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面对历史轮回 习近平的能与不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10月07日讯】【世事关心】(307)面对历史轮回,中共的能与不能:香港雨伞运动,让中国和香港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

香港沸腾,中南海头疼

世界聚焦香港! 一排排雨伞撑起普选的希望,手机的光海点燃民主的理想。25年前香港市民支持北京学生的民主运动;25年后香港的市民和学生!梁振英处境艰难、中南海深陷难题、香港和中国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

大家好。这里是《世事关心》,我是萧茗。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周,香港的形势可以用风起云涌、目不暇给八个字来形容。大中学生发起的罢课活动迅速发展为市民参与的示威集会;又立刻扩散为占领全香港的群众性广场运动。香港人一直被看作趋利、务实、和对政治冷漠,但在短短几天内港人喷薄而出的社会责任感和政治热情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不管是特区政府、北京当局、国际社会,甚至是“占中”运动的发起人恐怕都没有料到局面会以一种爆炸性的方式发展。沸腾的香港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中共会如何应对这个前所未有的难题? 中港互动又会对中共体制产生什么影响?这集的《世事关心》让我们来关注。首先,让我们跟随新唐人记者的镜头,简单回顾一下香港的抗争过程。

这一幕是《世事关心》的记者9月28日下午6点左右在香港特区政府外拍到的,这一幕作为历史的定格将被许多人记住,因为它不仅是占中运动启动后,香港警察首度采取镇压行动;还是自1967年之后,香港警察第一次对市民施放催泪弹。1967年那次是香港的亲共人士发起的工潮和暴动,示威者用汽油瓶、石块,乃至用安放炸弹和打黑枪的方式和警察对抗,然而这
次警察面对的是和平示威者,他们提出的要求是:特首下台,人大撤回筛选特首候选人的决定。

女市民:“警察使用催泪弹,是我没有想像过的。”

学生:“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催泪弹的威力,当时示威者其实没做任何事,但是依然释放催泪弹。”

除了催泪弹之外,香港警察还有另一样得心应手的武器——胡椒喷雾,在9月28日白天的警民对峙中已经被派上用场了。由于胡椒喷雾在早先多次使用过,所以这次走在最前线的抗议学生和市民也是有备而来,他们戴上护目镜、穿上雨衣、撑起雨伞。正是这一排排的雨伞为这次香港的公民抗命运动赢得了“雨伞革命”、的昵称,自从茉莉花、太阳花之后,雨伞——成了广场民主运动的新标志物。

也许是有了雨伞的遮挡,让香港警务处长曾伟雄感到仅仅使用胡椒喷雾剂已经不够有效了,于是在下午下达了向人群施放催泪弹的命令。从9月28日晚到29日早晨,警察共在9个地点发射了87枚催泪弹。不过事与愿违的是,本想驱散示威者的催泪弹起到了完全相反的作用。数以十万计的市民走上街头。香港局势的爆炸性发展已经不能用“占中”运动来定义了,而是占领全城——旺角、铜湾、金钟广场等多个闹区都被抗议市民占领,单是在旺角9
月30日晚上就有大约8万人聚集。市民的怒火被警察的暴力所点燃,但他们的行为却是相当平和的,广场上的成千上万人举起双手,向警察表示和平,蔚为壮观。在如此大规模的群众运动中出现这样的场面,用CNN的话来讲:protestors are freaking nice—— 示威者超级友善。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我是中文大学的xxx学生, 我这次和警察没有对立的,我一直的态度都是讲和平,我要求特首梁先生出来讲清楚,正面回应,不要回避。”

但是梁振英并不想与抗议者正面对话。自从矛盾激化以来,梁振英的第一次正面回应抗议者是在10月2日深夜的记者会上。他强调不会辞职,但会委派其副手尽快与学生会面。

但抗议者随后等来的并不是政府高官,而是所谓“反占中”人士的拳脚相加。从10月3日晚上8点开始,一批自称是旺角当地居民和反占中的人,对旺角留守的抗议者进行冲击,场面一度混乱,有多名抗议者被追打,并且有人受伤。而警方的反应则被占领活动的支持者批评为迟缓、以及纵容暴力。

