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黑帮出动 能否黑倒香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10月04日讯】【热点互动】(1218)黑帮出动 能否黑倒香港?中共会不会开枪镇压?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香港“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的运动,今天已经进入第六天。对于香港人要求真普选、让梁振英下台的诉求,中共当局通过官方的媒体进行强硬的回绝,并且释放了镇压的信号;而就在今天,香港刚刚发生黑帮对抗议人群进行暴力相向。让我们先一起看一下来自香港的最新消息。

香港的雨伞运动迈入第六天,在旺角、铜锣湾等地发生暴力冲突事件之后,大会主办方呼吁市民转往金钟,共同捍卫这片土地。

入夜后,天空下起大雨,金钟再次化身为雨伞的海洋。多个团体代表接连上台,谴责中共动用“爱”字头特务组织和黑社会暴力冲击市民,包括性骚扰女性示威者。

口号:“停止性暴力威吓!警察严正执法!”

旺角、铜锣湾发生流血冲击示威者事件,有市民批评中共搞乱香港,梁振英是幕后指使。

香港市民苏先生:“现在是共产党骑劫国家,用钱收买他们来香港,搞乱我们和平的理念。”

香港市民:“梁振英昨天才说可以谈,但我听到电视台就反面,我觉得他配合得很好,旺角一发生这些事情,他就有这个反应。”

香港市民张小姐:“(梁振英)他在旺角找一些黑社会清场,我觉得很卑鄙,很贱。”

金钟集会途中,也发生多宗冲突。傍晚先有一名男子用鎅刀开铁马上绳索,欲搬走铁马,后遭便衣警员带走。另外,有一名怀疑是打人的中共特务,被集会人士围堵。至凌晨一点,警方藉换防为由,强行越过示威者的路障,双方爆发冲突。

有示威者声称被警方暴力对待。

香港市民:“这里,这里,还有脚。他们打我,踢我,只是打,全部一排。”

香港市民:“见到(黑社会)在街头打,他们都不拉人,甚至拉完上警车,街尾那边放人,我们说他们勾结黑社会,说他们可耻。”

暴力、催泪弹甚至黑社会,都没有让港人屈服,反而让他们的心更加连在一起,风雨同路。有大陆市民说,现在香港变成文革社会,中共对雨伞运动的打压,只会让更多人抛弃对中共的幻想。

主持人:在港人刚刚经历过港警的催泪瓦斯、还有辣椒水之后,现在又面临黑帮的攻击和暴力的行为,港人是否会因此而退缩?港人应该怎么办?那么对于港人的这种非常合理和合法的诉求,中共的中央政府是否会退一步答应他们的请求?或者中共是否会像当年1989年“六四”一样大开杀戒?

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的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参与讨论: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互动,Skype地址是:RDHD2008。今天我们有两位嘉宾,政论家陈破空先生和曹长青先生,二位好。首先我想请问陈破空先生,您在刚刚看到最新的消息之后,您有什么样的感触?

陈破空:这是中共对付港人的第二招、第二阶段。第一招我们看到了,就是港警莫名其妙的开始用催泪瓦斯、用辣椒水对付和平请愿的人民。因为在香港历史上没有,因为港人还是和平的、是有序的,甚至连卫生都是维护的。那么他去和平请愿的时候,甚至在撤离的过程就遭到催泪弹或者辣椒水的袭击,那个就是中共的特点,中共的特点就是所谓的“从重从快”,结果失败了,激起了更多的港人参加,大量的市民参加。

现在中共就是第二阶段,黑帮出动,这是符合中共的,黑帮一出动带来暴力,中共就是靠暴力起家和暴力维持的,这带有更大的中共特色,就红与黑登场了。这些黑帮我们看见了,来了有多少呢?在旺角来了1、200人,但是旺角早上的时候学生比较少,被他们围攻,学生只有100人;但是后来他们知道这个情况之后,涌进数万市民,反而把他们反包围了。所以就可以看到黑帮是不得人心,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就是说中共越是这么玩阴的,玩这套损招,人民越多。所以今天可见更多市民又站出来了,哪怕是倾盆大雨。就是说中共用了第二招,第二阶段用黑帮,也没有吓到香港人,反而激发了更多的港人站出来抗争。

主持人:曹长青先生,您认为黑帮出动能否黑倒香港呢?

