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被抛出?挑衅一现常委“作死的节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14日讯】(新唐人记者王海天报导)具有很深江派背景的网路“大五毛”司马南,在经历几番“被抓”与“辟谣”的曲折后,恐怕仍难以避免厄运的降临。日前,中共最高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资讯网路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了非法删帖、网路水军等网际网路灰色产业的责任承担问题。随后,陆媒很快曝光前山西首富张新明雇佣司马南等人充当水军诬陷对手侵吞国资800亿的内幕,时机之巧合,有如量身定做。

司马南卷入山西大案被抛出

今年8月4日,被称为山西首富的张新明在太原被公安机关带走,后证实是被抓。多家媒体报导称张新明被抓与华润集团老总宋林被抓有密切关系,而宋林是曾庆红安置在香港的亲信。

张新明被抓后,一些相关内幕逐步流出。日前,陆媒《长江商报》报导称,除了靠行贿等手段为自己的事业“扫清障碍”外,张新明还利用“水军”抹黑、排挤竞争对手,司马南等知名人士也参与其中。有参与“水军”任务的“污点证人”秦何(应本人要求化名),向《长江商报》记者揭露张新明如何花钱,指示“水军”抹黑诬陷。

秦何表示,他参与张新明所交代的“水军任务”,主要是关于抹黑张在山西的竞争对手——沁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吕中楼。

2012年3月,张新明开始发动“水军”,在网路上大肆宣扬吕中楼及沁和能源侵吞国有资产800亿。这当然引起极大争议,当时大陆法学界泰斗江平、梁慧星等专门举行了研讨会,并对一些枉法行为进行了抨击。为抵消影响,张新明拿出几百万交由一清、胡斌等人,去雇请“水军”和司马南、司马平邦等人,专门召开一个所谓揭露800亿国资流失的发布会,现在网上还留有当时会议的视频。

司马南挑衅王岐山被指后台是江派

被称为网路“大五毛”的司马南一直与江派骨干人物过从极深。也许是仗着自己的背景,司马南不止一次公开在网路上挑衅王岐山,充当江派马前卒。

3月12日,袁裕来律师提到王岐山当年曾担任《走向未来》丛书编委,司马南遂在微博挑衅声称:“不要因为里面有座王什么山,就估计过高。现在看,不免小儿科,对西方认识停留在生吞活剥阶段。无非鼓吹全盘西化,咬定美国今儿就是我们的明儿,对老祖宗留下来的好东西,也横挑鼻子竖挑眼。#中特社论#早已超过了那时候的见识,王什么山也经历了同样的认识深化过程。”

一天后,司马南再次发文,指潘石屹与“长尾大哥”半夜谈话,这里的“长尾”系谐音“常委”,被指用侮辱手法影射王岐山,当时即有网友评论称,司马南这是“作死的节奏”。

司马南敢于如此嚣张,据信与其深厚江派背景有密切关系。

在薄熙来出事前,司马南就多次放言支持薄熙来唱红打黑,并与孔庆东一起和薄熙来照有亲密照片,一度在网路广为流传。司马南也曾多次公开吹捧周永康、薄熙来,声称谁反周薄就是反党,就是汉奸走狗,就是美帝特务等。大陆官媒曾曝光了一批王立军圈中人照片,其中就有多张司马南与王的合影。

薄熙来出事后,当时即有接近薄熙来专案组的消息人士透露,司马南是薄熙来最为倚重的舆论助手,任务是为薄熙来入常造势。为此司马南不但获得薄数百万金钱资助,其妻其子移民美国也得到了薄熙来的帮助。在网路流传的薄熙来政变名单上,司马南是未来的中宣部长。

2012年2月,王立军事件爆发,3月15日薄熙来被解职后,有消息称,周永康多次召集“高级五毛”密谈,“要他们勇敢力挺薄熙来,大力揭批温家宝”,部署“反扑”。《求是》杂志社人士透露,在昆仑饭店某会议室,亲眼看见司马南出席周永康的秘书秘密召集的力挺薄熙来的会议。

一个令外界感到有些奇怪的现像是,在2012年薄王事件后,薄熙来遭到重判到今年周永康落马,其间司马南虽然有过几次神秘“失踪”,到最后又都安然出现,继续参与公众活动,继续高调发声。一个做为深度涉入周永康薄熙来政变的人物,为何在薄熙来、周永康都公开落马后,还能安然无恙?

有署名“吴少华”的评论文章分析指,答案其实很简单:司马南的真正后台老板是江泽民,司马南直接接受来自江泽民的指挥安排,周永康和薄熙来只是司马南的二老板与三老板。司马南能够获得在江泽民集团政变后的重要位置中宣部部长,主要原因是司马南在迫害法轮功中不遗余力、死心塌地追随江泽民,因此获得江泽民的赏识,而成为江泽民集团中的深层人物。

最高法出台新规整肃“网路水军”

10月9日,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理利用资讯网路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简称《规定》),明确了非法删帖、网路水军等网际网路灰色产业的责任承担问题。

该《规定》第15条明确:雇佣、组织、教唆或者帮助他人发布、转发网路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被侵权人请求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法院应予支持。

而此前,《法制日报》曾刊文称,“两高”联合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资讯网路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利用资讯网路实施的非法经营犯罪规定了定罪量刑标准。根据该规定,当前比较突出的“网路水军”、网路公关公司的非法经营行为应当予以定罪处罚。

对此有评论指出,司马南作为江派在民间网路舆论的主要代言人之一,其对民众的误导毒害作用,一点不亚于刘云山手中的一些官方媒体。习近平除了在党媒公开与刘云山争夺话语权,其对民间网路的舆论主导权,同样需要取得主动。在“依法治国”成为习近平既定“国策”的大背景之下,靠鼓吹文革、专政和粉饰毛泽东搏出位的司马南,注定和陈光标一样,一旦不能为江派带来利用价值,那很快就将面临被抛弃的命运。

相关文章
评论