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经纬:金正恩出事了 证据在官方视频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风起云涌的香港占中运动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国人还在忙于想法翻墙一睹万伞齐撑的盛况之时,东北边上的朝鲜已经悄然引爆了一枚新闻原子弹,尽管迄今外界对其详情还不得而知,但仅就官方露出的些许蛛丝马迹,已经让无数高墙内的中国人彻夜难眠。

根据确切的统计,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从9月4日至今已经超过一个月没有公开露面,期还并罕见缺席了9月25日朝鲜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二次会议。这显然是一个极不寻常的现象。

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类比:2012年9月,正值中共18大权力交接前的敏感关头,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自9月1日以中央党校校长身份出席开学礼后,便从公众视野中神秘“失踪”了13天,原定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以及丹麦首相施密特的会面都被取消,直至9月15日才又露面。

仅仅13天,中共内外就已经满城风雨,流言四起,用中共喜欢的一句话,就是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社会稳定。其实这并不奇怪,在共产主义这种原教旨极端邪教架构中,每个头领的行踪或健康,都是绝对的国家机密。因为极端的集权其实也是极端的失衡,是最不稳定状态,领头的一旦有意外变故,伴随而来的可能就是整个架构重新洗牌,而这往往意味着成千上万的人头落地。所以,这种绝对权力与绝对风险有如相生相克,注定伴随始终。

要知道,大陆当前整个社会的开放程度,比起还在饥荒年代闭关锁国的朝鲜,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从这个角度来审视一下金正恩长达一个多月的“神隐”,其背后的内涵,其对朝鲜社会与政权的冲击力,就不难想像了。

诡异的事情远不止此。

根据英国电讯报引述北韩消息人士及北韩消息网站“国际新焦点”的报导,北韩9月7日起封锁了首都平壤,对进出平壤设下禁令,严格管制人员进出。

9月25日,朝中社报导称,朝鲜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二次会议当日在平壤万寿台议事堂举行。会议补选黄炳誓为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玄永哲和李炳哲为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免去崔龙海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和张正男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职务。如此一来,朝鲜的2、3号人物顺序,演变为黄炳誓、崔龙海。

有人事变动不奇怪,毕竟之前金正恩已经有过比这更惊人的认识变动。但是,金正恩一纸任命就可以做到的事情,却要开大会来解决,并且金正恩还缺席了这次大会,这就难免让人疑窦丛生。

一天后,朝鲜中央电视台播放了已经消失20余天的金正恩的视频,画面长达1小时,没有注明时间,内容展示了金正恩在视察部队和建筑工地等,但是他显得腿部不适,走路一瘸一拐。

在解说词中,朝鲜官方使用了“身体不适”这个词。对这个词的解读,传媒巨头《纽约时报》使用了“罕见”来形容。

刚才说过,共产国家领导人的健康状况从来都是高度机密。当初美国人为了弄清安德罗波夫的病情,不惜花大价钱在卫生间上大做手脚搞到了尿液样本,简直如获至宝。金正恩的父亲金正日直到重病至死,朝鲜政府与朝中社都未披露其半点病情。

现在朝鲜官方不但痛快承认金正恩健康有问题,甚至还把金正恩瘸腿的画面摆放在全国人面前!

在共产国家的宣传系统里面,最高领导人的“光辉形象”是绝不容许有半点瑕疵的。中宣部对不同级别官员出现在镜头里面的时间精确到了0.5秒,而且主要领导在画面中的视线观感,一定是最高的,这便是那个著名的“雁行阵”的由来。而现在的朝鲜,尚处在神话领袖的个人崇拜阶段,其宣传上的严苛,称其为中共的加强版恐怕并不为过。

都在传金正恩出事了,都在寻找证据,其实证据就在这里!朝鲜官方已经明明白白放在公布的视频里,也明明白白告诉世人:金三,已经从神坛跌落人间。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