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第438期(2014/08/31)

【新唐人2014年08月31日讯】新闻周刊(438)俄入侵乌克兰 局势面临失控:俄国士兵上传自拍影片,意外证实俄国入侵乌克兰。

俄入侵乌克兰 局势面临失控

北约秘书长拉斯姆森:“尽管莫斯科矢口否认,但现在很清楚,俄罗斯的军队和装备已非法越过边界,进入乌克兰的东部和东南部。这不是一个孤立的行动,而是在过去的多个月中用来动摇乌克兰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危险模式的一部分。”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新闻周刊》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不断有消息说,俄国军人潜入乌克兰境内,协助亲俄的乌克兰叛军与乌克兰政府军对抗。俄国方面一向矢口否认。一个多月前,一个名叫亚历山大・索特金(Alexander Sotkin)的俄国士兵把通过自拍照通过Instagram上传网络,不小心泄露了拍摄地点竟然在乌克兰。这些可能只是为了用来向女友显示的照片,无意中成了俄军潜入乌克兰的最好证据,而俄国国防部对相关报导一律不予置评。

本周一,乌克兰军方表示,已逮捕多名伪装成亲俄反抗军的俄国伞兵,俄国军方的回应竟然是:这些俄国士兵“迷路了”。无论俄国军方声称其士兵是在乌克兰“迷路了”也好、“度假”也好,国际媒体本周对乌克兰战事的报导,纷纷使用了“俄国入侵乌克兰”的字眼。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周六也警告说:乌克兰危机已经快到不可逆转的临界点。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我们正面临一个极为严肃、充满冲突的局势,我们或将看到这一局势踏上一条不归路。如果冲突继续升级,局势将不可逆转。”

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装备简单、缺少训练的乌克兰政府军面对的敌人不是零散的叛军,而是设备精良、训练有素的俄国军队。

就在十天前,乌克兰政府军还以压倒之势,直逼叛军盘踞的东乌克兰城市卢甘斯克,并大举进攻叛军重镇顿涅茨克,险些就能击垮败退的乌克兰叛军,收回东乌克兰。就在此时,形势突然急转直下,乌克兰叛军宣布获得俄国的大量军事资助,其中有武器、装甲车,还有在俄国接受了几个月训练的上千名士兵。乌克兰叛军实力猛增,扳回局面。

不仅如此,北约上周公布的卫星照片显示,俄罗斯战斗部队潜入乌克兰,在乌克兰境内协同叛军与乌克兰政府军对战。从照片上可以清晰的看出俄罗斯军车队载着重型武器进入乌克兰。7月23日拍摄的照片显示,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部署了六枚自行火炮,对着乌克兰。

俄国矢口否认直接派兵参与乌克兰内战,但俄军士兵的家属也并不相信莫斯科的说辞。部分俄军士兵的家属周四聚集在Kostroma的一个军事基地外,要求告知其亲人的下落。

俄国士兵的妻子Valeria Sokolova:“我们在问,这些妻子们在问:他们怎么会到乌克兰去?(官方)回答说,他们迷路了。我认为,350个人不可能就这么迷路了。”

在俄国的支持下,乌克兰叛军正向位于乌克兰东南部,亚速海边的港口城市马里乌波尔港(Mariupol)进军。

面对叛军来袭,马里乌波尔港的居民除了挖壕沟、堆积路障之外,恐怕等不来北约或欧美其它国家的军事援助。

俄军侵入乌克兰,北约打算怎么办?下面来听听本台驻欧盟记者杨立新的分析。

1、俄军侵入乌克兰,北约打算怎么办?

因为乌克兰不是北约成员国,原则上,北约不可能出兵援助乌克兰,所以除了在乌克兰邻近的北约成员国加强军事力量外,目前北约还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

不过北约官员28日表示,该入侵使得欧洲安全模式彻底改变。在下周四-周五(9月4-5日),北约将在英国举行峰会,讨论对策。

2、欧盟如何对应普京的军事挑战,主要成员国德法的主张。他们之间是否有差异。

的确,欧盟的几个主要成员国的反映程度不都相同,德国总理默克尔直接打电话给俄罗斯总统普京要求其解释俄军入侵乌克兰。而且德国总理在上个周末访问了乌克兰,宣布向乌克兰提供5亿欧元贷款和2千5百万欧元帮助建造难民营。法国方面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法国目前还在考虑是否需要按合同提供其制造的战舰给俄罗斯。不过德法两国都表示,要加强对俄罗斯的制裁,这将会在本周末举行的欧盟峰会上讨论。

