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7月24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07月25日讯】【中国禁闻】7月24日完整版

提要
李克强开4药方救房市 对症下药了吗?
湖南网友声援吕加平 多人被“约谈”
反腐秀升级 中共全球撒网缉捕外逃贪官

荷兰庄严迎马航逝者 中国人感慨

在马航MH17航班空难中遇难的200具荷兰籍人士遗体,7月23号被运回荷兰,受到荷兰政府郑重、庄严的接待,荷兰国王、王后、首相等亲自到机场接机,大量荷兰民众沿途默哀。

荷兰政府对逝者生命的尊重,让中国大陆网友感慨,有人说“我们国家只有领导出巡,才看得到这种阵仗。”

也有许多人在转发相关新闻图片的同时,重提3年前同一天发生在中国温州的动车事故,网友说“同样是7月23日。三年前我们就地掩埋了同胞,三年后看别的国家,如何给死去的同胞尊严。”“从对生命的态度上看,民主政府对比专制政府,高下立判。”

3学生遇溺身亡 引千人堵路抗议

就在荷兰“一棺一车,王室亲迎,全城哀悼”马航空难逝者的同一天,中国再次发生警察抢尸事件。

据《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报导,7月23号下午,四川宜宾市3名中学生在水塘游泳遇溺身亡。死者家属指责水塘没有警示牌,拒绝运走尸体。近千人堵路抗议,要为死者讨说法。

宜宾当局出动上百防暴警察抢尸,并殴打死者家属。

浙江强拆十字架 再生冲突

浙江政府强拆基督教堂十字架的行动依然持续,7月24号,乐清市教徒再次因阻止强拆与警方冲突。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当天下午,当局试图强拆乐清市白象镇“高嶴教堂”的十字架时,遇到信徒的强烈阻止,大批警察手持盾牌试图挡住信徒,双方发生冲突,有女信徒被打倒地上。

据报导,强拆十字架的行动也蔓延到附近的台州市,23号,台州近千名信徒为阻止当局强拆温岭市的“城关教堂十字架”,与政府人员发生推撞,多人一度被扣留。

编辑/周玉林

李克强4药方救房市 对症下药?

持续低迷的中国房地产市场,让外界日益担忧中国的经济。日前,中共总理李克强在一次内部谈话中说,中国的经济问题就是房地产经济问题。为解决这些问题,李克强对大陆房地产开出了4个药方。那么,这些药方对救治房市有用吗?而摇摇欲坠的房市会砸倒中国的经济吗?请看专家的分析。

大陆媒体《赢商网》7月21号报导,李克强在召集专家召开紧急协商会议之后,发表了《李克强总理对中国房地产对症下药开出的四个药方》。

在文章中,李克强承认“中国的经济基本上就是房地产经济,中国的经济问题基本上就是房地产经济问题”。

为解决问题,李克强开出了四个药方:严控贷款额度,切断开发房地产的资金来源﹔向开发商征收增值税﹔强迫官员等购房群体做不动产登记,以及征收房产税。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李克强政府对付中国房地产问题的4个药方,比如第一个,像前一段时间也已经对贷款出现了一些收紧,但后来又慢慢的放松了。现在,中共中央政府在向各地地方政府要求加大支出,用大量基建的方式向房地产市场和基本建设类市场投入资金。所以,我看不出有什么前景。”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表示,中共实际上做法是互相矛盾的,一方面想控制资金的投入,另一方面,为了维持经济,又不得不继续投入。

资料显示,中国房地产经济占到经济总量GDP的6.6%和15%的投资,与房地产相关联的的行业达到60个。中国金融机构在房地产领域的贷款(包括开发商贷款、土地贷款和个人住房贷款)也已经达到几十万亿。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曾对外公开表示,中国60%的制造业与房地产有关,所有的融资,包括银行贷款、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信托,60%与房地产有关联,如果房地产业出现大问题,对经济影响相当大。

今年以来,大陆楼市已呈现“寒冬”景象。 2月下旬,杭州引发的楼盘“降价潮”席卷全中国﹔在武汉相城区的“西湖君庭”,甚至打出6折优惠﹔北京则推出“零首付”楼盘。

中共国家统计局7月18号公布中国70座中大城市的房价指数,不仅二、三线城市的楼市价格持续下跌,一线城市的价格也连续两个月出现下跌。

在房价持续走低的形势下,很多地方政府开始取消限购,而限价、限贷政策也在松动。

不过,中国的新建建筑的总数量同去年同期相比,却继续不断上升,五月与六月的新增比率分别为5.35%和4.05%。

房地产价格持续下跌,为何还继续投资房地产行业?

