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第439期(2014/9/7)

【新唐人2014年09月09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新闻周刊》!2014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就在全球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大型经济体,人们以为生死搏斗只会出现在商场之上的时候,伊拉克、乌克兰硝烟再起,战火纷飞,大有时针倒转,回到百年前的动荡之势。冷战结束了才不过25年。难道,新一轮的冷战已经又拉开序幕了吗?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前面说的那段话,证明欧美国家的领导人已经充分意识到“东乌克兰危机”时时刻刻都有可能从一个地区性争端演变成一场国际性的军事对立。让我们先来看看东乌克兰的局势。

乌东停火 前途未卜

周六清晨,乌克兰东部城市顿涅茨克恢复了平静。自从当地时间周五晚间,乌克兰政府和叛军签订的停火协议生效之后,这个城市度过了几个月来难得的一个平静夜晚。

公车开在没有遭到战火破坏的街道上,人们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但他们并不相信战争从此真会结束。

讲俄语的顿涅茨克居民:“什么停火?不过是演戏。作为一个政治学者,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场战争还会持续5-9年。”

就在两天前,顿涅茨克的机场还是乌克兰政府军和叛军激烈交锋的战场。不少房屋被炮弹集中,清真寺也未能幸免。

直到周五,乌克兰政府代表和叛军首领在明斯克达成停火协议之后,枪炮声才停止下来。

欧安会代表Heidi Tagliavini:“我们就三个重要事项达成协议:首先是停火,撤出重型武器;其次是释放囚犯,全部释放;第三是提供人道援助”。

叛军在莫斯科的同意下,答应停火,但却明确表示,停火不意味着其将放弃自己的政治目的。

自称“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领袖的Igor Plotnitsky:“这不表示我们放弃了要脱离(乌克兰)的目标。”

普京的新俄罗斯帝国梦

在过去的一周当中,亚速海边(Sea of Azov)的港口城市马里乌波(Mariupol)成为乌东战局的焦点。马里乌波大约有50万人口,位于俄罗斯与克里米亚半岛之间。被控在俄国指使与资助下的乌克兰叛军一度攻打到距离马里乌波20公里的地方。北约资料显示,至少有上千名俄罗斯士兵潜伏在乌克兰境内,大约有两万名俄军士兵集结在乌克兰边界。那么,普京在乌克兰所做的这一切,为的到底是什么呢?

乌克兰是欧洲土地面积第二大的国家,仅次于俄国。在历史上与俄国分分合合,1922年成为苏维埃加盟共和国的成员。1991年,苏联解体后,宣布独立。

也许,像很多俄国人一样,普京很难从心理上接受乌克兰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不再是哪个附属于莫斯科的小俄罗斯。

也许,普京搅乱乌克兰的目地并不是想占领乌克兰,而是希望通过武装行动,逼亲西方的现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下台,然后在扶持一个听话的傀儡主掌基辅。

也许,普京在乌克兰的所作所为是出于其地缘政治的目地。

今年三月,乌克兰境内的自治共和国——克里米亚半岛在普京的授意下,宣布联合塞瓦斯托波尔市脱离乌克兰独立。

俄国总统普京:“我肯定,2014年将进入历史,进入我们整个国家的历史,因为这里所有的市民决议与俄罗斯在一起”。

塞瓦斯托波尔市是俄国黑海舰队的所在地。在塞瓦斯托波尔宣布与克里米亚一起脱离乌克兰之前,俄国每年要向乌克兰支付1亿美金的租金。

3月18日,克里米亚正式宣布加入俄罗斯联邦,而克里米亚与俄国大陆之间只有海上通道相连。俄国政府下令建造一条横跨刻赤海峡的大桥,解决交通运输的问题。

不过,这个梦想可不会像这个演示录像中显示的那样,瞬间实现。且不说,建桥的技术认证还没有彻底完成,即使要建也需要大约四年的时间,并且投资不菲,预计要花费30亿美元。

