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第441期(2014/9/21)

【新唐人2014年09月21日讯】【新闻周刊】第441期(2014/9/21)

提要
苏格兰独立公投 树民主文明典范;苏格兰VS英格兰 数百年恩怨情仇;东乌独立或自治 绕不过主权这道坎;ISIS恐怖威胁 离我们有多远。

苏格兰独立公投 树民主文明典范

这周国际关注的话题,莫过于苏格兰的独立公投,这个风景绝美,威士忌酒香醇的遗世独立的地方,9月18日举行了全国性独立公投,每个人用手中的一票,决定了是否要脱离英国,成为独立的国家,结果是,半数的人决定留下来与英国并肩而行,英国首相卡梅伦如释重负,英国欢欣不已,整个欧洲也大松一口气。当然,想要独立的人,难免伤心难过,但正如英国首相卡梅伦所言,这次公投让一代人的争论透过民主的方式解决,无论是独立还是留下,无论是欣喜还是沮丧,苏格兰独立公投不仅再度创造了英国民主的历史,也让世界看到,英国这个老牌民主国家,文明的典范

听到“不”独立的选票,确定超过50%的时候,反对独立的民众互相拥抱,大声欢呼,有些人甚至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身为“独立运动”领袖的苏格兰首席大臣萨尔蒙德(AlexSalmond),坦承落败,辞去首席大臣职务。

主张独立领袖亚历克斯・萨孟德:“我接受人民的决定,我呼吁所有的苏格兰人,遵从这个结果,接受苏格兰人的民主决定。”

总算没有成为历史罪人,首相卡梅伦总算松了一口气。

英国首相卡梅伦:“苏格兰人民已经说话了,且它是一个明确的结果,他们已经使得我们联合王国的四个国家在一起;而我也像其他数百万的人民一样很高兴。如我在(独立公投)投票期间所说的,看到英国分裂将使我(感到)心碎。”

为了争取苏格兰的民心,卡梅伦许诺下放权利,未来苏格兰议会将有权决定自身的税制、开支和福利,其他地区如英格兰、威尔斯和北爱尔兰未来也将拥有此权力。

这项历史性公投,投票率近8成5,在苏格兰32个选区中,反对独立的选票共有200万1926票,支持独立则有161万7989票,统独两派的得票率各为55.3%对44.7%,相差10个百分比,也确定苏格兰继续和英国并肩而行。

公投结果揭晓,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发表声明说,理解独立公投双方在辩论中表达的强烈情感,也知道公投结果给予苏格兰和其它地方民众带来复杂的心理感受…我们应该记住,虽然在(公投前的讨论中)我们提到很多不同的观点,但是我们共同拥有的、对苏格兰永恒而持久的热爱,将把我们团结在一起。

新唐人新闻周刊综合报导

苏格兰VS英格兰 数百年恩怨情仇

这次的公投,让人们意识到,这个美丽的不列颠群岛上的居民们,有他们自己独有的,不同于大英帝国的认同感。一般人说的“英国”,全名应该叫“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也就是“大不列颠暨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简称“联合王国”,这个王国以英格兰为核心,另外还有威尔斯,苏格兰和爱尔兰。其实这次争取独立的苏格兰,本身和英格兰就是不同的种族,苏格兰豪迈而直爽,英格兰优雅而拘谨,双方数百年来不仅有着激烈的角力,也有着休戚与共的命运,

威廉・华莱士:“如果我们赢了,我们将获得我们从未有过的——我们自己的国家。”

随着苏格兰公投日趋白热化,1996年的这部奥斯卡获奖电影,再次成为苏格兰和英格兰历史上恩怨情仇的科普片。虽然电影情节颇有些杜撰,但威廉・华莱士的起义,的确拉开了第一次独立战争的序幕,也成为苏格兰从英格兰独立出来的第一次尝试。

