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南都周刊》副总编:若无有效抵抗 香港变大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4日讯】香港占中”连日来不断升温,占中民众维权热情高涨,10月3日,进入第6天之际, 在旺角、铜锣湾现场突然出现反占中人士,他们对和平争普选的民众实施打骂,对女大学生性挑衅,这些行为激起全世界的谴责。原《南都周刊》副总编认为,如果没有有效的抵抗,香港会变成内地一样的城市。

3日在香港突然出现5千多从中国大陆来的暴徒,他们来到旺角、铜锣湾现场后,疯狂殴打、恐吓、辱骂香港示威民众,并打伤多位市民。一位在现场被打的香港女市民告诉《希望之声电台》,那伙暴徒是大陆人,不是香港人,每人得到5千元雇佣费,打人很凶,香港人不会这样做的。

《法广》表示,香港目前的局势让人焦虑,然而,香港当局以及真正掌权的北京能答应泛民派最基本的几点诉求吗?平息香港目前的紧张局势吗?对此,著名时评家、原《南都周刊》副总编长平对最后的结局并不乐观。他提醒人们注意北京当局在本质上和25年前并没有变化。

25年前,数万学生连续几个星期占领了天安门广场,1989年6月3日凌晨到4日,中共军队动用武力清场,用机枪扫射,坦克碾压广场上的抗议学生和民众。据美国白宫的机密档案显示,当时有10,454人被杀。

长平认为,北京这次对待占中,在本质上和25年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都是一党专制。从一党专制的特性来说,就是要牢牢地控制住社会。它对社会、对人民是不放心的。因为这个政权知道它的合法性随时都会面临危机,面临质疑。所以它必须全力控制住这个社会。哪怕他已经承诺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

长平说,8月31号人大作出的这个决定就是这样的一个体现,不是偶然的。所以和25年前一样,政府的性质是不变的,因而镇压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是极有可能的。

所有的类似的事件不管是国内的民众上街举牌要求财产公开或者是抗议环境污染,或者是香港发生的事件,这个政权脑子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暴力镇压,基本上就是这样一个系统性的反应。

长平说,当然要不要镇压,他们为了保住所谓的政权,一旦认为这是在挑战底线,他们是有可能做出这种决定的。

长平认为,作为专制政权,就是要不断地扩张权力,控制社会,这就决定了它以前的承诺不管真心也好假意也好,这种性质决定了它不可能允许某个地区实现真正的民主自治。其实在8月31号以前,可以说中央政府已经在各个方面逐步地把手伸进香港。

早在6.10香港白皮书,就已经引起香港各界强烈抗议 ,6月22日有近80万港人公投,七一有51万人游行抗议。据悉是江派常委张德江策划推出的,此后江派选择了江泽民生日8月17日策动反占中游行,8月31日人大否决港人要的真普选,撕裂香港,致使全港愤怒,学生发起罢课,梁振英并派警察镇压,港人前仆后继支持学生,发起占中及罢工、罢市行动。

长平分析,这一次的占中抗议活动让越来越多的香港人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专制政权下,民主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其实他们有一种强烈的,虽然没有提出港独的趋向 ,但是人心离北京越来越远。

长平:“有些人就远到甚至不想关心大陆的事情了。过去的香港人,特别是民主回归派,还很关心中国内地的民主的进程,希望中国内地的民主的进程往前走一点,香港的民主进程就多一点保障。但是现在他们的抗议,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抗争,很多人就是希望香港有他们说的“我城”状态。就是有自己独立的城市。”

长平认为,他们的矛盾之处在于:他们实际上的 抗议对象是中央政府,捍卫我城,这个矛盾,一方面使得他们的抗议很勇敢,甚至很激烈,另一方面又使得中央政府其实是占了一国两制的便宜,就是它毕竟导致一个政治的、社会的、文化的、地理的隔离。

长平说,这样就让中共当局仍然可以组织欢歌笑语的国庆庆典 ,而对香港激烈的抗议活动,他们可以置之不理,或者交给所谓香港政府来处理。但香港政府实际上有没有真正的权力和能力来处理这样一件事情,就导致中共有了一个很大的距离和回旋余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