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看香港“雨伞运动”: 过滤与还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10月07日讯】【热点互动】(1219)看香港雨伞运动”:过滤与还原:中共媒体封锁不灵时,就造谣污蔑,混淆视听。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在过去的两周,由香港学生罢课,进而发展成港人争民主普选的“雨伞运动”受到全球的关注,以及各大媒体的密集报导。

中共的官方媒体一开始一直保持沉默,从上周开始突然解禁,开始出现大面积的对“占中”的批评,让人想起当时“六四”的报导。

那么网上有许多对“占中”的不同看法,所以今天我们请来两位嘉宾和我们一起来聊一聊。我们一位嘉宾是我们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你好!

杰森:你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我们资深媒体人宇明,宇明你好!

宇明:你好!

主持人:我们聊一聊这个媒体的报导,对这次“占中”事件,我们可以看到真的是“百家媒体百家言”吧。

那么中共的媒体一开始它真的是非常蹊跷地一直没有声音,可是其中出现了一些搞笑的情节。我就记得网上说它把香港“占中”事件的人潮,说是“万人集会庆十一”。然后在香港添马公园的抗议人潮,它讲说是享受“绿化环境”。

宇明:这还不是最搞笑的,前两天,新浪上有个头条,我当时看了之后我就觉得“哇!这个新闻可以算世界第一搞笑新闻了”,它说什么呢?它说“美国警察认为香港的学生占街是因为中国的警察很软弱”,它这样表示,我当时傻了,我说,“美国警察会这么认为吗?”中国警察一向很强势。

主持人:它里面是怎么报导的?

宇明:然后我看到里面的内容,我觉得也真是,它把一个类似于情景式、情景剧一样的对话,当作一条新闻在放。

然后那个美国警察他说什么,他说:“中国人现在有钱了,要到美国来学学什么叫暴力执法。”

主持人:美国警察会说这个话?

宇明:嗯,然后他还说这个美国警察说“香港警察为什么执法没有力度呢?是因为他们吃的都是稀饭跟面条。”

主持人:他是在什么情况下跟谁说的这个话?

杰森:这篇文章本身,其实是网上搞笑人的一个半搞笑、半真实的调侃的网文。这个文章本身并不可笑,可笑的倒是中国第一大网站。

宇明:新浪把它做头条。

杰森:新浪网放头条,你就可以看到中共嘲弄中国人到什么份上,它可以把一个调侃的网文放在第一条做为主要的新闻,来完成中共给它下达的导向作用。

主持人: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看网上不少人,他有这种观点,他就说“你到美国占领街道试试?”也是有这种。

杰森:对,就好像有一个网民也回了,针对这样的说法,有人就说,如果奥巴马发个声明说,以后总统的选举都由我定两、三个人,你们在里头挑,那么美国会不会有什么反应?当然,这是个调侃的说法,严肃地说的话,其实这一次香港同学做的这个事情是有说法的,他叫作“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主持人:就是所谓的“公民抗命”。

杰森:公民抗命,其实在历史上不管是甘地还是马丁路德‧金,他们以前都走过这条路。这条路事实上它有一个具体的理论研究,非常深入的研究。

它前提是这样,在你的司法体系本身不公正的情况下,个体为了公共的利益,不是为他个人的利益,有限度的去违背现在司法体系中的一些条款。后果是他自己坐牢、被拘捕,以此来引发全民对整个司法不公,或者制度不公的一个整体的、大范围的反思。历史上甘地用这样的方法,谋求了印度的独立。

