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签秘密合约惹大祸 习近平握一“杀手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9日讯】(新唐人记者叶清报导)香港占中事件将特首梁振英推上风头浪尖,在学联坚持呼吁其下台,梁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绝不辞职”,而习近平的动作备受外界聚焦之际,多家澳大利亚媒体10月8日突然报导披露,香港特首梁振英从一间澳洲上市公司收取秘密报酬,作为支持该公司在亚洲扩张生意的回报,涉款400万英镑(近5000万港元),事件与2011年12月5日戴德梁行被澳洲UGL集团以7750万英镑全面收购有关。外界分析称:香港报纸都转载了此消息,廉政公署肯定会介入,这个事如果证实,梁振英可能入狱。

曾旅居香港7年的中国问题专家杨光对新唐人表示:“目前习近平阵营都是以‘贪腐打虎’的形式打击江泽民集团,中共太子党薄熙来的陨落官方给的也不过是贪腐2000万人民币,如果梁振英的这个近4000万人民币贪腐被做实,习近平不用在政治上将他拿下,单以经济罪就可置他于死地,这也是习近平阵营对付江派屡试不爽的‘杀手锏’。”

梁振英与UGL秘密合约曝光

澳洲媒体Fairfax Media调查报导,特首梁振英涉嫌收受一家澳洲企业UGL近5,000万港元的“秘密费用”,作为梁振英支持其亚洲业务发展之用,双方于2011年12月2日签订一份秘密合约,其秘密合约亦已曝光,一共六页。

在追加承诺方面,梁振英同意协助UGL和戴德梁行,日后梁振英不时为戴德梁行及UGL集团担任顾问工作,但有关协助须不会牵涉利益冲突。

据Fairfax Media的侦查报道,提供巨款的安排,是在2011年12月2日一份秘密合约中列出的,当时梁振英仍未当上特首。报导指出,UGL在该份合约中,同意支付梁振英400万英镑(逾700万澳元),有关款项分两期支付,分别是在2012及2013年,也就是梁振英出任特首之后。报导称,他们曾向梁振英求证,梁振英方面在回复中“为未有申报相关利益的判断,作出强烈辩护”。

澳洲媒体Fair Media针对梁振英的四大质疑:

一)交易令梁振英得到巨额秘密费用,甚至包括由UGL保证由戴德梁行给予的150万镑现金花红,但戴德梁行其他股东及不被保证的信贷人一无所有,抹去其价值数千万计的投资及债项,Fair Media又指,“秘密费用”金额为收购交额的5%,但梁振英占的股权份数不足5%。

二)戴德梁行的接管人安永(Ernst& Young),及出售公司予UGL时的前主席Tim Melville Ross表示,不知道梁振英当时跟UGL有此协议,后者指若UGL跟梁振英有此协议,应视为独立于DTZ与UGL的交易。

三)梁振英以手写便条同意交易后将不会跟UGL竞争,会“经常作为仲裁人及顾问”,但跟梁振英回复Fair Media所指“秘密费用为过去的交易”的说法有冲突。

四)戴德梁行2011年年报指,若梁振英因公司拥有权转变而离职,不会收取任何超过根据其订立的报酬。

解决困境 习近平屡试不衰的“杀手锏”

香港罢课和“占中”已持续超过十天,似乎陷入僵局。外界一直有评论分析指,“特首梁振英下台是最低的成本”,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引述熟悉中港局势的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表示,现任当局受制于中共体制和共产党邪恶党性原则,不可能因为民众请愿就立刻让梁振英下台,“因为中国大陆的各省市将抗议示威不断,这样会导致中共政权危急;再加上江泽民集团的阻击,江泽民派系会借此逼习近平下台。”

在中共喉舌《人民日报》连续3天发文抹黑香港和平占中和力挺梁振英之际;10月5日,为习近平阵营发声的《财新网》突然刊登名为“香港经济出了什么问题?”的文章。这篇文章没有谈及香港面临的任何政治问题,但是在经济问题上,指香港“经济政策改革停滞”,直接问责港府。

该文章直接点出现在香港“经济政策改革停滞”,包括“香港中下层生活水准有所下降”,“2012年,香港反映贫富差距的实际基尼系数高达0.537,创近40年来新高,仅次于中非共和国。”

中国问题专家杨光对新唐人表示:“梁振英现在悬了,他这个5000万港币的经济问题被澳大利亚媒体大幅度曝光,很像当年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在澳洲的巨额豪宅被突然曝光的手法相似,其实习近平不用在政治上拿下梁振英,单单贪腐罪就能治于死地,这也是习近平阵营自中共十八大后对付江派党羽屡试不衰的“杀手锏”。”

就说当下最引人关注的周永康大案,习近平首先拿他“四川帮”“石油帮”的马仔贪腐入手,将他的党羽甚至全家都几近一网打尽,而在政法系统的核心“反人类罪”和阴谋政变没有触及。

“康师傅下锅”自去年年底便被海外诸多媒体传出风声,但围绕周案的定罪始终是习近平与江泽民集团博弈的焦点,敲打江派马仔不要轻举妄动也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拿手好戏。

2014年7月28日,周永康案公开前一天,与江泽民家族关系匪浅的上海光明集团原董事长王宗南被立案调查。10月8日,王宗南被提起公诉,官媒报导中刻意点出“伙同他人”,预留伏笔。

王宗南曾是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大秘,2006年光明食品集团成立,王宗南担任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光明集团在2006年进行整合前是上海益民食品厂一厂,江泽民曾任益民食品一厂第一副厂长。据陆媒报导,2006年的重组是在江泽民亲自过问下完成。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曾披露,上海友谊集团、联华超市、百联集团、光明食品集团四大公司都涉及房地产,有人多年举报江泽民两个儿子均涉及这四家公司。

王岐山派巡视组进驻江泽民老巢上海等地后,有消息称江泽民的次子江绵康被重点盯上。9月23日, 上海一天之内公布了11名官员的落马消息。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称,这11人多是江绵康的马仔,如上海闵行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主任吴仲权等。

章天亮:破解香港僵局的必杀技

中国时政评论家章天亮对此亦有相似看法,他表示:习近平陷入了两难困局。他不可能像“六‧四”那样开枪镇压,那样中国将面临贸易禁运,经济大幅下滑、引发国内的失业与民变;更重要的是,贪官们(包括军官们)在国外的资产将被冻结。这是个谁也不愿意付、且根本付不起的代价。但是不开枪镇压,警察和黑帮也无能为力,毕竟香港还有自由媒体不断揭露黑帮搞事的阴谋。

习大概最希望的,就是事情能拖下去,直到“占中”人士和学生人困马乏,不了了之。这样习可以腾挪出时间,继续清洗江派。

章天亮表示:香港的僵局并非无解,关键在组织者的魄力和胆识。搞乱香港的江、曾派系最怕的就是他们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被揭露。如果“占中”者和学联不用“打倒共产党”这样的空泛口号,而利用国际媒体关注的机会,大声讲出他们对中共唾弃的原因——历数中共犯下的罪行、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这样的反人类罪行,因此绝不接受“爱党”官员为特首,则僵局顿解,江、曾败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