数百年来,这两个邻居虽然心存芥蒂甚至敌意,却又因为利益而互相制约。英格兰都铎王朝时期,这对邻居因为王室联姻有了血缘关系,却又因为信仰不同和王权争夺而明争暗斗。直到《1707年联合法案》,英格兰和苏格兰才正式合并成一家人,他们共同的姓氏叫做“联合王国”。这个结合虽然让双方有点别扭,但苏格兰需要仰仗英格兰的财大气粗,而英格兰似乎需要用和亲来安抚这个北边尚未被完全征服的民族。

婚后的三百年,趁著工业革命的大潮,借助苏格兰人的骁勇,大英帝国开疆拓土的荣光,和二战中的舆子同袍,让这对夫妻在同仇敌忾中对“联合王国”这个姓氏有了更多的认同感。

然而这种认同感因为二十世纪下半叶苏格兰工业受到的冲击而被波及,苏格兰再次出现独立的呼声。那一年是1979年,独立派未能获得足够支持。1999年,苏格兰有了自己的议会,可以在英国议会批准范围内对法律、财政、教育等进行立法。时隔三百年,今年9月18日的公投,让苏格兰人再次有机会考虑自己是要回娘家恢复自己的姓氏,还是留在夫家,享受大树下的荫凉。和过去几百年恩怨不同的是,这一次的选择没有武力与征伐,有的只是民主、辩论与思考。

新唐人新闻周刊综合报导

苏格兰真公投 VS 香港假普选

这次的公投,“统派”欢呼、“独派”失望沮丧,不过,无论结果如何,最珍贵的是,苏格兰人用自己神圣的一票,决定了自己的未来,这样的直接民主,在地球的另一端,香港,依然努力追寻着,奋斗着。

苏格兰和香港,翻开历史,都曾经在联合王国的版图下,1979年3月,苏格兰人第一次公投,决定是否建立苏格兰议会,因为投票率低没有通过,而同样就在这个月,港督麦理浩到访北京,会见了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确认邓小平坚决收回香港,这次会面被认为是拉开香港前途谈判的序幕,巧合的是,麦理浩正是苏格兰人。而苏格兰第二次公投,就是在关键的1997年,超过七成的选票,通过成立苏格兰议会,而此时,香港主权移交中共,这个曾经被英国统治156年的东方之珠,民主回归梦正酣。

第三次的巧合,就是今年了。9月18日,苏格兰人用公投决定是否脱离英国独立,走向命运自决。而就在苏格兰公投前不到一个月,8月31号,北京人大一锤定音,扼杀真普选,香港三十年民主回归梦碎,随之而来民间的占中抗命时代就此展开。

如果说,苏格兰和英格兰是闹婚变,那么香港和中共,就像一场反抗父权之争。苏格兰在绅士英格兰的温情慰留下,终于改变心意留下,而香港呢?原本父亲答应,只要回到身边,就会给予自主的空间,没想到是一场骗局,换来了严密的控制和自由的紧缩)从历史的轴线来看,苏格兰和香港,一个争取独立,一个争取自治,冥冥中竟有着不可思议的历史机遇和巧合,却也命运大不同。

住民自决 VS 国家极权

英国首相卡梅伦:“我们会致力举办公投,所以公投可以在苏格兰,也可以在苏格兰举办。坦白说,我很期待有那场辩论。”

2012年,英国首相卡梅伦虽然反对英国分裂,但为尊重苏格兰民意,经国会同意,于2014年举行苏格兰独立公投。苏格兰的公投采取“简单多数决规则”(simple majority rule),没有设置投票门槛,尊重多数的结果。只要是住在苏格兰16岁以上居民(包括外国籍)都有权参加,即使出生苏格兰,祖先是苏格兰人,但是不住苏格兰也没有投票,摆脱国族主义,做到住民自决。

中共声称2017年,香港可以普选行政长官,不过中共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草案却加了很多门槛,包括候选人只有2-3名,而且人选必须经过一个由北京掌控的提名委员会筛选得出,虽然香港基本法写明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中共给的条件就是

中共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行政长官必须由爱国爱港人士担任。”

连选择候选人的权利都没有,何来真普选?

