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10月10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11日讯】【中国禁闻】10月10日完整版

提要
和平占中抗争升级 阵线扩至立法会
国际聚焦港首涉贪 黑材料“从天降”
占中为了不占中 撑伞者戴耀廷

抗议封杀对话 十万港人再上街

香港“和平占中”行动,10月10号进入第13天,由于港府前一天突然单方面取消了原定在10号与“学联”的对话,大批市民再次走上街头,参加当晚学界举行的,以“政府封杀对话,人民坚守街头”为主题的集会,并在现场高喊“抗命到底”、“长期留守”、“守护香港”等口号。

据“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对外宣布,参加人数高达10万人。

黄之锋呼吁市民当晚留守街头,拿睡袋、帐篷通宵占领,让夏悫道成为“民主大本营”。

很多市民响应号召,在路面搭建账幕,晚上11点半,留守者张开的帐篷,金钟一带大约300个,数以千计市民铺垫席地而坐。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表示,如果港府到本周日仍然拒绝会面的话,将会发起更多行动。

马英九双十讲话 撑港人争民主

10月10号,是“中华民国”103周年国庆日。当天,台湾举行盛大庆祝仪式,台湾总统马英九在仪式上发表“以民主为傲,以台湾为荣”为题国庆演说,指称台湾已经成为民主宪政的华人社会典范。

马英九在演说中,还特别表示了对香港民众争取一人一票普选的支持。他借用中共前党魁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名言,呼吁中共“让香港这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以实现17年前中共对香港的承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普选特首,五十年不变”。

马英九说,如果能这样,将化危机为转机,让大陆和香港双赢,同时,台湾人民也一定乐观其成,有利两岸关系发展。

美报告指北京影响香港自由法治

10月9号,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发表年度报告指出,过去一年,中国的人权及法治环境没有改善,部分领域更是倒退。

报告特别提到,北京干预香港事务,将影响香港已经脆弱的自由和法治。报告还表示,对香港的金融信誉和未来的繁荣稳定感到担忧。

中国问题委员会主席布朗(Herrod Brown),并对香港和平示威的学生表达敬意,称赞他们在处于形势不利时,仍不退缩,即使面对催泪弹与胡椒喷雾,也能维持良好秩序,精神令人鼓舞。

编辑/周玉林

和平占中抗争升级 阵线扩至立法会

香港和平“占中”行动持续。港府态度趋向强硬,以学生目前诉求违反了基本法等借口,单方面取消了原定在10号与学联的对话。外界批评港府对会面没有诚意。随之而来的是,多个抗争团体宣布不合作运动升级。香港立法会议员们也加入了新一轮的抗争。请看报导。

香港三大抗议团体,学联、学民思潮、占中在9号下午5点召开首次记者会,重申了他们的主张。他们指出,如果政府在对话中欠缺诚意,他们会宣布以一系列不合作运动,配合占领行动。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表示,提出不合作运动是希望“两手准备”,因为港府此前以“找不到会面地方”为由拖延会面安排,态度暧昧反复。

而这次的不合作运动,也扩大到了香港立法会。

泛民派立法会议员、资深大律师梁家杰(Alan Leong),也在当天的记者会上发表了讲话。他表示,泛民派立法会议员配合 “不合作运动的新时代”。

泛民派立法会议员梁家杰:“政府到现在来为止,都没有给占领的群众跟学生们一个实在的答复。那么你起码要给一个答复如何去处理这个人大常委会8月31号做的决定,就是不给香港人真正普选。那么,如果他们没有回应的话,我们就会继续进行议会内的抗争,跟议会外的抗争里应外合。”

梁家杰表示,他们27名泛民派立法会议员,会在议会内抗争,必要时会否决港府那些需要获得立法会通过的资金议案。

目前,泛民派立法会议员控制着两个委员会,包括负责公共工程的委员会。

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在9号晚上7点半,以学联及有关团体动摇了双方对话基础为由,单方面取消了10号的预定会面计划。

