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占中运动 民主之火难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01日讯】香港公民抗命运动如火如荼,许多银行界的人士也穿着高级西装前来参加示威游行,与以往不同本次香港学运延烧至香港主流。南加大客座教授“致命中国”作者安一鸣认为,本次的运动是香港人守住民主的最后一道防线。

香港民众在占中运动中的文明表现,获得国际社会好评。

“致命中国”作者安一鸣:“不仅和平理性,结束时甚至自行将垃圾清干净,因此马路上没有任何垃圾跟碎屑,他们回收水瓶,使国际社会十分尊崇香港。”

安一鸣认为本次学运有力的规划令他印象深刻。

“致命中国”作者安一鸣:“原本的占中日应定在中共建国日,本周三,十月一日,有些学生认为上周末是最佳时机因更多民众可参与,于是行动提前。”

本次公民抗命运动的领袖很年轻,主因是新一代年轻人思想与经历过文革的大陆人或逃到香港的大陆人想法不同。

“致命中国”作者安一鸣:“在毛泽东统治下很穷苦的民众,曾经历过文革,可以为了多赚一点钱可以闭口不言,但年轻一代的民众曾有过正常的生活,他们觉得这些理所应当,理应得到尊重,更独立。”

安一鸣认为,中共本次面对的是在民主制度下成长的年轻人,与二十五年被围困在天安门广场的大学生有本质区别,北京政府很难向当年一样武力镇压成功。

“致命中国”作者安一鸣:“他们从中环绕到弥敦道和九龙,通过社交媒体互相协调,他们甚至很聪明的下载可通过蓝牙共享的社交媒体,不需无线网络,即便政府关闭网络,他们仍可联络和组织活动。”

香港占中运动也很可能引起内地大城市追求民主运动的多米诺骨牌连锁反应。

“致命中国”作者安一鸣:“习近平会怎么做?他们对深圳民众的手段与香港不同吗?若如此,这一双重标准会被中国民众如何看待。”

本次香港占中运动迫使警方最终放弃使用催泪弹和胡椒喷雾等武力镇压,达到了很好的目的。但遗憾的是许多国家元首碍于跟中共的经济利益关系没有亲自表态。

新唐人记者李瑾萱、薛文洛杉矶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