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7月23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07月24日讯】【中国禁闻】7月23日完整版

提要
导弹击落马航 中共为俄罗斯开脱
传郭伯雄出逃 39网民遭打压

欧洲新公约 吁立法禁人体器官贩卖

欧洲委员会部长理事会日前颁布新公约,要求欧盟各国政府立法,将非法摘除人体器官定为刑事犯罪。

这份7月9号发表的公约,是为促成欧盟各国和国际社会合作,广泛采取行动,制止人体器官的买卖。

美国《明慧网》报导,据“欧洲委员会反对贩卖人体器官公约(Council of Europe Convention against Trafficking in Human Organs)”的解释,“为了器官移植而进行的全球性非法人体器官贸易的存在,是一个确凿的事实,这展示了个人和公共卫生的一个明确的险境,同时也违反了人权和基本自由,有辱人类的尊严和个人自由。”

走投无路 原“建行”中层公开退党

原“建设银行”天津分行红桥支行的中层管理人员张兰英,7月23号,在媒体上发表“退党声明”,公开表示“退出中共”。

据大陆《维权网》报导,张兰英于6月30号已经向中共中央组织部,和中共在天津的相关机构,递交了这份“退党”申请,但至今没有收到回复。于是张兰英授权《维权网》,全文发表她的“退党申请书”。

据报导,张兰英的私人住房5年前被天津南开区区长带人强拆,所有私人财产被洗劫一空,从此她开始了“维权”。5年中,她被绑架、被非法拘禁、被关黑监狱、被逼离婚、被逼流浪,直到被逼到绝望中绝食、割腕自杀。

张兰英85岁高龄的父母,也因为受她株连,一直被关在天津南开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中,最近老人身体出现问题,当局不允许治疗,生命受到威胁。

张兰英表示,经历了这么多的迫害后,她终于幡然醒悟,不能再与中共同流合污。

大陆学生遭中联办迫签反占中协议

7月22号,香港《主场新闻》网站报导,一名中国大陆在香港学习的学生,在网上诉苦说,他按照规定到“中联办”办理学习证明时,被“中联办”要求必须签署一份“反占中”协议,否则不予办理学习证明。据了解,这份证明是在港大陆学生证明读书身份、及升学等事项的一份必备文件。

香港《苹果日报》日前也曾报导,“中联办”威胁在港大陆学生签署“保普选,反占中”记名表格,否则不为毕业生办理升学或求职所需的在港留学证明。

目前,这名学生已经删除了网上留言,但他所发内容已被媒体截图保存。

编辑/周玉林

导弹击落马航 中共为俄罗斯开脱

美国国务卿克里周日表示,证据显示,MH17航班是被俄罗斯提供的导弹击中的。澳大利亚总理严厉谴责俄罗斯“践踏正义”。而中共媒体则极力为俄罗斯撇清责任。在联合国安理会周一达成调查坠机事件的决议之后,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地区的亲俄反叛武装分子,周二向马来西亚政府代表移交了两个马航MH17客机的“黑盒子”,并将死难者遗体交给荷兰方面。

联合国安理会星期一通过的决议案,谴责MH17客机可能遭导弹击落一事,并要求对空难开展“全面、彻底和独立的国际调查”。这份由澳大利亚提出的决议案还要求将事故责任人“绳之以法”,促请世界各国全面配合问责工作。

美国国务卿克里周日表示,证据显示,MH17航班是被俄罗斯提供的导弹击中的。克里说,美国方面看到了俄罗斯在上个月为乌克兰反叛武装分子提供运送的武器,其中包括150辆装甲运兵车、坦克和火箭发射器。

克里在接受CNN的采访时表示,美国方面截获了有关俄罗斯的SA11导弹运给反叛组织的对话,而这些导弹则被指为是击落MH17的武器。

在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领导人,正严厉批评俄罗斯应该对马航坠机事件负责的时候,中共媒体则极力帮俄罗斯撇清责任。党媒《新华社》驳斥这样的指责是“草率的”。7月21号,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发表一篇文章,仍然宣称“迄今没有发现证据澄清原因或确定罪魁”,却不提亲俄叛军可能受训使用击落MH17的导弹。

原《人民日报》记者光远表示,中俄是一条战线的“兄弟”加同志。每一次事件两国在口径上都是统一的,因为两国有利益关系。中、俄是基于利益关系的同盟。

原人民日报记者光远:“(中俄)它是一种观念,信仰是一致的。它理念是一致的,还是延续马列主义,对国内一党专政的思想在起作用。我认为,蒲亭虽然是民选的总统,但是从他的思想,从小时候的传统教育,还没有脱离共产党的思想模式。”