林郑月娥说,由于学联方面宣布展开新一轮不合作运动,动摇了双方对话的基础。林郑月娥还说,学生目前呼吁中央政府撤回关于香港特首选举制度的决定这一主张,违反了香港基本法。

此外,林郑月娥声称,近来占中人士减少,反映占领者明白他们的行动对社会造成滋扰,呼吁停止占领。

香港民主党主席李柱铭对林郑的决定表示失望。他认为港府此举伤尽港人的心,学生及占领者更加不会撤离。他还呼吁受占领影响的市民,把矛头指向政府。

而学联、学民思潮、占中等抗议团体对此表示失望和愤怒。他们在随后的联合新闻稿说,政府班子过去找理由拖延会面安排,现在又以不着边际的理由单方面取消会面,更重复要求学生撤离,令人担忧政府会随时清场。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晚上宣布消息时更是一度哽咽。他表示,学联从7月开始约见林郑,但她一直以公务繁忙为由拒绝,今次筹备对话也欠诚意。但学联希望与港府对话。

学联也在脸书上批评了由特区政府一手造成的政治问题,以及港府对会面没有诚意。

抗议团体宣布,他们立即启动不合作运动,这包括议会抗争、再组织中学生、大学生罢课等。

泛民派立法会议员梁家杰表示,泛民在财务委员会工务小组和人事编制小组内也会采取行动。他们会堵截政府申请的拨款,给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

梁家杰:“梁振英政府他用了催泪弹,纵容一些黑社会来攻击我们和平占领市民的时候,他的管制的合法性,受到很大的质疑。 政府来到我们的财务委员会寻求拨款的时候,除了一些没有争议的继续拨款的与民生有关的一些项目,我们基本上都不会给他开路。”

那么,外界对港府这次突然取消对话,是如何解读的呢?

香港《明报》引述观点认为,这两天媒体的眼球,都放在梁振英没有申报5000万港元收入这件事上,但港府突然叫停与学生的会面,客观效果上盖过了梁振英的丑闻。

采访/秦雪 编辑/宋风 后制/萧宇

国际聚焦港首涉贪 黑材料“从天降”

香港占中局势僵持之际,澳洲媒体突然爆料,香港特首梁振英在澳洲地产公司UGL并购国际房地产“五大行”之一的“戴德梁行”DTZ的控股过程中,受贿秘密款项约5000万港元,引发海外各大媒体的聚焦,但中共媒体对这一丑闻全体缄默。爆料记者形容,梁振英的黑材料犹如“从天而降”。评论指,这一丑闻如果查实,足以使梁振英下台或入狱。

过去两周,近20万香港抗议者走上街头,反对中共人大制定的有争议的选举改革方案,香港特首梁振英这期间成为焦点人物。示威者提出的主要诉求之一,就是要求梁振英下台。

10月8号,澳大利亚传媒集团Fairfax Media披露,梁振英于2011年12月与UGL签约,接受约5000万港元的秘密款项,以支持UGL和戴德梁行在亚洲业务的回报。这笔款项在前年和去年分两次汇给了梁振英,那时候梁振英已经是特首,但这两笔钱都没有向港府申报。

美国《华尔街日报》、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都报导了梁振英因收取巨额资金面临审查的消息﹔“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则以“港政党向廉署举报求查梁振英涉秘密款项”报导了这一事件。

但中共媒体对梁振英这条重大新闻,基本保持缄默。既不报导,也不回应,更不为梁振英辩解。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在香港局势处于高度敏感时期,国际媒体突然爆出来对梁振英涉嫌收取巨额资金的负面报导,我觉得这当然不会是一种巧合,而应该是一种刻意的安排。这很可能是习近平为了最终要拿下梁振英而事先做的一个铺垫。所以,主管宣传系统的江派常委刘云山,通过他的权力来封杀对梁振英的所有负面报导,也就成为了一种必然。”

香港占中爆发后,《人民日报》、《央视》和《环球时报》等喉舌媒体接连抨击、诋毁香港占中,恐吓威胁示威者,并力挺梁振英。期间还传出,中共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张德江和梁振英建议武力镇压占中,但被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否决。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表示,和刘云山同一阵营的张德江盼望香港走向乱局,好逼迫习近平出动军队镇压,从而使江派有机会夺取政权。