曹长青:我觉得不仅黑不倒香港,而且吓不倒香港人民,反而适得其反。我看到任何的国际上、人类历史上,凡是动用黑帮来对付人民的政府,都是表示它最虚弱的时候,最无计可施的时候,也是最后的手段。包括我刚刚从台湾回来,台湾太阳花学运,有个从中共派过来叫“白狼”的黑社会的头子也来对付太阳花学运,结果怎么样?遭到了台湾人民一致的谴责,包括学生包围他,很多成人站起来保卫学生,所以完全不得人心。

刚才破空也讲了,香港的黑帮出动是200人,但是香港最多的时候示威的人数达到了14.9万人,接近15万人,所以黑帮毕竟是少数。所以动用黑帮来对付香港的学生、市民,我觉得只能暴露中共的最后一招,也是无计可施了,而且根本吓不倒香港人民。

主持人:谢谢曹先生。陈破空先生,我们看到这次香港人所表现的和平,和他们的文明素养,以及他们的智慧和坚定信念给国际社会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那么您认为这一次占中行动,它有什么样的特点?有什么让您很难忘的画面和景象呢?

陈破空:我们首先看到有占中、反占中,实际上8月份上演一场占中人士的游行和反占中人士的游行,这次又上演一场占中人士的抗议和黑帮反占中的出来捣乱。那么占中人士是什么呢?和平、有序,而且极其讲究卫生,保持街道的整洁,最高峰的时候,前几天是20万人,但是街道上一丝不乱。他们在保持卫生的时候甚至垃圾分类,非常耐心的垃圾分类。这个垃圾分类的处理一方面看到香港人的文明素质,看到香港人的价值,另外看到香港人的决心,就是这场运动要打持久战。

但是反过来,反占中人士上次就出来了,非常搞笑的是8月份就出来一批反占中,结果沿途扔汽水瓶子、扔香蕉皮、扔花生壳,满地都是!他们拿着五星小红旗晃来晃去,晃完了之后往地上一扔了事!刚才拿着很自豪,突然一扔。所以这个反占中人士一看,而且很多人士不会讲当地的粤语,就是从中共那边调来的,中国那边就是在海关上做文章,签证上做文章,把那个团体个人减少,把便衣警察、便衣的中共特务大量放入。而且有的人是不明真相的,拿了钱,这次拿了钱,上次也拿了钱,说是300块钱就可以进来捣乱。

所以这两种素质看来,一个是港人高度文明的素质,一种是中共这种势力的低素质,还有暴力,中共那边的暴力,还有港人这边的和平。今天早上看那个镜头,学生被围攻,学生根本没有还手,完全无动于衷,因为学生非常单薄、年龄很小,不还手,任由黑帮去发作,结果黑帮反过来被民众反包围。这我们就看到了两种价值、两种文明在这里形成了巨大落差。

主持人:曹长青先生,我们看到了这一次香港的占中行动和学生的罢课行动都受到了全球各地很多的声援和支持,那么这次行动给您最深的印象是什么呢?

曹长青:我觉得起码给我三点比较深刻的印象,第一个就是香港人的勇敢,他们勇敢的站出来要求普选,要求直接选一个特首,要求民主、要求香港人民要有政治选择权,这个勇敢的站出来经过各种媒体的报导,让世界听到了香港人民的声音,真正的心声,而且包括对中共当局的不满,抗议的声音。这个勇敢给人深刻的印象。

第二点就是这次香港人特别团结,这个跟25、6年前的中国天安门事件有一点不同。那个时候天安门事件,学生们要保持他们的纯洁性,知识份子不让参与、工人也不欢迎参与,要保持他们的纯洁性。但今天我们看香港,香港的学生和香港的民主派,以及各界市民、员工、工人都团结起来一致,各界联手,形成一个非常团结的局面,共同保卫争取民主的香港。这第二点。

