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衣毒药:论警察对占领者的公关技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文:KT

昨晚我在旺角,以一个“普通支持占中市民”身位,进入警察与示威者/记者的“小组讨论”,不少对警察维稳本质缺乏坚定认知的人,对警察的公关技巧“冧哂”。事实上当晚那些不过是换上军装的警民关系。

这里好难详细回顾他们的技巧,但我想归纳一下,其实来来去去都是环绕以下几个主旋律,跟警察打惯交道的朋友,以下内容已经见惯见熟,不值一晒,故对象仅为较少面对警察公关的朋友,提示一下要小心提防:

1. 警察会把放在一个“我都好难做”、“我自己都唔想”、“我都好辛苦”既位置,甚至会讲“我都唔满意梁振英”、“我都想制度改善”、“换左特首都解决唔到问题”之类,以搏取市民同情。

2. 表面上营造好像与市民不是对立的气氛,但在警察角色根本问题上,一定紧守,例如“唔会辞职,我要服务市民”、“听到命令一定要做野”、“见到有人犯法唔通唔做野咩”等等,其实都系为警察维稳本质护航,只不过用灵活一点、“个人色彩”大一点的语言表达,讲到自己好有使命感,不会离弃同伴。

3. 营造专业形象,详细解释使用武力的守则,防暴排列阵式,使用的武器,什么情况下使用,如何使用,然后给你一个结论:“催泪烟只系低度既武力”、“我地想将伤害减到最低”,技巧不高者会坦白讲“当晚如果系用警棍,一定流血收场啦!”

4. 用不同例子为上周五(3/10)警察放生暴徒的质疑“消毒”。详细唔讲了,因为警察会不停举例子,根本无证据,但会讲到“似层层”,个个都突然变身“讲故佬”,令人半信半疑后,佢地会讲:“唔好信传媒”、“上网啲片有问题”、“传媒都唔会报我地呢边”、“依家边个会报学生暴力丫”等等。

5. 收风,倾倾下会找时机问你“你觉得现场多唔多学民思潮、学联既人?”、“其实系咪真系咁多学生?”,摆明系想map占领者的“成分”,再作部署。

6. 可能大家未必有相同感觉,但呢一点系令我最心寒:佢地甚至会咁讲“呀,估唔到(占中)果三条友已经无哂地位喇㖞,啲示威者都唔听佢地讲既?”、“咁佢地咪得唔到政治利益?边有人咁蠢架!”等等。

心寒位在于,一,政府似乎好清楚双学三子的关系;二,进行反宣传,营造运动组织者是基于私利出发,不是真心为香港长远利益。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