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小子:周永康最后的日子里难受在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这是一则很有意思,但于我看来又是意味深长的报导。报导只有一个标题《周案时间表:大秘书郭永祥落马当天周永康曾公开亮相》,但没有任何文字表述。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一张大而完整的“周永康案时间表”图案,占据了整个版面。在这张表中,“周永康时间点”中的名字和时间是红的,事件全用黑体字标著,其中记录了周永康自卸任之后仅有的6次“露面”;在这张表中,“周案相关人员时间点”中的相关人员,名字也一律用红色字体标著,但周永康曾经的部下、亲属的“出事”时间、状况和儿子周滨被点名的时间,则一律用黑色字体标著;这些几乎以黑色占主体的内容,又与图案最下方的黑体字“2014年7月19日中共中央决定对周永康立案审查”,与用“红色箭头”指向周永康紧蹙眉头的圆形黑底照片连成一体。

显然,在红色字体仍占一定比例中记录的,是周永康“出事”前的时间表,而“红色箭头”代表什么,黑色字体代表什么、意味什么,我想有点常识的人,全应该知道。

显然,这张“周永康案时间表”,无非是在说“周永康最后的日子”。而在这里展示的,是周永康的“无可奈何花落去”,是他在最后时间动弹不得的可悲景象。曾经飞黄腾达的“政治明星”,曾经呼风唤雨的周永康,不但毫无反抗之力,竟连一点点招架之功都没有,眼睁睁看着噩运向自己走来,眼睁睁等著一个声音响起,不正是自己一生的最大悲哀?

在“周永康最后的日子里”,他很难受?答案毫无疑问。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他难受在哪?“2012年12月19日,周永康不再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这是一个重要时间点;时隔不到一个月,“2012年12月2日,四川省委副书记、周永康四川时间部属李春城被调查”,一切似乎来得太快了。正如李春城的被调查不可抗拒,也就是从此时起,周永康曾经的“嫡系”(部属和亲戚),一个个进入“不可抗拒”的行列。他们就如“笋衣”,被一层层剥去,直至令周永康这枝“笋”不得不一丝不挂,不得不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做什么?除了焦虑、紧张、不安、猜度、心存侥幸和以少得可怜的露面,以证明自己的“存在”,并为有的人“打气”之外,他还能做什么?而自李春城被调查之后的“度日如年”,不正是那么多年来他自找的?

难受在哪?不难受在于“纸包不住火”的一切,终于发生?不难受在于当初利令智昏所做下的一切,终于得面临被清算的一刻之到来?不难受在于“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无奈和无助?不难受在于因为权力离自己已经远去,连“困兽犹斗”的本钱都没有?曾经的中常委算什么?如果与自己犯下的事作比,不正是自己对自己的一个莫大讽刺?不正是自己打自己的一个重重耳光?“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连自己都顾不了,还顾得了别人?更何况“嫡系”们的劣迹斑斑,许多都脱不了与自己的“干系”,不连拼命想撇清都来不及?“大难临头各自飞”,不正是他和“嫡系”们的最好写照?难受在哪?束手就擒,连“挣扎”一下的可能都没有!在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康师傅”终于“下架”!

正如有评论指出的那样,周永康的被立案审查,只能说是一个逗号。即便就周永康被立案审查最后句号的画下,也还需要时日。而于中国反腐败斗争和反腐倡廉的大业而言,则更应该是一个逗号。新一届党中央高调反腐以来所取得的巨大成绩让我们欣喜,但也让我们看到了其艰苦性和长期性。正因为如此,我们离决战决胜那一刻的到来,似乎还很遥远。旧账尚未完全清算,那些“不收敛,不收手”的还在倡狂,说明不怕“难受”的还自有人在。只不过我们可以在这里严正警告那些负隅顽抗的人:

连周永康都那样了,谁还能螳臂挡车?如果不想最后难受,不得小心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