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十年愈七百青年过劳死 超90%是一线工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7月23日讯】近年来,中国大陆“过劳死”案例日增,令人防不胜防。陆媒报导,数以百万计的产业工人将青春献给东莞,仅在2004到2013年的10年间至少有697青壮年工人因过劳猝死。

大陆媒体报导说,“无论你在哪里下单,最后都在东莞制造”,数以百万计的产业工人将青春献给东莞,在夜以继日的劳作中,有的工人一觉睡去,便再也醒不过来。

东莞外来工众多,从1990年开始,东莞等农民工聚集的经济发达地区,在睡眠中不明原因夜间睡眠猝死的案例就逐年上升。

这类猝死往往发生于平素体健的青壮年男性,法医学尸体检查查不出明确死因,只能归类为“青壮年猝死综合症”。

去年9月,白天繁重的劳动过后,35岁的工人王富杰吃完宵夜回到宿舍,用几分钟时间冲凉,躺上宿舍中属于他的那张硬板床。

第二天清晨,他被工友发现死在床上,他的死因被鉴定为猝死。

今年4月,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教授成建定等专家研究的结果表明,像王富杰这样的青壮年在睡眠中不明原因猝死的案例,从1990年1月至2013年8 月,24年间东莞至少发生了1124例,其中2004到2013年的10年间有697例,而且案例越来越多,发病的高危因素依然存在。

而且猝死者以90%以上是从事生产第一线的工人,最多见的工种有建筑工、电子、电器厂工。此外,保安、清洁工、五金厂工、木材家具厂工、制衣厂工、玩具厂工也较多。

研究者认为,这些体力劳动者工作时长达15小时以上,常年居住在工厂集体宿舍或廉价出租屋,居住卫生条件恶劣,通风条件差,白天繁重的劳动加重,夜间睡眠中心脏迷走神经活动减弱,多种诱因增加了发病的风险。

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经济迅速发展的日本,过度疲劳曾造成大量中青年人猝死,如今,中国已超越日本成为“过劳死”大国。早在2012年就有统计显示,巨大的工作压力导致我国每年过劳死亡的人数达60万人,越来越多的都市白领处于“亚健康”状态。

民众认为,因休息权被剥夺成为猝死的主因,从而有了“过劳死大国”的称谓,这决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把劳动者当作一般“生产资料”,缺乏起码的人文关怀,也决不仅仅是企业无良。

中国这些年取得的经济成就,很大程度上是用世界最多、相对廉价的劳动力去拼时间换来的,加上维权通道又狭窄得可以忽略不计,劳动者的压力怎么能不大?过劳死的事又怎能不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