但是光远指出,中共忘记了,真正侵略中国领土最大的罪魁祸首就是俄罗斯。

光远:“纵观几百年的历史,北方的熊,永远对我们中国虎视眈眈,我认为,俄罗斯才是我们中国应该防范的。从历史上来看,侵略中国的就俄罗斯最多。而且你现在反对美国的一些评判,美国从来没有侵略过中国,而且给中国在抗日战争提供了大量的帮助。”

澳大利亚《悉尼晨锋报》7月21号报导,澳大利亚总理艾伯特批评俄罗斯:“以大欺小、践踏正义、追求国家扩张而漠视人类生命,应该在我们的世界无容身之地。”

艾伯特作为反对党领袖在2012年访问北京,当他谈及中共在南海行为的担忧时说:“大国不能仅仅因为它可以,就享有权利欺负小国。”这话是针对中共外交部长杨洁篪的言论而发。

乌克兰的危机已让中共把自己在国际社会摆在难堪的位置。中共可能很快不得不再面对外交政策的窘境。中国安全问题分析家高峰写道。“对于北京当局而言,问题是它应该选择哪一边。无疑,北京一个模糊的姿态将面临批评和道德压力。”

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叛军领袖布罗代尔,7月22号凌晨,在媒体记者见证下,于顿涅茨克市,把“黑盒子”交予马来西亚官员签收。专家们指出,“黑盒子”的记录将可还原客机出事时的确切时间、飞行高度和位置,而驾驶舱的对话录音,可望为飞机坠毁的原因提供更多线索。

此外,装载马航MH17空难死者遗体的火车,离开了亲俄武装控制地区,在专家陪同下抵达哈尔科夫。火车周围站满了卫兵。乌克兰国际文传通讯社说,死难者遗体随后将被转到马雷舍夫(Malyshev)的坦克工厂。从那里,遗体将被装上由荷兰提供的冷冻设备。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葛雷

空中管制26天 演习还是异动?

随着中共当局实施严格的空中交通管制措施,周一数百次来往上海的航班被推迟或取消。这是这个大都市八天来第二次几乎关闭领空。外媒指出,中国航空延迟一向是世界上最严重的,专家认为,最大的原因是:中共军队主宰中国的绝大部分领空。

中共媒体《央视》网站周二引述中国民航管理局的消息说,受航空管制影响的机场包括大城市上海、南京、杭州、郑州和青岛。《央视》说,干扰从7月20号开始持续到8月15号。原因是“其他用户”占用领空进行演习。

截至周一中午,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有101次航班被取消,103次航班被延迟超过两个小时。而虹桥机场有98次航班被取消。到周二,上海两个国际机场再次推迟和取消了几十次航班,使得成群的乘客要么闲坐在候机室,要么匆匆赶往火车站。

当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致电中国民航局时,对方拒绝解释“其他用户”是谁。《美联社》致电连云港机场,一名雇员透露,他们从上级获得口头通知说,“因为军事演习,在中国东部机场的航班可能延迟。”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中国的机场是世界上按时起飞最差的,导致许多乘客崩溃。当局和航空公司归咎于种种因素,从坏天气到空中交通管制糟糕的通讯。但是根据航空专家的描述,最大的因素是中共军队,它主宰这个国家的绝大部分领空。

杭州法律学者范先生说,在中国,只要是涉及军事的事情,就不是人们能从法律、政治、经济、文化去讨论的事情。

杭州法律学者范先生:“所以这个事情从我们老百姓来讲,权利受损害,我们的通行不便。昨天有朋友告诉我,他在机场光等,等了13个小时。你想哪有等十几个小时的?这种情况应该说对我们公民的通行权利,交通权利一种明显的损害。可是这种损害,有国防和军事的需要,这种情况,我们从学法律的人来讲,首先是个维权的问题。”

范先生指出,依照合同,航空公司应该向顾客赔偿,但是航空公司却不太可能向军事单位索赔。

中国经济学家郎咸平7月23号在微博上说,“美国是全世界最强大空军,只控制了20%领空。中国空军远不及美国,但是控制了80%的领空。我调研发现中国空军透过控制领空进行贪腐。举例,大面积晚点,航空公司只有哀求空军开放一点领空,空军就可以因此取得巨大腐败利益。”

范先生:“他们(军队)采取的措施也不用承担其他的民事责任。你也不能过问他是不是合理的使用。因为我们的人大不起作用,要在民主国家,国会可以对国防这样的航道占用是不是有浪费,是不是有弊端,是不是有贪污腐败行为,国会完全可以在国会执行监督,可是我们现在对军事的事情,可以说人大丝毫没有监督。”

有海外媒体分析说,从7月20号到8月15号,华东和华中12个机场将有大面积延误事件,疑点重重。北京和上海之间,从南到北覆盖主要经济发达区域,进行空中军事演习,前所未闻。

分析还指出,中共党魁习近平目前正在南美洲进行国事访问,中共当局却突然长期、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和大面积的空管,令人匪夷所思!