第三点印象就是,面对镇压、面对催泪瓦斯、辣椒水、黑帮等等势力,香港人不退缩,不屈服,这一点显示了香港人的伟大。所以勇敢、团结、伟大,这是香港人民给世界相当强烈的一个信号和印象。

主持人:谢谢曹先生。今天我们的话题是“黑帮出动,能否黑倒香港?”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646-519-2879。我们先接一下纽约杨先生的电话,杨先生您好。

纽约杨先生:您好。我在香港有一个朋友,他跟我讲的是香港现在Facebook那些以外的东西都不可以用。然后我的问题是这样子的,要是情况跟现在一样,中共会不会用暴力?中国政府会不会用暴力的行为来解决这个问题?或者他们会用谈判的问题来解决这个问题?关于这个问题你们有什么样的看法?

主持人:谢谢杨先生,一会儿回答您的问题。接下来我们再接一下新泽西州彭先生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新泽西彭先生:在道义上我当然是站在占中这一边。但是现在很糟糕的一件事情,就是很多这里的华侨他们都不理解情况,我还跟他们有争论过,他讲你现在要添乱做什么?而且他们认为这个占中是添乱。我就这么告诉他,如果这个是添乱,也是暂时的。如果不反占中的话,反占中这些人难道不是添乱吗?他们不是幼稚吗?因为他们引用大陆的新闻媒体讲,说这些学生是受到蛊惑,是很幼稚的。那么我说这些其他的人难道不幼稚吗?对不对?

主持人:谢谢!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主持人您好!中国共产党老是搞这一套,它就不懂得年轻的道理,它如果也搞这一套,香港的老人也越不喜欢它,台湾的老人也越不喜欢它,纽约的华侨越不喜欢它,全世界的人都不喜欢它,它搞这个,越搞共产党亡国越快。你不相信我的话,等著瞧。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我们请陈破空先生来回应一下观众朋友他们的问题。

陈破空:刚才有位朋友讲到香港的Facebook不能用,但是现在香港有一个软件非常的流行,叫做“Fire Chat”,或叫做“火微信”,就是说这个不需要互联网它就可以上,所以每天有10万人在注册登记,同一个时间使用量是3万多,对香港的民主运动起到了非常大的联结作用。所以这个高科技的技术是中共怎么也挡不住的。

另外说中国政府会怎么做?中国政府现在摆出来不让步的姿态,《人民日报》这些社论也非常强硬,号称对这个特首是充分信任、十分满意,就连基本诉求—“特首下台”,都不接受。中共是觉得它吸取“六四”的教训,一步也不能让,一让就会让到底,所以它们非常强硬。

刚才有观众说,在这个强势下,说政府会怎么样?第一招是用港警,第二招是用黑社会,第三招可能用广东的警察去冒充香港的警察镇压;如果还不行,第四招的话可能用所谓的驻防解放军出动;再不行,第五招,就算出动集团军,所谓海陆空三军围堵香港,搞所谓的军事管制。这就是中共在考虑的事情,因为它们在各种各样的语言中号称要争夺这个管制权,实际上就是提前结束一国两制。

至于刚才第二位彭先生讲到说,有些华人说添乱。是谁在添乱?是共产党在香港添乱,47年来一直在添乱,在那边把香港变成了洗钱中心,江泽民的孙子在那打几个滚就是几十亿美金到手,徐才厚一次洗钱就是100亿,这就是添乱!而且把香港的房价炒高,把香港的物价炒高,香港的中产阶级、市井小民是苦不堪言。所以这一次爆发出来政治原因,还有很多民生的原因,就香港老百姓出来,所以真正添乱是中共!

中共今天在文章上讲“三个坚定不移”,说坚定不移的遵守“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又说坚定不移的维护繁荣稳定。实际上中共真正要坚定不移的就是要篡改《基本法》和“一国两制”,它坚定不移的就是要阻碍香港的民主发展,要坚定不移的破坏香港的繁荣稳定。所以它是最大的幕后黑手,它搞乱了香港。而且在这个之前,《环球时报》登文章刺激香港人,说香港激进反革派是纸老虎,又说你来吧,你来不了。它预计香港人干不起来,结果干起来了。现在也下不了台了,现在一下子又在那里哀叹对经济影响有多大了。

主持人:我想请问一下曹长青先生,就是刚刚第一位纽约杨先生他谈到的焦虑,或者他的顾虑,也是很多人比较担心的就是说中共有没有可能像当年1989年血洗天安门那样去对港人大开杀戒?您觉得这种可能有吗?

