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第442期(2014/9/28)

【新唐人2014年09月28日讯】【新闻周刊】第442期(2014/9/28)

提要
连环斩首刺激欧美 IS点燃反恐战争;揭秘“呼罗姗”:比ISIS更危险;石油大亨霍氏重出江湖 剑锋遥指普京;港生罢课持续进行 占中正式启动。

连环斩首刺激欧美 IS点燃反恐战争

观众朋友,大家好! 欢迎收看新闻周刊! 本周刚刚结束的联合国反恐峰会,一致通过了打击IS(伊斯兰国)的协议。面对一个比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更要残酷的极端组织,世界54个国家空前一致,决心联手对抗“伊斯兰国”。

英国首相卡梅隆:“伊斯兰国是一个恐怖组织,和我们以前打过交道的不一样。它惊人的残酷。”

美国总统欧巴马:“我们不会屈从于威胁,我们将证明,未来属于那些建造者,而不是摧毁者。”

法国总统奥朗德:“法国永远不过向恐怖主义投降。因为这涉及法国的责任,更重要的是,涉及法国的荣誉。”

加拿大总理哈伯:“当我们认识到有这一个必须消除的威胁,并且它涉及到我们自己的利益,我们会承担我们的部分。我们不会站在一旁观望。”

上周,西方国家中还只有法国响应美国发起的军事行动,向伊拉克的伊斯兰国组织发动了空袭。但本周以来,英国、澳大利亚、比利时、荷兰、丹麦等国相继宣布派出战机加入空袭行动。

除了伊拉克之外,美国已于9月23号开始,向位于叙利亚的伊斯兰国组织发起空袭行动。法国也表示有可能加入对叙利亚境内的空袭,而其他欧洲国家目前的空袭目标则仅限于伊拉克境内。

除西方盟国之外,一些由逊尼派穆斯林主导的阿拉伯国家也加入了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行列。

在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的科巴尼镇(Kobani),库尔德部队与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已经激战了一个星期。库尔德军还在抵御,但显然抵挡不住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进攻。

叙利亚库尔德人Yasin Ahmad:“他们见人都杀,包括妇女、儿童和最小的孩子,冲进每一个村子,根本不遵守伊斯兰的规矩,他们认为自己比上帝还伟大。”

科巴尼的叙利亚人纷纷逃往土耳其境内。土耳其方面说,在过去的几天里,已有16万难民涌入土耳其。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要求在叙利亚设立“禁飞区”,保护土国免受叙国空军炮火攻击。同时要求在叙利亚境内开辟一个“安全区”。

土耳其原本在对抗伊斯兰国的问题上,一直表现的非常低调。埃尔多安周六的讲话态度显然有所转变,他暗示土耳其或将在参与联军对抗伊斯兰国(IS)行动上,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伊斯兰国连续斩首两个美国记者,一个英国人、一个法国人,达到了在伊斯兰世界立威的目地,却也彻底激怒了欧美,连同他们的伙伴国家,点燃了一场新的反恐战争。

揭秘“呼罗姗”:比ISIS更危险

9月23日,美国联合阿拉伯五国对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 首次进行了大规模的空袭,使的却是一石二鸟之计。 (配地图) 空袭的目标除了位于叙利亚北部的“伊斯兰国”的大本营拉卡(Raqqa)及周边地区之外,还有叙利亚西北部的阿勒坡(Aleppo)地区。阿勒坡是“呼罗珊组织”的根据地。在此之前,外界几乎对“呼罗珊”这个组织一无所知。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够得上让美军如此大动干戈呢?一起来看一看。

9月23日,美军巡洋舰发射出的战斧巡弋飞弹(Tomahawk cruise missile)划破了的夜空。超过20枚“战斧”巡航导弹射向叙利亚西北部阿勒颇以西的地区。

这次的空袭行动十分保密,直到行动开始前几个小时,部署在红海的美军导弹驱逐舰才得到攻击阿勒颇地区的命令。

美国国防部作战部长梅维尔(William Mayville):“美军单方面执行了对呼罗姗组织的精确打击,这个附属于基地的恐怖组织盘踞在叙利亚的西北部。”

阿勒颇地区并不掌握在“伊斯兰国”武装的手里,而是“呼罗姗”的控制区。

美军这次精心策划的行动把世界的目光引到了“呼罗姗”这个鲜为人知的组织身上。

“呼罗姗”大约两年前建立,其中最可怕的人物就是它的首领法德利(Mohsin al-Fadhli)。

法得利出生于科威特,今年33岁,是基地组织的核心成员,也是本拉登的心腹。2001年,基地发动恐怖袭击之前,只有本拉登身边的少数几个人知道攻击计划,法得利就是其中之一。