刻赤海峡是兵家必争之地。早在1943年,德国建筑师阿尔伯特•斯佩尔就计划修建刻赤海峡大桥,以便能让德军快速攻打苏联。不过,大桥尚未完工,苏联红军就攻占了克里米亚半岛。苏联接手德军遗留下的工程,于1944年11月完成全长4.5公里的铁路桥,却因桥墩没建防波堤,而造成大桥于1945年被浮冰撞毁。

俗话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从俄国大陆通往克里米亚的通路也不只刻赤海峡这一条,正因如此,一些专家们认为,莫斯科指使乌克兰叛军攻打马里乌波港,是为了开辟一条陆上通道,以方便俄罗斯和克里米亚之间的运输往来。更何况,冬天将至,刻赤海峡的海水一旦结冰,驳船运输难免不会中断。

无论是参与克里米亚战争,还是制造东乌危机,普京的借口都是,这些地区大多数居民都讲俄语,因此需要俄国的保护。依次类推,位于莫尔达瓦境内的德涅斯特河沿岸以及65%以上的居民都讲俄语的敖德萨港也难免不落到克里米亚的境地。

归根结底,这一切军事行动的目地恐怕都是为了满足普京的新俄罗斯帝国梦。

拜普京之助 北约再拾昔日之威

普京的新俄罗斯帝国梦使得它的邻国寝食难安,尤其是波罗的海三国。与乌克兰不同的是,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立陶宛都是北约成员国。不过,普京的霸气,也激发了北约的活力。这个在冷战过后逐渐被人们遗忘,甚至渐渐怀疑其存在意义的组织,重新走进了公众的视野,并成为了炙手可热,最受瞩目的对抗俄罗斯的希望。

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在这个危险的世界,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与金钱。所以今天,这个联盟提出了防御型投资的承诺。我们同意扭转正在缩减的国防预算,在未来十年内提升这笔预算。”

北约是世界上最大的军事联盟,军费开支占世界国防开支的70%。在9月5日结束的高峰会上,北约决定组建一支“先锋”海陆空快速反应部队,捍卫其东欧成员国的安全,矛头直指俄罗斯。

这支部队由数千人轻装组成,能在两三天内迅速调度到任何地方。英国已率先表明会动员3500人加入部队。北约亦会在东欧设立指挥总部,储存军备补给,为部队提供支援,波兰、罗马尼亚和波罗的海国家都已经表示愿意接受用以部署军事装备的设施。

乌克兰非北约成员国,北约因此无法直接出兵支持乌克兰。但北约决定对乌克兰提供其它方面的支援,包括提供物资,以及发展乌克兰军队与北约部队的合作能力。

此外,之前坚持按合同规定,交付军舰给俄罗斯的法国,今日宣布延迟交付期,相信也是因为北约的压力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从冷战结束之后,北约的存在价值就不断收到质疑,特别是2003年的阿富汗战争之后,讨论北约是否早该进博物馆的声音始终都未消失。

9月4日,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在外交政策网上发表评论文章说:“北约该对普京说谢谢”。

“联盟通常是为了对应威胁而诞生的,一旦外部威胁消失了就会瓦解。许多以前的联盟就是这样。”

如今,俄国对东欧国家的威胁,使得北约重新拾起旧日的雄风。

北京指鹿为马 港民主回归梦被出卖(1)

8月31日,中共人大封杀香港真普选,令许多香港人悲愤,却也不意外,事实上,1980年代,“中英谈判不是三角凳”,这一句邓小平的名言言犹在耳,意思是说,香港前途是中国和英国来决定的事,香港人没有资格上谈判桌,而如今三十年过去,人大的一锤定音,再度漠视香港人的心声,今后香港民主运动何去何从?没有人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任何的对话、中间、温和路线,都已经走到了尽头。

口号:“我要真普选!”

