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柏:【占中】脱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叶刘淑仪在她的脸书页面发表鸿文,题为“占中行动没经周详部署,怎可能发生”, 被网友推介为“奇文共赏”,对她的逻辑思维,啧啧称奇。叶太还乐此不疲,在接受中外传媒访问时,一再强调活动组织严密,完全没有可能是自发性的行动。 她又尝试举例支持其看法:“那些街上的物资站,各类物品齐备,叠得比人还高,还是由‘鸡记’ 客货车运来的!”

由“鸡记”运送物资就一定不是市民自发,跟说保鲜纸、缩骨遮是攻击性武器所以要出催泪弹那一个比较无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由这一群跟时代完全脱节、刚愎自用的高官管治香港,用错误的逻辑作错误的决定,正正是造成今天这个僵局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

不容易受骗的新一代

今次这场民主运动,由学生带领,虽然都是十来廿岁的小伙子,但是个个思路清晰,通透、决断。相对于政府接连犯错、失误、自打嘴巴,学生组织包括“学民思潮”和“学联”,一路走来,所作的判断都有纹有路,进退有据,没有犯过什么错误,没有让敌人有口实的机会。这些表现,其中一个原因,跟他们生于互联网年代,有直接关系。

互联网在民间普及化,大概始于1994年前后。今天大约二十岁的年青人,自出娘胎,没有见过没有互联网的世界,他们谈天说地、交朋友、找资料、做功课、 看书看电影、甚至学乐器学化妆,全部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有不清楚、不明白的东西,可以Google、可以请教Facebook大神、可以上讨论区、可以 What’s App 问朋友,任何资讯,就在弹指间。权威,在这个世代,没有市场。今时今日,假如在上位者,还停留在以为传递讯息要在月饼盒里传纸仔,还尝试运用语言艺术解释有筛选的“普选”,仲够胆叫大家“袋住先”,sorry,我只可以讲,sometimes simple,too naive 的不是学生,是叶刘这些思维完全与这个时代脱节的高官。年纪轻不等于冇见识,你自己唔识,不代表年纪细的就做不了。请紧记:这是聪明的一代,这是不容易受骗的一代。一眼看穿,你们这班人相当有嫌疑。

冇夹过的组织能力

今天的学生、群众是很有组织能力的,说他们有幕后黑手,则又是非常脱节的思维。随着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要一呼百应,要传递讯息,要分配资源, 连电脑也不需要,有一部手提电话便可以了。

上周末“学民思潮”的黄之锋、“学联” 周永康和岑熬晖相继被捕;胡椒喷雾、催泪弹在金钟中环横飞,占中三子在政总呆坐,束手无策;最大可疑的幕后黑手黎智英、李柱铭等,亦都被困金钟。没有人,包括政府,可以看通全局。活动没有领袖,大家见步行步。在街上的奋力迎战,硬食催泪弹,就地取材架设土炮路障自保;按耐不住的,走上街头另辟据点,在铜锣湾、旺角静坐声援;在安全地方的市民心急如焚,键盘战士发挥作用,组织更新即时资讯、 做地图、 做物资表,甚至核实各类传言、谣言,互相提醒,互相打气…

活动的资源何来?假如一个晚上,可以有二十万市民走上街头,要堆满一个又一个的物资站,又有何难?有实力的支持者,可以call车叫“鸡记”送货,但是其实有更加多的人,是六樽水、廿包柠檬茶、一百个口罩、 三箱蕉… 蚂蚁搬家自己一手一脚抬到现场的。假如叶刘真的有心明白这个世界现在是如何运作的,可以试试由铜锣湾搭地铁到中环,就会亲眼看到一个个年青人,抬着一个个载满物资的纸皮箱,穿梭往还。

店铺生意受阻,不打紧,大家同坐一条船,店主纷纷提供免费叉电、冰水、冷气、洗手间、Wi-Fi、休息处。怕有人收钱搞破坏,不打紧,货车司机用自己的揾食工具当路障。

叶刘等人不明白群众是怎么组织起来的,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这样自发参与、组织过。夏虫不可语冰,一个从来只晓得左手接order,右手落order的人;一个只会不理是非黑白拼死为廿三条立法的执行机器,别人的真心付出,在他们仅有的逻辑,只可以用阴谋论去理解。

物极必反

有朋友说,直到今天,我们还没有赢到什么。对,梁振英还没有下台、我们还未有普选。可是另一方面,我觉得今次运动暂时一个最大的作用,就是警告政府什么是物极必反。 由占领中环,发展成占领铜锣湾、占领旺角、占领尖沙咀 (还有尝试酝酿的占领北区),正正表达了市民对政府各类民生政策的失望。物极必反的道理人人明白,就只有特区政府不明白。或者不是不明白,是不care。梁振英、陈茂波之流恋栈权位,因为有权,就有势,就有钱。民生疾苦,从来不在考虑之列。

香港人,撑住!在这个没有英雄的年代,我们可以依靠的,就只有我们自己了!

文章来源:主场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