香港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表面看来与普遍的菠萝包外表一样,你吃进去可能也觉得味道一样,但是里面得致癌物质,就是你每天吃一个的时候,到你癌症病发的时候,你便后悔莫及。”

北京承诺五十年不变,但短短十七年,就猪羊变色。

温情慰留 VS 反分裂法

一句句温情的慰留,温暖中带有恳求,这是没有投票权的英格兰人所制作的影片,就是希望苏格兰人念在数百年休戚与共的旧情分,不要离开。

苏格兰独立公投,相较于“Yes Scotland”的坚决豪气,统派的“Better Together”,口号弱了许多,毕竟要慰留人家,还得低声下气,好言相劝。就连首相卡梅伦,也紧张的频打温情牌。

英国首相卡梅伦:“我知道全英国的保守党,和工党、自由民主党的选民一样,都会对苏格兰说:一切由你们抉择,但请记住,我们希望你们留下。”

卡梅伦还把公投比喻成婚姻说,如果苏格兰离开联合王国,将是痛苦的离婚,他会十分心碎。

不舍得还有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但也只能淡淡的说,希望苏格兰人“谨慎考虑未来”,尊重苏格兰人的抉择。

没有谩骂,没有烟硝,不管结果如何,即使要分手,也可以很优雅。

中共人大封杀香港真普选,9月1号,中共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来到香港,泛民主派人士前往高声抗议,一一被抬离现场。香港三十年民主回归梦碎,任何对话、中间、温和路线,走到了尽头。

香港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其实很清楚,若果用这种方式选出来的普选特首,差不多肯定的廿三条立法必会进行,一旦廿三条立法后,我们相信香港里的异见便会进一步受到压制,香港市民所重视的自由、基本权利就进一步受到限制。

五十多名在香港各大学学者极度失望愤慨,发表“对话之路虽尽,民主之心不死”,温和派转向,占中成为普选梦碎的共同道路。

拉拢青年 VS 举报学生

苏格兰17岁选民库柏(Duncan Cooper):“我投赞成,因为我强烈认为苏格兰会有更公平和蓬勃发展的社会。”

苏格兰16岁选民曼森(Laura Manson):“我投反对,因为我不认为有助于苏格兰经济的独立,特别是苏格兰个体企业可能性。”

这次公投将投票年龄降到16岁,其中有3%是首投族。公投票上,他们被问的是“苏格兰应该是个独立国家吗?”,只要回答YES或是NO,就是这么简单的回答,也真够人百般纠结。因此,这群十六七岁的年轻人,也是统独两阵营积极拉拢的对象。无论是模拟公投、还是校内外的辩论,许多学生准备好为自己投下改变未来的一票。

口号:“抗命不认命、922学界罢课、重夺香港未来、抗命不认命!”

为了抗议北京扼杀真普选,学联与24间大专院校,9月22日一连五天,启动罢课行动,超过70位学者,将为罢课学生及民众上公民教育课。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现在进入了一个反抗的年代、反抗的时代。”

只是一股红色恐怖却笼罩学生,亲共团体“反占中”联盟设立热线电话,让公众举报参与罢课或占中的学生

公民党党魁梁家杰:“周融之流在香港做一些文革年代公开批斗、白色恐怖、互相检举的行为?”