曹长青:我想谈两点,第一点,这种可能性非常小,或者不可能。第二,如果中共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重现天安门屠杀,那么屠杀之后,想达到像北京当年的效果,也达不到!

为什么这么说?第一点,今天香港和全世界的情况,和26年前天安门事件不同,就是香港有了新闻自由。当时的天安门事件所以掀起了高潮,就因为当时赵紫阳对媒体讲话,说媒体可以放松一点,说5月16日到5月20日戒严,这有四天,被称为中国新闻松动,开放100小时,全国的官方报纸都报导天安门广场的事情,所以才导致全国人几百万人走上街头。那后来有了戒严,它导致没有新闻自由了,人们才不知道情况。而今天香港完全不可能媒体被共产党全部控制,就是黎智英的一个《苹果日报》就可以把新闻全部传播出去,所以这个情况完全不同。

第二个就是今天有了网络,刚刚大家都提到手机、网络,上网、推特、脸书等等,这个完全无法控制。这从埃及的“茉莉花革命”,到利比亚,到今天叙利亚,到今天这个香港,都是用脸书、推特、电脑,包括台湾的太阳花学运现场直播,这个现代科技已导致中共只想封锁新闻,关起门来屠杀完全无法操作。即使中共如果真的屠杀了,那无法达到当年那种震吓,杀一儆百,整个把那个学运镇压下去的效果达到不了。

如果香港真的那样镇压了,经过全球媒体网络,包括人人都可以做记者,人人手机都可以拍摄,那个画面会激怒整个香港800万人民,惊动全世界。我觉得如果真的镇压,就不仅是香港获得民主的开始,也是中共倒台的开始。所以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现在要传播的不是中共要镇压啊、血洗香港啊、天安门事件重演这种恐惧,吓人的信息,而是要强调信心。今天香港的民主跟全世界民主潮流在一个轨道上,全世界都在支持香港。因为那是一个民主的呼声,要求人民自觉,要求人民选举,要求普选,所以应该鼓励支持香港人发出这个声音的。只有香港民主了,这种风气,这种民主之风才会吹进中国、改变中国,使整个中国走向香港,走向台湾,走向美国,走向民主自由这个潮流。

主持人:那我们看如果中央政府他们不退让的话,您认为香港人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呢?

陈破空:现在香港占中运动发起人有两个诉求,一个诉求就是取消那个决定,就是人大常会那个决定,关于那个假普选的决定;再一个诉求就是重启政改。那么学生有两个诉求,学生一个诉求就是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再一个就是要实行双普选,改变人大常委会决定。

那么从中共目前的态度来看,它让步的这个可能性都很小,尤其从它大大小小的社论,再加上习近平上任以来,他在打造自己的硬汉形象,他像毛泽东,像邓小平,像普京,所以他不想让步。那么这一次是不是香港事件又是他一个不让步的机会?但是如果他真的是这样提着花岗岩的脑袋往香港的民主之墙上撞的话,我想结果是可想而知的。那不仅在香港人那里,就将来治港是非常棘手,而且在世界人那里,形象也是非常的严重。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呢,就说这个香港人该怎么办?我想香港人是准备打持久战。因为香港在2003年打赢了一场,就是把这个23条让中共搁置了,那么后来董建华也提前被赶下去了;香港在2012年打赢了一场,就是所谓的国民教育,推广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爱党教育,被香港人顶回去了。那么香港人达到目的之后,他自动就撤退了,社会恢复平静。那么这一次香港人到现在看来还没有达到基本的诉求。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整个香港社会会打持久战。

主持人:好,那我们再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下一位是匈牙利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匈牙利王先生:大家好!接着陈先生的话说,我觉得应该淡化梁振英下台的这个话题,因为梁振英尽管是傀儡啦,从他的表现来说我认为还是可以啦!你如果真是让梁振英下台,你其它的诉求没有达到,中共玩这招,到时候你反而也不好办。其它的都应该坚持,但梁振英下台这个事应该淡化。突然间这个梁振英免去了,它给你再弄个傀儡,你更不好办了,你也不好下台了。我就谈这些。

主持人:好,谢谢!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藏人多吉先生,多吉先生您好!