主持人:做这事的人自己知道自己是违法的。

杰森:当时他们都知道。当时黑人,法律规定黑人和白人必须分开坐,但是当时黑人就要求一定要坐到白人位置上,他是在违背当时的法律。

主持人:我记得好像在一个酒吧里,说黑人和白人不能一起用餐。然后很多黑人就走进去。

杰森:很多黑人就走进去,就那么坐,他是违法的,警察过来真的就打他、抓他、抓捕。但是,这个过程中,老百姓看到了,把一个不合理的法律明显地摆在所有人面前,审视每个人的良知。最后美国法律就明文规定了一系列的,比如种族分车、种族分校等等,这样的都被禁止了。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当你用良知、用公义为前提,有限度地违反法律,最后让法律变得更加完善、更加正义的时候,你是更大限度地符合法律。

主持人:这前提是为了一个更高、更公义的东西,来做这种事情。

宇明:我觉得学生他们这种行为是一种大善的行为。真的让我看清了,原来香港还有这样的问题,原来中国的一国两制有这样的问题,从这种角度来讲,我觉得学生的行为是一种善举。

主持人:这使我想起“占中”的发起人,他就说这种公民抗命是一种违法的行为,到时候会伏法。所以他说,真的要被警察带走,你就和平的,也不反抗,你就让他带走。所以它其实是一种比较激烈的方式。而且我记得学生在昨天发表了一篇“对公民致歉书”,他也说他不是为了私利,他是为了公义。

杰森:对。这一次我看到学生是非常让人钦佩的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同时还对于香港未来充满了热情,努力争取。我看到非常积极的因素在里头,它比我看到的任何历史上很多其它的类似运动更加高。

主持人:所以虽然中共媒体经常提出“占中”是违法的,以这个为前提,但是人家就先说了,我知道我违法,但我们就是用“占中”来追求公义。但是另外一点,我发现在中共官方媒体上,它谈到“占中”的原因是什么?它就抛出和其它媒体都不一样的,但是非常有中共特色的说法,说这是反华势力在背后操纵。

宇明:这个事情是这样子的,我个人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反华势力,但是确实有很多人反共。因为共产党很不好。第二个,我觉得这是它一贯的做法,一旦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它就把这个帽子扣到….。

主持人:你觉得中共相信美国是反华势力吗?

宇明:其实它也不信,只是民众已经有这种惯性思维,它知道把这个帽子扣上去之后,民众会顺着这个思维去考虑。但实际情况往往是相反的。其实我认为这次“占中”完全是被中共激怒后的民众的自发行为。我们可以看一个数据,香港大学的民意调查研究,从今年的6月份到9月份,香港民众对“一国两制”失去信心的数据从46.1%上升到56.3%,也就是3个月的时间,它丧失了16%。

主持人:56.3%对这个没有信心。

宇明:3个月内,有16%的人失去了信心。增加得这么快。这里还有一个关键数字就是年轻人有85%对“一国两制”已经没有信心。那么这样的数据,说明了什么?当你这一系列事情出来之后,你在不断的刺激,从白皮书到831的人大决定出来之后,香港人完全无法接受。本身因为对“一国两制”没有信心,他才走出来,我要真普选,我觉得学生很多的标语写得非常感人,说我只是要真普选,我只希望给我真正的民主选举。

杰森:当中共提“反华势力”这东西时,全世界人都笑话它,这个技俩大家都知道,中共一定会玩这个。中共知道它说出来很蠢,但是它还要说,为什么呢?其实中共真正让看的不是国外人士,是国内人。某种意义上讲,香港的事情,中共最怕的是大陆人去学,大陆人去理解香港人在做什么?它最怕大陆人理解香港人在追求什么,这一点是它最怕的。它为了真正的蒙蔽大陆人,所以一开始它采用媒体封闭,我不让你知道。后来它发现网络到处是开放的,它接下来就是扭曲事实,在扭曲事实的过程当中,它体悟“反华势力”这一点是中国人非常容易接受的。