民主嘉年华 VS 红色掀风暴

色彩缤纷的“公投蛋糕”出炉,你要哪一个?为紧绷的政治局势增添轻松的气氛,公投前的民众情绪仿佛民主嘉年华会,欢乐,喧闹,但也很严肃。

无论是从北海油田、国债、货币、加入欧盟等,独立和统一双方虽然立场不同、论辩激烈,但都能以民主和尊重的方式来探讨议题。

英国“卫报”在918公投前写了一段话,可谓此次公投最佳历史注解:“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应该庆祝这一场民主的胜利。这是世界上其他地方,可以向英国学习之处。”

“占领中环”的敏感时刻,8月28日,廉署人员到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及立法会议员李卓人的住所抄家。9月,黎智英被廉政公署传唤。黎智英被认为是汎民主派的幕后大金主,外界认为,廉政公署的抄家和传唤,意在“杀鸡儆猴”,另外,占中十死士之一的钱志健在信报长达九年的专栏也被封杀。

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我觉得香港很多市民现在会觉得好似白色恐怖,令很多人都惊谎。

苏格兰公投,在全球引起震撼,中共外交部嘴上说事不关己,但内心高度戒备。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苏格兰独立公投属英国内政,不予置评。”

官方冷淡,网民热络。

曹溪门下说“苏格兰公投让世界看到,英格兰没有制定《反分裂法》,没有将装甲车开上街头,没有将苏格兰首席大臣萨蒙德打成英奸卖国贼,更没有以寻衅滋事罪将鼓吹独立的公民投入监狱。仅凭这些,大不列颠,仍是日不落帝国!

黎学文:“苏格兰独立没成,英国是最大赢家,他向全世界示范了自己的自信与文明,显示了真正文明古国对人权和民意的充分尊重。”

苏格兰独立公投结果揭晓,反对独立的人,欣喜若狂,支持独立的人伤心沮丧,但至少这次公投让他们在历史上,打过美好的一仗。暮色下,大英王国的版图的旗帜飘扬,日不落国的大英帝国,虽然荣景不再,但是民主与包容所创下的典范,仍然发出耀眼的文明之光。

新唐人新闻周刊综合报导

东乌独立或自治 绕不过主权这道坎

19号,乌克兰政府与亲俄武装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达成和平协议,在乌东画出军事缓冲区,各自退兵15公里,确保非军事缓冲区有30公里宽,而长程火箭等重兵器也要后撤,战斗机更不得飞入此区,以确实遵守停火协议。新的和平备忘录旨在阻止冲突双方违反在9月5日达成的停火协议。在这之前,乌克兰议会通过法案,依据政府提案让亲俄罗斯的东部地区取得特殊地位,包括在3年期间可享有一定程度的自治。然而这对东部叛军控制地区实行自治的新法,却没有得到善意的回应,叛军表示不会动摇东部要求独立的决心。关于东乌独立或自治,在和平协议里还没有明确表态,我们先来看一段稍早的画面。

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于当地时间16号,向乌克兰议会提交了赋予该国东部地区有限自治权的法案,目前已经在议会获得通过。

此法案包括保护当地俄罗斯语言,允许由民间武装控制的地区自行选择法官,建立自己的员警部队和发展与俄罗斯的关系,但前提是维持成为乌克兰一部分。

乌克兰总统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表示,这项提案将为中央下放权力铺路,同时保证乌克兰“主权、领土完整及独立性”。

然而,由叛军自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副总理普尔金并不领情,他宣称,“乌克兰可以自由通过任何想通过的法案,但我们不打算和乌克兰结为联邦。”

自称为顿内茨人民共和国(Donetsk People’s Republic)的副总理安德列・普金(Andrei Purgin):“不,这只是一些让我们有连结的策略──他们通过一些法律,我们读取了,也对其作出评论。也许有存在一些点是我们可以去做讨论的。所以这只是一些我们可以进行评估的事,但最主要提到关于我们持续在乌克兰政治结构下的主张,对我们来说当然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普尔金说,乌克兰议会通过的是乌克兰的法律,“顿涅兹克共和国”有自己的“高级委员会”来制定自己的法律。

