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香港如何破局? 习近平或现雷霆一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一、困局

举世关注的香港占中已经进入第13天,在经历几番起伏之后,局面似乎陷入一种僵局。对习近平来说,这可能是其从未遇到过的复杂的两难困局。

首先,人大政改的决议已经在中共官方媒体被多次强调为“不可动摇”,这种异常强硬的态度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一点,香港政改问题对中共而言,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政策制定问题,这已经涉及到中共最根本的所谓“组织原则”:中共从来不会允许在其治下范围内出现一个真正民主普选的地方政府——哪怕这是特区——因为这会带来难以遏制的示范效应,多米诺骨牌会一直倒下去直到整个中共解体,这也是当初“乌坎”仅仅为选一个村长都不得不付出人命代价的根源所在。

所以,习近平不敢退让,也无法退让,这个关系到整个中共体制基础的难题几乎涉及到了整个中共特权阶层,如果习近平真的退让,他可能遭到所有人的抵制,江派更会利用这一点发起猛烈攻击,然后援引当初同情学生的胡耀邦、赵紫阳的先例,召开元老会议将他废黜。

退不成,进亦难如登天。尽管目前从绝对人数上看,似乎坚持至今坚守占领区域的人数有所减少,但6•22全民公投的70万张选票表明,占中有着极其强大的民意基础。武力驱散占中民众,不但会让当局在政治上和舆论上极其被动,而且正中江派下怀。江派梦寐以求的,就是让占中流血,这会让习近平跟他们一样背上血债——这样一来大家都真正成为一条船上的人了。

有观点认为,如果采取“拖延”战术,学生和民众会因消耗不起而令占中最终不了了之。笔者对此持保留看法。原因很简单,占中运动发生的根本原因,是江泽民、曾庆红一手促成,香港对他们来说,是一张极为关键的牌,这张牌关系到江曾能否在习王步步紧逼的反腐攻势下全身而退,甚至反败为胜,他们当然不会让这张牌轻易失效。所以,看清了这点,就知道梁振英政府根本不会有任何诚意与学联对话,他们需要的,是事态激化,而非平息 。只有香港大乱,江曾才有乱中取胜的机会。

对习近平来说,这真的是一个很棘手的难题,而这个难题是江、曾一手制造出来的。

二、乱源

中共是一个帮会色彩极浓的组织,每一个进入中共高层的人物,都有一个自己的大本营,这是他们在帮中赖以站稳脚跟的根基。一向被视为江派“军师”人物的曾庆红,大本营就是其经营多年的香港。

曾庆红肚子里,的确是有不少坏水的。通过制造事端,引发社会动荡或混乱,然后再以此为筹码逼退甚至掀翻对手,是其人最为擅长的毒招。

2012年的反日大游行,是曾庆红这一搅局手法规模最大的一次,也是一次实际为搭救薄熙来而组织的行动。当时游行同时在中国几十个城市爆发,其时间之高度同步,组织者动员效率之高,让任何熟知大陆内情的人都能一眼看出这是另有文章的“假游行”。因为如果真有哪个民间组织有这样的号召力,恐怕当场就会成为中共镇压的靶子,而诸多现场网友拍下的图片也证实,冲在前面暴力打砸抢的人,居然大都是基层警察。当时如果不是李瑞环、吴仪等人突然出来气定神闲的观看网球,局面会否失控还真是一个疑问。

今年5月,曾庆红故伎重施,通过其石油系的人马,不惜将造价高达10亿美元的981海上石油钻井平台悄悄从荔湾移动到了西沙的中建岛附近,行程长达1000公里,而最后的落脚点,恰恰就在和越南有争议的边界线上。很自然的,越南开始做出反应,江派亦动用军方资源显示强硬姿态——最终的结果所有人都看到了,李克强访问越南等国的外交成果毁于一旦。

接下来,还有习近平出访印度接受印方总理宴请当日,中共一支部队“恰到好处”的进入了中印争议地带,以致印度总理在宴席上当场要求习近平撤回军队。这种“挖坑”手法时机拿捏之准确,显示曾庆红对这一手法已经运用的非常熟练。