法得利擅长使用高射炮和炸药,曾经在车臣与俄军作战,也曾前往阿富汗支持塔利班。美国情报组织跟踪了法德利至少十年,2012年确认他为“基地”在伊朗的领袖,并悬赏700万美元缉拿。

去年,基地头目艾曼•札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派法得利进入叙利亚。

与“伊斯兰国”组织不断在网上公布斩首视频的高调作风大不相同的是,“呼罗姗”的行动非常低调。尽管“呼罗姗”的人数不多,大约只有50多人,但这一组织的危险性却足以让美国紧张防范,因为其成员大多是前基地组织的退伍军人,久经沙场,杀人如麻。

两个恐怖组织更不相同的是,“伊斯兰国”目前的主要目地不是袭击西方国家,而是更专注于巩固自己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地盘,通过残酷的手段搅动阿拉伯地区的政治局势,从而扩展自己的力量。

让美国格外担心的是,法得利领导的“呼罗珊”热衷研究非金属炸弹,招募大量持有西方国家护照的伊斯兰激进分子,训练后再派他们回到西方国家进行恐怖袭击。

美国国防部作战部长梅维尔(William Mayville):“情报机构的报告指出,呼罗珊已经进入其攻击计划的最后阶段,攻击目标为西方,并可能是美国本土。”

美国已经严密追踪了“呼罗姗”相当一段时间,十分担心法德利与基地组织叶门分支“阿拉伯半岛基地”(AQAP)成员,号称“邪恶天才”的炸弹专家阿西里(Ibrahim al-Asiri)联手。阿西里擅长制造无金属炸弹。2009年他派自己的亲弟弟当自杀炸弹客,把一枚炸弹从肛门塞进体内,骗过机场安检。所幸,炸弹爆炸时,并未炸中攻击目标。

华府上周得到情报,“呼罗姗”有可能利用“牙膏炸弹”或或浸泡了炸药的“衣服炸弹”袭击美国客机,制造第二次911惨案。

五角大楼新闻秘书柯比海军少将:“我们有足够的情报,让我们高度相信,这个时间打击他们是正确的”。

危险迫在眉睫,导致了美国在这一波对叙利亚的空袭中,首先袭击了“呼罗姗”的训练营、炸药和弹药生产厂、通讯大楼和司令部。

有消息称,“呼罗姗”头目法得利在这次空袭中丧sheng,但美方尚未正式确认。

撰稿:周蕾

石油大亨霍氏重出江湖 剑锋遥指普京

尽管头顶高悬停火协议,东乌克兰的战火还仍在蹦着火星。普京政府在西方国家越来越严重的制裁中,开始为这场它一直拒绝承认的战争买单;同时国内的反战抗议声也越过了克里姆林宫的城墙……然而让普京头痛的事情还不止这些,他的老对头霍多尔科夫斯基(Khodorkovsky),从瑞士隔空喊话,要团结那些亲欧盟的俄罗斯人,一起把他这个万年皇帝掀下台去。

霍多尔科夫斯基:“如果俄罗斯一切都井井有序,那我无意竞选总统。”

除了公开发言,霍多尔科夫斯基在他的声明中说,他无意成立一个政党,只是希望通过“开放俄罗斯”这个网站,给向亲近欧洲、实行改革、挑战独裁集权的人们提供一个平台。

霍多尔科夫斯基:“如果想回到正常的政治轨道上,光把普京换下去是没用的。俄罗斯需要政治转型,必须从超级总统独裁回到正常的联邦政府的格局。”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接受俄罗斯“生意人FM”电台采访时回应:“没有理由发表评论。”

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发言人说,“开放俄罗斯”刚一上线就遭到骇客攻击。这个命运多舛的基金会其实并不是一个新生儿,早在2001年它就已经诞生,其创立者是尤科斯石油公司,这个当时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公司,当年产量占全球的2%,市值400亿美金。而尤科斯的创始人正是霍多尔科夫斯基。

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发迹开始与于戈尔巴乔夫刚刚改革的时期。他凭借精明的头脑,和一些被外界指为不太光彩的手段,让旗下的尤科斯成为俄罗斯最大的原油公司。2002年起俄罗斯政府启动了多项针对尤科斯的犯罪调查,2003年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但在进入拘留程式之后的十几小时之内即遭到以欺诈和逃税为罪名的起诉,随即尤科斯的资产被冻结。自2004年起,尤科斯的大部分资产遭到政府没收或低价拍卖,2006年6月15日宣布破产。并在日后用辗转贱卖的方式落入“俄罗斯石油公司”这个庞大的国企囊中。

眼看九年刑期就要到头,2009年2月霍多尔科夫斯基经历了第二次审判。这次的罪名和第一次的自相矛盾,却不影响法官将他的刑期增加至2017年。2011年,欧洲人权法庭判定2003-2005年尤科斯案第一次判决期间俄罗斯当局多次违反欧洲人权公约。 2013年底,也就是索契冬奥会的前夕,普京的一纸“特赦”令,结束了他在西伯利亚十年的牢狱生活。