台下抗议的激烈,台上官员一脸尴尬,倒是中共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故作镇定的介绍政改方案,直到被司仪打断。

中共人大封杀香港真普选,9月1号,京官李飞来到香港,泛民主派人士高声抗议,一一被抬离现场。

事实上,愤慨的不只有泛民主派,还有向来对当局寄希望的温和派。

曾经在2010年力主争取和中央达成政改协议,外界形容被北京招安的蔡子强,近日发表文章说,路走到这里分手:民主回归派的落幕。

从民主回归派中坚人物口中发出的,这沈痛的悲鸣,标志着一代人的理想幻灭

1980年代,中共抛出“民主回归”的承诺,鼓舞了当时的学界和民主派,1984的中英联合声明中写道,“除外交和国防事务属中央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学生们寄希望于邓小平所谓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真诚的相信,这个所谓的祖国,会给予民主的空间,多年过去,尽管不少当年学运领袖后来醒悟“,民主回归”是统战手段,但仍有许多人一直希望在民主议题上,开启北京和香港的对话空间。

蔡子强说,这次中共扼杀真普选,让这些民主回归派,感到前所未有的沮丧,甚至愤慨,他心灰意冷的形容,30年过去了,或许大家真的是错了。

就在此刻,54位在大专院校任教的学者,发表致“对话之路虽尽,民主之心不死──致全港市民书”,批评北京背弃1980年代以来强调的“民主治港”承诺,巧言令色的强迫港人接受指鹿为马的假普选,

这是香港主权移交前,廉政公署的宣传片,呼吁市民和港府合作打击贪污,不要指鹿为马,讽刺的是,现在却成了港人拿来形容北京和港府的常用词。

听着当局的说法,港人只感到更加愤慨,独裁专政披上普选外衣,就是港人口中的指鹿为马。

近期香港廉政公署直闯传媒大亨黎智英的寓所抄家,以及和平占中金融组负责人钱志健在《信报》,长达9年的金融专栏突然被封杀,再再显示了,北京不但不放手民主,连原本的自由空气,也步步紧缩。

占中金融组负责人钱志健:共产党的红色资金已经占领了香港,如果连反对的声音都不可以有的时候,对香港是大件事。

命运自决 香港新生代抗命不认命(2)

这次北京扼杀真普选,末代港督彭定康在《金融时报》撰文批评,人大的普选框架就像伊朗,假民主,真独裁,也强调英国政府对于香港负有道德和政治义务,而英国议会也重申,将划继续调查中英联合声明在香港的实施情况,假普选造成的政治风波,引起国际社会关注,接下来的香港民主之路怎么走?香港人也在焦虑中好奇,占中运动,何时正式发起?然而,等不及大人们的答案,新时代的序幕,却由年轻一代揭开。

九月初,港大和中大的学生发起了大规模罢课运动,以抗议中共漠视港人的声音。三十年来,香港年轻人的“民主回归”梦被出卖,三十年后的现在,学生们向世界宣告的是,“抗命不认命”。

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发起罢课就是要告诉中共,我们这班大学生,不接受一个没有我们存在、没有我们话事(决定权)的未来,为香港新的时代、为香港抵抗的时代,掀起新的一页、掀起第一波。”

语气坚定,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呼吁,9月22日发起大专院校学生罢课一星期,强调是第一波的公民不合作运动。

从2012年反中共洗脑,反国民教育运动开始,很多人惊觉,香港的年轻人变了。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告诉世界,香港人才是香港的主人,我们自己的命运自己决定。”

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这个香港已经不再是我们熟识的香港,不再属于我们,不再属于青年,而是被中共,被大商家,被大财团,牢牢地控制住。”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系讲座教授郑宇硕:爱国教育是对一件事情的抗争,但现在的学生运动,是对香港整个政治,对特区政府,对中央的不满

这是之前学联为了呼吁六二二公民投票所拍摄的影片,不再等待中央恩赐,更不像上一代人的认命和妥协,年轻一代,有着勇气,有智慧,以及向北京抗争的胆识,

《香港将于33年后毁灭》:“香港,是一个繁荣安定的地方,但一直以来,我们所过着的­安逸生活,可能在下一刻,就会突然被摧毁。”