再梳理一下香港占中,我们就不难看到,江、曾为了拖习近平下水,几乎动用了他们所有的资源。从北京政治局常委中的“两张一刘”,到苦心培植的港府特首梁振英,再到潜伏香港的数十万特务与一百四十余家掌控的媒体,在整个占中运动中轮番上阵,并一步步意图引导局势走向他们所希望的方向。这些迹象显示,江、曾此次出手,已经有很明显“毕其功于一役”的味道,因为周永康之后,已经无人可以在他们面前充当“战略缓冲”。所以,对习近平来说,香港真正的乱源,绝不是群起抗争的学生和民众,甚至也不仅仅是张德江、梁振英等台面上的人物,而是一直在幕后精心布置陷阱的江泽民和曾庆红。

三、破局

解读大陆当前的政治生态,始终存在着一个核心逻辑,即:倒薄即是倒周,倒周即是倒曾倒江。这几个江派核心圈人物早已因巨大血债和谋反政变牢牢捆绑在一起,不可切割。所以,只要启动了第一步,进程就不可能中断,要么一路挺进直捣黄龙,要么半途而废自废武功,好一点,落得胡锦涛第二,差一点,可能就黯然下台,重演赵紫阳故事。

此前有观点认为,就香港目前的形势,要想破局,拿下梁振英是最为可行的方案。固然,梁治理香港乏术,经济滑坡发展受阻已经被官媒公开问责,其民间声望更是创下历史最低纪录,更兼其人还有涉嫌贪腐的丑闻。这些因素都决定了梁振英注定是以最小代价换取香港局面稳定的不二人选。

但问题的实质在于,是否拿下了梁振英就可以使一切麻烦迎刃而解?笔者以为并不尽然。

如前文所述,梁振英只是江、曾在台面上的代理人。以曾庆红在香港苦心经营多年的实力,拿下一个梁振英,完全可能换上一个张振英或王振英——这是中共最根本的独裁“组织原则”所决定的,江、曾也正是不断打出“江山变色”这张政治牌来捆绑、压制习近平的。在中共的党文化逻辑里,任何真正的民主直选、普选,都是“颜色革命”的前奏,也都是“江山变色”的心腹大患。

所以,只要江、曾还在,他们永远不会停止在香港以及其他地方的搅局,而屡屡成为反中共独裁暴政急先锋的香港民众,几乎可以随时随地给他们提供制造大规模社会事件的基础。如果说,谋杀一个李旺阳可以引发一次数万人的大游行,那么刺杀占中三子会在香港社会以及国际社会引发怎样的震动效应,恐怕就是瞎子也会看得清清楚楚。

从这个角度讲,香港完全可能成为一个乱象频生的无底洞,习近平可能尽其任期,也不一定能填平这个窟窿。

但是,习近平也不是无牌可打。就笔者看来,他不但有牌,而且是一张好牌。

众所周知,中共向来是政治挂帅。如果说江泽民上台以后,“稳定压倒一切”成为维稳政治的标志,同时也成为那一时期最大政治的话,那么习近平上台以后,这张政治牌的内容已经彻底让位于“反腐”。换言之,当前的中共如果要讲政治,那么最大的政治便是反腐,任何部门或地方的施政,都必须服从或让位于这个大政方针。

香港的破局,当然也离不开这个核心。从澳媒突然爆出梁振英收受巨额秘密资金来看,习近平已经在开始运用这张无往而不利的王牌。就笔者的判断,习近平手上应该已经握有大量江、曾家族的贪腐罪证。对江泽民家族而言,仅仅江绵恒“中国第一贪”的名头,就足以让中纪委查个人仰马翻,至于查一汽、查王宗南,巡视上海,都只是冰山之一角而已。此外,东莞扫黄堵住曾庆红夫妻的财源、香港演员扫毒猛打曾家兄弟软肋、媒体反复曝光曾庆红之子的澳洲豪宅等等,都足以说明,反腐剑指江、曾的前期铺垫,已经基本万事俱备。

更为重要的是,江、曾可能不会想到,他们“毕其功于一役”的赌博式打法,其实对他们自己也具有相同的意义——既然双方之间这层纸已经在“十一”的露面大会上被彻底捅破,那么习近平也完全可能抛开顾虑放手大干一场:以雷霆之势一举抓捕江、曾,并拿下梁振英,不但香港人心可安,善后极易处置,还可从此彻底杜绝乱源。江曾一倒,“两张一刘”将立即成为无头苍蝇,彼时可能倒戈都忙不及,更谈何挚肘。

因此,以笔者观之,梁振英突然停止对话,不过是继续搅局的必然之举。江曾以为可以借此法一直拖住习近平,陷其于马拉松式的政治博弈泥潭,殊不知,他们对局势的每一次升温,都会使习近平“一揽子解决”的决心成倍增强。

不信,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