唐靖远:“梁振英本来是受江派曾庆红所掌控的一个地下党员,因此香港在事实上其实已经成为习、江斗的一个博弈的筹码。作为江系在香港事务的一个台前代言人,梁振英他对占中运动的激化他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所以,拿下梁振英,至少可以为习近平就政改问题的善后赢得足够的时间。”

但旅澳原大陆史学教授李元华认为,对于香港占中的抨击,以及对梁振英丑闻不报导,应该是中共各派的共识。

旅澳原大陆史学教授李元华:“因为专制国家,像中共集权所有的领导人,他们的经验就是动武,就是欺骗,他不想看到因为人们的意愿,去把他这个特首给换了,他更希望通过别的形式,把他撤下来,换下来。”

披露梁振英丑闻的澳洲《悉尼晨报》驻北京记者高西安(John Garnaut)形容,梁的黑材料犹如“从天而降”。他认为现在“任何可以打击梁振英的资料,都极具新闻价值”。

中国资深法学专家赵远明:“选择这个时机把这个黑幕曝出来,肯定是对梁振英,对香港事件不满,所以把这个事情给它捅出来了,梁振英本身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可以这么说。然后在香港问题上大做文章,跟习李挑衅、叫阵,打压香港人民和学生的民主要求,而且派出很多黑社会人员对占中人士大打出手。”

中国资深法学专家赵远明分析,对比以往中共各派一贯使用的对外媒放料的手法,梁振英的丑闻应该是另一派的有意放料,这项受贿一旦查实,足以让他下台或者入狱。

采访 编辑/李韵 后制/李智远

占中为了不占中 撑伞者戴耀廷

他是法律学者,却站在“公民抗命”运动的中心;他是教授,却支持学生罢课;他提出占中,但却是为了“不占中”……这就是戴耀廷,一个似乎带着些矛盾,但却给香港打开了一把和平理性之伞,以抗衡专制风暴的人。今天,我们就来看看戴耀廷的矛盾,和他的坚持。

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占领中环正式启动。占领中环正式启动。占领中环正式启动。”

9月28号凌晨,戴耀廷的这句话,启动了港人“和平占中运动”。就在当天,港府用胡椒喷雾、催泪弹,强硬压制手无寸铁的市民和学生,反而激发了更多市民走上街头,撑起一把把雨伞来保护自己,同时也向港府和北京表达争取真普选的决心。

今年50岁的戴耀廷,是香港大学法律系的副教授。1989年从港大法律系毕业后,戴耀廷曾经在李柱铭办公室担任法案助理,参与《香港基本法》起草。他是“基本法咨询委员会”里两位学生代表之一,之后他又从英国伦敦大学捧回了法律硕士学位,回到香港教书,他研究的主题是神学、法律与宗教、人权、中国宪政与参与式民主。

其实,身为法律学者的戴耀廷,并不是不知道“公民抗命”意味着什么。

去年1月16号,戴耀廷在信报专栏写下《公民抗命的最大杀伤力武器》,引起震撼。他在文中逐条分析对“和平占中”的设想,其中包括一条“承担罪责”。戴耀廷写道:“公民抗命的行动属违法行为……行动结束后,参与者应自行向执法部门自首。”

但是,也许正因为是法律学者,戴耀廷才这样义无反顾。就像他在eetv“港人讲事”专访中所说──

戴耀廷:“我本身研究法治都有二十多年以上,在法治的理论当中,我们说的法治,不是守法这么简单。即使很多人觉得法治等于守法。但其实法治更高层次的理解,是法律必须要符合公义的要求。在现行的制度本身,是不符合公义的时候,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采取公民抗命的运动。”