大陆金融师任中道:“因为不建,地方政府不出让土地就没有钱去还债,房地产商不拿地,就没有把用地作为抵押去贷款,或者是去发行信托、理财产品等,所以,他们为了把那些钱回笼,还是会建房子,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恶性的循环。”

大陆金融师任中道表示,由于房地产占中国整个的经济GDP的比重很高,一旦出问题,不仅会冲击金融系统、与之相关的上下游行业,如建材、建筑等都会受到影响。

另外,因揭发中国上市公司会计造假行为,而闻名的美国“浑水公司”创始人卡森•布洛克认为,中国正面临“巨大的信贷和资产泡沫”,大量贷款进入非生产性资产领域,将引发高额坏账风险。他表示,一旦房地产泡沫破裂,中国GDP最高将缩水25%,GDP增长率将会跌到2%。

大陆经济学家马光远在个人博客发文说,现在房地产泡沫很大,不仅无力刺破,更重要的是,一旦刺破,无异于中国经济的自杀。他表示,中国房地产投资占到GDP15%以上,中国经济已经完全沦为房地产经济,房地产一旦出大问题,中国经济必然崩溃。

采访编辑/易如 后制/舒灿

北京抓捕“脱北者” 时机敏感惹争议

【新唐人2014年07月25日讯】中共当局最近抓捕了20名从朝鲜逃离出来的民众,和6名帮助他们的人士。部分国际媒体加以关注。报导说,这些“脱北者”面临着被遣返朝鲜。而韩国政府也希望北京当局能够释放他们。在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刚刚访问完韩国,中、韩关系升温的时刻,出现这样的事情,有什么特殊原因吗?请看详细报导。

《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23号都报导了“脱北者”被中共抓捕的这条消息。这些逃离北朝鲜的人民,在中国的山东和云南被抓,他们是四个家庭,其中有一对60多岁的老夫妻,部分20多岁的年轻人和一名1岁的婴儿。一同被抓的是帮助他们逃离的五名中国向导,和一名已经逃到韩国定居的原朝鲜逃亡者。

据了解,北京和平让之间有遣返所谓非法越境者的协议,舆论估计这批“脱北者”被遣返的可能性很大。报导说,他们很可能会先被押往中、朝边境的图们市拘留所,然后被遣返回朝鲜

韩国官方正在了解详情,并积极营救,他们希望北京释放这些“脱北者”。韩国政府根据保护人权和人道主义的原则,要求中方能允许这些“脱北者”到韩国定居。

但北京的态度却显示“非常不愿意释放这些朝鲜人”。

7月上旬,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刚刚访问完韩国,中、韩媒体大量报导中、韩关系升温。

大陆时政观察人士陈明慧分析,中共高层的权斗造成现在的局势非常敏感,他说,上海-江系的大本营,至今已经实行了一个月的空中军事管制,此时发生抓捕“脱北者”,恐怕与权斗升级有关。

大陆时政观察人士陈明慧:“脱北者现在是落到中国大陆谁的派系?是习的这一派的,因为习他前一段时间刚访问过韩国,我相信他一定是做出友好的举动,但是如果说在这个江系手里,这个事情可能也会闹大,会搞得很难堪,会故意给习下不了台。”

朝鲜的法律规定,逃亡者至少将被关押在集中营里5年,有些将被终身监禁,还有些会被处死。据成功逃出朝鲜的民众证实:很多被遣返的“脱北者”被枪决,甚至包括孕妇。而且“脱北者”一旦被遣返,将受到非常不人道的待遇,如:用铁丝穿透他们的锁骨来防止他们逃跑。

中共建政以来,对逃离北朝鲜的民众实行抓捕和遣返,对此国际社会一直强烈谴责。

大陆博客作家刘逸明:“中共当局做这样的事情太没有人性,因为中共为了维持与金家王朝的关系,北北韩政权怎么想,中共就怎么做,否则它觉得可能会丢掉这个小兄弟。”