《香港将于33年后毁灭》的影片,在年轻网友中广传,制作班底,都曾参加过反国教、免费电视发牌事件。

短短七分钟的影片,描述香港将被小行星摧毁的科幻剧情,而这小行星,就是中共,剧情­中,三分之二人口放弃香港,但主角选­择留下来奋斗。

《香港将于33年后毁灭》:“我只是奇怪,为何还有三十年的时间,不尽力尝试拯救香港­的方法,我们除了选择逃避之外,其实我们还有选择,勇敢面对的自由。”

今年的七一大游行,50万人上街,当晚学生留守预演公民抗命占中行动,511人遭到警方逮捕,近八十位是大学生,面对中共强大的国家机器,年轻一代选择的是,勇敢回击。

副秘书长岑敖晖:“为香港的大型公民抗命行动揭开了序幕。希望透过七一之后的留守,向市民、向中共政权、向梁振英政权展示,香港人是有能力亦懂得如何进行一个有秩序、确守非暴力原则的公民抗命。”

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政改的硬战、重夺政府的运动,不是只属于学生的运动,是属于每一位学生、市民、工人、打工人士,属于香港人一个重夺,属于香港人政府的一个运动。”

民阵召集人杨政贤:“如果我们先接受的话,我们对不起下一代的香港人,对不起日后香港人争取民主的人,因为我们先接受的话,我们就没机会再回头,走上一条歪路。”

人大公布政改方案的8月31日夜晚,被称为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占中集会里,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忍不住掉下眼泪,他曾说,发动公民抗命,不怕被警方拘捕,香港民主绝不妥协,这是对父母,对朋友,也是对下一代的许诺。

海阔天空的歌曲响起,这是1990年代以来,时常在社会运动中高唱的曲子,追求自由的渴望,在两代之间从未改变。

只是,三十年民主路弹指飞逝,当年的学长如今年已半百,香港民主依然前途未卜,如今,年轻一代接棒,不同于上一代的认命,他们决意拼搏,要走出香港的命运。

新唐人新闻周刊综合报导

记者再被斩首 美誓言追缉IS到地狱之门

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公布了名为“给美国的第二条消息”的视频,视频中美国记者史蒂芬•索特洛夫被斩首。美国总统奥巴马之后誓言,斩杀两名美国记者的凶手定将会被绳之以法,美国不会受到恐吓,决心将恐怖组织彻底“消灭”。

美国证实,恐怖组织伊斯兰国9月2号公布的这段视频中,被斩首的是31岁的史蒂芬‧索特洛夫。这是两周内第二个被IS斩首的美国记者。

美国总统奥巴马警告,美国决心彻底消灭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副总统拜登3日更表示,对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美国将追缉他们到地狱之门。

拜登说:“他们应该知道,我们会追缉他们到地狱的门口,直到把他们绳之以法。因为地狱是他们所属之地!地狱是他们所属之地!”

索特洛夫2013年8月在叙利亚北部遭到绑架。在此前第一位美国记者詹姆士•弗莱被斩首的视频中,曾出现索特洛夫的镜头。

两次杀害美国记者的录像有很多相似之处,刽子手操著英国口音,一样阴森恐怖,SITE情报组织说是同一个人。在这一次的斩首录像中,也出现了英国人质。有报导称,他是英国记者海恩斯(David Haines)。

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表示,英国不会屈服于恐怖主义。英国政府会考虑每一个可能的机会来保护这名人质。

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我们(给恐怖份子)的资讯很明确:我们一致谴责这种野蛮和卑鄙的行径。他们(这些恐怖分子)应该很清楚,他们的威胁,只会强化我们的决心,让我们站出来维护我们的价值观而击败他们。”

星期五,北约峰会落幕,美国在当天宣布,已经与盟国达成一致,建立起打击伊斯兰国极端武装的联盟。美国国务卿克里表示,对IS组织没有任何姑息政策,无论在哪里让他们容身,都是在当地留下一个毒瘤。

美国总统奥巴马:“我非常有信心,北约盟国和合作伙伴已经准备好,加入一场更广泛的国际合作行动,来对抗ISIL的威胁。

在北约峰会的场外会议中,来自美、英、法、德、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北约盟国的外交及国防官员们,制定了一项双管齐下的策略:地面上加强对伊拉克和叙利亚打击IS武装的军事力量;在空中则持续空袭打击IS武装分子。目标是彻底摧毁IS武装组织。

