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否定“依法治国” 江派宣传口准备造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13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再过一周,中共第十八届四中全会即将召开。近日,中共不同派系纷纷开始通过自己掌控的媒体展开舆论战。日前,中共左派掌控的喉舌媒体发文,大肆宣讲“阶级”与“专政”,公开宣称不能用法治代替“人民民主专政”,与北京当局宣传的 “依法治国”唱反调。该文发表后,随即有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发文予以驳斥,称其“包含祸心”、“为极少数人毫无规则地玩弄亿万中国人制造烟幕”。海外有舆论认为,随着习近平“打虎”不断深入,江派核心人物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等纷纷落马,江泽民派系势力遭到重大打击,这令江泽民、曾庆红等人十分恐惧。为保住自己的特权与地盘,江派选择四中全会召开在即的时刻,公开发出意图否定“依法治国”的声音,形同“造反”,显示当前中共高层“你死我活”的搏击,将在四中全会上全面展开。

四中全会召开在即 江派宣传口与北京当局唱反调遭反击

7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开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简称“四中全会”),并决定会议的主要议程是“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

9月30日,中共喉舌媒体报导称,当局已在当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的会议上决定,中共第十八届四中全会将于10月20日至23日在北京召开。目前,距离四中全会的召开日期仅仅一周的时间。

就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上,最新一期《红旗文稿》刊登《人民民主专政不可须臾离开》一文,鼓吹“不能用法治替代专政”,其论调显然与北京当局此前宣传的“依法治国”的论调背道而驰。

该文明目张胆地鼓吹,“专政是阶级社会的特定产物”,“在阶级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实行本阶级的专政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也是客观事实”。

文章声称,以往国人仅仅把“专政”理解为“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暴力统治”是“过于狭隘”的认识,而“正确的理解应当是,‘专政’体现为整个上层建筑领域的阶级倾向性,也就是你的那一套东西(法律、纪律、政策、导向等等)是向着什么人的、为着什么人的”。

文章甚至公开宣称“我们千万不能忘却,法律不是上帝的安排,也不是超人类的‘绝对精神’的体现,而是隶属于某个阶级的一伙人琢磨出来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哪个阶级都不会制定对本阶级不利的法律”,“如果用法治来否定、代替人民民主专政,就上了‘普世价值’的当,那法治就会变味”。

该文发表后,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员,硕士生导师,曾先后担任《中国青年报》评论员和人民日报《人民论坛》主编的中国时事评论员陈杰人在10月12日发表博文《否定法治鼓吹专政意欲何为?——驳《红旗文稿》谬论》,直接斥责前文“包含祸心”,“其否定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倡导法治的用心昭然若揭”。

陈杰人在博文中表示,“人民民主专政”是一个历史概念,它是中国共产党在夺取政权前用以宣传自身政治理想和主张的武器,也是该党最初执政时期所进行的历史阶段性政治策略。事实上,所谓“人民民主专政”,其中的“人民民主”只是个噱头,“专政”才是核心。

文章写道:“所谓‘专政’,就是一群人对另一群人随心所欲的压制,在这种关系中,专政者是统治者、是掌握一切主动权甚至随时制定和改变规则的唯一强势群体,而被专政者,则是缺乏安全、稳定和可期待保障的另类。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专政和法治的格格不入,就在于法治的规则预设性、行为可期待性和全体人均需遵守,与专政的特权性、非稳定性与歧视性,形成了本质的冲突。”

博文认为,在所谓“人民民主专政”这个概念之下,“人民”只是一种政治宣传技巧下的抽象概念。换句话说,今天你可能是“人民”的一员,可以参与对别人的“专政”,但也许一夜之间,你就被踢出“人民”之外,甚至成了被“专政”的对象。所以,任何人在“人民”和“专政对象”之间的转换,都是“随意的、不确定的、未可知的”。也就是说,在这样的体制下“每个人都不安全”。

文章写道:“由此可知,所谓‘人民民主专政’,其实是一个不稳定的、自相矛盾的、随时可以被自我否定的伪命题和虚幻概念”,“它无非就是让极少数掌握武器的群体,按其所需,对社会绝大多数成员实施随心所欲的统治和玩弄而已!”

博文表示,在北京当局倡导“法治中国”的当下,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即将“重点研究‘法治’的时候”,作为中国一直以来极左阵线基地的《红旗文稿》推出前述“混淆是非的谬论”,至少包含以下祸心:

第一,意欲从根本上否定法治,从而否定过去20年以来中国好不容易获得的共识,为极少数人毫无规则地玩弄亿万中国人制造烟幕,营造理论基础;

第二,对中央领导集体公然叫板,显示其“存在性”,从而为自身团体在决策层的地位和利益博弈中增加筹码;

第三,基于当前反腐败如火如荼的展开以及反腐政策中“一律平等、剔除特权”的法治思想,此等文章试图为少数腐败者寻找“政治开脱”的理由;

第四,呼应前不久社科院个别无知者鼓吹的阶级斗争论,意图搞乱中国,使中国重新回到内斗年代,而鼓吹者则妄图火中取栗。

10月13日,北京当局掌控的《京华时报》也发文,高调鼓吹即将召开的四中全会上“法治中国的顶层设计将整体托出”,并在此强调“谁都必须守法,没有例外的特权人、特殊人”。

文章甚至引述古今中外著名法学家言论称“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便形同虚设”,“一切法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

海外舆论:习江斗没有妥协余地

针对当前中共政治局势的发展状况,有海外分析人士认为,近日中国大陆上演的这出舆论战,表面看来是不同派系因政治理念的不同而发生的舆论较量,实质上是中共高层内部“你死我活”的政治搏击的外化的一种表现。而搏击的核心主线是习近平提倡的“依法治国”、强力反腐主张,与江泽民为首的贪腐利益集团为逃避清算而借“人民民主专政”的幌子而进行的博弈。江派像目前这样公开与当局唱反调,已形同“造反”,可见习江斗已到了图穷匕见的关键时刻。

海外独立中文媒体《大纪元》则分析称,随着习近平打虎不断深入,江派核心人物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等相继落马,眼看“反腐”利剑已经逼近曾庆红和江泽民本人,江派残余势力必然“拚死一搏”。

《大纪元》曾披露,在中共十七大前,江泽民接受习近平接班本来就是权宜之计,但习近平不是江泽民和曾庆红的铁杆,对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并不积极参与,因此得不到江、曾的充分信任。因此,在江泽民的主导下,江派制定了一个针对习近平的政变计划,图谋在十八大后伺机夺取习近平的权力,把欠有迫害法轮功血债的江派大员薄熙来推到中共最高权力位置上,以延续其迫害政策。但这个计划却因2012年2月王立军事件爆发而全盘崩溃。

此后,周永康至少两次试图暗杀习近平。消息人士透露,这些暗杀由他的助理和警卫谭红实施,谭红在2013年12月1日已经被捕。随着周永康被调查,江泽民和曾庆红顺理成章成为习近平瞄准的下一个目标。有分析指,习近平对江派人马的清除令江、曾恐惧不安,后者遂利用手中资源挑动香港占中进行反扑,双方均已经没有妥协余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