早在7月14号,上海的两个国际机场,已经有超过100次航班被推迟或取消,政府至今没有解释,而引发各种猜测和传言。20号,官媒报导说,两名男子因为散布有关7月14号推迟和取消航班的所谓谣言,而被逮捕。

据报导,这两名男子在社交媒体张贴信息,暗示空中管制措施是当局洒下天罗地网,为了抓捕一名因为腐败被调查,而试图出逃的高官。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葛雷

传郭伯雄出逃 39网民遭打压

日前网路上广泛流传,前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化妆成女性出逃,在海关被拦截的消息。周日,大陆警方刑拘两名网民,并处罚了另外37人,声称他们涉嫌在网上编造相关谣言。

7月20号,党媒《新华网》引述公安部门消息说,7月15号,北京一名马姓网民、和海南裴姓网民,先后在《新浪微博》发布:“上海进出航班全面延误,是因为在抓某人,为了防止某人跑掉或者顽抗,就以军事演习为名,把机场给封锁了。”

报导说,公安机关已经刑事拘留了马某、裴某,并对37名网民作治安处罚和教育训诫。

不过事实上,从6月30号中共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落马后,网路就传开,中共已经针对和徐才厚同一级别的另一只军中“大老虎”——郭伯雄收网。

到了7月15号,网路上有关“郭伯雄女装出逃”的消息更多,还广泛流传一篇“G将军出逃记”,里面详细描述郭伯雄出逃的时间,和班机。

时事评论员黄金秋指出,所谓的“谣言”主要是因为中共政治上暗箱操作、新闻不自由造成的。

时事评论员黄金秋:“很多信息它说是谣言,但是我们发现谣言往往变成了遥遥领先的预言,从最开始王立军出逃成都美国领事馆,到后来薄熙来的事情,包括他老婆杀害英国人的事情,包括后来周永康政变的事情,现在都是一步一步的被证实。”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则表示,近一段时间以来,各种诡异的政治谣言满天飞,但基本上是中共高层在内斗中,互相“放风”,用来打击对方的。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习近平反腐以来,也引起了内部贪官的恐慌,所以各种复杂的情况也都是层出不穷。这样有意无意的,就可以从内部传播出来种种的信息,可是这种信息传播出来经过了很多人的口,辗转以后肯定会有失真或者是走样的现象。”

除了郭伯雄出逃的消息外,近期还有“曾庆红被调查”,“宋祖英被抓捕”,“贾庆林在内蒙被控制”,以及众多贪腐官员遭抓捕等等消息,在网络流传。

朱欣欣分析,目前中共再次借“传谣”抓捕网民,主要是对民间传播中共内部权斗行为的恼火。

朱欣欣:“中共内部的,还有中共外部的,社会的矛盾越来越尖锐,冲突越来越尖锐,各种情况又得不到真正的报导,借着民意的渠道就扩散开来,这是谣言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它打压这个‘谣言’也是为了对民众进行恐吓,达到震慑民意的作用。”

郭伯雄出逃的消息传出后,中共“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7月17号晚间,通过《新华网》发消息,声称对31家所谓“谣言”比较集中的网站,给予关闭整改处罚。

事实上,今年以来,当局已经对网络言论进行了一系列的严格控制,不仅在2月正式成立了“网路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由中共党魁习近平亲任网路安全组组长。还在5月,由“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工信部、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个月的所谓“即时通信工具专项治理行动”。当时,通信企业也宣称,要建立专门的“辟谣队伍。”

黄金秋:“在中国,缺乏一个自由的民主监督,缺乏舆论自由的环境下,所谓的谣言是不是谣言?在网民心中肯定是一杆秤的,换句话说,有些东西你不去澄清、去公开,那些网民他们就会从不同的渠道得到一些其他的信息,然后互相印证,变成了一种间接的舆论监督。”

