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起底 《中国首骗陈光标》问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8日讯】全面揭露被称为“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中国首骗陈光标》一书,近日将在香港出版发行。作者黄小鸣表示,陈光标的出现,折射出中国社会的荒诞,同时也是时代的必然。写陈光标的过程,就是对这个社会的解剖,他希望能以自己有限的力量,阻止中国社会的全民堕落和下滑。

资料收集最全

《中国首骗陈光标》一书共约13万字,分为14章,全面起底陈光标将自己从一个乡村街头小骗,成功的运作为“中国首善”,又因“牛皮吹的过大”而正在被识破并“垂死挣扎”的过程。

黄小鸣表示,本书中所收集和披露的关于陈光标的资料,是“全世界最全的”,在前后五年多的调查过程中,采访了一、两百人,希望能全面还原陈光标的真实面目。

为什么写陈光标?

黄小鸣表示,之所以选中陈光标这个“中国社会的样本”,“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具有代表性了,而且他总会制造新闻在媒体上出现,总在我面前晃,”躲都躲不开。而我们一看,就知道他在忽悠,忽悠得毫无技术含量。“你可以欺骗我,但你不能以这么低劣的方式来欺骗我。”

黄小鸣最早注意到陈光标,是在2009年,当时他喊出了“祝祖国生日快乐”这么一句话。2011年,在中共成立90周年时,他还喊出了“祝党妈妈生日快乐”这样恶心的话。

黄小鸣说:“2008年以前,我也是个朴素的国家主义者。但当陈光标喊‘伟大的党’时,我就警惕了。因为在中国,你说你爱国,是有朴素的情感在里面,爱党的人,基本就是不正常的了,因为这个党基本是坏事干尽,还死不承认的货。”

黄小鸣是大陆最早调查陈的记者之一。调查的结果令人触目心惊,陈所谓的慈善,完全就是骗局;陈自封为“道德神仙”,私底下却是一个十足的淫棍。

300万变7,100万

黄小鸣举例说,比如,2010年中国新年期间,陈号称组团到云南、贵州、四川、新疆、西藏等五省区发红包,钱都是他从各路企业中收来的,实际发出的现金是300万左右,回来后,他的手下问他:“我们写发了多少钱?”

陈说:“写6,100万。”

这个谎撒得实在是太大了,他的手下不敢写。陈说,把人民网的史江民叫来,后来陈就派车把史接到京西宾馆。

就这样,第二天早上陈的助手醒来一看,报导上写的是陈捐了7,100万。

黄小鸣说,史江民是人民网的新闻部主任,也是陈光标的御用写手。因为史江民很了解陈,所以这篇说陈发了7,100万现金出去的稿子,他也没敢署自己的名,而是署了“封欢欢”的名字。这篇报导后来虽然从人民网被删,但已被70多家媒体转载,现在在网上还能查到。

忽悠温家宝

再比如,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陈号称在30小时之内就组织了60多辆工程车到灾区救援。然而,核对了5月12日到15日所有四川境内高速公路的车牌记录之后,根本找不到陈所说的60多辆车的记录,他顶多是在四川境内租了几辆车而已。租的这几辆车,四川老板后来看是救灾,连钱都没有收。这完全也是一个天大的“忽悠”。

通过这样的“忽悠”,陈得到温家宝的表扬,因此拿到很多工程单子,再将单子倒卖挣钱。

忽悠胡锦涛

曾“随胡锦涛主席出访西班牙马德里,出席首届中国与西班牙经贸合作工商峰会”,也是陈光标宣扬自己的重要资本之一。黄小鸣说,其实这也完全是个“忽悠”而已。他本人就曾以海外某企业代表的身份联系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的工作人员,询问是否出钱就可以参加类似的会议。对方刚开始说不行,但还是留下了黄小鸣提供的联系方式,后来联络了黄小鸣并给出了报价:30万人民币就可以搞定。