目前全世界仅剩中共、朝鲜、古巴等几个共产党国家。朝鲜第一代领导人金日成,是在苏共和中共的扶持下夺取的政权,和中共是苏共在中国建立的一个远东支部类似。

刘逸明分析,从历史上看,上世纪8-90年代,大批东德人因为逃亡到西德,促成了东德共产政权的解体,以及鼓舞了东欧和原苏联民众争取自由。

刘逸明:“一个独裁政权如果它的民众都逃得差不多了,它这个政权也就土崩瓦解,所以共产政权只要把人困在国内,这些人为了生活他必须得做事,政府就可以剥削你,官员的日子才能好过,它的政权才能够维系。”

南韩民间团体“拯救脱北者协会”日前透露,有可能是中共允许北韩保卫部在中国境内跟踪这些“脱北者”,才使他们在山东和云南两个城市几乎同时被抓。
中共高层的权斗,是否影响这些“脱北者”的命运,国际媒体都在关注着。

采访编辑/唐音 后制/陈建铭

国保“约谈”声援吕加平网友 江泽民二奸二假被重提

大陆历史学者吕加平,因揭发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二奸二假”身份,被中共当局秘密判刑十年,之后频频传出他身体病情恶化。5月,湖南的多位网友举牌声援吕加平保外就医,近来,多位网友被当地国保“约谈”。吕加平的儿子表示,中共就是要把所有人逼到死角,成为坚决的反抗者。

7月23号,湖南公民傅翔在网路社交媒体上发消息说,自己被国保约谈。

湖南公民傅翔:“主要是为吕加平先生举牌,照片发到网上然后就被长沙(国保)按图索骥,问是谁发动的,又是谁拍的照呀,是谁发的材料呀?”

除了傅翔之外,22号,湖南公民欧彪峰也“被约谈”,主要是询问声援吕加平等人的事。而湖南网友“周周煮粥”、“湘A-伟哥”也将在24号“被约谈”。

中国历史学者吕加平儿子于浩宸:“这几天其他的长沙的朋友也都是传来消息,就是他们都被国保找了,主要的事情就是问5月11号在长沙为我父亲举牌的那个事情。据我所了解的是参与的人都被找了。”

吕加平的儿子于浩宸20号在网上发表声明说,长沙网友举牌为他父亲呼吁一事,是他一手策划的,长沙国保想了解这件事,请直接找他本人。

直到23号晚上,并没有国保跟他联系。

于浩宸:“各个地方的为各种事情举牌的非常多,一般的他们(国保)有需要去找一下也会很快就结束了,但是这个为我父亲吕加平的举牌,他们(国保)持续两个月,这个的确是挺奇怪的。当然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就说,他们非常害怕吕加平关注度的提高。害怕我继续为吕加平呼吁的举牌活动扩大。或者另外一种可能是他们在搜集我的材料,随时抓捕我,或者对我下手,这也有可能。”

现年73岁的吕加平,是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民间战略研究者。2004年2月,他在互联网上揭发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汉奸造假身份,以及与情妇宋祖英的丑闻,当时轰动一时。

2009年12月,他又公开发表了《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一文。其中“第一奸”,是指江泽民本人和亲生父亲都是日本汉奸﹔“第二奸”指江为俄罗斯间谍机构效力,出卖大片中国领土﹔“第一假”是指江谎称1949年加入中共地下党,是个假党员﹔“第二假”指江冒充“烈士”江上青的儿子。

2011年5月13号,吕加平被北京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

吕加平入狱三年多,频频传出身体状况恶化,但是一直没有获得保外就医。

于浩宸:“近一次就是5月份,去看了他一次,我一看他头发都全白了。 前天(21号)我母亲又传来消息,一个同室的狱友通过家属转达到我们,说我父亲的身体不好,希望我们尽快能够保外也好,什么也好,尽快让他出来治疗。去年又一次申请保外就医,最后被邵阳双清司法局卡下来了,我估计他们也没打算让他出来,因为外面有些压力,就故意假装的走走程序。”

于浩宸认为,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他父亲写的关于江泽民的事情都是真实的,所以当局才会把他关进监狱不给保外就医。而身为音乐人的他,在为父亲呼吁的3年中,事业也处于停滞状态。

