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三峡工程的反扑——夸大工程效益、不谈工程损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当人们期望抓出三峡工程后面的大老虎时,三峡集团组织了猛烈的反扑,网路上出现了9个三峡计划,三峡集团每天发电十亿度将成为常态,三峡工程对上海是利大于弊等等的报导。三峡工程的反扑,使用的还是三峡工程决策时用的老办法,提供虚假资讯,夸大工程效益,不谈三峡工程的负面影响。

一、“三峡集团腐败,一查一大片”和“上海是三峡工程的最大受害者”

2014年2月19日,中央第九巡视组公布了在三峡集团所发现的问题,如招投标暗箱操作、分包及亲友插手工程建设等。三峡集团内部人士称,这种腐败现象多得很,基本一查一大片,如果真的要严办,牵连很广。而目前暴露的问题,尚属小问题。之后中国最年轻的中央候补委员和最年轻的部长级官员之一、三峡集团董事长曹广晶被调离,出任湖北省第七把手;三峡集团总经理陈飞也被调离,出任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再接着就是公布了负责三峡工程水轮机进口的原机电工程部主任饶道群于2013年11月起被审查的消息。据称三峡工程进口水轮发电机一事是经过最严密和透明的程式,由国内外专家组成的评标委员会独立评标、推荐中标人,中国三峡总公司招标委员会审核推荐意见、最终决标,似乎不可能有任何腐败的漏洞。但是饶道群在香港账户中的金额超过2000万元,他又无法说明此钱的来源。一时三峡工程腐败成为网路上的热门话题,许多线民认为这是要抓三峡工程后面大老虎的前兆。

2014年6月14日,参加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陈国阶在凤凰网评论频道与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社会学系联合主办的“三峡工程、水坝建设与环境研讨会”上做了《三峡工程环 境影响再认识》的报告,论述了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弊大于利。报告中他谈到了一个论点就是“上海是三峡工程的最大受害者”。中国许多媒体跟进做了报道,社会反响很大。

二、三峡工程的反扑

2014年4月15日《财经国家周刊》发表了对原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的采访。陆佑楣表示:“最近因为三峡集团巡视回馈情况和领导班子调整,带来了一场风波。三峡工程背上了一个黑锅,似乎变成了一个腐败的工程。我非常伤心。三峡工程究竟是个腐败的工程还是个成功的工程?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不能含糊。”陆佑楣搬出邓小平的语录,来说明三峡工程是个非干不可的工程:“邓小平当年就说过,上三峡工程,可能有政治问题;不上,政治问题可能更大。要是来场大洪水,没有三峡工程,不是天大的政治问题吗?”

之后三峡工程利用媒体发起反扑,主要的文章、报导和采访有:

——三峡集团新董事长卢纯的9个三峡计划;
——三峡集团四座电站日发电量首破10亿大关并有望成为常态的报导;
——对中国工程院院士郑守仁的采访。

一时中国媒体关于三峡工程和三峡集团的报导又回归到正面报导上来。大老虎没有打,小苍蝇也没有打,“三峡集团腐败,一查一大片”的说法消失了,上海从最大受害者又变成了三峡工程的受益者。

其实三峡工程的反扑,使用的还是三峡工程决策时用的老办法,提供虚假资讯,夸大工程效益,不谈三峡工程的负面影响。

本文将对上述三篇文章进行分析。

三、卢纯的9个三峡计划

2014年7月17日新任三峡集团的董事长向媒体公布了他的9个三峡新计划,“9个三峡”指包括已建成三峡(外加葛洲坝)、洛溪渡、向家坝大坝和尚未建成的乌东德、白鹤滩大坝,一共5个大坝工程,外加海外三峡、资本三峡、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号称9个三峡。

首先要指出的这个计划并不是什么新东西,而是原来集团领导人曹广晶的规划,只是他没有像卢纯这么敢吹,吹出9个三峡来。洛溪渡和向家坝两个大坝工程的发电装机、发电量与三峡大坝工程相仿,与一个三峡相当;乌东德和白鹤滩两个大坝工程的发电装机、发电量又与三峡大坝工程相仿,再与一个三峡相当。这四个大坝工程加在一起,就是二个三峡的发电装机和发电量,不是四个三峡。

第二,曹广晶深知,三峡工程对外宣传的重点是:工程第一目标是防洪,是防百年洪水、千年洪水、万年洪水。卢纯的9个三峡,比的只是发电装机容量和发电量。这就把三峡工程不能防洪的事实告诉大家,让大家认识到建三峡工程的目的就是为了发电,第一是发电,第二是发电,第三还是发电。

第三,曹广晶知道,三峡工程上马时就吹嘘,三峡工程照亮半个中国。那么9个三峡要照亮几个中国?

