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10月7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8日讯】【中国禁闻】10月7日完整版

提要
香港占中进入新阶段 周内或启对话
香港占中灵魂人物 青年学子周永康
国安被爆策划反占中 中联办未否认

对话周五举行 学联疑港府玩弄民众

香港民众争取民主选举的“占中”行动,10月7号,进入第十天,现场的紧张气氛继续和缓,三个“占中”阵地依然还有人坚守,只是人数比前几天有所减少。

当天晚间,香港“学联”与香港政府同时宣布,双方将在10月10号,本周五下午4点举行公开对话。在消息公布之前,双方举行了第三次筹备会议。

港府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副局长刘江华会后表示,有关对话将以公开方式进行,欢迎传媒全程采访,但一般公众则不能进入会场。

而香港“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则在会后表示,港府仍然提出两个政制问题作为对话主题,并没有正视香港正面对的政治问题,以及一群留守在街头已久、感到不满的市民的看法,是玩弄学生及市民,让他感到失望及愤怒。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岑敖晖强调,占领行动一定会持续,直至对话有实质成果为止,如果政府在首轮对话“玩弄”港人,“学联”不排除发起公民抗命升级行动。

坚守者怀疑对话能否获实质进展

与此同时,在“占中”阵地坚守的抗议者,也对港府与“学联”的对话,能否取得实质进展表示怀疑。

据《美国之音》报导,仍在金钟示威现场坚守的抗议者们表示,在对话还没有开始,而且也不清楚对话能否产生任何实质进展的时候,他们不会撤离,一定会坚守,继续向政府施加压力。

报导引述一名现场学生的话说,港府的态度不是真正想对话,是想破坏这场运动,港府其实很清楚抗议者想要的是什么,不用谈的。

民调:香港传媒自我审查

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10月7号公布的一项最新民意调查显示,香港市民对香港新闻自由的满意度大幅回升,但对新闻传媒的公信力评分却降到8年来的新低,接近半数被访者认为,香港的新闻传媒存在自我审查。

这项调查是港大“民意研究计划”在9月23号到30号之间进行的,他们电话查询了1032位市民。调查显示,有5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于香港目前的新闻自由程度满意﹔而47%的民众则批评香港媒体存在新闻自我审查;另有46%的人认为,媒体对批评北京政府的有关报导存在顾忌。

编辑/周玉林

占中新阶段 周内或启对话

占中进入第10天,香港的紧张气氛逐渐趋于平静。港府和学联在对话筹备方面取得了进展,最快将在本周内以公开形式对话。评论认为,这标志着占中活动进入新的阶段,也标志着抗议者取得了第一阶段的成功。那么在过去的10天当中,占中活动取得了些什么成果,意义又何在?请看报导。

10月7号,香港占中进入第10天,中西区和湾仔的小学也已经复课。仍然有不少民众留守金钟政府总部,不过留守民众开出了海富天桥往政府总部的通道,让公务员顺利上班。现场气氛平静。

6号晚间,“香港专上学生联合会”代表与港府的三名官员,举行了政改对话前的第2次筹备会议,双方就“学联”提出的三点原则达成共识,并同意最快在本周内以公开形式对话。

“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会后表示,对话能否顺利展开,要看政府诚意。

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就是政府对于占领行动的态度,会不会做出一个暴力清场,或是伤害占领者的一些举动呢。这是相当影响学生是否能成功与政府展开对话。”

尽管港人要求“真普选”的诉求还没有实现,但香港持续一个多星期的紧张气氛已经有所缓和。评论认为,这标志着占中活动进入新的阶段,也标志着抗议者取得了第一阶段的成功。

美国中文杂志《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现在香港占中运动,已经进入到另外一个阶段了。第一个阶段,市民们起来了,显示了他们的力量。那么中共,以及香港特首那种残暴的镇压,也显示出来了。让世人都看到了。第一阶段过了,现在第二个阶段要谈判。我总的评价就是说,这次占中非常成功,学生和市民非常成功。”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也撰文指出,占中已经已经出色地完成了两个历史性的任务:第一,不屈不挠地表达了香港选民要求真普选的神圣要求和坚强意志﹔第二,迫使人大常委自行露出了真相和本质。

至于下一阶段的公民抗命,美国中文杂志《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并不认为,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他说,中共正陷于两难。

伍凡:“它要把人大常委会的决议拿掉,它们不肯。那你又不能满足老百姓的部分要求,你也不肯。那你谈什么呢?那就拖。老百姓等的不耐烦了,学生还会再起来。不会拖很长时间。”