而身为教师,戴耀廷也不是不明白,学生“罢课”意味着什么。当学生在政府总部前静坐,遭到警察清场的时候,他也在那里。

戴耀廷:“信息很明确,我们将和学生并肩作战。我们将和你们一起,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也许,正因为他把自己定义为教师,才希望越来越多的香港人,能够加入这个“街头民主大学堂”。就像他和另两位占中发起人在《和平占中信念书》里所说:把民主普选、公平公义这些普世价值传扬给香港人,并希望他们愿意为了在香港的制度和社会落实这些价值而付出代价。

戴耀廷:“我们一定,一定,要对全世界非常清晰的声明:占中不是颜色革命。这只是香港人争取民主的一个运动,为了有自己的权利,平等的权利,这是香港人应该享有的。”

和平占中运动获得全球支持,但质疑、压力也一波接一波。面对这些,戴耀廷并不是无动于衷。

对于香港市民,他多次表示歉意,请求他们体谅占领行动造成的不便。但对于港府,他则是针锋相对。

戴耀廷:“我们会继续,一直继续。我们要记住人们为什么走上街头,并不是因为学联,学民思潮,或是占中的召集,而是因为催泪弹,因为政府不愿回应港人的普选诉求,所以人们才走出来。这就是我们的要求,这个问题只有政府才能解决。”

如今,占中已经成为97年香港回归以后,北京面临的最大抗议。不过,戴耀廷却说,他重视的并不是对抗。他在接受台湾《天下》杂志专访时说:“占中是为了不占中,就是要透过对抗产生一种张力,占中是未来的紧张,让大家回到谈判里。”他说,重视的是民主的商讨,透过讨论的过程,希望找到解决纷争的方法。

但是,由于港府单方面宣布搁置对话,学界呼吁坚守街头,占中运动还将持续下去。而戴耀廷所希望看到的,港人追求民主的意识,也将通过一把把撑开的雨伞,继续在香港街头,形成追求民主的风景线。

编辑/尚燕 剪辑/黎安安

10月10日维权动态

河南千人骑车游行 围堵市政府

10月9号,河南省漯河市银鸽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1400名工人,抗议公司搬厂强制分流工人拒绝赔偿,骑自行车游行,并围堵市政府。前一天,银鸽公司也有数百工人罢工,阻断交通近10个小时,最后被武警驱散。

湖南娄底数百债券拉横幅维权

湖南省娄底市百雄堂、三优华帮等4家公司的数百债权人,10月9号,也到娄底市政府拉横幅维权,要求政府协助讨回被骗资金,遭到大批警察镇压,多人被抓捕,之后,债权人到当地公安分局静坐,要求放人。截止到10号上午,仍有2人未释放。

今年4月以来,娄底市20多家公司的债权人,因集资款无法兑付,从4月至今,已经发起多次游行示威。

深圳数百工人罢工讨薪 遭殴打

10月8号至10号,广东省深圳市耀星科技有限公司的数百工人 ,因为公司随意克扣、拖欠工人工资,连续三天罢工,大批警察和武警封门阻止工人游行。期间双方发生冲突,多名工人被打伤。

云南农民工讨薪 遭殴打受伤入院

云南昆明的一个建筑楼盘“山海城邦 马街摩尔城”,拖欠农民工工资两千多万,农民工因为多次讨薪无果,10月9号,到开发商处拉横幅讨说法,遭到大批头戴警盔、手持盾牌的保安围殴,其中两名农民工被保安用有铁钉的木棒,打得头部流血晕倒,被送往医院抢救。

高校腐败惊人 吃喝嫖赌全报销

高校科研经费腐败,在中国大陆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虽然媒体年年曝光,但被侵吞挪用的科研经费金额却一年高过一年。大到买房买车,小到吃喝嫖赌都可以报销,科研经费已经成为名符其实的“私人提款机”。

据中共官媒报导,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巡视组今年在各地视察时发现,大陆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腐败问题极为严重,大量科研经费被挪作他用,吃喝玩乐,或流入了个人腰包,养肥了一批又一批的“蛀虫”。

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元华:“在中共来讲,它整个社会风气就是一个贪腐的社会 。它以贪腐的方式来治国,所以整个的学校、科研部门、高校都染上了贪腐的习气。所以经费也被有些人挪为他用或者变成自己的小金库,这种现象很普遍。”