第四,陆佑楣、李永安、曹广晶利用老百姓缴纳的1800亿元三峡基金建造了三峡工程。然后又在股票市场上出卖了三峡工程的全部发电机组和发电量,并且利用国家对三峡工程的特别优惠的税收政策,囤积了大量的剩余资金,利用国际上一些国家的经济危机,收购一些外国发电企业的股份,并出资帮助在外国建设大坝工程。但是成功的少,失败的多,曹广晶真不敢谈什么海外三峡、什么资本三峡。

最后,三峡工程上马时说,三峡工程是唯一的选择,没有别的可选方案。现在出了9个三峡,就是说可选方案很多,风力发电可行、太阳能发电也可行,而且这些项目没有大面积的土地淹没,没有这么多农田的消失,没有150万移民的背井离乡。为什么非要上三峡工程,难道就是因为邓小平说的一句话,“上三峡工程,可能有政治问题;不上,政治问题可能更大”?

透过卢纯的9个三峡计划可以清楚地看到,建设三峡工程的目标不是防洪,而是发电。不是没有别的选择,而是人们有多种选择,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都是可选方案。如果站得更高一些,节约用电可能是更好的选择。比如中国的电冰箱耗电在一天1千瓦时以上,如果换用节能的电冰箱,一天耗电也就0.4千瓦时。每台电冰箱一年省电按100千瓦时计算,全国一年就能省下一个三峡工程发的电。还有洗衣机,空调,空气筛检程式,净水器等等,节电的空间很大。比家庭节电空间更大的是工业用电和削减过剩的生产能力,省下9个三峡发的电也是可能的。

四、三峡工程的中国特色是专案投入多而经济效益低

2014年7月25日新华网发表记者刘紫凌和梁建强的报导《三峡集团四座电站日发电量首破10亿大关》,报导说,(三峡集团四座电站)日发电量突破10亿千瓦时有望成为常态。这相当于每天可节约标准煤30多万吨,减少排放二氧化碳超过80万吨。按照2013年广州市全社会用电量为710.69亿千瓦时这一数值计算,4座电站连续工作70余天,即可满足广州市一年的用电量。”报导又说,“据悉,三峡集团所属的这几座水电站创下多项“世界之最”“中国之最”。其中,三峡电站是目前世界上装机容量最大的水电站,溪洛渡电站是世界第三大水电站,也是世界上第一座千万千瓦级高拱坝电站,向家坝电站的发电机组是世界上单机容量最大的水轮发电机组,葛洲坝电站则是依托“万里长江第一坝”葛洲坝建设。”

三峡工程在某种程度上是中国经济问题的缩影——专案投入多而经济效益低。三峡工程拥有2250万千瓦发电机组,是世界上装机容量最大的水电站,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拥有最大发电能力的三峡工程却不是世界上发电量最大的水电站;巴西和巴拉圭的伊泰普水电站发电机装机容量只有1400万千瓦,不到三峡工程的三分之二,但是年平均发电量900亿万千瓦小时,超过三峡工程。三峡工程投资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其中1800亿元是老百姓缴纳的三峡基金,老百姓作为投资者既得不到投资的利润,连本钱也拿不回;伊泰普水电站投资170亿美元,水电站利用发电盈利支付利息并归还银行的贷款。三峡工程移民超过150万;伊泰普工程移民仅4万人。三峡移民无土地、无工做、无出路,伊泰普移民依靠赔偿可以重新谋生。

有人在解释三峡工程的发电量比伊泰普少时说,三峡工程的第一工程目标是防洪,所以发电效益比较低。那么三峡集团如何解释新投入发电的溪洛渡和向家坝大坝工程的发电效益比三峡工程更低呢?溪洛渡和向家坝工程并不是以防洪为第一工程目标的。可见专案投入多而经济效益低是中国经济的一个怪胎。

