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劲华:学生、占中、警察与键盘战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学民思潮及学联发起罢课,号召学生到政府总部集会,才令到“占领中环”得以提早启动。戴耀廷在前一天撰文,说“占中就是敲击那阻着香港民主向前迈进的石墙的第一槌”,但事实上,那“第一槌”根本是由学生拿起来,由学生去敲的。一身包袱的中产阶层,有怒不敢言。胆敢敲第一槌的,往往不是学生,就是工人。

学生是香港的希望,没有学生去敲第一槌,“占中”永远都只是空中楼阁。有人说学生的人生阅历不足,难以分辩是非。但在大是大非面前,根本不用考究谁在利用谁去获得政治利益,因为抗争的目的是为了反对社会的不公义,以及争取应有的公民权利。在这个命题上,社会的整体利益远远凌架于个别政治团体的利益,就算有人觉得学生想法幼嫩,看不清背后的政治关系也好,他们所做的都是为香港争取真正民主,根本没有不支持的理由。

占领中环

60年代,英国人的殖民地统治充满各总各样对华人和低下阶层的不平等与不公义:官商勾结、公务员贪污、华人受歧视、工人被剥削、军警暴力镇压(枪杀多名示威工人)等等,各种民怨加上大陆文革和种种历史因素,最终引至67暴动-罢工罢市、满街炸弹(炸死了不少警察和市民)、林彬被刺杀、政府实施宵禁,结果社会一片混乱,香港经济大萧条。

之后,香港政府推动了各种政制改革,廉政公署、社会福利、公共房屋、交野公园、地下铁路、新市镇、九年免费教育、增加行政局华人议席等等。这些都是好的变化,但这并非“政府聆听市民声音”的结果,而是既得利益者为了保障自己利益的结果。

只有既得利益受到动摇时,当权者才会为了保护自身利益而作出改变。英国人如是,中国人也一样。香港是亚洲金融中心,是中国企业融资重地,绝对不是可以随意替代的地方。占中就是以瘫痪香港这个金融中心来动摇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以求当权者作出改变。周末占中,受影响的只有菲佣。在广场上举高双手任警察施放胡椒喷雾、或热泪凝眶地跪在警察面前搏拉等等,那些正在食Brunch饮香槟叹鱼籽酱的大人物根本不会看见。

对于不少有车有楼、看TVB的离地中产,在电视上只会见到一群破坏社会秩序的愤怒青年。他们会以为这些“暴徒”有机会令他们失业、赚少好多、冇钱买奶粉、甚至成为负资产,要以大义去感动这群人实在是没有可能。

在两极化的香港社会,不可以靠“民气”。因为有多少要求政制改革的民气,就有多少希望维持稳定的民气,两股民气互相抵消,结果什么也没改变。因此,占中的时间,重要的是平日而非假日,只有能动摇当权者利益的“真占中”,才有机会为香港争取得到“真普选”。

香港警察

几十年来,政府一直为香港警察建立良好形像,警察在我们心目中,就像电影“寒战”中的郭富城与刘德华。事实上,香港警察的确是世界上最优良的警察部队,而他们的职责,就是维持治安、保障市民生命财产。而财产,绝对包括他们自己及其亲戚朋友正在供款的楼和手上的股票。

警察当然亦会有恻忍之心,也会有警员站在群众的一边。那么既得利益者如何确保在场的警察会和示威群众对着干?其实只要下令取消所有九月和十月份休假申请,再将服从性最高和脾气最差的警员派到前线通宵守卫,再加上人手不足,当指挥官下令武力拘捕示威人士时,就算如何“克制”,都肯定会出现火爆场面。

键盘战士

不少到场的人都会呼吁网民不要躲在家中做键盘战士,但在新闻机构越来越不可信的时候,键盘战士的角色将变得非常重要。近年出现不少走“维稳”路线的网上媒体,其文章不时在社交网络疯传,我相信不少人都曾经从长辈的Whatsapp收到这些文章。对于一些未曾深入分析事件的人,如果经常读到这些由信任的人所传来的文章,而没有看过其他不同立场的文章,就难以辨清事实真相。

当警方以违反《国际人权公约》的《公安条例》来拘捕在政总协助示威人士的立法会议员,香港只差一步就回复到1967年时,旧英国殖民地时代的高压管治。现在已是非常时期,无论网上网下,都应该为自己、为未来争取本来就应该属于香港人的“五十年不变”、“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不是提早30年就自愿“回归”。

网上网下,各司其职,希望港人能够团结一致,天佑香港。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