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江泽民的十字路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一个人走到十字路口,一般是指必须作出选择;可是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却是被人推向十字路口。而必须做出的选择,也不是他自己可以决定,要由别人为他做出。这个“别人”就是习近平

党内斗争刀把子可以砍向常委

七月二十九日,新华社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兼中央政法委前书记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由中纪委对他立案审查。折腾两年的周永康案总算有了一个初步的“归宿”。这跨越了“刑不上常委”的分水岭。这也创下一个标志,不是中共真反贪还是假反贪的标志,而是党内斗争的刀把,可以砍向政治局常委的标志。

但这是否意味着,以后的党内斗争,在层次与级别上就没有“上限”了呢?在当天傍晚六点新华社公布这个消息后,《人民日报》属下的“人民网评”随即发表题为《打掉“大老虎”周永康不是反腐句号》的评论,强调“从严治党没有终点,反腐不会止步。打掉周永康,决不是反腐的句号,这只是阶段性的一步。接下来,谁腐败谁同样会受到惩处。”但是到了深夜,这篇评论文章在人民网及数大门户网站上均被删除。

这里就产生一个疑问,是评论文章错误领会中央精神而犯错,还是故意虚晃一招,警告周永康的后台而已?或者施放试探气球?我们不是当事人,目前尚无法判断。不过,要整哪一个,往往也是经历许多次的反反复复,包括被澄清或被删除,最后还是真的,这也是前文所说的“折腾”。这种折腾,既是权谋的需要,也是力量的较量。

“防护墙”后面的红二代

然而,中央巡视组进驻上海,并且在七月三十日召集上海高官举行反腐动员会。因为上海是江泽民的老巢,是他的发迹地,这个有点真刀真枪的举动可比“人民网评”更加震撼人心。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主持并作动员讲话。韩正曾经有背弃陈良宇而“反正”的记录。而十八大后,原先连中央委员也不是的江泽民人马而突然出任上海市长的杨雄也只是“出席会议”而已,因此这场反腐动员会动员到什么程度,当然非常值得关注。

至于“上限”会到哪里?贾庆林已经不是关注的对象,人们关注的是曾庆红与江泽民。江泽民的地位当然高过曾庆红,如果是没有上限的话,也得揪出曾庆红以后,才轮到江泽民。但是如论“防护墙”,曾庆红的红二代阿哥身份,可比江泽民如今的“妾身不明”要坚实许多,因为曾庆红的红二代身份得到公认。至今,除了薄熙来是涉及“篡党夺权”的红二代而被判刑之外,还没有红二代因为反贪而被判刑,包括臭名昭著的李鹏家族。但如果要动红二代,难道第一个拿曾庆红祭旗?当然,这是以曾庆红不涉政变为前提。

江泽民的红二代身份一直被质疑,因为所谓被他的叔父江上青认养为干儿子至今死无对证,没有文件、没有图片、没有旁证,只有江泽民自说自话。以前他可以一言九鼎,没人敢质疑,如今情况不同,难保不会墙倒众人推,何况他还有汪伪“奸二代”的可疑身份。

在这个情况下,在十字路口的江泽民,他的前途已经难以用自己日薄西山的权势来决定,而是如何认证他的身份。就如中共“解放全中国”以后判定全国老百姓的阶级成分那样。

当然,最后还是看习近平这位权势如日中天的总书记如何“存乎一念”。

是放老江一马,还是追穷寇?而这,不但涉及习近平需要什么样的“大局”,也关乎老江如何“重在表现”了。

--原载《争鸣杂志2014年8月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