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家麟:为什么对掌权者这么宽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这一天的新闻,我想起了台湾太阳花学运领袖陈为廷的话︰“为什么你们对掌权的人这么宽容?对于没有权力、一路被压着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实的人这样严苛,这什么社会?”

所谓谈判,本来无期望,但政府单方面搁置,连“训话”学生也不做,在在显示,过去几天的“筹备”,全属拖延策略。

林郑说对话没有“前设”,但政府自己就设了两“原则”。(人大框架/占路与普选分开处理。)

掌权者叫人“袋住先”,却不肯“倾住先”。

林郑说,对话要有成果才结束占领,“恐怕只是将市民的福祉作为对话的筹码”;政府一路拖延时间,连一丁点歉意、一丁点善意都不见,恐怕是政府把市民的福祉作为筹码。

林郑说,学联的态度,“不符合政治的伦理”。

政府一路说“有商有量”,却从未商量已落闸,假咨询,扭曲法律条文,这又是什么政治伦理。

立法会大会,建制派联手以“危险”为名,不肯召开会议;转身就到齐会议厅抢夺委员会主席职位,说谎而面不改容,是什么政治伦理?

功能组别继续存在,抢占众多委员会主席去做,又是什么伦理?

建制派声言要用特权法查占中三子,特权法用作监督政府与权贵,立法会建制派想把“尚方宝剑”对准平民,这是什么政治伦理?

这帮人,无力检视自己的龌龊,把一切归咎“外国势力”。

还有梁振英的五千万。

梁振英收了UGL半亿,就当梁振英收的钱真的是“黄金握手”,为何不主动公布;就当你应承过话帮人做顾问最后乜都无做过,为何不一早中止合约?

从政的人,理应要求更高,理当要“白过白纸”,为何不开诚布公,省却麻烦?

这笔秘密交易,债权银行不知,托管人安永不知,小股东不知,自己公司其他股东及主席知不知也成疑问。如此袋袋平安,又是什么伦理,诚信何存?

赚了钱就要交税,一句“问过会计师唔使交”就搪塞过去,这又是什么伦理?

我仲有一个问题,梁振英的私人丑闻,为何要由“特首办”,即系用紧纳税人的钱,去为佢出稿解释?这又算什么政治伦理?

掌权者视民如屁,却有很多人自视屁民,加入权贵行列,把枪口对准弱者,对掌握者万分包容。

这两天的发展,清晰可见,有一股势力,不想见到事态缓和,不想尝试任何转机。

正如“占中十子”之一邵家臻透露,根据组织者多次与政府斡旋的经验,每当现曙光时事情就会出现“V型”反弹,质疑是否背后真正“揸庄”的势力在操控。“揸庄”的,一襟掣,又要转。

林郑被问到会否武力清场,竟说“……并不存在由我作为一个局外人,可以对他们的执法行动作出任何指指点点。”

局外人(!)。理论上是政府第二把交椅,林郑说自己是“局外人”。

那么,这个梁振英集团的“局内人”,又是何许人?根据练乙铮的分析,不是中联办、不是传统港共、不是公务员,而是梁振英及其智囊团,特别指政府内部的中央政策组及其背后的一国两制研究中心。

练乙铮︰“……这部分梁派人马的极端主义意识形态,早在政府内外广为人知,最近更增聘了一批大陆来的党国主义者当研究员。……为他撰写镇压playbook的,舍此其谁。”

走进金钟占领区内,你会看到,抗争,已成为生活。

没有太多人叫口号,也没有人在乎“人数”,总之,大家就坐着、躺着。

没有谈判,也不需要提出什么诉求。

团结在一起,满街黑衣人告诉梁振英集团,我们就是你老板,你看着办。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