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云:朝鲜的异常动向只有两个可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一个比奴隶制还残暴黑暗的国家朝鲜正在吸引全世界的关注,因为封闭到黑灯瞎火,人们只能摸黑辨识,比雾里看花还不靠谱。但有一点是不容忽视的。它的最高统治者金三胖一个多月没有现身,而且腿脚出了毛病,他可能前往就诊的医院也警戒森严。他到底怎么了?不得而知。而权力仅次于他的三个最高家臣竟然闪电般来到敌国谈笑风生,还搞出一个神秘细节,与敌方长官耳语,传递一张上面写了啥文字的A4纸。这其中难道就有惊天的秘密?双方还约定在这个月的月底或者下月初进行关于两国的友好合作和统一的谈判。几月前,几天前,还在咬牙切齿地叫嚷,要不惜一切代价统一南方的无赖国家,怎么一下子堆下笑脸来谈友好合作和统一问题?变脸比翻书还快?朝鲜是不是变天啦?

变天似乎是一切类似朝鲜这样的国度的自建立以来挥之不去的梦魇,自打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诞生起,时时刻刻担心的就是变天,后来换了新词叫和平演变,再后来叫颜色革命。这成了第三波以来民主浪潮的一个最时髦的名词。可是在发达文明国家就没有听说过什么防止变天,和平演变和颜色革命,这成了极权和集权国家的专利。这个事实也表明,宣称实行最先进的政治制度,最代表人民最大最长远利益的政权,极其不稳定,时刻处在崩塌的危险中。而造成这个危险、威胁这个政权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它不断念叨的人民。当今世界没有人怀疑,在东北亚12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约2500万朝鲜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也是处在人类自有文明以来最野蛮的非人状态中。它的野蛮非人级别超过了古今中外无论什么个人或集团、任何一种方式的统治。历史将证明,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书写的就是1948年9月9日建立支撑到现在的朝鲜。然而,令人怦然心动的是这一页也许正行将掀翻过去。要么是变天,要么是颜色革命,要么是和平演变,三者必居其一,但无论是哪一种作为朝鲜变局的确定词,结果都是一样的——2500万处在野蛮非人状态的朝鲜人民将迎来真正的解放。

最理想的变局方式,那就是窃据共产主义革命果实的世袭的金家第三代被废黜了,金家王朝被摧毁了。统治集团也就是金家王朝的家臣中杀出一彪人马,精心策划,秘密串联,进行了一场宫廷内的逮捕和暗杀,推翻了这个王朝,金三胖或者被圈禁,或者已命丧黄泉。家臣们终于舒了一口气,但是暂时却不能公开,只能悄悄地干活,在联合了拥有足够能力——首选韩国和美国——排除任何企图干扰、插足这个正在发生历史性变革的国家的势力以后,他们才能宣称朝鲜的解放。这是一个亚洲极权政权完结的特殊方式。亚洲政治比欧洲政治更充满阴谋,因而颜色革命的方式也更具有传奇色彩,采取出人意料的方式是不奇怪的。

最戏剧性的变局方式,也许金家的三代传人故意“神隐”一段时间,他深入思考了人生和政治,大彻大悟,追求目标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暗地策划了这场有益于民族和解彻底走出自身困境的行动方案,决意抛弃祖父辈打造的联盟,化敌为友,弃暗投明,投入文明世界的怀抱,来一个洗心革面的转变。毕竟他才31岁,人生的道路还很长,与极权主义捆绑的60多年悲惨的历程实在是不堪回首,自己何必做一个毫无意义的殉葬品呢,况且政变和变天的恐惧使他一刻也得不到安宁。而主动变革仍然要防止祖父辈盟友的干扰和插足,于是只在背地里悄悄进行,并故意放风,给人政局不稳的假象。采取这种方式变革,步伐不会很快,人民要告别苦难日子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

除了这两种,再没有别的可能。总之,朝鲜正在发生惊人的变革,无论是金家被灭,还是第三代的基因突变,对2500万朝鲜人都是福音。与此同时,在这个世界上获得自由的人们陡然增加了2500万,相对被剥夺自由的人们陡然减少了2500万,让那些还在专制统治下呻吟的人们看到了希望。毕竟,对于迷恋极权统治的利益集团,变天、和平演变、颜色革命都是如影随形,是他们摆脱不掉的命运安排,最终不是采取苏联东欧式,就是采取即将揭晓的朝鲜式,纵然形式有异,结局总是一样的,那就是摧毁或者和平终结极权,把自由还给人民!

文章来源: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