主持人:它还列举了几个人的名字,还有一些机构。

杰森:连美国驻香港领事的名字它都列出来……

宇明:但是没有事实。

杰森:没有事实。

主持人:然后包括黎智英也被列出来,说跟谁谁,跟红衫军关起门来会面。

杰森:中国人现在整体出现了一个全民最大的危机,就是认知的危机。中国人现在对所有官方的东西全部都不认可,对所有的主流思维方式都不认可,它只是阴谋论。就是中共阴谋论。你看中国微信里面,中国微信上的东西全部都是基于阴谋论的东西传得最快。哪个官方媒体,不管是中共官方媒体、西方官方媒体说的话,它基本上都会传出来。

主持人:这背后有一定有猫腻。

杰森:迎合这样的一个说法,然后它主要目的,还是用另外一种方法蒙蔽中国老百姓。刚开始关着门,发现不起作用,那好,我现在门打开来,放大量的噪音,但你还是听不见真相。事实上它起了一个关门的作用。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真的是很可悲,因为很多信息都在那边放着,但是我觉得可能人有一种惯性的思维,所以一旦它抛出这个,还是能蒙蔽不少人。

杰森:中国很多人真的认这套。因为它从小这么教育的,就像你(宇明)说的,这就是鹿,这就是鹿!然后到最后你就不认识什么是鹿了,看见牛也是鹿,就是这么一个态度。

主持人:就是呀,您觉得为什么美国人不站出来澄清一下呢?

杰森:其实你知道吗?要这样澄清,美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每天都说这个了。伊朗出事这么说,叙利亚出事这么说,都是美国阴谋论。然后埃及出事也这么说。美国就是个冤大头,美国现在都认了。

宇明:澄清一次也好。

杰森:其实美国人应该这么说,以后所有说我后面支持的,都是假的。但是事实上是这样子,有的时候中国人他对媒体和政府的观点是分不开的,因为中国政府和媒体是一回事。但是在美国,CNN根本不代表美国政府,甚至CNN骂美国政府骂得比中国还狠。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美政府是有表态支持“占中”,很多国家政府、媒体或者是民众,他们都表态支持,不意味着表态支持它就是个……

宇明:其实这次我觉得在全球范围内对“占中”这种舆论上的支持,或者各种方式支持力度还是非常大的,政府支持我就不说了,但是我觉得必要关注的是台湾的两党,就是马英九他也站出来说,希望中共能够跟学生进行和平的对话,能理解民意。

主持人:我想香港的事情,台湾应该是非常关心的。

宇明:对,非常关心。然后在香港这边,香港的800个律师团他们专门出来支持,然后这次香港的艺人我觉得表现得真的也是非常显眼,咱们四大影帝周润发、刘德华、梁朝伟、张家辉他们都纷纷出来,表示对学生的理解,希望政府要用和平对话的方式,能够倾听学生的声音。

包括大陆,当然大陆的境况是不一样的,我看到60个人因为转发“占中”的消息被传唤,或者被捕。还有一个就是世界各地的港人,全世界各地港人都在支持,他们到各个国家的领事馆去支持学生。

主持人:您说到对学生支持,让我想起来很多人是支持学生,同时也很关心,怕他们受到伤害,所以不少人这几天也在呼吁说学生一定要注意安全啊什么的,劝他们先回去。

然后我就看到黄之峰,就是那个中学生,现在他被很多媒体报导,他就说:为什么你们老劝我们回去,为什么你们不劝中共的人大改变他们的决议?这个就让我想到另外的问题,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说,为什么你们学生或者民众要争民主啊?你们原来在英国统治期间也没有民主,或者说你没有争取民主,你现在为什么一定要争取民主?

杰森:对,本身来说,我们知道英国它是一个民主发源地,英国在统治香港的时候,是给香港人树立了一整套的民主体制,虽然总督不是老百姓民选的,但是他建立了司法的独立、建立了官员的廉政、建立了新闻的自由,然后建立一系列实质上享受的民主。

主持人:它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它的那些东西都安在香港了。

杰森:香港人在没有任何争取的情况下,他已经开始享受各方面的民主了。

主持人:生来就是吗?