官办慈善的闹剧

《中国首骗陈光标》一书,以专门的一章探讨了中国“官办慈善的闹剧”。黄小鸣表示,陈光标充分利用中国慈善行政化和党管慈善的荒诞的游戏规则,借慈善的名义进行利益捆绑,用慈善的名义结交权贵、为权贵装点门面,最后忽悠全民,中饱私囊。

媒体包装

黄小鸣表示,陈光标最开始是利用领导在某些场合出现或经过时,急忙占位,抢拍到与领导的“合影”来忽悠人,有了一些钱之后,他开始花钱找媒体包装自己。

在收集材料和证据的过程中,黄小鸣曾找到最早报导陈的《苏商》杂志的记者。那名记者表示,当时陈出了三万,所以他怎么说就怎么写。

陈光标背后的两名“贵人”

黄小鸣说,以慈善的名义搞定领导,为领导脸上贴金,是陈的必杀技。在陈光标的发达路上,江苏省副省长吴锡军及曾任全国工商联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黄孟复两人,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吴锡军曾当过江苏副省长,陈用各种忽悠,“拿下”这两个人,而陈光标为黄孟复找的美女,“够一个排了”。

一名了解情况的记者曾向黄小鸣透露,陈光标还曾专门到模特公司找模特提供给黄孟复。

靠着吴锡军的帮助,陈当上了中国红十字会常务理事长、江苏省红十字会副会长;靠黄孟复的帮助,陈成了中国国际商会副会长。

一切皆忽悠

黄小鸣表示,其实陈根本不像外界想像或宣传的那样有钱。在陈的家乡,人人都知道他是骗子,人人都对他不屑一顾,他的黄埔再生基本就是一个皮包公司。他就是靠胆子大,敢吹,敢忽悠官员,让人以为他是成功人士,从而给他工程定单,他再倒卖这些单子赚钱。

据黄小鸣估计,陈的资产,算上房地产,也不过就是1,000-2,000万左右,根本不像他所吹嘘的那样,2012年以后,他连做秀的慈善也不再做了。没有钱,他已经“玩不下去了”。

纽约闹剧暴露特工身份

2014年1月及6月,陈光标两次来到纽约,声称要“收购《纽约时报》”及“救助流浪汉”。

黄小鸣表示,正是这两次“闹剧”,暴露了陈的特工身份。陈带到纽约的陈果母女,不管其是否是法轮功学员、与法轮功有没有关系,到现在仍然属于一级维稳对象。在中共的维稳体系中,这样的人必须24小时监控,绝对不能“脱控”,更不能随意出国。没有维稳系统高层的安排,根本不可能离开中国。陈能带这样的人到纽约,直接暴露了他的特工身份。

黄小鸣还透露,2009年、2010年间,陈光标有一辆越野车挂的是军牌,而驾驶员是上海武警情报研究所的现役军人。

黄小鸣说,在中国,商人如果能做特工,在经营活动中会受到很多保护,也会相应带来很多利益。所以商人主动或被动做特工的情况并不罕见。

未解之谜

黄小鸣称,虽然书中收集的陈光标的资料是迄今为止“世界最全”,然而还是有许多未能解开的谜团,比如陈到底给哪些官员送了多少钱。这些目前为止是无法核实和查证的。更多的谜底,可能得有待历史的将来才能揭开。

陈光标是时代的荒诞和必然

黄小鸣表示,通过多年的调查,了解到陈光标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流氓”,“文盲加极度的不要脸,陈光标成了所谓的道德模范,本身就是一个荒诞剧,这个荒诞也是整个当今中国社会的一个写照。

“陈光标现象不是一个孤立事件,是一个必然,中国社会的必然。中国社会经过这么多年的逆淘汰之后,优秀的、善良的、专业的都出局,留下一帮最无耻的,最坏的人,去掌握社会资源和权力,特别是一九八九年“六.四”镇压之后,逆淘汰是越来越严重,到最后,陈光标这么一个小丑似的人物,靠着没有底线的欺骗和忽悠,变成所谓的成功人士,折射出整个中国社会的荒唐,以及管理中国社会的整个中国共产党的荒诞。他只是这个非常荒诞的一个组织,非常荒诞的一个社会必然开出的一朵奇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