伊斯兰国激进分子返乡 各国严阵以待

伊斯兰国短时间内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迅速壮大,到目前为止,美国总统奥巴马承认还没有对付的策略。8月29号,美国国务卿克里呼吁全球建立一个“全球联盟”来对抗伊斯兰国,而英国内政部将面临恐怖袭击的威胁级别,提高到“严峻”级别,仅次于最高级。

英国内政大臣德蕾莎•梅伊:“从‘显著’升高到‘严峻’,这意味着遭受恐怖袭击的可能性极高,但并没有情报显示马上就会遭遇袭击。”

英国内政大臣德蕾莎•梅伊指出,提高恐怖威胁等级,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恐怖组织正在酝酿对西方进行袭击有关,其中很可能有从英国和欧洲过去的极端分子参与。

英国首相卡梅伦当天稍晚在记者会上宣布,将推出针对伊斯兰极端武装的反恐计划,采取更多措施阻止英国人加入IS组织。

英国首相卡梅伦:“下周一我会在众院做出声明,包括提出新的立法提案,以便更容易以收回护照的方式,阻止人们去(伊拉克和叙利亚)。”

两周之前,美国记者弗莱遭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斩首,凶手基本确认是英国籍,这也加剧了英国人对这些极端分子回国发动袭击的担心。卡梅伦强调,伊斯兰极端主义信仰以最残忍的恐怖手段,强迫他人接受其扭曲的世界观,而现在这些极端组织已经加剧了英国遭受的恐怖威胁,英国将采取一切行动来保护国家和民众的安全。

据了解,目前大约有四百到五百名英国穆斯林到叙利亚参战,他们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地战场被激进组织洗脑,送回英国后对国家安全将造成严峻挑战。英国提升恐怖威胁等级之后,美国白宫表示,目前还没有发现伊斯兰国针对美国的具体威胁,将继续维持当前警戒级别。

白宫发言人厄内斯特:“我这里可以提供的,最详细的情报评估,表明目前没有证据或迹象显示,ISIL正在积极策划攻击美国本土。”

不过,美国政府估计,有约100名美国人已前往叙利亚或伊拉克,加入伊斯兰国激进武装,英国与其它西欧国家也有大约400~500人加入。美国表示,正密切关注这些持有特别护照的武装分子。因为他们不用签证就可前往美国,也容易通过安检,美国政府已经针对特定的护照办理等相关部门发出了警告。

“伊斯兰国”(IS)日前发出“给美国的第二个讯息”,再次以斩首的影片向美国发出警告必须停止攻击,然而对于伊斯兰国勒索数百万美元来换取另一名美国记者的生命做要挟,美国政府明确表示拒绝。人质事件凸显恐怖组织透过绑架获取利益的残酷事实,以及被绑架者亲人的悲情。日前,这名人质的母亲透过视频向伊斯兰国组织温情喊话,希望他们释放她的儿子。

人质Steven Sotloff的母亲Shirley Sotloff:“Steven是记者,去中东报导穆斯林在独裁者治下的痛苦。他是个好儿子,好哥哥,对家人忠诚大方。有信义,乐于帮助弱者。我们一年多没见到他了,都很想他。希望他安全回家,拥抱他。自从他被抓,我看了很多伊斯兰教的知识,那里面说,其他的人罪过不应该加到个人头上。Steven又影响不了美国政府的做法,他只是名无辜的记者。”

事实上,绑架和交易人质向来是恐怖组织牟利的主要管道之一。根据纽约时报的资料,盖达和分支组织自2008年以来,已由绑架收取的赎金至少进账1亿2500万美元。那么,美国对于赎金和人质,到底是保持什么样的态度呢?我们先来看一段本台华府记者雪丽的分析报导。

美国不交赎金的政策由来已久。早在19世纪初,美国的立国先驱们就停止向北非海盗交付赎金,结果引发巴巴里战争。到了20世纪80年代,伊朗人质危机爆发,52名美国人被伊朗革命者羁押。当时,卡特总统明确表示美国不会接受胁迫和敲诈。2002年,小布希总统再度重申美国从来不会把钱交给恐怖分子。但美国这项政策并没有成为法律,在执行时也会引发争议。在卡特总统因伊朗人质危机落选后,新总统雷根曾经以武器作为交换,使三名被黎巴嫩真主党绑架的人质获释。今年早些时候,奥巴马政府用五名塔利班成员换回美国大兵贝里达尔,也引发朝野的激烈争议是否花赎金解救人质向来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美国政府不交赎金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赎金会被恐怖组织用于购买武器、招募新成员,这无疑会使美国的反恐行动更加艰难。此外,交付赎金也会诱惑恐怖组织绑架更多人质,从而危及美国民众在海外的安全。