2014年4月7号,挥舞俄罗斯国旗的示威群众夺占了乌克兰东部顿内次地区行政大楼,示威民众在大楼大厅宣告独立。5月11号,完成公投。5月12号,发表独立宣言,要求加入俄罗斯联邦。紧接着,“卢甘斯克州”也根据全民公决的结果,宣布脱离乌克兰,成为一个主权独立国家。

根据数据显示,两地都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选民,支持独立。但是,这场被乌克兰总统谴责为闹剧的公投,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得到国际承认。内战还在继续。

乌克兰东部的叛军自今年4月以来一直与乌克兰政府军战斗,并夺取了东部地区的多个城镇,这一冲突已经造成3000人死亡。

顿内茨的居民,玛格丽塔:“这一切不可能很快就会结束了。无论我们仍是乌克兰的一部分或脱离乌克兰,都不会有停战的一天。他们宣战不仅是对反抗政策的人,而是所有人,所有像我们一样的居民。”

顿内茨的居民,叶夫根尼:“你知道这是一个严重的议题,政府官员应该要有更高一层的解决之道。但经过这些事件,当两方的人都被杀害的,并发生炮击。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乌克兰和北约组织(NATO)指控俄国支援乌克兰东部的反政府军,欧美各国从3月开始就陆续对俄国施加一系列的经济制裁。

乌克兰政府与反政府军的战争已经持续了5个月了,对这一代的乌克兰人来说,他们所要的,其实很单纯,那就是一个不被东拉西扯的主权国家、真正能够独立自主的乌克兰。

根据基辅、莫斯科、亲俄分离民兵与欧洲安全暨合作组织(OSCE)代表,在白俄罗斯首都签署所谓的明斯克备忘录,共有9的要点,分别是,

1. 卷进冲突各方相互停火,并遵守停火协议。
2. 双方军事单位须自9月19日起停止在前线活动。
3. 攻势行动和武器使用,都在禁止之列。
4. 在明斯克备忘录签署后24小时内,口径超过100毫米的武器必须后撤至距前线至少15公里,包括撤出人口中心在内,以建立至少30公里宽的停火区。
5. 人口中心禁用重型武器与军事装备。
6. 禁止在安全区边界埋设地雷,所有地雷必须清除。
7. 除了欧安组织飞机外,禁止军机与外国飞机飞越安全区上空。
8. 在备忘录通过的24小时内,欧安组织观察员代表团将部署于停火区。
9. 所有外籍武装团体、军事装备与好战分子和佣兵,将在欧安组织监督下撤出乌克兰领土。

这次达成的协议,是强化持续两周的停火协议,要求成立非军事区与所有外籍战士撤离。

ISIS恐怖威胁 离我们有多远

世界上一共有195个被国际普遍承认的主权国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国家只被少数国家承认,或不被任何主权国家承认。今年6月29号,一个伊斯兰极端恐怖组织宣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占领区建国,自称“伊斯兰国”,并声称要在五年内占领南欧、北非、西亚、中亚、印度和中国的新疆。近日,“伊斯兰国”透过网上聊天室征召“独狼”恐怖分子,到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等人群聚集的地方发动恐袭,并利用网站详细教导如何利用厨房日常用品制造压力煲炸弹。美欧的火车隧道也是这一恐怖组织的攻击目标。

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扛起武器,装上子弹,准备操练。

独特的是,这群军人是清一色的妇女。而她们面对的却是,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恐怖组织”──ISIS,“伊斯兰国”。

妇女准军事部队指挥官Colonel Nahida Ahmed Rasheed:“我们的妇女战士不怕IS……”

尽管基地组织首脑本拉登已经被击毙,但是,笼罩在中东地区的恐怖阴影从未淡去。

2006年10月,一个基地组织的下属极端组织在叙利亚成立。也就在2006年基地组织处于奔溃的边缘的非常时期,发生了一件现在看来是一件大事的事:一位名叫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的前逊尼派教士2005年被捕,并被美军关进监狱。