报导说,中纪委巡视组对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等多所高校进行了调查,至少18名高校领导被点名通报,其中包括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东华理工大学校长刘庆成、河南警察学院院长毛志斌等﹔此外还有5名高校党委“一把手”,包括辽宁医学院原党委书记张立洲、齐鲁工业大学党委书记徐同文等人。

对此,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指出,与西方国家不同,大陆的政治体制使得中国高校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教书育人的地方,而是当局的一个衙门、中共官场的一部分。大权往往被中共官员把持着,这些人,通常既是高校的领导干部,又是科研项目负责人,根本无从监管。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 孙文广:“现在的高等学校实行的‘党委领导制’,这个制度是存在着很大问题的。高等学校不应该由一个党委作为领导的主要成员。现在大陆的很多高等学校基本上是党委书记主宰著很多的重大事务,权力很大。那么这样,他就可以利用他的权力寻求他个人的利益,这也是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决定的。”

中国科研经费全世界排名第二,但出的科研成果却少的可怜。据中共国家统计局报告显示,近年来,政府用于“研究与试验发展”的经费支出,平均每年增长超过千亿元,2012年更是超过1万亿元。但据中国科协的调查估算,真正能用于科研项目本身的资金仅占40%左右。

李元华:“今天中国在科研经费上它并不是一个理性的分配,那么实际上是由部分的学霸来把持,他们来瓜分最顶级的科研经费。就是从申请经费,到批准经费,到运用经费,它各个环节都有腐败的,所以它一环一环,最后导致它这个很多科研经费,虽然有大量的投入,但是真正用于科研的很少了就。”

令人奇怪的是,科研经费被挪用的现象已经存在很多年,但是至今有关科研项目的立项、审批、经费的使用和监管都存在着巨大漏洞,也没有一部系统的相关法律出台。相反,有些极为不合理的规定和设置却一直存在着,甚至出现了很多高校为花不完科研经费发愁的怪现象。

李元华:“最主要一个就是它经费有时候不能正常下来,比如说年初你需要钱的时候它没有,到年底的时候突然有一笔钱,很大的,你没处去用。他要让你在很短的时间把这一大笔钱都用掉。就是你想用到正处都没法用到正处,所以你只能乱花,你不花他就要收回去。0534它这种经费发放的时候它也不是正常的。从那个审批到发放、到使用,各个环节都有问题。”

外界普遍认为,科研经费的滥用,仅仅是高校腐败的一部分,而高校腐败又只是官场腐败的一个延伸,已经不是单纯建立监管机制,或改革科研经费管理制度的问题,如果根子烂了,再怎么修剪枝叶也无济于事。

采访/陈汉 编辑/张天宇 后制/肖颜

10月9日退党精选

很多华人小时候都有这样的经历,为了做好学生,或将来有好工作,家里人也会劝你入队,入团和入党。不过现在,却有妈妈劝自己的孩子退出中共组织。来看武志斌等三人的退队声明,他们说:

我们是三位在法国定居的年轻人,也曾回国生活一段时间,对比法国和中国的生活状态,我们用法国民众非常自然的独立视角看中国社会,发现那儿有很多的问题,究其原因,和中共体制不无关系。

我们非常爱我们的妈妈,她告诉了我们“三退保平安”事情,我们觉得她说得有道理。所以,我们声明:从今天起,我们退出小时候曾带过的红领巾,退出少先队。

再来看辽宁杨明等10人的退队声明,他们说:

上学的时候,被蒙蔽了,以为好的人就会入队,根本没有注意到这是一种政治信仰,更甚至是一种邪教信仰。后来总觉得为了生活所迫,必须要靠近,才有可能找到好的工作,没有意识到,为了稳定的工作,而不自觉的与邪灵为伍。现在醒悟,人不能只为生存而活,而也要为更高级的目标而活,至少不能与邪灵为伍,所以在此宣布,退出一切相关组织,先从心灵上和这些邪的东西决裂!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