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继续占领与否 不由少数人决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刚才枢机爷爷到金钟探望学生,本以为是前来支持留守多天,早已疲累至极的学生,怎料爷爷却当着各大媒体,为学联一众大学生冠上“愚蠢”的帽子,严正要求学联立即撤出街头,以停止占领行动。

无疑我绝对相信陈日君枢机的出发点也是为着学生好,盼望取得社会中间大多数的市民支持,促使运动能够争取到成果。然而,若我们因着“公民觉醒”和“国际舆论关注”而满足于现状,及后立即撤离现场,这样根本就是放弃手上跟政府谈判最重要的筹码!

按枢机的说法立即中止占领,不单取不到任何政制改革上的实质成果,未来公民社会只会变得更加疲劳乏力,试想想今回公民社会总动员,在运动高峰时有二十万人占领中环、金钟、湾仔、铜锣湾和旺角的地方,若果如此付出也换不来丝毫成果,那刚政治觉醒的市民,只会在未来对公民社会的街头行动敬而远之,日后不再积极参与运动,因为“出完力争取都好似无成果”

在未取得实质成果之前,绝对不能停止占领,撑下这场持久战,是我的选择。今天撤退,只是对不起顶着87个催泪弹,辛辛苦苦守下金钟的“雨伞人”。

看到这则新闻时,更是痛心,若果枢机对学联和学民等学界的朋友有不同的意见,其实可以跟我们私下讨论,纵使立场不同,也是互相了解的机会,但为何要在公开场合质疑学生,甚至是用上“愚蠢”一词斥责自已的同路人?对运动的思考不同实在见怪不怪,但公开批评同路人,我担心只会让一般市民认为民主派内部再次分裂。

难得双学、三子、政党和民间团体连成一线,在各个位置上为着这场占领运动而付出,高调声言不忿“学联骑劫占中”,恐怕不是所有市民乐见的吧。若果我们深信团结的力量是如此重要,那公开高调的批评,甚至对学联的政治判断,只会对运动有害无益。

今时今日,已不是谁骑劫谁,或是谁领导谁的运动。我经常强调,这场占领运动根本不是由学界发起,当香港人踏进金钟夏悫道一刻,我和周永康以及Lester,其实只是待在羁留室里,三子和议员也只是守在公民广场外的位置,整个占领的促成,完全不是任何意见领袖、学生和团体能够处理得到。

我希望陈日君枢机明白,时代已经不同,运动由谁主导已不太重要,对比起二十年前传统民主派的集会活动,今天的群众较往日有更高的自主性和独立思考,恳请枢机爷爷明白,群众是否继续占领根本不是由学联或少数人的决定。

正如我们常把“群众运动就是要相信群众”一句挂在口边,群众的机动性和自主性,已经超越我们的想象,与其再度向同路人施压,质疑学联行错路,甚至斥周永康等人作的决定“很愚蠢”,倒不如上台拿着咪问一个问题:“若学联和学民今晚撤离现场,你们撤不撤?”

听听群众的反应,那雄厚的呐喊声便是占领者清晰的民意。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