这10天的占中行动,是北京在97年收回香港主权以来,发生的最严重的公民抗命活动。北京当局如何回应港人的民主呼声,受到国际广泛关注,尤其是台湾。

台湾警大公共安全系副教授董立文:“台湾有部分人民,对中共还抱有幻想的人,我觉的是对他们敲起了警钟。以为今天的中共,跟过去的中共不一样,今天的中共比较开明,中共也在改革,中共也会有务实理性。但是你看到中共对待香港要求自由民主的人民这样子的话,我相信对中共亲善的,改革的那一面的形象,在台湾已经完全的破灭了。”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指出,不仅是台湾,这次香港的占中,对全世界,都是一面镜子。因为这几年,除了香港,东南亚,所有欧美发达地区,全部被中共有系统的渗入。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像他们掌控的媒体,建立大量的孔子学院,用纳税人的金钱去宣传它的意识形态。足以证明,中共它的邪恶,它不在于只满足禁锢在大陆生活老百姓同胞的思想。它其实是,整个大的一个战略目标是想整个禁锢所有华人,进而由海外的华人去影响全世界。这是它,我认为是中共最终极想控制人类思想的一个目标。”

但张健认为,中共的这个目标永远也不能实现。

张健:“因为邪恶永远不能战胜真理,这是天理。”

除了学生和市民外,泛民议员原来准备在周三立法会复会时采取行动,但香港立法会7号取消了会议,宣布延期。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梁家杰代表泛民,批政府带头对立法会进行不合作运动。他表示以后一定会跟进,查清在这10天中,是谁命令施放催泪弹、纵容黑社会攻击旺角占领行动,以及发放开枪清场流言。

采访/易如 编辑/尚燕 剪辑/舒灿

官媒只见严批 只字不提占中根源

截止到10月7号,香港“占中”行动已经进行了10天,海外媒体对香港的民主诉求进行了广泛报导。然而在中国大陆,官方媒体则是一边倒的严厉批评香港“占中”,对社会造成了负面影响等等,但却只字不提“占中”的根源是什么。

到本周一为止,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已经连续六天发表文章批评“占中”,说“占中”是在开民主倒车,“占中斗士”试图对抗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2017年普选的决定,毫无疑问是对香港民主进程的破坏。

文章还宣称,少数派把自己看成是“香港未来的救世主”,侵犯社会大众公共利益,中央绝不允许这些少数人,“用非法的手段来实现崇高的目的”。

对于上述口径和立场,前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认为,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众多官媒,故意忽略了占中活动中,最核心的问题。

前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首先要问,就是这些人到马路上示威、到广场去示威,甚至是占中,他们是为了什么? 那么关于这点,现在主要的媒体《人民日报》、《环球时报》都避而不谈。所以大陆很多人在问,这些人为什么要去占中啊,为什么要去示威啊?不知道。”

孙文广表示,香港出现的民主抗争,是因为最近,负责解释香港基本法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讲,“香港特首不能反对共产党一党执政、不能反对共产党领导”。这相当于剥夺了香港自由选择的权力,违反了中共承诺的“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原则,也违反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

大陆民众陈小妹:“我在微博上也看到了一些宣传,人家香港人是争取2017年的普选。争取民主、争取自由,这有啥错吗?”

《美国之音》记者在北京街头采访发现,很多人不知道“占中”究竟代表什么意思。但在中国境内,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英国广播公司(BBC)等西方媒体新闻时,只要报导提到“占中”支持者和学生们谈他们的观点时,立刻遭到静音。

有知情媒体人向《自由亚洲电台》透露,中共国信办严令各网络企业采取技术手段,隔离香港的真实资讯,特别是切断重要人物和重点区域的资讯传递。

知情人还表示,只让中共控制的媒体,大肆宣传香港学生是被人利用等等﹔但媒体绝不能报导“占中”市民的诉求。对一些抱怨占中导致生活不便,生意受到影响的市民,则可翻来覆去的采访。

事实上,中共央视在新闻反复渲染说占中影响了香港稳定,连菜贩都受不了,生意一落千丈等等,有关占中的负面消息。

时事评论邢天行:“对中共本性有了解的人就会反面去看,中共越批判什么,其实这个东西就有可能越是好的东西,而且中共越在掩盖事实的真相。”

孙文广认为,香港在争取公正、透明的选举过程中,一些地方的秩序、店铺生意受到了影响,这不是学生的目的,不能过分夸大,更不能有意抹黑。

孙文广:“任何一个社会重大的变革、一个社会重大的进步,都会带来一些阵痛。你想一点阵痛也没有,也不可能。”

其实,“占中”不仅在大陆被全面消音,那些支持“占中”的人士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压。截至目前,至少已有十多人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对此,时事评论邢天行认为,“占中”真正触及了中共的隐痛。所以,当局一方面对国内全面封杀,另一方面开动利用舆论工具,用一面倒的、没有底线的言论进行宣传。

