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中南海出现明暗两套政权指挥系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8月18日讯】(新唐人记者李韵综合报导)中共独裁专制在对国民疯狂镇压的同时,近两年来又开始了党内大清洗。香港媒体指出,目前中共专制内在的凝聚力丧失,出现明暗两套政权指挥系统,产生两个阵营动用枪杆子、刀把子和笔杆子互相厮杀的局面,所以京城风云变化莫测,血雨腥风若隐若现。

香港《动向杂志》348期报导说,近日来,中共权力进一步走向法西斯专制,对人民的镇压愈发疯狂。

报导说,中共原来共同对付百姓的枪杆子、刀把子和笔杆子出现内讧,其后果和影响值得关注。报导认为,中共作为世界上和世界历史上最庞大的帝国,这个赤色利维坦它的政治治理体系由三大控制板块构成:党军、政法系统和宣传机器。

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为理论基础建立的党军成为治理的核心,屠杀定义了中共政权的根本特性:“政权即镇压之权”。仅仅近25年来,从1989年拉萨、北京屠城,到1999年镇压法轮功,再到2008年弹压西藏和2009年血洗新疆,该政权的屠杀功能都未休停过。

中南海出现明暗两套政权指挥系统

《动向》指出,在中共尚未夺得政权之际,它就精通思想工作,发明了“洗脑”和洗脑术 ,并以此控制军队,夺取政权,并建立了一套极权体系。

在全球化和信息化的大背景下,中共意识到有必要运用现代传媒来控制信息的内容和流通、规仪和塑造民众的认知,甚至批量定制生产出政权希望民众消化的“事实”,抛出一个所谓的“中国梦”。

中共权力术从毫无遮掩的粗糙的暴力构建的兵营国家,在二十世纪末进化到了重点控制、有选择性打击的警察国家,最后又进一步配以福柯所揭示的“控制身体的权力”,包括思想内容、思维方式和思维过程,一个“全方位监视”的监狱国家已经诞生。

报导认为,毫不奇怪,当“枪杆子”、“刀把子”和“笔杆子”结成三位一体、并行不悖时,他们对人民就有极强的控制力,这就是中共暴政“稳固”的根源。但在同一个专制中心下面,这三项专政工具可能产生内讧。

例如,在毛的时期,所谓的解放后和“三反五反”胜利后,军头和军人大批充实到公安政法系统。罗瑞卿担任公安部长、组建“公安部队”,肩负的就是“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半”的重托。但后来罗瑞卿被整,被逼得跳楼自杀,腿断鲜血直流之时还被装进箩筐抬到北京工人体育场接受万人批斗。群众造反砸烂公检法,军队接管公检法。与此同时,文人笔杆陈伯达、张春桥、姚文元和“梁效”之流用笔作刀枪杀人。“十大元帅”、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最后无不遭殃受苦。

或者还会产生,另一种局面:中共专制内在的凝聚力丧失,出现明暗两套政权指挥系统,产生两个阵营动用枪杆子、刀把子和笔杆子互相厮杀的局面。邓小平死后,“六四”屠城有功的杨家将(杨尚昆和杨白冰)被曾庆红的政治运作排挤出局,政法系统利用反法轮功事件和维稳为借口迅速扩权敛财。

共产党命运一半托付公安系统

报导指出,但是,中共的统治毕竟不能每时每刻全靠枪炮、坦克来完成,所以共产党江山的一半命运就托付给了公安系统,尤其在老百姓反抗频率升高、反抗层出不穷的情况下,在“和谐社会”的幌子下,“政法沙皇”周永康为强化警察国家不惜血本大肆镇压国民,“维稳”费用超过了国防军费。

在周永康担任中共公安部长和政法委书记期间,中国大陆刑事案件每年以17%至22%幅度上升,公安部门成了百姓公认的最腐败、最黑暗的部门,中国严重刑事案率居高不下,黑势力横行,各地民众对社会治安不满意程度逐年上升。

中共有公安、司法全面沦为官匪的保护伞,特警武警、枪支、装甲车都拿来直对普通民众。通常一个简单的刑事案件,却因公安枉法不公,政府以警压民,封锁真实消息,最终导致警民冲突,成千上万群众聚集,愤怒烧砸警车等动乱。

这类事件在贵州瓮安、湖北石首、永州、陕西府谷、浙江、广东等全国各地相继发生。都是因公安执法不公不明,庇黑纵恶,官府动则出警镇民,甚至抢夺尸体,封杀证人,激起了大规模民众抗暴。

官方定性一律是:“不明真相的群众被黑恶势力(或不法份子)煽动利用”,然后抓几个所谓的组织带头者判罪。类似群体抗暴事件发生在少数民族地区,则被转移成民族冲突,被官方定性为境外敌对势力搞事。

周永康政法委因故意渲染打造的黑势力、境外敌人以及颠覆势力,制造紧张气氛,而周永康则可趁机要钱、要权,打着维稳的旗号,随意增员调兵。越暴力地残民压民,抗暴事件就越多,局势就越乱,就越显政法委维稳的重要性,周永康就越成了所谓“平乱”重臣。

而人民正常的司法诉求道路通通被堵塞。政法委体系成了打着法律旗号为黑恶势力开道的最大黑社会。它揭示的本质是,中共政权以人民为最大的敌人,开始了一场执政寡头针对民众的内战。

奢谈自信不如获得身家性命自信

目前,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李东生、王立军为代表的政法系统遭清洗。

以中共前军委副主席的徐才厚、谷俊山为代表的军头被拿下,另一军头前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也被曝已落网;以中共喉舌《央视》为重点的媒体也被冲击,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掁玺、副总监李勇、当红主持人芮成钢和记录频道总监刘文等先后被带走,多数主管级人物和女主播、女记者被扣查,或者被约谈。

中国当下已经出现至少两大意识形态、军队势力、政法系统和宣传班子的对垒。所以京城风云变化莫测,血雨腥风若隐若现。以至,权力已经登峰造极的习近平还不得不担忧自己的身家性命,提出与腐败斗争、打大老虎时,把“个人生死,个人毁誉”置之度外。

8月初,中共喉舌引述《长白山日报》8月4日头版,以题为《习近平谈反腐:个人生死毁誉无所谓》报导说,中共吉林长白山市在市委扩大会议上,传达了习近平有关巡视工作的重要讲话。习近平提到:“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

报导认为,从习近平的讲话可以看作是对反腐运动形势的一个新提法,就是腐败与反腐败两军对垒,呈现“胶着状态”。 甚至习近来的身家的性命都可能受到了威胁。

《动向》指出,中共声称要建设“政治文明”。何为“政治文明”?其实,它的底线和目的就是:政治不再杀人。从毛落得最后家破人亡;到朱镕基要“准备一百口 棺材”九十九口给贪官、一口为自己而备去闯“地雷阵”;再到温家宝的“赴汤蹈火与准备棺材的决心”;最后到习近平大谈“生死观”,无不成为中共所谓政治文明的讽刺性注脚。奢谈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道路自信,不如大家获得身家性命自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