俄罗斯前总理凯西亚诺夫:“这是一个缓和西方文明社会对普京治下的俄罗斯负面看法的重要一步。我认为这是特赦霍多尔科夫斯基的主要动机。”

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发迹虽然颇有争议,但他是为数不多的,敢于跟普京公开叫板的金融寡头。他曾在商业寡头和普京的会面上直指政府腐败;他出巨资资助一些反对派政党。他主张企业私有化的主张也和普京的想法背道而驰。他设立的“开放俄罗斯” 基金会每年向涉及教育、公共卫生、领导人培养计划和文化事业的项目及慈善事业捐赠1500万美元等等……他锒铛入狱之后,“开放俄罗斯” 基金会也随之搁浅。

然而十年西伯利亚牢狱生活似乎没有冰冻他的热忱。今年三月乌克兰革命期间,霍多尔科夫斯基出现在基辅独立广场。

霍多尔科夫斯基:“有人告诉了我,也指给我看了(亚努克维奇)政权在这里干了些什么。他们是在俄罗斯政府的允许下这么做的,已经有100多人死亡,超过3-5千人受伤。”

这一次霍多尔科夫斯基公开和克里姆林宫叫板的做法,被指违背了他刚获得自由时所说的不再涉足政治。此外,根据今年2月份俄罗斯刚刚通过的一项法令,曾有过严重犯罪行为的人,获释十年内都不允许竞选公职。就是说,他至少要等八年才能参加总统竞选。

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教授Valery Solovei接受《俄罗斯超越头条》媒体采访评论说,霍多尔科夫斯基此举是在测试水温,看政坛有多大可能接受普京之外的另一个领袖。这不是阵前侦查敌情,只是身処异地的,遥远的边境侦查而已。

港生罢课持续进行 占中正式启动

香港时间周六凌晨一点半左右,占领中环发起人戴耀廷,在添美道集会中宣布,正式启动占领中环,由占领政府总部开始。戴耀廷表示,占中所有的资源、纠察将会进场,呼吁所有支持民主的市民开创新时代,抗命的时代。占中的诉求包括,要求撤回人大落闸的决定,重启政改,以及特首梁振英重新交出反映市民真实意愿的政改报告,否则占中行动将会升级。宣布决定后,台下的市民欢呼。现在我们来回顾一下过去一个星期,香港青年学子的罢课等情况。

口号:“保卫香港、反对独裁。”

黑衣、黄丝带、沉默,不满,长长的黑布,寓意以黑布围城,力数中共政权出卖港人的罪状。

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但可惜我们现在的特区政府,有没有人说过一句说话,我们现在特区政府是完全都是中央的走狗。”

香港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如果不站出来的话,(中共)会得寸进寸,令我们仅有的自由价值都被剥夺了。”

年轻一代,站了起来。香港25个院校从9月22日起,发起为期一周的罢课。第一天,超过1万3千多名学生身穿白衣,系着代表追求民主的黄丝带,挤爆中大百万大道。

这是香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学生罢课活动。

口号:“香港我主场、抗命不认命、香港我主场、人大不代表我、抗命反筛选。”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罢课,就是施压反击的第一步;罢课,就是重新凝聚群众的启点;罢课,就是推动港人反思自身命运的开始;罢课,就是年青一代对上一代人群起抗争的呼唤,我们绝不认命,只因为我们誓要重夺未来,自主命运!”

罢课第二天,多名学者轮流上台讲课。晚上集会各团体轮流上台发言,有歌星以学生身份前来支持罢课,并以歌声表达对普选的诉求。

罢课第三天,现场举行超过20场公民讲座,傍晚五点,天主教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发表演说。

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我们不能让别人把我们当奴才,要怎样让这个奴化的制度不要过来,我们靠一个自己选出来的特首,靠一个我们选出来的政府,维护我们的文化。”

罢课第四天,学生要求与特首梁振英对话被忽视,4000名学生启程前往礼宾府,喊著“缉拿”梁振英,一路高呼“还我普选”。

罢课第五天,1200多位中学生响应,到达政府总部外集合。这是首次中学生参与的罢课。他们的诉求和担忧,都很简单。

16岁的抗议学生菲比・刘:“中国没有香港这么多自由……如果我无法看电视、不能用脸书、甚至只能读中国报纸,我担心没有更多自由。”

然而,就在周五当晚,学联和学民思潮在政府总部外围集会进入尾声时,突然有近百名学生冲进公民广场,遭到大批警员包围,多人被捕,其中,包括学民思潮的召集人黄之锋。

那么,香港乱局的背后,究竟牵扯着什么?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对法轮功进行镇压,而香港的法轮功一直公开正当存在,成为江泽民集团的“眼中钉”。于是,迫害元凶江泽民在2003年,试图在香港推行“23条立法”,企图以此取缔法轮功和其他反共团体,这个恶法,导致港人强烈反弹,香港第一次发生针对北京的50万人大游行。