杰森:事实上就凭天掉了一个大馅饼,他就开始吃了。所以说很多香港人一直在民主的环境下长大的。但是自从回归过去的20年,香港人这才意识到,他们的媒体开始被挤压了,他们的司法独立开始被挤压了,他们的官员跟商人勾结,各方面因素,政治改革也停滞不前,官商勾结也越来越明显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才意识到,我以前的东西并不是应该得到的。

主持人:我觉得过去几年对媒体的打压真的是非常明显,从名嘴被封麦啦,到什么哪一个总编被砍成重伤。

宇明:《明报》。

主持人:到前一阵子《信报》有一个人又封笔。

宇明:到《苹果日报》被撤广告。其实我觉得说白一点就是爹换了,原来是一个民主的爹,现在是一个专制的爹。他发现民主爹的时候,有很多民主已经享受到了,然后换了个专制爹之后呢,哇,这个民主在一点点丧失,丧失到他底线的时候他承受不了了。

主持人:我觉得他可能一开始没有意识到丧失民主,或者自由,或者说这样一个自由是什么样的情况。但他真正意识到的时候……

宇明:现在他就越来越感受到。

杰森:这时候他感觉到,他意识到原来民主要争取,这就是为什么这次“占中”学生的一个主要目的是唤醒民众。其实香港人享受了民主,但是他并不知道怎么争取民主。这次学生站出来说,民主应该这么争取,从我做起,从我被捕做起。

主持人:这样说来,学生还真的是挺有勇气的!我们线上有一位新泽西的彭先生,先接一下这位观众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新泽西彭先生:您好,大家好。刚才嘉宾分析的非常清楚。事实上我的心也跟他们在一起。但是我有一个想法就是说,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好像他们所说的,已经被洗脑洗得不能再洗了。你如果是讲“占中”,他们一定会说你“占中”把环境搞乱,或者生意不好啦,他不能做生意啦,这样影响到香港的正常生活啦。

主持人:这个正好是我们下面想要谈的话题,彭先生。那我们等一下我们来谈这个话题。下面我们先接一下加州吴先生的电话,吴先生您好。

加州吴先生:大家好。香港“蓝丝带”反占中小丑和暴徒,是由官方花钱买来的,网上有价码;现在又再动员海外学生,学生联谊会和同乡会,参与反占中小丑大合唱。

主持人:好,谢谢吴先生。刚才两位观众都提到了一个问题,正好是我想问的,因为中共的媒体形容学生的时候它就说学生是闹事者,造成香港混乱啦、阻碍交通啦、妨碍公务啦等等,包括上周五在旺角发生了一种混乱。在中共媒体的报导它就是说,“反占中”的市民跟“占中”的市民两方发生冲突。

杰森:对,这是中共它特别希望出现的一个场景,当然这个过程中很多人都看得见,包括西方媒体,《纽约时报》它的言语、字里行间已经把这个事情表达得很清楚,大家都看得很清楚。《纽约时报》就说,在中共预测,如果这样下去会出现动乱;第二天果然出现了。

宇明:你说的是前面预测?其实后面跟得更紧,这边黑社会一去打这些学生,因为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大家都看到了,原来是这样一群暴徒在攻击学生。但是中共的媒体第二天紧接着就发了报导:“占中”引发了混乱。它把这个帽子全扣到学生身上了。

主持人:其实在这个事情发生之前,一周以来学生都是非常和平的,而且垃圾都捡起来呀、互相照顾呀。我是觉得这比较可笑,因为哪有市民……就算市民我反对你,那个市民能冲上去打人?而且同一时间两波人就冲上去了。

宇明:后来香港警察他也承认这里面有8个人有黑社会的背景。好,这又带来一个问题,谁能指挥动这些黑社会的人来打这些学生?所以我觉得现在的网络这么发达,中共再用这样的技俩的时候,它已经不可能像当年“六四”的时候能迷惑那么多人了。现在大家通过网络一下子看到,这个人是黑社会的!反占中的人士是这样的人士!通过视频都能看到。