于浩宸:“其实我只是一个做音乐的,对这些政治,我原来是不参与的,也不发言,但是它们要不停的逼你,要你成为它们的坚决的反对者,我觉得这是非常愚蠢的。不仅是我,很多人都是被它们逼到死角,成为坚决的反对者。”

于浩宸表示,他现在对中共当局说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再相信。他呼吁中国海内外媒体能够关注吕加平,让他尽早的保外就医。

采访编辑/田净 后制/李勇

反腐秀升级 中共全球撒网缉捕逃官

中共公安部的消息显示,从7月22号起至年底,各地公安机关将集中开展“猎狐2014”专项行动,全球撒网缉捕潜逃境外的经济犯罪嫌疑人。而正在海外享受贪污果实的那些中共贪官们,又有几人能被追回﹖下面一起去了解。

中共公安部的消息显示,从7月22号起至年底,各地公安机关将集中开展“猎狐2014”专项行动,全球撒网缉捕潜逃境外的经济犯罪嫌疑人。而正在海外享受贪污果实的那些中共贪官们,又有几人能被追回﹖下面一起去了解。

22号,中共公安部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中国各地公安机关从当天起到年底,集中开展“猎狐2014”行动,缉捕在逃的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

旅美原大陆历史学教授刘因全分析,对于越来越猖獗的中共贪官外逃趋势,中共的缉捕行动,很可能只流于震慑贪官的“政治秀”。

旅美原大陆历史学教授刘因全:“中共想把逃到国外的这些贪官污吏,特别是一些涉嫌犯罪的一些贪官污吏,要把他们的资金追回去,要把他们本人也要追回去,这个涉及的面会很广,我们知道中共好多贪官污吏逃到海外来,在海外享受他们原来他贪污腐败的那些果实。”

刘因全指出,中共缉拿境外贪官包括引渡、移民遣返、异地追诉和劝返,但是,中国只与周边36个国家签订了引渡条约。与欧、美、澳等发达国家并没有签约,所以在这些国家缉拿贪官很难奏效。

据报导,在过去十年间,美国遣返的中共贪官仅两例。

目前居住在加拿大多伦多市的华侨梁咏春表示,外逃贪官比较集中在欧、美国家,他们带着从中国贪污的巨额赃款,到海外享受非法的收获。

加拿大华桥梁咏春:“谁都知道目前在国内随时是生活在危险当中,做官的来说分分钟可能被所谓的拉清单,清算,从而失去财产甚至人身安全,即使是不会被政治斗争清算,也存在着像空气污染、水污染、食品安全、医疗安全等一系列的问题。”

“中国社科院”2011年的一份调研资料显示,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共外逃、失踪官员超过18000人,携带款项8000亿人民币。

今年2月“中国社科院”发布“法治蓝皮书”,其中预期“2014年腐败公职人员外逃现象可能还将加剧,特别是前期已经有关系人和资金在境外的公职人员,外逃风险增大。”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5月曾发文说,在当前“反腐败的持续高压态势”下,一些“问题官员”,“往往假借探亲、看病、休假等理由,一走了之,忽然失去联系,甚至还有些官员是在国外考察时突然失踪”。而外逃官员往往身处金融、财税、交通、国土等部门的经济岗位,涉案金额巨大,“动辄上千万元,甚至上亿元”。

国际反腐组织“透明国际”亚太区项目主任廖然分析,中共贪官外逃往往是预先谋划出逃,仓皇出逃的比较少。

“透明国际”亚太区项目主任廖然:“很多贪官都是成为裸官,把老婆孩子都送出去了﹔第二种就是通过在海外投资设厂,中国不是号召国企要走出去吗,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其实很多国企也是夹带私货的,官商勾结也是贪官逃出去,就是赃款怎样外逃的一个很重要部分。”

廖然认为,要想切实打击外逃贪官,除了加强金融监管外,还要防止贪官将赃款转移海外。
今年初,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一次会议上强调,要加大国际追逃追赃力度,给妄图外逃的腐败分子给予震慑﹔3月,最高检察院下发了“进一步加强追逃追赃工作的通知”﹔5月,中纪委召开国际追逃追赃座谈会议,包括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等至少8个中央部门参加。

