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方政府公信力投胎何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7月31日讯】近期在某网站看到以下网友发表的一篇文章,对于政府的公信力,“元方,你怎么看?”

(正文)
身为一名卑微的公民给政府一点建议和诉求在我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都是要挨整的,封建社会要打板子,现在要被批评。我准备多发一些书信,不知政府你们烦不烦,是不是你们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我国是一党执政,长阳县政府开的是一言堂,政府说我错了,我就是错了,对的也是错了。民主和自由历来都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信仰,我国也有,长阳县人民的自由局限在党内,政府或者说官员都是虚伪的高喊着民主还强奸着自由。事实证明长阳县的庸官贪官最自由。人生来就是自由、平等和独立的,每个人和其他人一样有权享受充分的自由,不受限制地享受自然法则所赋予的一切权力和优势,具有自然赋予的权利保障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自由和财产不受他人的侵害。政府的功能是保障人权,如果政府起不到这种作用,人民就有权改变政府。长阳县的街道和人行道挖了又建,建了又挖,周而复始,你们怎么计划的?是3年计划还是5年计划?是瓦工打灶边打边相吗?这个没有统筹的职位好像傻子都可以做,反正有秘书、职能部门分摊。你们好耍子哦,有事秘书干,无事干秘书。

我们湖北省长阳县是一个榜上有名的贫困县,可是政府办公大楼还是那么的威武雄壮,看那雄样,我进去的时候就战战兢兢的。我是残疾人,自信心严重不足,一接近咱们县政府雷池一步,保安就嗖嗖地钻出来了。“干什么的?”我说反映情况的,这个理由不好,我当然进不去。一脚就把我们这个群体踢到县信访局去了。说不定几个县老爷在衙门里抽着烟喝着茶,一张报纸看半天。甚至有些职位稍微低些的在办公室欣赏日本女优看大片,这都不是稀奇了,我还碰到过呢。我县的民主和自由都体现在与官员或权力人物有裙带关系的群体上。我举几个切身体会的例子吧。第一、湖北省2007年9月26日年出台过一个《湖北省分散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办法》其中第四条 、县(含县级市、省辖市的区,)以上人民政府残疾人工作协调委员会,负责制订本行政区域内分散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计划,并组织协调实施。 县以上残疾人联合会所属的残疾人劳动就业服务机构,在同级劳动、人事部门的指导下,具体负责分散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的组织、管理。各级残疾人劳动就业服务工作的机构和人员编制,由同级机构编制委员会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研究确定。计划、劳动、人事、财政等部门,应当按照各自职责分工,密切配合,共同做好分散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工作。这个办法具体内容政府应该不会陌生。我申请过安排一个公益性岗位,3个年头了N次了,不是都公鸡下蛋,没门!各个有关部门“亲切”指导我“孩子,你身体残疾不适合工作,回去长好了,我们通知你。”你妈啊,岂不是要我重新投胎再来找他们吗?我今年35岁了,难道要我35年后再拄个拐棍来磕头吗?据我所知我县很多公益性岗位都批发给了40、50人员,还有很多下岗职工顶着公益性岗位只拿钱不做事。只吃饷不打仗的事是什么情况?国土资源局15楼不是有个聋哑姑娘管档案么?县残联2楼不是有个整天嘻嘻笑的姑娘么?他们的老子身份不一样,当真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不明白他们和有关部门啥关系,政府怎么不给我安排一个?我一向是个自力更生的好孩子,以前我自己搞个体,一家3人勉强可以糊口,现在却是每况愈下,低保还不够我吃药哇。

这是什么政府啊?我太失望了,你们窃居大宝65年了,人民生活是有很大改善是不错,但不能吹牛皮太过呀。回首1978年以前,我国当局几次肃反、大跃进、大饥荒加上文革10年底破坏和倒退,也只能算是恢复民生啊!78年以来我国政府牺牲农村,装扮城市。倾举国资源于上海、北京、深圳、广州等对外“橱窗”,全国各地也群起仿效。长阳县城大搞“政绩工程”、“形象工程”、“面子工程”。无数工程,自有捞不尽的油水。我县官员们乐得利用手中权力,随意批发土地,大规模洗劫国有资源。大兴土木,大肆烧钱,的确制造了我县城市外观“日新月异”和“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因为在工程建设中,权钱交易,各方伸手,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层层吃水,高楼站起来了,官员倒下去了,哎,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2009年长阳县永和坪10.16暴力征地事件如今记忆犹新。我们的民主和自由都被当地政府奸淫了一把。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还是应该关心我自己。政治和妓女一样脏,前者比后者更无情。不再探讨我不该关心的事。我们国家的百姓不能吃饱,吃饱了就会要民主和自由,不吃饱还乖一点,长阳县信访局的老爷都是这样的逻辑。第二、长阳县城电话亭有不少,都在经营商店之类。我作为一个就业困难群体向长阳县政府和城建局提出申请没有批准。官方回复说这个产物是违规的要取缔的对象。我不是官二代,我爹是长阳县人武部的普通职工。如果我老子是部长或者政委,这就不是问题了。街上那么多电话亭为什么还在经营?如果是违规的,你们政府要取缔是轻而易举的,莫说是几个电话亭,89年学潮事件还不是一朝平息?6月4日清场后鸦雀无声,不很快吗?你们懂的。2009年长阳县永和坪10.16暴力征地事不是我县衙门高举屠刀镇压的吗?这个搪塞我的理由不好,我不喜欢。拜托政府和有关部门用个有营养的理由噎死我,好不好?下图是我得道领悟的真谛,怪不得我不被理睬,终于我懂了。

此告白书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也可影射我们这个就业困难群体和时下的社会乱象。

县政府的老爷们,我好痛心啊!

邹海兵于2014年7月14日
电话15090904619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