邢天行呼吁,以前对中共抱有幻想的人,现在应该清醒了。

采访/陈汉 编辑/宋风 后制/周天

香港占中灵魂人物 青年学子周永康

香港占中运动造就了一批杰出的青年领袖,周永康就是其中一位。今年4月开始担任香港学联秘书长的周永康,发动全港大专生罢课,争取真普选,并要求梁振英履行竞选时的选举承诺。周永康希望借由香港年轻一代的一点小小力量,改变新一代香港人几十年的命运,重新巩固民主力量。

香港学联秘书长周永康:“用暴力不是勇敢,当香港人无畏无惧的站出来的时候,那才是勇敢。”

说话简短有力、条理清晰,他是香港学联秘书长周永康,与因贪污而垮台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同名。

这位外界眼中文邹邹的书生,经常鼓舞著占中行动者的士气,可说是香港学运的精神象征。

24岁的他就读香港大学,出身于香港中产阶级家庭。由于从小热爱文学,因此在大学选了比较文学和社会学双主修。今年4月,周永康担任学联秘书长。丰富的知识与超强的辩思能力,是外界对他的印象。

9月22号,周永康代表学联发表联合罢课宣言,强调香港人必须否决全国人大通过的政改方案,向北京中央明确宣告,香港人要的是真正的普选。之后,他带领学生跟进,香港的学运就此开始。

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家杰:“我觉得他对于把握整个运动的脉搏,分析能力,领导的才能,都有很突出的表现。”

对于罢课可能带来的后效应,周永康认为,如果人们继续过着日常生活,继续上学,其实只是用自己的冷漠去谋杀香港。周永康说,香港过去30年来,透过谈判、投票以及议会民意争取民主,但这些策略对北京当局都无效,现在唯一能采取的行动便是抗争,也就是公民行动。

10月4号,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在金钟集会现场,对着台下上万名群众发表讲话,他批评政府纵容暴力行为出现及滥权,但同时也表明他们会无畏无惧、坚持到底。这一夜,民众举起的手机,照亮了香港的夜晚。

香港学联秘书长周永康:“我们所谓的特首,三番四次,每晚,都会跟我们说武力清场、武力镇压,我们知道他的图谋,因为没有民主他就是最大的得益者。所以在这样的情况底下,我们必然会坚持我们的原则,公民提名、废除功能组别,我们不会退让的。”

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至今已经过去17年,说好的民主治港,仍然遥遥无期。香港公民拥有的参与权益,却正在一点一滴被剥夺。

包括周永康在内的香港青年学子,被迫走上街头,发出怒吼。

香港学联秘书长周永康:“我们从几十年前说要争取民主到今天,我们开始以为每年的七月一号,就是争取民主的开始,但是做梦都想不到,香港人争取民主的方法是占领街道、占领马路。”

歌词:“静坐人海你我非不怕,会畏惧这样下去怎办?但是人生到了这一晚,更怕内心未表白呼喊。”

由于在香港占中活动中发挥积极作用,周永康已经成为亲北京的团体和媒体批判的焦点之一。

对于是否担心自己有了“案底”,而让前途受到影响,周永康潇洒地说,“如果有人牺牲少少,可以换来民主大进步,值得啦!”

“低头认命与抬头抗命的选择”,周永康与占中的伙伴们,选择抬头面对自己的未来。

采访/秦雪 编辑/黄亿美 后制/郭敬

10月7日维权动态

中海玺园打伤业主 扬言打死赔钱

江苏扬州市中海玺园业主因房屋质量问题与开发商发生纠纷,连日来,许多业主到杨州相关部门维权,并到中海玺园门口要求退房,10月6号,中海玺园工作人员打伤数名维权业主,并扬言打死了他们有的是钱赔。

上海维权者集会抗议当局征地抢劫

10月7号,大陆《维权网》报导,9月24号中午,数十名上海访民在人民公园喊冤,抗议腐败官员以“征地”为名实施抢劫,抢夺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倒卖,公检法为腐败集团保驾护航,不择手段迫害访民。

据了解,中央巡视组在上海2个月期间没有解决一个上访问题。9月15号到16号,巡视组工作人员还殴打访民吴党英、项惠兰、张根娣、王佩云等冤民。

开发商勾结黑社会 半夜强拆民宅

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南关 二铺村农民丹桂云,家中21间房屋9月12号晚,被开发商勾结黑社会利用大型机械强拆,致使丹桂云全家归流落街头,还经常受到黑社会的威胁恐吓,她们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也无结果,10月6号,丹桂云一家走上街头,举牌抗议。