主持人:但是我觉它这种手法还确实是会挑起一些混乱。

杰森:对,事实上西方媒体都被误导了,很多香港民众对“占中”有一种复杂的心情,刚才也谈到了,确实影响到一些人的生意。就这一点上来说,香港的学生最近也出了一个道歉书,这些学生非常明确的表示,争取民主过程中会有一些损失,但是这个损失是极其小极其小,和未来当你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到你必须暴力反抗的时候,那时候整个社会的损失会更大。我们现在看到很多中东国家出现暴力的混乱现象,事实上历史上如果它有这样一个正确的民主进程、民主对话渠道的话,它不会推演到这时候。

我印象非常深的,横河说中国历史确实就是两种:暴民、顺民。事实上中共目前就是把中国人当奴隶使,直到中国人……现在中国各地暴动事实上是一次一次的,顺民在某一个时间变成暴民的过程,但是这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运作方式。

主持人:它这种手法确实让很多人想起在“六四”期间,好像也是先有一个军人。

宇明:对,一个军人被人烧死,而且好像还剖开了身体。

主持人:很残忍的。

宇明:然后媒体的报导就说这是学生干的,而且它用这个视频反复去给军人看。那军人想你这样子来对待军人,所以那时候它把军人蒙蔽了之后,军人才进去开枪啊。今天这种技俩,我觉得它再次使用的时候呢,面对这种强大的互联网媒体,某种意义上,我认为是自取其辱,其实现在报导你从互联网上看,真相全部能看得到,你挡也挡不住了!

杰森:但是问题在哪呢?中共事实上是非常愚蠢的,在治国方面,中共非常愚蠢,中共完全摒弃中国传统“民心”这样一个基本的概念,中共看不见民心,中共只能看见暴力、只能看见阴谋、只能看见技俩,它绝看不见民心。所以说在每一次……

主持人:或者它看见也视而不见。

杰森:它根本不在乎。事实上在这样一个过程中,谁跟中共走得近,谁就开始恨中共。你看从民意测试来说,香港85%的年轻人……

宇明:对共产党没有信心。

杰森:就是说你可以看到中共失去了多少人心。

主持人:那现在的话,很多人认为学生和政府已经陷入一种僵局,你们怎么看这个事态的发展和影响?

杰森:整个这个事情的话,“占中”这个问题我觉得已经成功了。因为学生最开始的目的,在网站上说是“唤醒民众对于追求民主自由的觉醒”。事实上通过“占中”这个事情,通过中共丑恶的表演,通过学生这个过程中的理性,已经把中共在香港挤压民众的样子在全世界……

主持人:它确实引起了全球的关注,持续的关注。

杰森:全球的关注。同时对于这个事情的争论,不管是大陆的、还是香港的,还是其他的民众,都开始真正的思考一个民主社会如何追求民主、如何争取民主这样一个途径。

主持人:好,我们下面有一首歌要放给大家听,那是香港一些音乐人他们自发起来创作的一首歌曲,叫做《撑起雨伞》,非常感人。我们下面就放这一首歌,没有时间接听其他观众的电话了,我们向您们表示感谢。那么下面请大家欣赏这首歌,欣赏之后我们这期节目也要结束了。

《撑起雨伞》

静坐人海 你我非不怕
会畏惧这样下去怎办
但是人生 到了这一晚
更怕未表白内心呼喊

站在前方 勇气驱不散
却信越怕命运更黯淡
但是谁想 要看穿荒诞
却会在催泪下睁开眼

一起举伞 一起的撑
一起尽管不安却不孤单 对吗
一起举伞 举起手撑
一起为应得的放胆争取 怕吗
任暴雨下 志向未倒下
雨伞是一朵朵的花
不枯也不散

为着明天 要记得今晚
你我用镇定面对忧患
若是人生 错过这一晚
怕再没机会任意呼喊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