据统计,美国的这项政策确实收到了一些成效,被绑架公民的数量要明显少于法国等交付赎金的国家。甚至连基地组织也承认,在绑架西方民众时会尽量避开美国人。不过,在另一方面,不交赎金政策也有一个很沉重的代价,那就是人质的生命。相信没有一名政客愿意面对记者弗莱被斩首的视频,而他的家人也在事后不断地呼吁美国政府重新审视这项政策,毕竟生命无价。

尽管有这些压力的存在,奥巴马政府的立场还是比较坚定,没有改变的意图。最新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民众也支持这项政策,因为他们明白,这是用短期的代价换取长期的利益。因此,美国仍然不会向恐怖分子交付赎金,但对此的争议也不会停止,未来如何?我们将持续关注。

三十年普选梦碎 香港“占中”激发公民觉醒

今年夏天,将是香港人决定命运前途的关键时刻,社会上也弥漫着一股不安,八月底,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政改方案定案,香港的民主普选落空,几乎已成定局,努力了三十年的普选之路,在当局推拖与压制下,竟如此遥远,也如此艰辛,香港人再也不能静静的等候和忍耐,更多人选择站出来拿回原来属于自己的政治权利,一场标榜公民抗命的“占领中环”行动即将爆发,香港未来如何走,多年来或许曾经出现分歧,但不管站在什么位置,占中”似乎逐渐成为争普选梦碎后的共同道路。

倒出一堆堆的烂橘子,一批新民主同盟成员到政府总部添马公园抗议,不要如烂橘子般的特首候选人

口号:“不要袋住先(不要先接受)、坚持公民提名。”

不要袋住先,就是不要入袋为安,妥协于北京强加的假普选。

中共声称2017年,香港可以普选行政长官,不过中共人大常委会8/27日公布的决定草案却加了很多门槛,包括候选人只有2-3名而且人选必须经过一个由北京掌控的提名委员会筛选得出,虽然香港基本法写明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但这个治港的港人,到底条件是什么?中共今年给出了新条件:

中共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行政长官必须由爱国爱港人士担任。”

连选择候选人的权利都没有,何来真普选?香港人对中共当局极大的不信任就在这里爆发。

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共产党认为爱共产党,是一种“爱国”的表现,我们就看到它自己现在打下去的这些“老虎”吧,在他们提上来的时候,都是非常“爱国爱党”的啊,但结果呢,对这个国家的危害是他们最大。”

8/27日中共人大常委的决定草案,让香港长期以来期盼的民主普选,落空,似乎已成定局。

“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如果要启动占中或整个抗争运动,那只不过启动的起点而已。

他,是“占中”发起人戴耀廷,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号召31号人大正式决定政改方案当晚,在特首办外集会,一系列公民抗命行动,蓄势待发。

2013年1月,在政改苦无出路的郁闷中,戴耀廷在报章发表〈公民抗命:香港民主运动的大杀伤力武器〉一文,使得对政改绝望的许多香港人惊觉,公民抗命,也许是香港最后的出路,也让多年来只埋头学术领域的戴耀廷,走向社会运动,他顶着压力,与牧师朱耀明、教授陈健民教授发起“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网路上,也出现了不少公民抗命的视频教学。

国家和社会因为法律不符合公义,但是从正常的途径无法将其推翻,故意公然违法,被当局拘捕,告诉全世界,这个法例是不公平的,以达到想要改变法例的目的。为的是更高层次的法治精神。

希望效法甘地的和平非暴力方式,以达到抗争目的。今年50岁的戴耀廷在网站上PO上了自己1987年,上街头争取反公安条例修订时的照片,感慨经过了近三十年的努力,香港民主的进步竟少得如此可怜,他深感,公民抗命的意义在于唤起人们对民主的觉醒,于是决定重披战袍,号召大家占领中环。