吃喜酒百人中毒 家属维权被抓

10月6号,广西百色市平果县迎宾饭店门前上百人拉横幅,抗议之前在迎宾饭店请客期间,导致100多人上吐下泻。结果平果县出动防暴队把抗议者全部抓捕。

编辑李韵

国安被爆策划反占中 中联办未否认

日前,香港媒体爆料,冲击占中运动的所谓反占中人士,由主管香港地区社团事务的国安第9组一手策划,该国安小组每天花费至少千万元,雇佣多个香港黑社会组织捣乱。目前,中联办还没有出面反驳相关指控。

据香港《苹果日报》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最近对香港和平占中人士施暴的所谓反占中人士,由国安第9组一手策划,该小组在中联办设有办公室。江湖中人士向《苹果日报》透露,国安部联络港九、新界多区黑帮,出钱买通他们捣乱占中。

这次行动的黑帮中,以“和胜和”最为积极,几乎倾巢而出。有“和胜和”背景的“上海仔”郭永鸿,以及“囝囝”张铨汉两人,曾在两年前与梁振英竞选办成员卷入“江湖饭局”丑闻。

消息说,有份参与的地区头目,每人每天可以得到20万至30万元的维稳费。而那些假扮占中人士或反占中人士的,则根据能力大小给钱。只到场内举牌反占中的,每3小时1,000元﹔会叫口号挑衅在场人士的每3小时2,000元﹔而戴上黄丝带,或蓝丝带武力冲击的一天可得5,000元,可吸引传媒焦点的最多可获1万元。

据这名江湖人士透露,上周五、周六在铜锣湾及旺角搞事的黑社会分子,总共约有近2,000人,因此每日的维稳费最少千万元。

香港立法会议员单仲偕:“今天他们也没有反驳《苹果日报》的指控,中共中央透过中联办在香港的国安,利用黑社会群众斗群众,香港人绝不能接受,香港现在的特首都是听命于共产党,听命于中联办。现在最艰难的时候,占领中环旺角的群众都不愿意离开,不愿向恶势力低头。中联办初步干涉香港事务,利用黑势力,这绝对不能容。”

前六四领袖、现旅居美国的民运人士魏京生:“这种老手法在海外已经搞了几十年了,在China Town 花钱买几个糊里糊涂的老广,动手打民运人士,挑起事端,在香港我就估计他们迟早会来这一手,挑起事端,然后借口我们就要清场了,我们就要戒严了。”

《苹果日报》引述学联常委张秀贤的话指出,事件揭露中联办正不顾一切,介入香港事务,“不仅是一国两制,连本地势力都要干预”。

从3号开始,这些黑社会人士,对占中学生大打出手,并爆发流血冲突,至少有131人受伤住院。甚至组织专门针对女学生的流氓队伍,对女学生进行性侵犯。其中有攻击香港占中人士的犯罪嫌疑人,却是中共央视选择采访的主角。而那位抗议占中影响他女儿不能上学,说要跳桥的,被网友发现,原来是特技演员。另一位宣传警民一家,反对占中的握手学生,则被查实是一名辅警。

黑社会施暴造成占中场面失控后,警方发出警告,要求占中者离开,并多次施放胡椒喷雾,驱赶占中者。 随后香港特首梁振英发表电视讲话,释放清场信息。

魏京生:“如果中共还来一次六四流血的话,那对中共就不是八九年时候那种情况了,我想不一定明智,不一定有良心,但是聪明一点的领导人也应该防止出现流血事件,防止矛盾进一步激化。”

连日来,声援占中的市民及传媒发现,警方多次“放生”涉嫌袭击占中的黑社会分子,一度令外界质疑警方纵容暴徒。不过,保安局及警队多次严正否认,警队管理层也发觉事件不寻常。

张秀贤认为,现在的占领行动中,最重要的不是警方清场与否,而是如何保障参加者的人身安全,警察在这方面责无旁贷。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陈建铭

10月7日退党精选

10月6号声明三退的人数超过了9万,7号的三退人数正不断增加。不仅是国内老百姓,海外华人也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党。

新加坡的流苏新发表退党团队声明,他说:“我70多岁了,从年轻时到现在,从受共产党的骗到把共产党看得透透。共产党确实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我是江泽民老家扬州人,这个家伙是中国第一贪,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当地人都知道他们整个家族,儿子、孙子,贪得不计其数。出国看《大纪元时报》才知道他不仅整法轮功,还让大夫活摘人家器官,太坏了!”

我退党退团,和老伴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过晚年。我天天锻练身体,盼著看江泽民的完蛋!

江苏的小小鑫郑重声明申请退团,他说:“本人一直认为真善忍是我毕生所追求的。如果扼杀了真善忍,我就如同行尸走肉。作为人,应该热爱自己的国家,但我始终不能违背我做人的底线,我站在正义的一边。对不起,我退出。不然我的良心遭受着剧烈的煎熬。”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