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流泪 ── 一封占领运动旁观者给香港公民的公开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破瓷碗的边缘我沉思了一千完瞬间

一千个瞬间成为一夜
黑色寂寞流下黑色眼泪
倾斜的暮色倒向我
我的双手插入夜
好像我的生命危在旦夕
对死亡我严阵以待
我忧虑万分
我想扔掉的东西还没有扔掉
~唐亚平 黑色眼泪

(原文为笔者在2014年9月30日早上给facebook朋友的信,标题后加)

这是一封的公开信,无论立场,写给我所有生活在香港、心爱香港的朋友。除了系黄丝带的以外,我知道,这里还是有一大帮没有转Profile Picture,持反对意见、或保持沉默的朋友。我的 fb 也没有系上黄丝带,这或许可以说明我的立场───对公共事感兴趣,但一直都是旁观者。上周六,在矛盾的讯息(一说是民暴,一说是警暴)底下,一如以往,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出门(是的,其实我算不上是声援…),引着我走进金钟。当时是晚上九时,知道海富中心对开天桥封了,亦听到友人报告说近演艺一带对峙气氛紧张,随时骚乱。于是我绕道中环,经大会堂到添马公园,却发现公园内人流疏落,轻易进入。里面八成人,都是学生或廿开的青年,或公园漫步,或坐在草坪上喃喃细语,感觉像去Ocamp、拍拖多于抗争。

当然,东翼比西翼紧张得多,但这班天真、贪玩的孩子搞抗命?我不相信他们真正明白何谓抗命,这场运动,既难以联想到暴力上去,同时亦想像不了什么实质成果。我没有留守,也不会留守,像游客般拍照闲逛后,草草离去。

真正的改变发生在周日下午。我根据消息,3时开始坐在龙汇道、分域码头街一带;首先听到警察在后面布防设路障,大会就立即呼吁民众赶上去坐下,跟他们对峙。我没有理会,自顾自的盘坐看书,烈日当空,混然而忘我;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回过神来,发现背后已经没有了动静。转身一看,人们已经站在干诺道行车天桥上!原来主要道路已被大量民众占领,警员彻退。于是我起来四处走走,然后沿着行车天桥,转进夏悫道,就在天桥的转弯处,我看到了远处奇怪地飘起了白烟,然后那些雨伞人点四散奔走。有些人由远走到近,奔上天桥,大叫“催泪弹”呀。催泪弹,Why!?,在事发现场,确有戴着眼罩口罩(但打着伞)的“专业”示威者,但也有背心短裤的小女生、婆婆伯伯、和急救站。我距离事发点应超过三百米,但大风吹来,还是感到了那剌鼻的意思──生理的反应只是这么的一点,但心里的眼泪却淌流出来了,这不单止是悲伤,还有着愤怒。

警察用对付暴民的武器对付眼下的民众,心里,立时想到了四个大字:“与民为敌”!我想,这也是香港公民共同的眼泪,被这枚催泪弹一激,哗啦哗啦地涌出来了。涌出来的,有民意、民情、还有藏在心底里,那难以遏止的,对‧香‧港‧的‧爱。是的,我感到我们的民意像水,民德像水。催泪弹一来,人群四散,风一过,人群四合;警察进攻,阻挠,人们提伞但不会反击,穿透不了的,就左右流动,默默地包围,越来越多,体积将越来越大。水无形而有力,有性而无心,这是香港人民之德:水往下流,虽是包而容之,但不退缩;不像火,所到之处,皆为焦土。当然,水是能破坏,但同时也能润泽四方。我希望自己和香港人都能保持着这个水性,危险来了,让它走过但不放弃。

在这里我要给争取民主、争取革命的朋友们道歉,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政治知识和觉悟去跟上你们的步路,现在我只想协助扳倒这“与民为敌”的政府,严格来说,是以操控“政府”这部大机器为恶的人们。如何建立一个更好的社会制度,我会交给更有智慧的人去想去做。另一方面,我也要给注重民生秩序褔址的朋友道歉,因为我虽然明白经济稳定得来极不容易,但我实在不能留在原地,什么也不做。无论是有投票权好,没有投票权也好,在现代社会,民即君,是至高无上的,如何能干的大臣,若公然侮辱圣上,能够容忍吗?大家都清楚知道,政府、知识份子,皆只是人民翼助;以公器侮辱人民,必需受到制裁。

当然啦,这绝不是说,我会走去推鐡马、抗命了。但是,我会走上街上,支援那些为香港流着眼泪的人们。

最后,给所有支持占领、反对占领、或不知道如何安放立场的香港朋友们:在这一片无序和混沌中,无论你愿意与否,旧的秩序,终归消亡;新的香港,将会诞生。在混沌中,新秩序正在成形,天堂地狱,一切皆有可能,而在还未尘埃落地之前,当下,就是你我的竞技场。

所以,无论你是反对或是支持,不要逃避,不要轻易地相信传媒和所有二三手资讯:(找安全的时候)走上街上,亲眼看看这究竟怎么一回事,然后作自己的判断和行动;也不要轻易地被代表:不要轻易地被传媒、政客、权力、甚至亲友所代表。因为,在尘埃落地之后,新秩序就是地上的法、星体的引力,并将改变影响所有此生此在的香港人的生命轨迹,远甚于你我的种种功名,和所谓退休保障!此刻,没有一个人能决定历史结局,但我们所有人,将左右历史方向。所以,香港的公民啊!请支持、请反对、请了解、请行动,但不要再轻松地无知地沉默地过活了。因为,若你不选择,别人将会替你的命运作出选择。

九时多了,愿我以上所说,皆是梦呓。明天醒来,发现一切回复“正常”。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