中共对香港的高压政策,让港人逐渐对北京失去信心。而10多年来,江泽民集团在香港不断挑起事端,造成香港乱象。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江泽民的“大内总管”曾庆红就曾在港澳协调会上说:“香港越乱越好办”。

今年8月31日,张德江操控的中共人大否决香港“真普选”,引致全港愤怒及国际关注,香港局势紧张,点燃全民反共的烈火。“真普选”梦碎,港人选择站出来,“和平占中”,学生公民意识觉醒,走上街头罢课。

也就在上个周末,一帮具有特殊身份的人,假扮成法轮功学员,出现在香港铜锣湾的法轮功真相点闹事,其中之一的,就是被称为“港独分子”的张汉贤。据说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刺激法轮功学员,企图制造暴力事件,在已经紧绷的香港局势上火上浇油,制造混乱。这场闹剧在被曝光之后,狼狈收场。其组织“香港人优先”随后解散。

星期六凌晨一点多,戴耀廷宣布占中启动。

占领中环发起人戴耀廷:“占领中环正式启动。占领中环正式启动。占领中环正式启动。”

决定宣布后,台下的市民欢呼。香港接下来怎么走,我们将持续予以关注。

iPhone6 vs Note 4 苹果三星亚洲抢滩

作为全球最大的两家智慧手机生产商,苹果和三星在第三季末分别推出新款手机,这两款新一代平板智慧型手机的亮点,就是更轻更薄更人性化,两款手机都强调宽萤幕。苹果新款iPhone上市三天后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销售了1000万部,这看在三星眼里当然不是滋味。为了不让苹果专美于前,三星决定提前销售旗舰产品Galaxy Note 4,首发地点选在韩国本土和中国,可说是背水一战。

随着主持人的倒数,台湾第一家贩售iPhone 6的电信业者,点燃了苹果迷期盼已久的热情。

排队果粉Willy:“我们是从南部上来,高雄,我们大概7、8点就坐车了吧,然后中午吃完饭就赶快过来排队。”

9月26号凌晨0点开放排队,早上9点准时开卖。

台湾之星行销副总 朱晓幸:“总共会有现货400支,那4.7吋的iPhone 6是200支,iPhone 6 Plus也是200支。”

电信业者预估第一波开卖,至少会有150万支的销售量。

3C达人 蔡汉威:“Apple,吸引大家的地方,无非是像操作介面,还有应用程式。因为我觉得规格上面,并不算是它的强项。”

iPhone 6旋风同样席卷香港。9月19号首发当天,许多中国民众纷纷前往抢购,来自浙江苹果粉丝高价收机,但只买到小尺寸的IPHONE6,比官价贵了近一倍。

大陆游客:“贵,贵,有史以来最贵。这次国内没有首发,大家对它期望值蛮高,挺喜欢,特别是5.5英寸,都没有办法得到。”

外场甚至有炒家集团准备了450万港元现金,在中环收机,有的运回大陆售卖价钱甚至高达2倍。

日本与香港一样都是 iPhone 6 首发的地区之一,同样出现了抢购热潮。

美国苹果公司19号首发iPhone 6系列,首批开卖的九个国家及地区,有香港没有中国。

面对iPhone 6的来势汹汹,韩国三星电子也不遑多让,决定提前在中国与韩国本土开卖最新智能手机Galaxy Note 4,抢占苹果iPhone 6的市场空白,试图抗衡iPhone6热潮。三星力推的大萤幕手机Note 4,以兼具绘画和纪录功能的S pen来区隔市场,把传统的手写笔记文化带到数位世界。

首度将中国视为旗舰手机首卖地区,三星这次在中国“捷足先登”的举动,与三星目前面临的困境有关。《巴伦周刊》分析认为,目前三星在高阶手机市场中,被苹果新一代机款抢尽风采,随着iPhone 6创下惊人预购量,更确立三星手机已丧失魅力;而中低阶手机市场,又有中国同业与之竞争,可说是腹背受敌。

三星今年第2季在中国市占率,输给中国自创品牌小米机,最近小米机泄露用户通联记录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民众抵制购买,重创小米机在台湾销售量。三星能否趁此机会夺回中国市场冠军宝座,就看亚洲天后蔡依林代言的Note 4销售水准,这也是攸关下半年营运表现的关键。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Juniper Research公布最新研究报告指出,2014年全球智慧型手机的出货量将可达到12亿支,比起2013年的9.85亿支,年成长率达19%。未来这两大厂家在亚洲市场面临的竞争压力,不只是对手,还有其它厂牌后起之秀,竞争只会更加的严峻。

撰稿:黄千容
剪辑:黄千容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