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国内有媒体报道一件奇闻,广东省佛山市一名厨师在料理一条东南亚眼镜蛇时,虽然已将蛇头砍断,但20分钟后,他将手伸入垃圾桶,竟遭“断头蛇”反咬,还被注入神经毒液,该厨师紧急送医后仍不治死亡。据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引述餐厅一名44岁的顾客表示,当时他与妻子在用餐,听到厨房传来惨叫声,现场立即引发一阵混乱,虽然之后救护车及时抵达救援,但还是无法挽救男子的性命,而他们听闻消息后,完全没有心情继续用餐。这种眼镜蛇是属于神经性毒,遭咬者的呼吸系统会立即瘫痪而窒息死亡。据警方表示,在注入血清前,彭姓厨师就已经死亡。这件不幸意外极不寻常。但眼镜蛇专家杨弘昌(译音)表示,所有的爬虫动物在部分身体遭切除后,依然能够有反射动作,眼镜蛇虽已遭剁头,身体的基本功能停止运作,但是,简单的本能的“反射动作”依然具备,这意味着断头蛇当然也残留攻击并注射毒液的能力。

这一新闻使笔者想起当前的政治局势,自从王立军叛逃案发,薄熙来倒台之后,中国反腐形势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称其“一片大好”毫不为过,包括周永康,徐才厚等一大批“大老虎”被抓住,并有各个省市的贪官污吏不断被“双规”,受审,判刑,自杀,社会风气明显好转,总之,过去很多对中共反腐丧失信心的人,开始对新一届中南海领导人寄予厚望。毫无疑问,那些企图替薄周翻案的腐败分子,已经梦断黄粱,但是,如同“断头蛇”一样,他们并没有停止活动,只不过是把过去的明目张胆,大张旗鼓的前台表演,转换成藏在地下的暗箭四射,其主要的武器是利用海外的网路媒体造谣诬陷搅浑水。这一点真像上述的佛山“断头蛇”一样可恶而狡诈,应当引起海内外读者的高度重视。

早在周永康倒台之前,就有一些媒体活灵活现地披露令计划儿子车祸死亡的故事,还涉及到新疆少数民族的两位子女,并说是他儿子玩车震“玩”的,等等,后来又一直不间断地炒作有关令计划及其家人腐败的问题,尤其是原山西省官员令政策被拿下之后,有关令家的负面消息越来越多,我不了解令计划及其亲友的事,不能预测他的政治前程,正如对待所有的官场人士一样,只要没有监督和制约的现行政体不变,谁都有可能成为贪官污吏,我关注的不是某一个人的命运,我要提醒的是,薄周的残余势力正在充分利用网路媒体,挑拨习胡的关系,并巧妙地从他们身边的人开始,千方百计地鼓动他们自相残杀,这种居心不良的手法很高明,也明显有优厚的资金支持,很多人出于对反腐成果的进一步期待,而不知不觉地被与论牵着鼻子走,以至找不到北。

这是一种微妙的危险的政治倾向,它的要害和实质是替薄熙来,周永康翻案,非常明显的,如果没有习近平与胡锦涛联手,不可能力阻薄熙来上升,逼迫贪权的江泽民后退,也不可能顺利拿下周永康,徐才厚,进而挽救中国的政治前程,笔者自2009年移居加拿大之后,开始撰写的一些评述,多达百万字,真实记载和预测了形势的发展,其目的就是要读者认清薄熙来搞极左,拉动国家倒退的真面目,总之,薄熙来就像“眼镜蛇”一样,差一点咬死中国人的梦想,差一点使国家倒退到文革的荒唐而可怕的动乱年代。很多人是惯于健忘的,也惯于门后耍大刀的,不过,重庆媒体的铅字是永远抹不掉的,人们只要回顾一下重庆“唱红打黑”的几年时光,就知道什么是“二次文革”,什么是“人间地狱”的“黑岩”了。

当然,胡锦涛也好,习近平也罢,都不可能按照西方价值观改变中国,也不可能主动废除一党制,但把他们放到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观察,我们可以看到,在王立军事件引发的一系列变革里,他们是顺应了民意和进步潮流的,他们紧紧地连手,稳妥地步步深入,一方面安抚“左”,一方面抚慰“右”,果决而英明地惩处了薄熙来,虽然牺牲了一些法制精神,剪裁了他的滔天罪行,判处他死缓,留下了无穷的后患,但毕竟把他监禁了起来,并顺势抓捕了祸国殃民的“政法王”周永康,和企图军事政变的徐才厚,提出“以法治国”的理念,就这一点来讲,是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的,既有助于国家稳定,经济发展,又有利于国家统一,防止分裂,从久远的历史上讲,也为后代民主和平转型奠定了一点基础。