三峡集团每天发电十亿度将成为常态,4座电站连续工作70余天,即可满足广州市一年的用电量,这是一个极度夸大的说法,它掩盖了三峡集团发电效益低的事实。所谓每天发电十亿度将成为常态,就是全年平均每天的发电量为十亿度。而三峡工程的发电保证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五,溪洛渡和向家坝工程也是同样,就是说在枯水期,三峡集团每天的发电量可能不到三亿度,四个电站连续工作280天才能满足广州市一年的用电量。而长江的枯水期比汛期要长一到三个月。

下图是三峡水电站月平均出力示意图,出自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副组长潘家铮的《发电》一书。三峡水电站七月份发电出力效率最高,可达百分之百,而每年12月至次年4月发电出力效率最低。因此,三峡集团四座电站日发电量10亿千瓦时成为常态,是一个不能实现的中国梦。

五、三峡工程对2014年长江第一号洪水毫无作用

正当三峡集团的四个水电站集中力量保证发电时,2014年7月中旬长江第一号洪水在长江中游形成,特别是流入洞庭湖的沅水和资水发生近年来最大的洪水,村镇被淹,铁路被淹,列车中断,电力供应中断,水库大坝发生险情,河堤发生管涌,山体滑坡并发泥石流灾害,几十万居民紧急转移……

可是三峡工程对2014年长江第一号洪水毫无作用。这个事实也并没有构成天大的政治问题。

发生在长江流域的洪水,无论是干流上的还是支流上洪水都可以称为长江洪水。稍有地理知识的人都知道,三峡工程建造在长江干流上,对大坝以下支流上发生的洪水不可能有什么防洪效益,比如对2014年沅水和资水的洪水就没有防洪效益。

但是在三峡工程决策时,三峡工程主上派大讲特讲所谓的长江洪水忧患,比如1935年长江洪水死了14.2万人等等。似乎如有三峡工程在,1935年长江洪水就不能呈凶狂了。其实这14.2万人是死于长江的支流汉江和澧水的的溃堤洪水。就和2014年长江第一号洪水一样,发生在长江支流沅水和资水,三峡工程无能为力。

长江洪水分多种类型,像2014年长江第一号洪水这种发生在长江下游支流的洪水,三峡工程无能为力;针对1981年发生在三峡大坝上游的长江洪水,三峡工程不但没有防洪效益,反而会加大洪水灾难;对1954年、1998年这种长江全流域的洪水,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十分有限,原因是防洪库容过小,全部动用防洪 库容,则会淹没上游的重庆市。

可是中国的政治家缺乏最基本的地理知识,而又不给三峡工程反对派陈述观点的机会。1992年2月20日、21日,江泽民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三峡工程。会议邀请钱正英、李伯甯参加,钱正英在会议上做了用三峡工程取代洞庭湖功能的报告。这次会议正式决定,建设三峡工程。与中共中央1958年南宁会议相比较,两个会议都是讨论三峡工程,毛泽东请三峡工程的主上派林一山和三峡工程的反对派李锐到会,阐述各自的观点,最后的结果是推延了三峡工程的决策。1992年江泽民、李鹏只请三峡工程主上派钱正英、李伯甯到会,由钱正英阐述其观点(至今钱正英不敢公开发表这篇文章,也不敢公开发表相关的论点)。而黄万里多次上书江泽民,要求30分钟的时间,阐述三峡工程永不可上的理由,三峡工程的反对派一直没有得到在最高决策层阐述观点的机会。“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来自三峡工程主上派的片面的、错误的资讯导致了三峡工程的错误决策。

五、三峡工程对上海是利大于弊?

