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邦华:热血而温和的抗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九月二十八日,我以身为香港人为荣。

面对一波又一波的催泪弹攻势,香港人却丝毫没有退缩。烟雾散去,他们又回去原地,继续聚集。这样子,足足一整天。他们只是举高双手,以示手无寸铁,最多只有雨伞阻挡胡椒喷雾。没有屈服,也没有暴躁。明明有几万人,人数远多于警察,但他们只是不断救助自己身边中弹的人,和再次举起双手阻挡警察前进。即使旁边有人暴躁起来想扔东西,大家也合力阻止他、劝喻他。大家也明白,这场仗不是要伤害警察,而是要告诉全世界,香港人正在温和而坚定地争取他们应有的权利。即使警察有以不对等武力(催泪弹+胡椒喷雾 vs. 雨伞)伤害到民众,也不代表民众要自贬身价、变本加厉地还击。这样高度的公民素质,即使放眼世界也少见!这个世界有多少地方可以有数万人集会、被打压,但却连火头也没有一个?连一间商户都没有被趁火打劫?

另一方面,抗争者的准备又是如此细致。我第一次见催泪弹,是2005年WTO 来港开会时的抗议中见到,那时大部分抗争者都装备薄弱。催泪弹是警方杀手锏,大部分香港人一中催泪弹立即鸟兽散,即使重新组织也已经士气大减,令警方可以一口气推前防线。但昨日我见到许多脱胎换骨的香港人。没有韩农,但经过皇后码头、反高铁、反国民教育,香港人抗争成熟程度已远非九年前可比。也要多谢面书,令抗争指引普及化。有很多普通市民没有经验也经由面书知道不能空手上阵,要做足准备才来。一到现场,放眼所见,许多人已经戴了眼罩口罩、披了雨衣、双臂包了保鲜纸,背包有干粮有水有雨伞。眼睛闪烁著坚毅的眼神,完全是一副随时上阵的战斗格。

不单是个人装备,许多人自发而行却能组织得丝丝入扣。明明大家互不相识,但却能一呼百应互相配合。总部要物资,立即有一大班人在周围搜购后捐出来。而再由工作人员周围派发。要整路障,大家一齐灌水、推水马,或搜集铁马整路障。前线有难,后方立即支援。前方要伞顶胡椒喷雾,后面立即二话不说递上去(而这些伞通常是一去无回头,一到前线就被警察扯走)。旁边有警察支援,人们立即组成人链,阻止警察前进。他们明明只是在一个后勤食花生的位置,为什么可以立即有站在前线和警察对抗的决心呢?大家明明是乌合之众,但表现却像久经战阵。

不单止是金钟,中环、湾仔、旺角,香港人遍地开花。一处不行,占领多处。自发性是夸张到,有传闻说警察会用封了的金钟站运兵,有人立即用大量杂物路障封了金钟站。九月二十八日,不单止看到香港政府和警察的不公义,也看到之前几次抗争运动的成果。没有之前的皇后码头、反高铁、反国民教育,就没有今日这班组织完善、装备充足、话头醒尾、灵活性强的抗争者。

一直以来,香港人的形象是没有道德坚持、只看钱的economic men。但昨日我看到的,除了是香港人好识揾位入、见缝插针的醒目外,更重要的是背后那个温和而坚定的心灵。有追求自由民主的热情,但却以理性克制激情,前仆后继,温和而不失醒目地争取。这是我见过最混乱的金钟,也是我见过最美丽的金钟。惟有在这样庞大的暴力和不公义前,香港人的尊严和理性才能显露出来,写下香港民运史上耀眼的一页。

文章来源:主场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