5月6号,世界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瑞士承诺,将自动向其他国家交出外国人账户的详细资料。瑞士还宣称与中国等40多个国家,签署了共用与税务相关的海外账户信息。

今年1月,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发布一份“离岸解密”报告,其中披露中共现任和前任政治局常委亲属的离岸账户,令全球震撼。

几年前《维基解密》就曾披露,中共高官在瑞士银行大约有5千个账户,三分之二是中央级大员,从中共的副总理、银行行长、部长到中央委员,几乎人人都有一个账户。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陈建铭

中西债务比一比 中国超GDP 2.5倍

国际“渣打银行”的研究专家日前估算,目前中国债务占GDP的比重已经达到251%,突显中国经济面临的巨大挑战。中国整体经济增长率不断放缓,而债务不断增加,专家认为,当前已经不可能再靠印制钞票来解决金融危机,一旦危机出现,比较中国和其他西方经济体所受的冲击,在中国,吃亏的是民众,而西方却是政府在承担。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王志浩(Stephen Green)在7月21号发表文章说,到6月底,中国总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达到251%,远高于2008年底的147%,以及去年中共官方公布的215%。

旅美经济评论家马杰森:“都是猜测的数字,实际是多少,这是中共的国家机密,还有很多隐藏的债务。举个例子,地方政府它不直接借贷,它建立一个公司,用这个公司借债,而这个公司的形式是千奇百怪,有地方政府独立管理的,有合资的。”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透露,中共的人材工程、公关、统战、文联、作协以及中共从上到下的党委开支,都会保密。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中国资产的黑洞到底有多大,只能预料,不能判断,有些背后的那些就没有计算进去,它公布的数据,通常是不包括党的数据的,这个数据就很大很大。”

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不断放缓,而债务却不断增加。从空荡荡的公寓楼群,到太阳能电池板、钢铁和水泥等众多行业大规模产能过剩等,可以看出资本严重配置不当。

尽管如此,英国《金融时报》22号的文章说,中共政府因为担心不断放缓的经济增长,和房地产市场的下挫,可能导致经济“硬着陆”,不但没有遏制信贷,反而允许信贷加快。报导说,6月份,中国新增信贷总计达到1万9600亿元人民币,创下3月以来最高的月度数据,同比接近高出一倍。

中国全社会债务存在的风险,首先是,过度集中到了房地产领域。房地产贷款期限长,流动性极差,一旦泡沫破灭,不能及时变现,将快速放大金融风险。

第二个风险是“地方融资平台债务”。“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曾在去年发文指出,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大多数是在长达十年的过度追求GDP政绩的情况下,盲目扩张的,主要集中投向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特别是大造新城,甚至“鬼城”,大造大广场、超大型机场等上面。而地方债务投向特点是期限长、流动性差,而且回报非常之低,收入回报根本覆盖不了债务本息。被外界称为“永不到期的贷款和债务”。

除了中国以外,世界上少数几个债务比率较高的经济体,都是高收入经济体。去年,美国的总债务与GDP之比大约是260%,而英国为277%,按照“渣打”的计算,日本以415%的比率在这方面领衔世界。

那么,中国的负债和这些国家有什么不同呢?

杰森:“整个西方社会它们的债务根本原因是庞大的社会福利承诺,只要这些社会福利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稍微削减一点整个债务就会大幅度地减少,而中国这一点上大量是被贪官拿走了,一旦未来财政吃紧的时候,他会用它的权力去从百姓那里掠夺更多,那个时候就是直接的社会的冲突,而美国这边往往削减赤字的过程中,政府官员首先承担第一手打击。”

前年,中国城市房地产占到GDP的385%。而在美国即使在2005年,房地产泡沫达到顶峰时,房地产总价值也只占GDP比重的172%,最终却引爆了2008年金融危机。

大陆经济评论家牛刀指出,为了避免危机,中共又印制钞票,来凝固钢筋水泥。而货币严重超发后,再度直接引发通货膨胀和房屋等资产价格上涨,使得经济总量,过度依赖债务膨胀来垒高。

不过、尽管今年中共已经印制出接近GDP两倍的钞票,房价还是一直持续下滑。马杰森认为,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已经无法靠印制钞票来解决,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经济和政治上的问题都在向一个爆发点推进。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李智远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