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钟:不屈的悲情城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酝酿经年的“占领中环”,九二八一声炮响,武力镇压之下,迅速遍地开花,一个高度现代化的商业大都会,被数十万争取民主普选权利的抗命者占领,这不是奇迹,不是神话,而是一场世纪盛宴,一场青春激扬的交响曲,长远来看,也是必将来临的一场丧礼的警钟。

全世界在注视,感到震惊。这个曾经一百五十年的前英国殖民地,回归祖邦,原来并不快乐,年轻一代发出怒吼,我们不再受骗,为明天,也为活着的尊严。主宰十三亿人命运的共产党政委们,心急如焚,要造反吗?要挑战我们从匈牙利暴乱到六四动乱的专政经验吗?国庆之后,反击战开始了。他们相信人民日报社论的威力胜过中环的催泪弹,全国工农兵看不到金钟政府总部外面的瓦斯弥漫,但是他们必读社论,和党保持一致,明白敌人亡我之心不死。像五七年反右由毛御笔社论“这是为什么?”发起一样。于是媒体齐声合唱:占中是西方势力长期的预谋,胁迫中央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知识界和党心知肚明,红色政权的由来,完全是共产国际的输出革命,和大批军火支援打内战的结果,直到六十年代与苏共分道扬镳后,还在抱怨赫鲁晓夫撤销军援(大饥荒苏共提出粮食救援,又遭拒绝)。如此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怎能理解香港占中的公开坦诚的策划过程?中南海雇用一群已经嚼烂了舌头的陈词滥调歌手,作为代言,而毫无笨拙颟顸之感。

更有甚者,让一批过气恶吏如周南、陈佐洱出面,指控占中的预谋目的是为了“夺权”“篡夺香港特区的管治权”。闻达官场的周陈之流,竟然对当代民主的基本概念也如此弱智,满脑袋还是充斥着文革那套动辄“夺权、印把子”观念。恐怕香港黄之锋、周永康这辈年轻人,听了也笑不出声来,他们只会当作天外来的异音,不知所谓。世上国家可以普选议员的185国,普选总统的108国,选举就有竞争,当选者掌权执政,这是公开公平的争夺,同中共发动内战夺权、文革打砸抢夺权,哪有共同之点?视民主选举为“夺权”,只能让人恍然大悟——原来北京人大明火执仗反对真普选,就是害怕他们失去控制香港的权力。

北京既有这样顽固的一党独霸权力观,又有空前的物质实力,七百万香港人的诉求,不是有如虎口拔牙吗?这是香港成年人习于政治冷感而自求多福的原因吧,但是占中一役,成千上万的初生牛犊,展现了他们不畏虎不屈服的勇气。学联在最新的向市民致歉书中写道:世界上任何地方争取民主必定有牺牲,占中就是牺牲时间、精力和承担罪责,以及部分市民的生活便利,换来政权的让步。这是为了公义,为了后代不用牺牲更多。对此出于道德感召的付出,希望各界尽可能的包容⋯⋯这是这个悲情城市的呼唤,令人疼惜的纯真一代的呼唤。当北京也有一天被和平民主占领的时候,他们会记起,二○一四年,香港曾有这样一群年轻人。

文章来源:《开放》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