萧茗2:谢谢《世事关心》的记者从第一线带回来的画面。香港公民抗争运动进行时,到星期天本期节目截稿为止,占领活动仍在继续。占中者,反占中者和警察之间的对峙冲突时有发生。现在听一下本台资深评论员文昭对形式的分析。

萧茗:“现在已经有一些反占中出来,与和平示威者发生冲突,有批评说警察纵容暴力,以及想借机清场。你认为这些因素会对示威的发展起什么作用?”

文昭:“从这次雨伞革命的进程看,当局每欠打压的举动都激发了更多人上街。现在全世界都看到,首先使用暴力的是所谓的反占中者和亲共人士,也明确了这当中有黑社会成员。但是我不认为有冲突失控的问题,原因是反占中者是当局和亲共团体动员来的,让他们闹他们就闹、让他们不闹就不闹。特别是有了前面反占中签名和游行的闹剧,更可以确定反占中活跃分子其实只是牵线的木偶,给当局干脏活的工具。市民基本是和平的,如果反占中者闹得凶了,当局觉得危险了可以随时往回收。所以如果真的局面失控,也是当局让它失控的。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的坚持确实是有必要的,如果你被黑社会吓回去了,今后黑帮就可能招摇过市成为维稳力量,政府就会延用这种经验对付给政府找麻烦的市民。那时候就不仅是个普选不普选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都沈沦了。”

萧茗:“你认为这一轮的公民抗命运动能达到怎样的成果呢?”

文昭:“首先是作为香港全民的民主教育活动、作为给全中国的一次公民运动的示范,这个成果已经达到了。其次,中共在香港失尽人心,对港政策已经彻底失败,最差的情况也是明年立法会铁定会否决人大的这个方案,将得到民众的高度支持。另外我觉得这次运动还应该能达到的成果是:公民组织得到锻炼;未来的政治精英的苗子在运动中崭露头角。更具体的,我认为必须要迫使当局沟通对话,作出一定的协商让步,没有具体的收获,运动是不应该退场的。从长远来说,公民不合作运动要成功,必须能相当程度瘫痪当局对社会的管制能力,只有政府干不下去了,才会和人民对话。特别港府的背后是中共这个毫无道德感可言的政权。那这就要求不仅参与运动的人数要多到这种程度,还要求运动有相当的组织性。对于香港人来说,未必能毕其功于一役。89年的一个教训是,学生、知识分子、市民、体制内的改革派之间,缺少有效的对话使得对运动的前景达成接近看法,更缺少策略上的协调。如果香港的雨伞革命能在民主运动的内部达成这样一种协调机制,将成非常大的一个成果,从香港市民体现出的理性和素养来看,应该是完全可能的。”

国际社会对香港的沸腾做何反应,中共是怎样应对这个崭新的难题的? 下节回来继续探讨。

萧茗:香港不仅是中国的一个特区,它还是世界级的金中心、是一个高度国际化的城市。香港局势戏剧性的发展不仅是中国的事,而且也是国际性的事件。北京当局和国际社会对此是如何反应的呢? 来听一下雪莉的综合介绍。

雪莉:谢谢萧茗。香港的风云突变是世界媒体的头条,除了中国大陆。对于香港局势的意外发展,中国大陆的媒体一开始表现了令人尴尬的沉默。9月28日,就是“占中”运动提前启动的那一天,《新华网》的头条标题是《严把改革方案质量关、督察关,确保改革改有所进,改有所成》。隶属于中新社的《中国新闻网》的头条位置是同一话题,随后关注的是《上海自贸区一年发展总理点赞》、《中央严禁党政机关到21个风景名胜区开会》等新闻。当世界媒体都在火速跟进香港形势骤变的时候,国内的主要门户网站仍然把头条留给了中央领导的种种指示和讲话。