针对陈国阶的“上海是三峡工程的最大受害者”的论点,中国工程院院士郑守仁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采访,声称“三峡工程建设对上海利大于弊。”“截至2014年6月底三峡电站为上海输送了1046. 5亿千瓦时的电,相当于节约上海本地标煤用量3160万吨。如果没有三峡电力,上海势必要在本地或苏浙一带兴建4至5座总装机容量100万千瓦的火电站或核电站。用三峡电站清洁、经济、安全的电力对上海来说是最大的受益。其次,三峡工程采用蓄清排浑的运行方式,对泥沙阻隔作用有限,近20年来,长江上游泥沙的含量明显减少,2003年~2013年三峡水库入库泥沙量较初步设计减少60%,但长江口仍然在增长,只不过每年增长幅度相对小了些。再者,建三峡工程前,宜昌断面枯水期(1~3月)平均流量每秒4000立方米左右,实测最小流量每秒2770立方米。三峡工程兴建后,按照国务院批准的《三峡水库优化调度方案》,同期三峡下泄最小流量控制在每秒6000立方米,枯水期长江入海口流量大大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2014年2月,根据长江防总的调度令三峡水库首次实施“压咸”应急调度,日均出库流量由每秒6000立方米增加至每秒7000立方米。恰恰是三峡水库运行可减轻长江入海口咸水上溯的影响。”(新华网:院士回应“上海是三峡工程最大受害者”:利大于弊,2014年07月28日)

第一,郑守仁提供的资讯是错误的。三峡工程蓄水后,长江口的入海泥沙量不是“仍然在增长”,而是快速下降。根据华东师范大学河口海岸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发表的 《长江入海泥沙的变化趋势与上海滩涂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文章(海洋学研究,2009, 27(2)),三峡水库蓄水后的2003~2005年大通站输沙率(1.89亿t/a)比1956~1965年降低63%。上海滩涂淤涨速率在自然条件下随着长江入海泥沙的减少而迅速下降,若无有效的工程保护措施,今后随着长江来沙的进一步降低将出现净的蚀退。就是说,建造三峡工程后,上海不但不能增加土地面积,现有的土地也有被海水侵蚀的危险。黄万里早就指出,三峡工程将影响长江口的造陆运动,每年的损失超过三峡的发电效益,是三峡工程永不可建的理由之一。

第二,长江上游泥沙含量明显减少的原因,是为了防止三峡水库的泥沙砾石淤积,在三峡大坝上游修建了许多水库大坝,拦截泥沙砾石。例如,最新发电的三峡集团的溪洛渡大坝工程,其工程目标之一就是为三峡工程拦截泥沙三十年。

第三,三峡集团已经放弃了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提出的排浑蓄清的水库运行方式,也并没有严格按照国务院批准的《三峡水库优化调度方案》进行水位调度,三峡水库下泄水量低于每秒6000立方米的最小值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再说,郑守仁只谈每年1~3月三峡水库下泄水量略大于自然流量一事,而闭口不谈每年9~11月三峡水库下泄水量小于自然流量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三峡水库的逆自然水位调度,已经引起下游洞庭湖、鄱阳湖的生态灾害。一旦洞庭湖和鄱阳湖建坝切断和长江的自然联想,上海长江口海水倒灌上延,上海水质变坏是必然的结果。

第四,上海并不需要建4至5座总装机容量100万千瓦的火电站或核电站来弥补三峡电站从2003年到2014年为上海输送的1046.5亿千瓦时电。上海只需要建一座120万千瓦火电站或核电站即可。假设发电厂设备使用率为0.9(一个不高的水准),每年的发电量为94.608亿千瓦时,12年共发电1135亿千瓦时。而且来自这座发电厂的电费比来自三峡工程的要低。

第五,像全国其他省市一样,上海也需要“自愿”承担对口支援三峡的任务,出钱出力为三峡工程擦屁股。到2010年底,上海等省区市和国家部委对口支援三峡库 区的资金总量已达898.08亿元,相当于三峡工程总造价的45%,这部分资金不计算在三峡工程的造价之内,出钱出力的地区也没有电费的优惠。至今上海还在“自愿”地出这笔钱,无人知道何时才能够结束这种无偿的支援。

六、结束语

三峡工程的反扑,使用的还是老办法,夸大工程效益、不谈工程损失。三峡工程的反扑掩盖不了三峡工程腐败的事实。正如三峡集团内部人士所说,招投标暗箱操作、分包及亲友插手工程建设等目前暴露的问题,都是小问题。三峡工程的腐败问题的关键是三峡工程造价的成倍翻番、作为工程资金最主要来源的三峡基金的具体使用和利益流向。(有删节)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