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文:警黑合作的后遗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给仍不想沾染政治的朋友:

我明白,政治离日常生活很远;所以我只谈每天在我们身边的警察。

曾几何时,我相信警察是正义化身;甚至他们向群众施放催泪弹时,我纵是愤怒也还是为他们说过话;直至昨天,无话可说了。旁观暴民伤人捣乱,护送疑犯离开现 场,这还哪可以用维护秩序的警察“天职”来开脱?当警黑合作可以赤裸裸地上演在光天化日之下,我们的世界将会变成如何?想一下,也心寒。

不要幻想占中之后一切会回复正常了。这次警黑合作,等于警务处和政府欠下黑帮一笔债,债是要还的。将来我们大白天在街上不小心踩到黑帮的鞋子,被打了一 顿;报警,他不用落跑,待警察来到,把他带到另一个街口就可以上的士离去。抓他吗?他就公开警黑合作的往事、一拍两散。以后,每天在我们身边巡逻的警察, 哪怕是有良心的,也将没有底气去做履行公义的执法者,而极其量只能做一个息事宁人的和事佬。闻名世界的香港治安,原来已经一去不复返。

曾经辉煌的警队,为何落到如斯田地?须知道,警队讲求服从,所以警队的“灵魂”就是警务处处长。这个灵魂自由吗?不,警务处处长是需要由特首提名、中央任 命的,于是又服从于更高的意志。这些意志要将警队的权力断送给黑帮来换取对市民的非官方镇压,从而巩固自己的权位;身居其下,但高薪厚职的,为何要反抗? 即使想反抗,又如何反抗?更遑论我们这些升斗市民,看着警队被当权者强奸,呕心之余也为将来的社会秩序而担忧,但除了拿着雨伞悲鸣,我们还能做什么?

明白了吗?在一个不民主的香港,看着特首和中央强奸警队,我们只能空有忧愤但无可奈何。那你明白,为何人民要占领香港了吗?

--转自评台 PENTOY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