2013年的中国,被舆论称作“言论管控最严厉”的一年。从中国门户网站到报纸杂志,从传统通信平台到新兴社交平台,从大V、名人到公知、记者,都遭到中共不同程度的打压。

据中共今年1月份的数据显示,中共在去年所谓的“净网”专项行动中,查处了1万多家所谓的违规网站,抓捕了1万1千多人。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李勇

阿里巴巴遭起底 红二代股东林立

7月21号,美国《纽约时报》披露,中国电子商务龙头“阿里巴巴”拥有深厚政治背景,不少股东具中共“红二代”身份。对于这项指称,“阿里巴巴”随即发表声明,予以否认。有分析指出,随着中共“江系”失势,有江系背景的红二代的不当行径,也会更多的被披露出来。

美国《纽约时报》报导,2012年9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已出资76亿美元,买回另一网路公司“雅虎”所持“阿里巴巴”股份的一半。

报导说,“阿里巴巴”通过向顶尖投资机构出售股份,筹集部分交易资金,其中主要包括中国的主权基金,以及三家著名的中国投资公司:“博裕资本”、“中信资本”,以及“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机构“国开金融”。

不过,“阿里巴巴”并没有说明这三家投资公司拥有深厚的政治背景。据报导,这三家公司的高级管理层中,不乏中共高官的子孙,而这些高官都曾在2002年以后出任中央政治局常委。

“阿里巴巴”预计9月在美国上市。报导说,通过这次首次公开发行(IPO),“阿里巴巴”的估值将超过2000亿美元,这些政治背景雄厚的红二代股东可能赚得盆满钵满。

时事评论员任百鸣:“随着周永康、薄熙来以及江系的党羽纷纷的垮台,这些红二代,有江系背景的,以及在江系的势力范围当中谋取大量钱财利益的这些人,实际上也是逐渐的失去了靠山,在这种情况下,很多的负面消息,借着海外媒体也好,国内媒体也好,纷纷的爆出来。”

据了解,“博裕资本”为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所拥有,“博裕资本”通过子公司对“阿里巴巴”的4亿美元投资,已得到超过10亿美元的回报。

而“中信资本”是中共央企“中信集团”旗下的投资机构之一。中共八大元老之一王震的儿子王军,曾长期担任“中信集团”董事长。“中信集团”旗下的“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长期由刘乐飞领导,他的父亲刘云山是现任政治局常委。

另外,“国开金融”副总裁贺锦雷,他的父亲贺国强,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和中纪委书记。“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陈元是太子党,他的父亲陈云是中共八大元老之一。

任百鸣:“尤其是针对江泽民,他不光是孙子、其实他儿子都这样,民间称为是中国最大的贪污犯,追究起来可想而知,等到清算江泽民的时候,江泽民家族一系列的贪腐势必要爆光到前台,目前是在经济领域当中的一些纷争,但是它后面有深厚的政治背景。”

21号晚间,“阿里巴巴”发表声明反驳《纽约时报》的报导。声明指称,市场是“阿里巴巴”的唯一背景,并形容《纽约时报》的文章是“基于自我立场上的推断和想像”。

时事评论员蓝述:“中共高级干部的家属子女做生意,利用党内的或国家的权力,或者是他的影响去为家属子女谋取利益,这种信息都是党内派系之间搞斗争的时候的一些把柄,这些把柄,他肯定不愿意让别人抓住。这些事情对于这些贪官污吏来讲,都是他能做,他不会去说的事情,尽量否认的事情。”

23号,香港《苹果日报》披露,今年上半年,“阿里巴巴”收购“中信21世纪公司”(Citic 21CN)股份,令这支长年亏损的股票,从0.83港元涨到8.3港元,而公司董事局主席王军,套现超过9,000万港元。

报导还说,“阿里巴巴”斥资62亿4400万港元收购“文化中国传播集团”,令股价炒高。而“文化中国”董事局主席董平,和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胞弟曾庆淮关系密切。

任百鸣:“红二代是中国的一大特色,他们0446通过手中的权力,对行业进行垄断,有的在搞房地产,有的在搞金融,有的在搞电讯,包括石油各个方面的行业都有红二代背景,这是目前中共面临的极为头疼的一个问题。所以如何把握红二代,既不能引起群起而反之,但是又要杀一儆百,我想习近平执政圈子逐渐摸索出一条路。”

时事评论员任百鸣指出,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透过对江系开刀,拿下大老虎,同时也把他们孙子辈的网络链条彻底斩断。

采访/陈汉 编辑/陈洁 后制/周天

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今天的中国禁闻,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