除了国际媒体的聚焦,英美政府也作出反应。英国外交部在9月29日上午发表声明,对香港局势深表关切。英国首相卡梅伦在第二天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说对香港“感到有强烈的责任”。10月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国务卿克里在会见中共政府外交部长王毅的时候,也不顾之前中共反对所谓外国干预香港的表态,直接表达了对香港局势的密切关注,并且希望港府和抗议者之间的分歧能和平解决。这相当于暗示对武力清场和镇压持反对态度。

在形势的压力下,中共官方喉舌终于打破深默了。9月30日晚的《新闻联播》首度提到“占中”,2分钟的新闻完全口播,没有任何画面,只有对“占中”的批判之辞。从10月1日开始《人民日报》的评论员开始登场,一如既往地表示决不妥协。10月1日的评论员文章叫《珍惜良好发展局面,维护香港繁荣稳定》,将“占中”定性为“非法集会”;10月2日的评论员文章叫《坚决贯彻“三个坚定不移”》;10月3日的评论员文章叫《坚决维护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这些措辞强硬的社论让不少人想起了1989年预示著镇压的“4-26社论”。但是有海外中文媒体稍早曝料说,梁振英和张德江提出的武力镇压的方案已经被习近平所否决。对群众运动一贯毫不通融的中共当局,最终会对香港的公民抗民运动采取何种手段,是令外界最为担忧的事。

萧茗:谢谢雪莉。中共在香港问题上会怎么出手呢? 听一下海外时事评论家陈破空先生的意见。

萧茗:“你认为中共对这次香港事变的应对策略是什么 ?”

陈破空:“中共的策略看上去是吸取89年‘六四’的教训,在舆论上一步也不让“人民日报”“环球时报”连篇的发文,强调对梁振英的支持,和定性‘香港占中’是非法的,人大常委会决定是不可改变的等等…… , 他们沿袭著邓小平所说的不能让步,让了一步就会垮台的想法,中国25年来的思维一点都没变,不仅用25年前的思维来对待香港,而且是大陆式的思维对待文明的香港。”

萧茗:“您刚才说中共还是沿袭了当年镇压89民运的思路,那麽89.64是开枪了。那麽,您认为对中共来说,这次把军队开进香港会也会是一个选项吗?”

陈破空:“我们把事情先想的不利一些,中共对待香港有一系列的招数。第一,就是用港警,在学生和平请愿时,他们就使用辣椒水,催泪弹对付学生,他们过分使用暴力, 目的也没得逞,反而促使更多的市民参加,防暴警察被迫撤走。第二,就是动用黑帮去围攻学生,但它又失败了,更多的市民出来反包围黑社会,所以这招也破产了。第三,在港警不利的情况下,他们会让广州的武警扮装港警镇压港民,“环球时报”有一个快闪消息说:如果港警力不从心有可能会派武警前去平乱,但消息很快又撤下,这意味着一方面恐吓港民和另一方面又表示不是领导层的意思。如果这招也不灵,下一招就会调动驻港解放军,再下一招就会不择手段采用海陆空三军包围香港,施行戒严和军事管制,这是中共一贯手段,它是靠暴力起家和暴力维持的, 所以港人不要对中共抱有幻想,但中共真正能走到这步是不容易的,因为港民毕竟不是大陆人,他们经过150年的西式统治,有着民主自由的理念和对朴实价值的坚持,以及对共产党的极度反感的情况下,这种人心远远不是被恐吓统治的大陆人所能比拟的。”

萧茗:“您说军队进入香港是有可能的,那麽,您的意思是流血也是有可能的?”