埃博拉加速扩散 联合国成立危控中心

节目最后,我们来关注埃博拉的最新消息,截至5号,疫情已经造成至少2105人死亡,3967个病例数。西非国家狮子山为了控制疫情的扩散,将在9月18号至21号采取为期四天的全国禁闭措施,帮助医疗卫生人员确诊病例。

9月5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与世卫组织、世界银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联合国机构代表,召开会议宣布设立埃博拉“危机控制中心”。

埃博拉病毒在1976年首次被发现,而这波疫情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越37年来疫情爆发的总死亡人数。

马里卫生部主任Samba Sow:“患病人数越多,死亡人数也越多,这是传播迅速的致死疾病。在政府和国民中引起恐慌,也波及医疗工作者,他们占10%,这是很高的比例了,10%医护人员也感染。”

世界卫生组织警告说,埃博拉疫情严重程度正在不断升级,未来的9个月,可能会有大约2万人受到这种致命病毒的威胁,仍在实验中的疫苗无论进程还是产量,都没有办法满足需求。

Newlink生物制药公司董事长查尔斯•林克博士:“在临床试验中,你知道要花一些时间。我认为每个人都在努力尽快推进这些试验,在监管、科学和伦理的约束范围内。因为许多疫苗都是首次进行人体试验。”

9月5号,美国第三名确定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医生里克•萨克拉,搭乘飞机离开利比里亚,周五抵达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医学中心,接受隔离治疗。另外,英国首位在救治埃博拉病患时不幸感染的医生威廉•普利,证实已经痊愈出院。

医生Mike Jacobs:“他现在就坐在我身边。我代表皇家自由医院小组成员,高兴地告诉大家,威廉已经从埃博拉中完全康复。”

29岁的威廉•普利(William Pooley),在狮子山协助治疗埃博拉病患时,不幸被感染。一周前被送回英国,在伦敦皇家自由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威廉•普利:“我在几个方面都非常幸运……我有些令人不快的症状,但没有相对来说最恶劣的病症。”

与此同时,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埃博拉痊愈者的血,应该用来医治其他感染者。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当人体遭到感染时,血液中会产生抗体来抵御病毒的侵袭。而痊愈者血液中的抗体可以增强患者的免疫系统。理论是根据1995年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博拉疫情暴发的研究,当时经过这种血液抗体治疗的患者,八人中有七人都存活了。

世界卫生组织助理总干事基尼(Marie-Paul Kieny):“这种药会在西非的患者身上使用,但要跟患者讲明实情,征得本人同意。要告诉他们还不确定药效,用药会有风险,他们得同意冒这个险。”

目前对埃博拉疫情还没有确定的治疗药物或疫苗,美国已经开始进行埃博拉疫苗实验,在未来几周将扩展到英国、马里和冈比亚的几个中心。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表示,这是世界上首次埃博拉病毒大爆发,而且疫情正逐渐失控,未来情况可能会更糟。而要想阻止埃博拉,速度是关键。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汤姆•弗里登:“有三大关键需求。第一是需要更多的资源,其中有很多挑战需要面对。第二是需要国内医疗照护方面的技术专家。第三是需要全球协调出一致的应变策略。因为这不仅仅是西非的问题,非洲的问题,而是全世界的问题。”

专家呼吁,受埃博拉影响的地区,人民需要对公共卫生系统有信心。

狮子山卫生部儿童健康项目主任Samuel Kargbo:“从疫情一开始,人们从我们这里得到的资讯就是无法医治的绝望。所以他们不去医院,去其他地方,找传统的疗法。对我们的医疗系统没有信心,跑掉了。应该让他们看到希望,一直在研发药物和疫苗,他们很快能获得药物,制止这场疯狂的毁灭。”

世卫组织说,有关疫苗的安全数据今年11月可以做出。如果证明安全的话,将立即在西非国家使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