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血案一审判决 案发现场视频曝光太迟遭质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9月13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9月12日,震惊中外的“3•01”昆明火车站砍人血案一审公开审理完毕,并当庭宣判。4名被告中,除唯一一个女被告被判处无期徒刑外,其余三人皆判处死刑。昆明血案现场视频在庭审过程中作为重要证据首次对外公布。此前,中共当局一直拒绝公开现场行凶视频,并因此遭到外界的强烈不满与质疑。

昆明血案一审判决 案发现场视频曝光太迟遭质疑

据中共官方媒体报导,9月12日下午,昆明市中级法院,对“3•01”昆明火车站严重暴力恐怖案件一审公开审理完毕,并当庭宣判。

中共官方宣称,由于受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2013年12月以来,被告人依斯坎达尔•艾海提、吐尔洪•托合尼亚孜、玉山•买买提、帕提古丽•托合提和已被现场击毙的阿卜杜热伊木•库尔班、艾合买提•阿比提、阿尔米亚•吐尔逊、盲沙尔•沙塔尔等八人,伙同依明•毛拉、玉苏甫•牙森、巴拉提•阿卜杜赛麦提、艾力•伊敏、萨拉木•马木提(该五人另案处理)纠集在一起,形成了以依斯坎达尔•艾海提为首的“恐怖组织”。

2014年2月27日,依斯坎达尔•艾海提、吐尔洪•托合尼亚孜、玉山•买买提因涉嫌偷越国境在云南沙甸被抓获。

3月1日中午,阿卜杜热伊木•库尔班联系不上依斯坎达尔•艾海提等人,阿卜杜热伊木•库尔班、艾合买提•阿比提、帕提古丽•托合提、阿尔米亚•吐尔逊、盲沙尔•沙塔尔遂商定在昆明火车站实施杀人计划。

21时12分许,五人持刀,从火车站临时候车区开始,经站前广场等地,肆意砍杀过往旅客,致31人死亡,141人受伤,其中40人系重伤。被告人帕提古丽•托合提被民警开枪击伤并抓获,其余四人被当场击毙。

法院最后以“领导恐怖组织罪、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伊斯坎达尔•艾海提、吐尔洪•托合尼亚孜、玉山•买买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实施杀人行为,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鉴于其在羁押时已怀孕,不适用死刑”为由,判处被告帕提古丽•托合提唯一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这个审判结果几乎没有什么悬念的庭审过程中,特别引起外界关注的,是当庭公开的一段昆明血案现场行凶视频。

“3•01”昆明火车站血案发生后,外界在震惊之余,纷纷对这起事件的诸多疑点提出质疑:为什么这6名男子和2名女子,从自己在西部边远新疆地区的老家,来到近1500公里以外的昆明,并在那里下决心要杀死尽可能多的人?现场行凶的五个人怎么能够在极短时间里砍死砍伤172人?

血案发生十天后,当局只公布了15个被害人的姓名。由于中国大陆现在买火车票需持身份证实名购买,所以外界认为当局完全可以在一天之内查清所有伤亡人员的姓名。但当局却对被害人身份还半遮半掩,不肯全部公布,这个现象也遭到网民的强烈质疑。

由于这起暴力袭击事件的作案动机、嫌疑人身份,以及是否牵涉国际恐怖主义等方面的讯息、证据都严重缺乏,外界呼吁中共当局尽快公布公开袭击现场的全程录像视频。然而当局一直拒绝公开相关的视频资料。而来自中共官方统一口径的报导,与来自境外新闻机构对该事件的描述与解释大相径庭,有的信息甚至截然相反。

因此,当中共当局在9月12日的庭审现场公开案发现场的视频资料后,海外舆论对这段姗姗来迟的视频提出了新的质疑。

有舆论质疑,是什么原因让中共当局顶着压力,硬是把这样重要的信息资料拖延半年后才发布?这样迟来的“证据”其可信度究竟还有多少?视频资料有没有被剪接过或经过其他技术处理?中共当局当初拒绝即时公开全程视频资料的背后是否暗藏什么猫腻?

昆明血案的两个版本

昆明血案发生后不到一周,《自由亚洲电台》在相关报导中援引一个不愿意公开姓名的在昆明生活的维吾尔族人称,去年和田市的维吾尔族人与中共警方发生了严重暴力冲突,导致几十名维吾尔族人死亡。之后,这8人就从他们的老家和田市逃离,他们多次试图从中国与寮国接壤的边境地区离开中国,皆未成功。中国警方逮捕了试图从莫亨附近的边境离开中国的其他30名维吾尔族人之后,他们放弃了尝试。

该消息源说:“他们不能返回和田,但也不能在昆明做任何生意,因为他们没有带身份证,而且新疆地区的警方还发布了对他们的逮捕令。”

他说,他们孤苦伶仃,后又听说新疆流血冲突事件不断增加,这让他们的绝望变成了杀人倾向。

报导表示,近几个月来,有100多名维吾尔族人在新疆发生的暴力事件中被警方开枪打死或打伤,当局称这些事件为“恐怖主义袭击”,但维族人的流亡组织则说,警方的所作所为与违法杀人没什么两样。

维吾尔族人讲一种属于突厥语系的语言,他们大部分信奉伊斯兰教,近来,维吾尔族与占中国人口大多数的汉族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

几乎与此同时,云南省党委书记秦光荣公开对中国广播网称,这8个人原先是想出国参加“圣战”,曾试图途经越南离开中国,云南与越南接壤,但没能“出去”,也不能返回新疆,于是决定在昆明发动“圣战”。

蹊跷的是,这篇引述秦光荣说法的文章发表后不久,又被该广播电台从其网站上删除,但之前已被其他媒体转载。

现在,昆明血案虽然随着一审判决的公告基本尘埃落定,但这起造成172人伤亡的暴力袭击事件给中国和世界带来的强烈震撼、冲击和影响还远未平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