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学运流血冲突 江宜桦称在睡觉 被批敢做不敢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7月31日讯】323太阳花学运政院流血冲突,26名受伤学生与民众,集体自诉行政院长江宜桦和警政署长王卓钧等四人涉嫌杀人未遂,昨天(7/30)江宜桦首度以被告身份出庭,否认有下令驱离,并表示当天凌晨一点多就睡了,六点起床,中间发生什么事情不太清楚。

自由时报报导,民进党发言人黄帝颖批评,江宜桦卸责、狡辩,竟然把血腥镇压的刑责推给第一线的基层员警,谎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这不只不合常理,更凸显江宜桦“没肩膀”,敢做不敢当。

律师出身的黄帝颖还举例,法院实务案件中,黑道老大如果在深夜遇到有人闹事,下令黑帮小弟“处理”,自己回家睡觉,结果小弟打伤人或打死人,法院通常会认定老大下令时就明知小弟有武力,下令处理会造成伤亡结果,因而判黑道老大有罪。相同的标准,江宜桦下令警察限时强制驱离,明知警察有武力,其下令造成民众重伤结果,在法律评价上不能“双重标准”,同样应认定江宜桦有罪。

苹果日报报导,事实上今年三月绿委李俊俋质询时,行政院秘书长李四川证实,驱离是江宜桦责成警政署处理,王卓钧还转述“院长说群众一定要离开行政院”。不过江宜桦、王卓钧昨均否认下令驱离,推称是现场指挥官处理。四名被告统统否认下令驱离,历时近八小时的马拉松式庭讯,法官最后裁示择期再开庭,厘清案情。

法官昨采隔离讯问,先问江再问王、黄、方等人,庭讯从下午二时三十分到晚间十时结束。江宜桦说,有接获警政署报告,知道群众聚集、警方欲驱离,他支持警方意见。他还说,当晚一时许就寝,清晨六时许起床,“期间没人打电话给我,中间发生什么事,我都不知道”,他表示,清醒后询问王卓钧可否去上班,王回称“可以”。

王卓钧说,是否驱离是台北市警局的计划,警政署仅负责调度警力北上支援。黄昇勇说,是现场指挥官决定“依法排除”,但没有驱离时间与压力。方仰宁则说,当晚行政院广场与四周道路,有很多分局长在现场指挥,他只是其中一人,驱离非他决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