陈破空:“现在有个传言是说习近平指示:不妥协,不流血。传言是真是假还有待考证。但说是不流血, 已经流血了。 在旺角黑社会围攻学生已经发生流血事件。所以从小流血到大流血是有可能的。这要看中共会做到什么程度,中共领导人的智商还是那么低,水平还是那么差,也许会孤注一掷做出愚蠢的那招。如果选择那招就会让香港打乱,中共形象再次大跌。中共领导人应该知道,25年前制造的六四大屠杀,这个债到现在还没算清,一直被国际社会所谴责。如果在背上香港的血债, 他们要三思而后行。我奉劝他们悬崖勒马。

萧茗:“到了现在这个状况,您刚才说中共一步都不会让,但是,事实上,您认为中共让步的空间有多大?”

陈破空:“事实上它让步的空间很大,但它有可能不让步。在胡锦涛时代曾经让步了三次。一次是2003年港人反对23法(国安条例),万人大游行,中共被迫搁置了23条。2005年港人对特首董建华极为反感,所以中共以健康为由让董建华提前退位。2012年反对国民教育,强加爱国主义教育,在港人强烈反对下也搁置了。这事中共的三次让步。习近平会不会让步呢?
有不好的预兆。习近平重新启用董建华,在北京接见董建华,这代表着习近平否定了胡锦涛的让步,如果这个信息是真的,那习近平会强硬下去。习近平如若一步不让,他将来治港将极为棘手,将寸步难行,让港人厌恶,也会让国际社会厌恶。

香港的风暴会对中共高层权斗产生什么影响? 下节继续探讨。

在香港人声鼎沸的同时,北京是庆祝中共建政65周年的莺歌燕舞。按惯例逢5、逢10是中共的大庆之年,但今年的庆典气氛非比寻常。之前被二度传出死讯的江泽民,在9月30日的所谓“国庆招待会”上现身了。而且出场的次序是紧随习近平排第二。29号的所谓“国庆65周年音乐会”江泽民也赫然在列,而且就紧挨着坐在习近平的左边。

由于正值“四中全会”召开之前和香港公民抗命浪潮风起云涌之时,江泽民的高调现身引起了媒体的诸多揣测。《华尔街日报》对此的解读是:“在党内围绕反腐以及香港民主制度的问题存在争论之际,此举意在显示中共内部的团结。”

萧茗:“中共对香港公民抗命的处置方式,会对持续已久的高层斗争产生什么影响?”

陈破空:“中共高层跟定有分歧,它们吸取之前的经验,现在有分歧不公开化,中共内部斗争一直在持续,关于香港问题也仍然有斗争,刘云山主管的意识形态非常强硬,连篇发社论,推波助澜,煽风点火,刺激香港动乱。也有可能启用汪洋以和缓的方式解决香港问题。

萧茗:“最后听一下文昭的看法。你认为香港的公民抗命运动会给中共带来什么样的压力?”

文昭:“最现实的是决策上的压力,中共走到今天这一步弹性越来越小,内部外部的政治资源都濒于枯竭。它既不能像89年那样派军队镇压,成本代价太高;它又难以让步,一退就会给它高压维稳的体制造成连锁的冲击。也不适宜拖太久,拖得越久对大陆民众的示范和教育作用就越大。所以真的是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也。其次还有和高层权力斗争纠结在一起造成的压力,从2013年年初的《南方周末》新年献辞事件看,第一时间并没有受到镇压,所以习近平很的态度很可能是不希望在运动的现场大规模使用暴力,他想把自己和周永康的维稳风格区分开来。所以现在传闻的中央指示是“不妥协、不流血”。处理香港局势基本不可能成为政治资本,善解就是和港人沟通对话,还港人以真普选,那就是违背党性。不善解就是镇压,会为后面的施政背上沉重的包袱。如果运动持续的时间拖长,对香港人虽然也有压力,但对中共高层的压力是同样大的。”

萧茗:近代香港一直是中国的窗口,对中国的历史进程发挥着特殊作用。1949年以前,它是许多中国人放眼看世界的窗口;1979年以后它是中共政府和国际经济联系,推行改革开放的窗口。今天香港的民主运动,是否会成为推动中国政治变革的窗口呢? 《世事关心》 将持续报道,同时也祝愿参与民主运动的香港人平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