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玉海何以上了“皇家一号”的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9月22日,据《第一财经日报》引述知情人士的话称,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的落马,在整个河南公安系统引起震动,这标志着发轫于“皇家一号”夜总会案的河南省公安系统集体贪腐案件进入更深阶段。秦玉海落马的时候虽然已经脱离公安系统,但从他的履历看,他曾经执掌河南公安系统很长时间,“皇家一号”正是在这期间开业的。

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周廷欣、治安支队支队长王新敏、警令部查办处处长李宁等多名警察因在“皇家一号”案中涉嫌接受金钱及色情贿赂为其充当保护伞,于4月18日被双规。当时,《南方都市报》报道引述郑州市公安局一名警官的消息称,“皇家一号”案还涉及其他警官,人数有一二十人之多,没想到连秦玉海这样的副省级官员也牵连其中。其实,仔细分析,如此大规模的色情场所能明目张胆地经营,没有强硬后台是不可能的,秦玉海涉案不足为怪。

半年多以前,以东莞为发端的扫黄行动纵横中国,此次扫黄行动可谓雷霆万钧,所到之处无不披靡,即使是三四线城市,众多的娱乐场所也是关门大吉。原以为,涉黄场所只是少数,从关门情况看,涉黄场所俯拾皆是,大大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色情场所为何在各大城市泛滥?显然,跟经济的飞速发展和市场需求有关,更跟色情场所与公安机关的上下其手有关,倘若没有秦玉海这样的“大老虎”和公安机关充当其保护伞,色情场所绝不可能安枕无忧地长期经营下去。笔者有同乡曾从事色情经营活动,当时自以为还有点后台,结果被罚得倾家荡产,至今穷困潦倒。可见,从事色情经营,不仅要有后台,还得后台够硬,否则就会吃不完兜著走。

曾几何时,北京的“天上人间”夜总会被新任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一举拿下,拿下后发现,在陪侍小姐的电话簿上,竟然有多位省部级大员。不过,警方和官方媒体并未透露这些大员姓甚名谁,留给外界的只能是一个个猜不透的谜语。红透北京城的“天上人间”虽然香消玉殒,但其它城市的“天上人间”却依然灯红酒绿、莺歌燕舞。

“皇家一号”在郑州可谓家喻户晓,绝对跟北京的“天上人间”有一比,据悉,其硬体设施比“天上人间”更胜一筹。在郑州商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请客吃饭不到皇宫大酒店等于白请,请客唱歌不到’皇家一号’等于白唱。”不管是“皇宫”,还是“皇家”,仅听招牌,就能感觉到其奢华程度非同寻常。

“皇家一号”2012年刚开业时,“女公关”数量超过1000人,后维持在500人左右。模仿空姐举止,空姐必备的拉杆箱也人手一个。最差的“女公关”每月的收入都不会低于10万元。无需明察暗访,其实,只要知道所谓的“女公关”日进斗金的情况,就不难推断出“皇家一号”做的是皮肉生意,因为正规的服务行业绝不可能有如此高的待遇。

“皇家一号”红透了郑州城,并吸引著五湖四海的客人光顾。吃过桑枣的人都知道,桑枣由白变红,然后由红变紫,再不采摘就会由紫变黑坠落成泥。常言道:“人怕出名猪怕壮”,而盛之极亦是衰之始,“皇家一号”在火爆经营了一年多光景后,便在2013年11月初被河南省公安厅从新乡调集警察拿下。“皇家一号”的轰然倒掉让不少人拍手称快,也让不少人扼腕叹息。

“皇家一号”被查处成为了继“天上人间”被查处之后的又一宗娱乐大案,被抓捕的涉案人员达到一百余人之多。今年3月份,该案的133名犯罪嫌疑人被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据悉,涉案的8名警官当中,周廷欣和李宁都“借”过“皇家一号”的钱,其中李宁一次就“借”走200万元;王新敏则收受过贿赂;此外还有人被查出曾领着“皇家一号”的“小姐”坐飞机外出游玩。

不论是郑州“皇家一号”,还是东莞“太子酒店”,这些大型色情场所的背后,都有着复杂的政商交织情形,黑暗内幕难以尽述。不过,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它们都有警方充当保护伞,否则的话,东莞警方不会对央视记者的报警投诉置之不理,而河南省公安厅也不需要从异地调警突袭“皇家一号”。当然,如果秦玉海不在去年11月份彻底脱离公安系统,“皇家一号”的黑幕肯定也不会在今年揭开。

其实,很多人从媒体对“皇家一号”被拿下时郑州警方靠边站这一报道细节就能断定郑州市公安局就是“皇家一号”的保护伞。此案的涉案人员被媒体进一步披露,涉案者当中警察就至少占了8名,其中职务最高的正是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周廷欣。当时,很多人推测,此案的水可能远不止这么深,既然副局长涉案,相信局长即使清白也不可能不知情,可惜我们看不到局长被问责。现在证实,涉案者不仅仅包括副局长,还包括此前担任过河南省公安厅厅长的秦玉海。

为何秦玉海和这么多的高级警察拜倒在“皇家一号”的石榴裙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利益的诱惑,确切地说是暴利的诱惑。上面已经谈到几位警官“借”钱的事情,那些钱名义上是“借”,实质上却是给,不需偿还的。“皇家一号”为何出手如此阔绰?原来,该场所每年的收入高达两亿元。据悉,“皇家一号”未开业的时候就已经火了,曾在里面担任营销经理者透露,这个店还在装修的时候,单次充卡超过50万元的客户就有上百个。

诸如“皇家一号”这样的高档色情场所,因为树大根深,其安全系数显然要比一般场所更高一些。那些涉案的警官除了以“借”钱的方式变相受贿之外,还是“皇家一号”的常客,他们不仅在里面与“女公关”推杯换盏,还巫山云雨,甚至还带着“女公关”外出享受精彩的二人世界。

孔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扫黄打非”之所以引来杂音阵阵,其实并非那些批评和质疑者在赞赏和鼓励色情活动,而是希望官员和警察能在“扫黄打非”之前洁身自好,否则,贼喊捉贼只能证明他们比“皇家一号”里的嫖客和“小姐”精神品质更为不堪。秦玉海和众多警察因为“皇家一号”案落马,其他官员和警察当以此为鉴。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