纽约多吉先生:主持人您好!我就这样一个观念,就是最近我在《纽约时报》里面阅读了一篇文章,就是那个17岁的高中生,就是关于新一代学生对政府,然后对那个政治上面的看法,然后他们的那个行动就是为了将来的香港人也好,中国内地人也好,就是为了他们将来的民主所付出的努力。

主持人:好,谢谢。那我们再接下一位,新泽西州高先生的电话,高先生您好!

新泽西高先生:我有很多朋友在香港是做生意的,从李嘉诚,包括汇丰银行他们大量的资金界在前几年撤出,这已经把香港做成一个空壳。实际上这个空壳已经到来了,面临着整个香港的最底层人的,他们的生活的贫乏,学生的找不到工作。

而这些学生们,又是在前3年的所谓爱国、爱党教育里边,他们不懂什么叫爱党爱国。但是,这次终于知道了,警察们向他们施压,黑帮们向他们打击。所以我问过我很多香港的朋友,他们觉得这是香港的自由民主,也是台湾的自由民主,也同样是西藏、新疆,包括中国民主自由的号角,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谢谢高先生,我们来回应一下观众朋友的看法。

陈破空:刚才多吉先生提到这个香港17岁的民运领袖黄之锋,当然共产党在讥讽说“17岁的娃娃懂什么?”但是共产党以前有个刘胡兰,号称14岁入党,15岁就所谓的就义。

那好,你共产党有刘胡兰,那港人有黄之锋,看谁厉害?所以黄之锋所代表的就是香港,你看几乎是97左右出生的这一代人,就在这回归后出生的,完全不认同中国这一套,认同的是普世价值。

所以,这就看出来中共在香港没有未来。因为是不管是台湾还香港现在的年轻人,这运动最大的特色就是青年学生,就是年轻人站了出来,年轻人代表着这个国家、这个地方的未来。那我们可以这么讲,就是说,究竟看年轻人活得久,还是中共的老人活得久?究竟是中共的专制制度活得久,还是普世价值活得久?这个比赛是显而易见的。

另外,刚才高先生也提到,香港的经济受到的打击,除了中共在那里洗钱、淘空、官商勾结以外,最重要的是,中共从来不在乎香港的经济垮掉,香港的经济已经垮得差不多了。

中共在上个世纪,就搞这个省港大罢工,1925年到1926年搞了一年省港大罢工。而且他们自豪地宣布、自豪地宣称,把香港搞成了臭港、死港,这个香港共产党的领导人邓中夏、苏兆征策划的。而且当时是英国殖民地统治,他们就敢搞香港。就是它彻头彻尾的外部势力,中共是外来势力和黑手。

主持人:好,那接下来请问一下,曹先生您对观众他们刚才的观点,有什么样的回应?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看到这些和平占中的组织者们,他们除了有非常坚定的意志之外,他们也非常考虑所有参与人他们的安全。您认为如果中共当局用更加暴力的手法进行镇压的话,他们应该怎么办?而且他们有没有对策来避免流血呢?

曹长青:现在看到一个比较最新的消息传出来,好像中共有六个字的方针,对付香港这次占中环行动。六个字,第一个是“不妥协”,第二个是“不流血”。那不流血就可以想到了,他们想避免像天安门事件那样重演,他们觉得这是不可承受之重。因为这对中国的经济,包括习近平的政权,都可能是致命性的打击。

那它要不妥协,这个局面会怎么样?刚才有一个听众朋友说,不要把这个香港现在特首梁振英下台做为一个目标。我觉得恰恰把他下台做为一个目标,是非常正确的。因为香港这个民主不是一次就到位的,它经过了一个很漫长的阶段。