毫无疑问,胡习再高明,也不可能事无巨细地亲自而为,当时,他们身边的助手是比较得力的,在抓捕薄熙来前后,作为胡锦涛的心腹,中办主任令计划是首当其冲,立场坚定的,如果他真的像现在一些媒体描述和虚构的那样,与薄周穿一条裤子,“身在曹营心在汉”,事件如何可能向着胡习努力的方向发展?不要忘了,当时,周永康手里有调动武警的大权,徐才厚还是中央军委副主席呢,而薄熙来正在把重庆打造成政变的高地,几乎全世界的媒体大佬都去山城锦上添花,如果真的令计划与薄周是死党,稍微动一点暗渡陈仓的手脚,形势就不会发展到今天这样,因此,虽然我没有深喉的消息来源,也无意讨好令计划,或胡锦涛与习近平,只是做为一个独立的书生,从常识的角度看,心中多有块垒,那些离谱的谣言的确是站不住脚的,其目的是往清水里撒尿,让鱼儿看不清方向。

我再一次重申,人们说令计划及其家人有经济问题,他老婆,孩子如何如何,我不敢轻意地下结论,更没必要站出代他表白,我要指出的是,随着中国反腐运动化,扩大化的形势发展深入,每一个官员都不安全,与其越抓人越多,不如讲究点策略,尽量少抓人而致力于制度建设,比如,官员公布财产,提高乡镇民主选举层次,等等,对待像令计划这样的有功之臣,尤其要慎重对待他的所谓腐败问题,因为那些薄熙来的余党可能故意编造或放大他的故事,叫习的人马斗他,从而离间胡习关系,以便渔翁得利。因为得到薄熙来好处的人,分布海内外,有的很有经济实力,故意收买一些人,用颠倒黑白的与论误导读者,使他们迷失方向。这一动向有大量的文字佐证。

我们已经很清楚,胡锦涛当了几年“小媳妇”,在江泽民的淫威下错过政改的良机,使中国贪官污吏遍地,老百姓怨声载道,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以深思熟虑的方式,力阻薄熙来阴谋得逞;他以出奇制胜的办法,果决“裸退”而逼迫江泽民交出军权,都是青史留名的大事,特别是,他的家人较之于薄熙来的家族还是比较清廉的,而抓不到他任何把柄的居心叵测的薄周余党,就把矛头对准了令计划,他的儿子之所以死于非命,他的老婆之所以要辞职,都与此有关,我不太相信他与其兄令政策一样傻,他应当知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胡下台后自己的危险处境意味着什么,仇恨胡的人马会像苍蝇一样聚集一起吃了他,可以退一步分析,假如他真的也把钱看重,假如专案组真的提供有关他的贪腐证据,作为从社会底层上来的习,老辣而精明,也不会被薄周的余党左右。毫无疑问,不变革体制的反腐一定是有选择性的,王歧山一定知道专案人员的材料未必可靠,谁是他们真正的敌人,他们自己最了解,最明白,至少在目前,薄周余党是全国人民的公敌,是人世间的首恶。在笔者看来,可以忽略习王反腐的思想动机,只关心历史前进的方向,较之于薄周,习李算是官场的好人,因此,我希望人们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上“眼镜蛇”的当。千万不要以为已经对其“断头”就没事了,薄周及其余党还会咬死人。

在结束这篇评论之时,正赶上媒体报道有关中共高官出席观看国庆65周年音乐会的事,江泽民在9月29日又露了脸,大概这是为了安慰惊恐不安的一些已退休的元老,为即将走过场的18届4中全会做铺垫吧,但谁都明白:中国最大的贪官就是江泽民,不论多么长于掩盖和粉饰,人们都难以想象,他假如真的廉洁奉公,以身作则,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等人,怎么可能都带病提拔?他现在还做道具而不倒,正说明形势的严峻,复杂和微妙,还不错,胡温不屑于为伍,让他们去“光荣梦想”吧,我看,习近平真的要小心谨慎地把握自己,别落入“断头蛇”的圈套,要知道,头掉了咬人更贼更狠。

2014年9月30日修改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