2009年,巴格达迪在大赦中被释放,2010年他接管了这个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并将这个武装组织改名叫伊拉克伊斯兰国组织(ISI)。

巴格达迪,被美国媒体称之为“世界上最危险的人”,甚至被视作恐怖大亨本•拉登的真正“继承人”。美国曾经悬赏1000万美元抓捕他,只有两张关于他的照片,对于他的背景,人们的了解依旧不多。

ISIS声称不仅要消除伊拉克与叙利亚的边界,还要消除约旦、黎巴嫩的边境,并且要“从犹太人手里解放巴勒斯坦”。从中可以看出,IS的概念中,宗教战争的色彩非常浓厚。

ISIS是一个严密的组织,下属9个委员会,其中的媒体委员会专门负责利用网络进行宣传。许多西欧国家的第二代年轻穆斯林移民受到感召,组织支持ISIS的聚会,拿起自制的ISIS旗帜并拍照记录,并将照片发到网上,以壮声势。

从领导人的哈里发封号、组织的名称、建国的愿景、结合社交媒体运作的手段,布鲁金斯学会分析员利斯特认为:“伊斯兰国”是2001年基地组织对美国发动恐怖袭击以来“国际圣战的最大发展”,“标志着恐怖主义新纪元的诞生”。

军事能力方面,美国中央情报局透露,ISIS的势力横跨伊拉克和叙利亚,自今年六月开始急剧增长,估计该组织可能已经达到3万名武装份子,比原先估计的多出三倍。其中有1万5000名为外国人,分别来自全球80个国家。

资金方面,ISIS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恐怖组织,总资产超过15亿美元。除了得到一些富有的阿拉伯国家支援外,ISIS于今年7月,夺取了叙利亚最大油田——亚欧马油田。在黑市以低价出售原油换取收入,估计每日可赚取高达100万美元

成员方面,ISIS的支持者、战士和盟友中,还有谁?伊拉克政府军近日突袭了巴格达迪在伊拉克的军事参谋长比拉维的家,将比拉维击毙,并缴获一些存储卡,里面存有该组织的内部资料,包括领导层的构成和分工等。发现,ISIS中,有许多是原来萨达姆的军人及其支持者。

这样一个组织,其手段,被称为“无法言喻的残暴”。ISIS此前在社交网站上公布消息,他们处决了1700多名政府军俘虏,并披露“现场照片”。而公开对两名美国记者和一名英国救援人员的斩首视频,震惊了世界。

但这不是ISIS首次展示他们的残暴。前不久,一名澳大利亚籍ISIS武装分子Khaled Sharrouf竟然让自己年仅7岁的儿子,双手提着被害叙利亚政府军士兵人头拍照,并将照片上传到推特上炫耀武力:“看,这是我儿子”。

“伊斯兰国”ISIS极端武装分子杀人如麻,手段残忍,令美国和多个盟国忍无可忍。9月,美国正式向ISIS宣战,称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等同于当初打击基地组织,是一场战争。这场战争,美国除了升级空袭程度,还组织“大联盟”,与世界各国联手,以支援伊拉克军队及叙利亚反对军,共同摧毁“伊斯兰国”。

美国人Oren Getz:“当然,我们必须要消除ISIS。ISIS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它是世界的威胁,是世界安全、美国安全乃至西方文明安全的威胁。”

ISIS的野心不仅在中东,他们还规划着5年之内占领西亚、北非、西班牙、中亚、印度次大陆全境乃至中国新疆。巴格达迪的讲话中,多次提到中国以及中国新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被排在了第一位。

主播:远在中东的恐怖分子,离中国并不是太远。据法新社报道,本周五在叙利亚-土耳其边境被打死的18名武装分子中有1名中国公民。在中国互联网上,多数民众对ISIS极端组织反人类罪行,表示强烈谴责,并且支持美国宣战。

好,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本期的新唐人新闻周刊。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