那第一阶段,就香港人那边抗议是什么23条,想剥夺香港人民新闻自由,23条破产了、流产了,没有实行。这一次,如果把香港现在的特首能够大家把他推下台,就给了香港人民相当一个信息,我们通过人民的抗争,可以获得相当一个阶段性的胜利。那下一步再推动这第3阶段,所以,我觉得这个长期的。

而且,我特别要强调中共无法用军队来镇压的。在当时那个新闻完全封锁、没有网路的时代,还有中共的38军军长抗命,还有很多军人不愿意镇压。今天,在这样一个信息流通的时代,那些解放军会到香港来杀害学生、杀害孩子吗?几乎完全无法操作的,中共的那些军官都可能不能执行。

第二个,你那个操作之后,后果怎么办?中国那些人可以因为是国营企业,都被迫地写检查、写道歉、写悔过书,完全改变、那服从当局。今天香港主要是私营企业,你让那些员工怎么可能来服从写检查、写道歉?他们是私营企业,怎么可能被中共一统化呢?

而且香港人没有经过以前中共完全的统治,没有那种党国那种教育,没有那种被屠杀,50年代文革那种屠杀的历史,所以,整个这个背景跟天安门事件不一样。

所以今天,我觉得香港人会坚持下去的,由于全世界的声援、华人的声援,还有一个巨大的,来自台湾的民主力量的声援,我觉得香港人民会坚持下去。这个球中共是很难办的,如果完全地不妥协,它下不了台。所以很可能是最后,香港现在特首下台,做为一个台阶,完全有可能的。

主持人:好,谢谢曹先生。那我们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加州的杜先生,杜先生您好!

加州杜先生:大家好!我非常赞成曹长青的讲话,因为那个黑帮,他们只是为了钱而出动,所以并不要担心这个所谓的黑帮。因为,人心那是最大的感召力,他们黑帮只是暂时为了一点小钱,但是人心是最靠得住的,是发自内心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共产党够胆这次再向香港开枪的话,我们这些移民到了美国、到外国的华人,也会丢下家事,然后回去跟它干到底。

主持人:好,谢谢。刚刚这位观众朋友谈到了,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我们也看到这一次,除了海内外的民间组织和团体个人,对香港占中行动进行声援之外,很多的国家的政府,比如像英国、法国、美国还有日本,甚至联合国的潘基文,他们都对此发表了严重关注的声明,而且要求给予香港他们的民主,让他们能够有他们自己的自由。您认为如果中共真的是行使更暴力的这种手段的话,国际社会会怎么反应呢?

陈破空:现在国际社会,根据我看,倒是有乐观的一面,有不乐观的一面。乐观的一面就是,把香港问题当成像乌克兰问题一样的引来重大关注。但是像美国政府、英国政府表态都还是,像美国政府说“不选边站,它支持民主”;那么英国说“支持普选”,但不是说有统一的标准,就是说表态还不够强度。

那么现在关键国际的惯例就是,如果中共滥做的话,西方会制裁,但是中共会跟俄国结盟。但是西方的制裁会有一个有效的时间,这跟以前不一样。“六四”的时候,制裁一个国家、制裁一个行业,西方的制裁会针对个人,针对中共领导人个人。

比方说冻结他们在国外的资产,因为,他们现在在海外有很多资产、离岸公司。如果冻结他们的资产,不仅是对他们经济上毁灭性的打击,而且会让他们在中国人面前出丑,这样的话可以动摇他们的统治基础。

主持人:好,那曹长青先生,您对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呢?

曹长青:我觉得第一个,今天中国跟国际社会的经济连结,比25年前非常的全面,如果中共敢于动武的话,那中国的经济会重创,它不可承受的。你像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立刻变成稀里哗啦,完全贬值的,中国不可承受。

第二个,今天中共高层那些人跟邓小平时代也不同了,完全没有那种承受力。无论是政治结构、这个经济原因,都不可能,它不敢采取镇压,包括香港人民这种展现这种英勇,也使中共会考虑的。我觉得关键是坚持下去,只要坚持下去,就是成功,就是胜利!

主持人:好,谢谢曹先生,也谢谢陈破空先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的参与和收看,我们会继续关注香港占中的进展,我们的新闻节目也是每个小时,都有最新的消息给大家观看,谢谢各位收看,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