、以权谋私、买官卖官、贪污腐败、裸官盛行……是受西方道德价值的影响啊?!”

原“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苏明表示,共产党发出这么一个通知,让人感觉既恶心又可笑。

原“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苏明:“我始终是这样认为,一个道德、一个品质、一个精神和一个情操这是高尚的东西,共产党这种团伙与这种高尚的东西从来是无缘的,为什么呢?很简单,共产党的起家就是一群占山为王的土匪。”

苏明指出,共产党占山为王时打土豪抢银洋,夺取政权后,把中国农民的暴力造反,加上了马克思主义这种东西迷惑人,直到现在还在大肆贪腐,公开屠杀老百姓抢劫民财。

苏明:“三年前,世界已经把共产主义和恐怖主义和纳粹主义并列为人类公敌以后,它还要去号召它的党徒们去坚守这个东西,那就好了,就是自己把自己放在全世界人民和全中国人民敌对方,非常好,加快它的灭亡。”

自中共“十八”以来,当局一方面高唱反腐及经济体制改革,另一方面却不断通过传媒批评民主宪政、普世价值等。

这次中共中央组织部的《通知》,被外界认为是自去年习近平的“七不讲”,以及《求是》杂志、和《人民日报》等媒体反复批评“历史虚无主义”、“宪政民主”与“普世价值”之后,再次发出的最新“政治保守”信号。

中共前总理温家宝曾在国际媒体上公开表示认同“普世价值”,也有分析质疑这些不断发出的意识形态信号,是中共内部权力斗争激烈的外部表现。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李勇

自己做主黑龙江发起罢免省长运动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近2万多名失地农民,最近联名要求罢免省长、市长、区长及法院院长。失地农民抗议十多年来政府强占土地、强拆民房、打死、打伤农民的恶行。而早在2011年,就有5000失地农民发起过罢免运动,不过,这次规模更大,范围更广。请看以下报导。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下属的5个村近2万名拥有合法选举权的选民,17号分别联名向省、市、区三级人民代表大会致信,要求罢免省、市、区级的党政官员及法院院长。

哈尔滨市呼兰区维权代表高凤琴:“有四个村,利民村、继发村、裕田村、裕强村,还有治水村,5个村参与人数接近2万。”

哈尔滨市呼兰区维权代表高凤琴表示,当地政府强拆民房、强占农民土地,导致有3万多名农民失去土地。而农民因失地应该获得10多个亿的社保基金,却被官员给侵吞了。

高凤琴:“每个失地的农民有34000多块钱的社保基金,一共是3万多名失地农民,就有10个多亿。社保基金也不给失地农民发,社保也不给农民办。我们现在是要钱没钱,要社保没社保。”

高凤琴还揭露,他们三千多亩的树林也被政府强行占领,得不到一分钱补偿﹔而当地排放的污水浸泡了15000多亩耕地,树都不能活,也没人负责。

高凤琴表示,多年来,他们一级级的上访,一直到中央,但没有一级想解决问题﹔想走法律程序,但法院都不给立案。所以,现在他们只有遵循宪法,要求罢免这些不作为的省长、市长等官员。

黑龙江维权人士马波表示,中共整个社会体制已经完了,无论从地方还是到中央,腐败现象太多、欺压老百姓的事也太多。老百姓要想冤屈得到伸张,只有靠自己。

黑龙江维权人士马波:“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有多大的压力,可能就有多大的动力。很多人在无路的时候,他只能选择一个出路。”

黑龙江维权人士沈福田也指出,黑龙江省掠夺老百姓的现象越演越烈,这是因为政府从正规管道的收入不够他们挥霍了。现在当局一方面想通过合并区、县来减少开支,另一方面就对老百姓明抢、明夺,抢土地、抢资产。

黑龙江维权人士沈福田:“地方政府开不开支,收入不够,地方政府没钱,只靠卖国有资产或土地维持地方政府生存。老百姓不让抢,他就开枪。”

沈福田表示,他在多年的上访中感到,这个现实社会与电视台宣传的“形势一片大好”完全相反,可以说是“太黑暗了”。

他还表示,黑龙江当地官员都是买官。这些买官而来的官员贪得无厌,贪了很多钱,有的去外地消费,比如到北京买房等。沈福田说,北京很多房子没人住,就是因为那是地方官员的房子。

早在2012年,北京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总队的调查报告指出,北京市全市房屋总量1320万5000套,标注出租房屋139万户,核对空置房屋381万2000户。

日前有一名女网友,发帖感叹父亲为官廉洁,不料反遭网友“肉搜”。网友发现她的父亲全款在北京三环购置两套近200平米房产,在东戴河购置渡假房产一套,在沈阳拥有住宅十多套。

实际上,失地农民与那些到处找地方想办法花钱的官员处境相比,恰恰相反,很多农民必须靠借贷度日。

2011年2月,哈尔滨市呼兰区失地农民就进行过维权运动。当年5000多农民代表还发动了罢免省长、市长、区长等人职务的动议。

高凤琴说,在失地农民抗争的十多年内,农民反而受到了当局更加严重的迫害。高凤琴自己被政府雇佣的黑社会把腿给打折了,上访代表闫玉刚、安守林则被活活打死。

不过,当局的打压并没有让他们退缩,8月他们还准备在北京召开专家研讨会呢!

采访/朱智善 编辑/宋风 后制/舒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