首战告捷,今年六月底“和平占中”筹办的全民投票中,高达七十八万人投票响应,选出心目中的普选政改方案,也期待特区政府纳入考量,而北京当局八月底将如何回应这强大的民意?就在各界等待之际传出,8月27日一早7点,大批香港廉政公署人员直闯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家中。

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廉政公署来过,已经走了,我不再作任何评论,谢谢。”

这是苹果日报网站上的视频,清楚的表明了黎智英的态度。游走港台两地创办传媒集团的黎智英,2012年结束台湾壹电视返回香港前曾有一段话。

“因为台湾人民主这么辛苦,台湾人会守住自己的权利,有了民主,我不相信不会有自由的传媒。”

就是对民主这样的渴望,让黎智英打造敢言的媒体,也成为香港汎民主派的幕后大金主,在8/31日汎民主派启动“占领中环”的敏感时刻,,外界认为,廉政公署这次的“抄家”意在“杀鸡儆猴”。

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我觉得香港很多市民现在会觉得好似白色恐怖,令很多人都惊慌。”

当局的大动作,使得香港人反思,黑与白,是否该有条清楚的界线!长期以来,北京的如意算盘是给港人“中国特色的普选”,威胁泛民议员接受,而“议会路线”和“街头路线”之争,也使得各党派山头林立,如果议会和法制始终掌控于北京当局,寄希望于议会路线,又有何意义?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对于所谓泛民的温和派,对于有些人想谈判来说,这个很清楚,始终中共还是希望操控选举,基本上没有什么谈判,寻找中间脉络的机会。

面对中共国家机器,明哲保身,务实认命或许是不少香港人的现实抉择,但另外一股牺牲抗命的意识,已然在社会中扩散。今年一月份浸大过渡期研究计划的调查显示,受访学生中,超过6成非常支持或支持“占中”,而在专业人士、教师及学者的群组也有超过一半人表示支持“占中”。“占中”,似乎也成了过去与未来的世代之争!

在今年七月一号的大游行中,不难发现,年轻一代的脸孔随处可见,相较于“占中”三位发起人,大学生跨校组织“学联”和中学生组织“学民思潮”扮演了先锋角色。

而八月底,北京公布政改方案前,香港大学毕业典礼上,学生会会长梁丽帼呼吁学生捍卫香港的核心价值。

港大学生会会长梁丽帼:“如果我们连如此根本的普世价值也无法守护,香港如何称得上国际城市?我邀请各位一起兑现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莫等一切已经太迟。”

学联代表岑敖晖:“中共这一个举动将30年香港人争取民主诉求的希望,一次过全面封杀。第一波启动全民抗命或全面抗命的一个步骤,就是罢课。”

港人三十年真普选梦碎,北京制造的假普选,可能激起更大一波占中行动。

香港工党主席李卓人:“根本一定是假普选,还有一定是不符合国际标准。如果是这样我们觉得无可选择地要否决。”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明知不能通过,它还要拿出这样的一个方案,实际上是对真普选这个承诺正式反悔,间接收回时间表。”

香港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在立法会我们一定会投反对票,我们一定会与占中三子及其他团体一起马上策动占领中环。”

改编自《孤星泪》中社运歌曲,在占中活动中广传,小女孩以稚气的嗓音唱出港人争普选的心声,香港的未来如何走,多年来或许出现过许多分歧,但不管站在什么位置,占中”似乎逐渐成为争普选梦碎后的共同道路。中共不放手港人真普远,却也不是赢家,因为这场在风雨中拥抱的民主,所激发的公民觉醒,也将吹向中国大陆。

新唐人新闻周刊综合报导

逢中必反?两岸统一?帆廷Q&A

台湾318太阳花学运的后续影响,持续扩展,这群年轻人抱着对民主改革的期望,成立了“岛国前进”、“黑色岛国青年阵线”等公民团体,希望借此继续起到监督政府的力量。今年8月14号,他们更是勇往直前,来到美国、加拿大,拜访了美国国务院、国会、NGO等机构,彼此交换意见。在这半个月的行程中,华府、纽约算是他们的终点站了,新唐人电视台也藉这个难得的机会,专访了这几位太阳花学运中的领袖。当然最为外界所熟悉的,就是林飞帆与陈为廷两人了,我们提及了一些很多观众也在问的问题,例如他们是不是“逢中必反”,或是如果未来中国也民主化了,是不是也会支持两岸统一?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新闻周刊为您整理出的Q&A。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